<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03章:关在铁笼里的男人
    “不,不,应该是代表正义恶心你。女人。”

    反正事情也坏到了极点,雷宇乐也好心的补充了一句。这女人,总是在你对她失望的时候,又来一件能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对,代表正义恶心你个老变态的。”

    看见脚下还有那个盛汤的罐头,池晓晴气的操起就往雷震天的头上砸去。“去死吧。反正你也不让我们活,姐也不让你好过。”

    还顾着擦拭脸的雷震天,没想到池晓晴会这么彪悍的往自己扔东西。那罐头砰的一下就砸在了他脑袋上,额角瞬间的就鼓起一个大包。

    “哈哈……没想到这一会儿的功夫,老变态你就变成了龙王爷了呢!女人,你这会儿真象本少爷的妈咪,好样的,我喜欢!”雷宇乐乐了,兴奋的蹦达起来。

    那小脸放光的样子,就差没拍手叫好了呢。

    池晓晴也抬头看去,这一看,“噗”的一声就笑出声来。|“哟喂,还真的象龙王爷了呢。没想到姐姐这一个,砸的老变态起了个大脓包。小子,看着了吧,对付变态人物,就得下手要狠,心要冷。”

    雷宇乐不吱声了,他默默的看着门口涌进来的一大帮人。还有气的跳脚,话也说不出来的雷震天,轻声嘀咕,“唉,女人啊,可惜,人工制造龙王爷的后果,就是我们得被提前喂狗了呀。”

    瞄一眼那一帮黑压压的清一色面无表情的家伙们,池晓晴也郁闷了。

    把手里的东西往地上一惯,“唉,小子,走吧,不是我们喂狗,大不了,咱母子俩去打狗去。不定,咱还能在死前吃上二口狗肉呢。丫的,敢咬姐,姐先咬它去。”

    雷宇乐大眼儿瞪着她,感觉,这女人怎么一下子就不惧了呢。

    “我说,你为毛不害怕了?”蹭到她面前,雷宇乐纳闷儿的问。“我记得你胆子小的能跟老鼠相比的呀。”

    被那帮人撵着往外面去,池晓晴再得意的看了一眼那个还在翻眼睛的雷震天,“小子,你不懂了吧。反正都会死。既然没活的路了,咱就得淡定,这个,死也得有节气一点是不?我们不能因为怕死,你就丢了气节了。”

    雷宇乐乐了,“这都啥时候了,你还来和我讲气节,哈哈……女人,你把本少爷给笑死得了。”

    “雷宇乐,我相信,你不会笑死,你和我,会是一样的死法,要么被狗咬死,要么,就是我们把狗咬死。雷宇乐……呜……其实,我怕死啊,尤其是怕你死了。咱都死了,小弯弯可怎么办啊?”

    说的光荣果敢的,池晓晴却一下子就瘪嘴,嗷嗷的哭了起来。

    她,是真的不想死啊。呜……可是,现在怎么办呢?不死也没办法了。

    “把这俩人,给我关到里面去,让狗围绕着他们,尤其是那个女人。它喵的,雷远东,气死我了,啊啊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女人?为什么在抓她之前,你不和我说清楚。”

    气的转过气来的雷震天,这会儿到是还魂了。他嗷嗷的尖叫着,一度的咆哮着在后面跳着脚的搞破坏。

    听着身后砰砰的声音,池晓晴不断的缩脑壳,“雷宇乐小盆友,我感觉,我在临死前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恶心了这个变态狂一回。这一辈子,我最后悔的事情,是我把你和弯弯给生下来了。呜……宝贝,对不起,我……我想我是保护不了你了。”

    看着前面那一群黑压压的狼狗,池晓晴的腿软的得得的。

    哪怕是雷宇乐,明知道雷远东会有安排,自己也做了妥善的处理了。可看着这么一大群狗,还是双股战战……

    “没,你别看它们吐着舌头的样子,其实,只是一只纸狗狗,一会儿咱比它们还要凶,看谁能咬过谁?”

    雷宇乐打气,希望池晓晴再一次雄风起来。

    “雷宇乐,我也想啊,但是,我坚信不移一个道理,就是它们的牙齿,比我们利害的。呜……雷宇乐,一会儿你跑前面吧。我,我怕疼。”

    雷宇乐怒了。

    回头,狠狠的瞪着她,“池晓晴你个坏女人,这啥时候了,你居然还这样让我跑前面去。呃,不对啊,跑前面去,狗就咬你了,你怕疼,还跑后面干嘛呀?”

    吸吸鼻子,池晓晴很苦闷很慵懒的回应他,“因为,我……我是你妈啊,呜,我不受罪,难不成,我让你一小毛孩子去受罪啊。虽然咱是怕疼的。但是,我把你生下来,没好好的疼过你,就多替你捱点疼吧。唉,不用感激我,我,我只是……我也不知道那些狗东西们,一会儿会不会觉得你的皮肉嫩一点,转而来攻击你。”

    她这前面的话,听着还感觉满舒服的。

    可,听到后面了,怎么感觉就变了味了呢。

    雷宇乐怒了,他确定,这女人的思绪,有时候就是不一样的。

    “雷宇乐,你看看,这么多狗东西,如果我们开一家火锅店,这狗肉,会不会香飘五里啊?”

    腿都站不稳了,池晓晴还这么问。

    雷宇乐摇头,他再一次确定,这个女人的思维,确实有所不同的。

    “你现在别去想开火锅店,而是想着开一家人肉店吧。啊,那是什么?”

    当一个铁笼子被推出来时,雷宇乐闭嘴。

    一双眼睛紧盯着那个蒙着布的笼子。

    拳头,悄悄的捏紧。

    他突然间就知道了,这里面,肯定是自己家可怜的那个老头子——雷昊天。

    池晓晴也紧张的盯着那个蒙着盖头的笼子。

    她牵强的扯出一抹笑容,“或许,是用来装我们的棺材吧。咳,这老变态的,还能想到用棺材来收捡我们,看来,他还算是有一上人性化的。”

    雷宇乐沉默不语,他紧闭着眼睛,心里在悄悄的祈祷着,一会儿,池晓晴看见了里面的雷昊天,千万别昏迷过去就好。

    “哈哈,破女人,你丫的敢吐老爷我,看看我给你送的什么礼物?一会儿,我相信你会看见那东西就会兴奋的跳起来的。”

    从后面走过来的雷震天,猖獗的笑着。他干瘦的脸,笑的一抽一抽的。

    那笑声,原本就象是恐怖片子里面的声音。这会儿一尖利的笑出声来。感觉,更象是在拍恐怖片了。

    池晓晴一声怒吼,“滚你妈滴,闪一边去,看着你姐姐我恶心。”

    她这一辈子老实的做人,一直以来,就没骂过谁也没太仇恨过一个人。

    哪怕,就是当初那个可恶的女人打了自己,她也能笑着过着自己的日子。

    但是,今天对着雷震天,她是真的怒了。

    靠,没人性的家伙,她仇恨的不得了。

    如果牙齿可以把那个人咬死,她会第一选择冲上去咬死雷震天的。

    眼睛,紧盯着黑色的幕布,那俩个把车子推过来的人,戴上了白色的手套,慢慢的揭开帘幔。

    一股血腥的味道,扑面而来。

    里面蜷缩着的一个人,在接收到强烈的阳光照耀时,轻轻的动了动。

    眼泪,唰的往上涌,池晓晴怎么也不会想到,失踪不见的雷昊天,会以这样的方式出场。

    看着只是动了一下后,就再也不动的雷昊天,她捂住嘴巴,蹲下,轻声呼唤“雷昊天……雷昊天……”

    似乎,是听到了来自情人的最深情的召唤。雷昊天的手指,蜷缩了一下。

    可,只是却了一下,他,再度没动了。

    从全身还在流血的伤口,不难看出,昨天的他,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雷昊天……你给我醒来……醒来啊……”

    她痛苦的抽噎着,想要冲过去。

    可,面前却被几个男人强行的拦阻着。

    “哈哈,我没想到,一个人痛苦的哭出声来,会是这么的有味道。啧啧,这才是我最想想看见的哀伤痛苦的眼泪啊。池晓晴,使劲地哭泣吧,你来向我求饶,说不定,我会让你去看看他的。”

    身后,传来雷震天咯咯的,如猫头鹰一样的叫声,这声音,把池晓晴的眼泪,生生的止了回去。

    她脸色铁青,慢慢的回身,眼睛,因为气愤,从而鼓突到了极限。一张脸,更是气的变形,从而显得狰狞扭曲。

    那一丝青丝,风一拂,正应了那句“怒发冲冠!”

    “他是你干的?”紧盯着雷震天,池晓晴一句一句的吐出来。

    被这样狰狞气愤的女人盯着,雷震天脸上的笑容嘎然而止。

    替之的,是一种痴迷。一种兴奋,他紧盯着池晓晴的脸,还有气愤到全身哆嗦的身体,“美,太美了,我,我好喜欢,这样的气愤,才是我最想要的,啊,这是我心里的女神。当年,好象也有人这样吼过我的,我不记得了,真不记得了。我的女神,是我搞的,那个没用的男人,我看他不舒服,就小小的教训了他一顿。”

    他这种近乎痴迷的眼神,看的雷宇乐的眼睛微眯了起来。

    感觉,这完全就属于病态的。

    这个老头,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扭曲到与众不同的人类了。

    他,肯定是一个变异分子。

    “你这个老变态,你这个……居然这么打磨的手就放在我的男人,你它喵的简直是人渣,是禽兽,是草上的履虫,是比恐怖主义还要恶毒可恶的生物!

    现在,请你照照镜子瞅瞅自己的样子再去整整自己的脑子,你丫的鼻梁扁得像被铅球砸过,眼睛小得像两只蝌蚪,嘴巴厚得像两根超值装烤肠,腿短得买自行车都要买幼儿型,小腹肉多得像怀孕八个月,长得活脱脱像一只鬼,和我站在一起别人只会用人鬼殊途来形容!

    还有,你每天没事就在走廊上跳,难道不知道你跳一下,地球就要震动三下吗?你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忘(王)八,你是二十一天也不出的蛋--坏蛋,你是五百钱分两下--二百五,你是老肥猪上屠--挨刀的货,你是孝悌忠信礼义廉--无耻,你是茅房里打灯笼--照屎(找死),你是骆驼生驴子--怪种,你是种地不出苗--坏种。

    你长得违章,需要回炉重建,你丑得飞沙走石,鬼斧神工,你是每天退化三次的恐龙,人类历史上最强的废材,损毁亚洲同胞名声的祸害。

    祖先为之蒙羞的子孙,沉积千年的腐植质,科学家也不敢研究的原始物种。

    和蟑螂共存活的超个体,生命力腐烂的半植物,只能演电视剧里的一陀粪,比不上路边被狗洒过尿的口香糖,连如花都帅你10倍以上,找女朋友得去动物园甚至要离开地球,想要自杀只会有人劝你不要留下尸体以免污染环境。

    你摸过的键盘上连阿米吧原虫都活不下去,喷出来的口水比sars还致命,装可爱的话可以瞬间解决人口膨胀的问题,耍酷装帅的话人类就只得用无性生殖,白痴可以当你的老师,智障都可以教你说人话。

    只要你抬头臭氧层就会破洞,要移民火星是为了要离开你,如果你的丑陋可以发电的话全世界的核电厂都可以停摆,去打仗的话子弹飞弹会忍不住向你飞,手榴弹看到你会自爆,别人要开飞机去撞双子星才行而你只要跳伞就有同样的威力,你去过的名胜全部变古迹,你去过的古迹会变成历史!只有你这种长得惨绝人寰的人才应该跳楼!”

    注:这一段,先申明,这个不是我想的出来的骂人的话,我没这么有才啊。这是瞄到人家的一段真的很够毒辣的骂人的话,所以活用了过来。别骂我抄袭,就是看着这一段真的不错,就用到这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