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91章:血腥的父子见面礼
    第191章:血腥的父子见面礼那,她会是什么下场?

    身体瞬间繃紧,一只大掌轻拍着她,“没事,有我呢。”

    脑袋瓜被搂到了他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跳动,池晓晴躁动的心,也有了片刻的安宁。

    “雷昊天,你真的爱我么?”

    漫不经心的,池晓晴轻声的问。

    “爱!”

    很简短的回答,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的。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爱你的人,欺骗你了,你会不会很心碎?”

    “会……”

    “哦,走吧,上飞机了。”

    轻轻的说出这话,池晓晴的拳头,悄悄的捏紧。

    她忘记了过去,也忘记了那件事情。

    是以,也忘记了,当年的雷昊天,是怎么样抛弃自己的。

    但是,她想要搞懂。是以,不能打草惊蛇。

    但,对雷昊天,却是再也不会敞开心菲了。

    不过,有他在,她却能安静,能有安全感觉,这一点,也着实的让她莫可奈何。

    飞机,很快就起飞,雷露沙不再似以前一样动不动的就跑来吵闹俩人。

    相反的,她只是远远的坐着,或者去机长室调戏一下里面的机长。

    雷昊天一直紧搂着池晓晴,话也极少。

    “来,喝杯饮料。”

    把一杯桔子汁放到雷昊天的手里,池晓晴偏头看着他,“你在担心我!”

    从上了飞机后,他就不曾放开过她。

    刚才去端饮料,他也一幅不愿意放开的样子。这样的他,就象一个怕丢失东西的小孩子一样。

    “这些事情你可以让那些大块头去做,别看他们块头大,但做这样的事情,还是可以的。”

    他说的大块头,是不远处的几个身材魁梧的保镖。

    那些人全是一色的黑色皮肤,眼神冰冷,漠然的很。

    光是一个人看着这帮人,池晓晴肯定会害怕,但,有了雷昊天,她不怕。

    “一点小事,能自己做就自己做吧。”

    雷昊天沉默不语,听说把手揽着她的纤腰。另外一只手,抚着她的肚子。

    “你说,这里面怎么就没造一个孩子出来呢?”

    若是有了一个孩子,老头子也不会这么下死手的。

    她们就多一一张保全性命的牌。

    虽然,当雷家的子孙,是件不幸的事情。可,有了孩子却能保全池晓晴的性命……

    “呵呵,没听说过么,孩子是上天给父母的最好的礼物。若是机缘没到,这礼物是不会来的。”

    “上天给的最好的礼物!”听到这话,雷昊天不自禁的就想到了当年自己要处理弯弯的事儿。

    这些事儿,真的太让他难过了。

    他的手收紧她的腰,把她往胸前靠了靠。“晚晴,不管我以前做过什么事情,你都要原谅我好不好?相信我,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一定好好的用心来陪着你一起走过。”

    他紧张的把她的脑袋瓜揉在自己的胸前,怕她看见自己的担心,更怕她会看出自己的心虚。

    当年的伤害,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原谅的。

    若不是晓晴把当年的那段往事给忘记了,他坚信,池晓晴一定早就弃自己而去了。

    “呃,这话,怎么说?”

    想要抬头看看他的眼睛,可是,脑袋瓜却被按的紧紧的。

    “不,我要你保证,要不,我不会安心的。”

    埋在她颈项,他霸道的要求,身体,也轻微的有些颤抖。

    如此紧张的雷昊天,让池晓晴的心,突然间一暖。这个男人呵,有时候,真的让她……

    或许,他真的做过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情,但是,她相信,他是无心的。

    如此一想,池晓晴的心,略微的放宽了些。

    她用手指,轻轻的挠了一下他,“雷昊天,你这么着紧我的态度,好吧,只要,形势不是太严峻,我会考虑原谅你的。哦,我能知道,你以前有对我做过什么事情吗?是绝对的坏事儿?”

    身材一僵,雷昊天把她的脑袋瓜更紧的按在胸前,“你不许知道,就这样挺好的。”

    手,在她的头上不断的摩挲着。

    池晓晴感觉,自己就是一只小宠物一样的。

    她抗议,挣脱他的抚触,“雷昊天,我有权利知道。不过,我们以前认识吗?”

    她疑惑的想到了这个问题,貌似,自己就是被乐乐带到家里,然后,才有了这个恶魔般的存在的。

    以前……啊,不对,生弯弯的事情,自己一点也不知道。

    从今天听到的消息来看,当年雷昊天曾经找过一个女人为他生孩子。

    那个人,就是自己。

    为什么,她不记得当年的事情?

    当年,又出了什么事儿,为什么自己会只有弯弯?

    乐乐又和自己是分开的?

    脑子好乱,如一团麻。原本就没来的及梳理的。这会儿又因为雷露沙要把她带到老头子那个地方去,思绪,更加的混乱了。

    “晓晴,我们是怎么样的,这个不重要了,你得记住一个事实,就是我们的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象是安慰池晓晴,更多的,则是在安慰着自己。

    雷昊天确定,自己就是一个最残忍的主儿。

    “嗯,我们的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未来,一想到乐乐,还有弯弯……一家人在一起,大家一起唱歌,一起跳舞。

    弯弯和乐乐都不愿意分开,自己,又何必非要执着的去了解当年的事情呢?

    池晓晴,不要再想了,珍惜眼前的吧。

    反复的这样安慰着自己,池晓晴刻意的去逃避问题。

    她,再度龟缩起来。

    飞机到达拉斯达加斯时,正是夜幕初上的时候。

    看着璀璨的灯火,池晓晴伸了下懒腰。

    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这会儿踩在地上,感觉,好舒服的。

    被带到一幢大的酒店,看着门口的仿真活性火山,还有络绎不绝的人潮。繁华的赌博大厅……

    所有的一切,在池晓晴的眼里,全是稀奇,也是新鲜的。

    她轻执着雷昊天的手穿梭在那些赌博机四周,看着台上的辣妹们表演。

    “雷昊天,咯咯,你要是上去跳舞,我相信,你会比她们跳的更好看的。”

    雷昊天抬头看去,看见的,就是台上的三点式辣妹。

    看见他在看她们,有人居然大胆的冲他抛起了媚眼飞吻。

    雷昊天一脸的黑线,“这是女人的舞,劳资要是上去跳,一定会跳的你雌性大发的。”

    池晓晴汗了,她伸手,拧巴他,“雷昊天,你丫的,三句话不离做,十句话里有五句是有色的。你能不能给我老实一点。”

    眼神停留在她的胸部,再往下……那如能把人剥皮的眼神,让池晓晴全身繃的紧紧的。

    “你,你……”

    “我什么我,你就放心吧,我看着你,就性趣极浓。要我不色,估计我倒下了,就能不色了。”

    池晓晴彻底的泪了,她发誓,这个男人就是不遵从教化的一个家伙。

    “行了,我懒的和你说,走,去看看赌博的去。好刺激啊,天呐,那一堆筹码是多少钱啊?我看那个人一幅快要晕倒的样子。”

    指着前面的一大堆筹码,那个女人兴奋的满脸红光,一双眼更换兴奋的就差没突出来了。

    “估计,怎么着也能有上千万的吧。这个算是小的了,要真的赌大的,是在楼上,要不要我带你上去看看。”

    天呐,这下面的上千万的,还算是小的,若是楼上的,得有多少钱才能去赌博!

    池晓晴不敢想,她摇头,“得了,我还是呆在这里吧,这个地方就让我刺激的了。再上去,我怕我看的受不了,会心脏病突发的。”

    当看见雷露沙在前面的一桌台面上玩时,池晓晴有些意外。

    “咦,她不是去见你家的那个老头子了么,怎么还在这里坐着的?”

    雷昊天也看见了雷露沙,当场就乐了。

    “这是好事,她每次到这里来,只要老头子不在,就会跑到这里来玩梭哈。老头子估计还得过几天才能来吧。要不,就是有事情被拖住了。正好,这几天我们就呆在这个地方。”

    能多几天和笨女人在一起,于雷昊天来说,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这一次被带出来,因为事情太过于突然,他就算想要周全的保护池晓晴,也是不可能的。

    能做到的,就是随机应变。

    看雷露沙玩的很凝重的样子,似乎,手气不怎么好。

    池晓晴不怎么会玩,看来看去,便没了兴趣。

    等到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个最开始赢了一大堆筹码的女人,此时只剩下几个筹码。

    看她一脸的苦相,池晓晴吐舌。

    “雷昊天,这个地方,我确定,只有赌场的人才能赚钱。你看看,那个女人之前那么多的钱,这会儿又只剩下这样一点。唉,要是我,我估计我心脏不好,会刺激的死去的。”

    淡扫了一眼四周的赌博的人,“你说对了,差不多每天,在这个地方,都会有人因为受不了刺激,而住院,或者死亡的。走吧,女人,我带你去看夜景。”

    拉斯维加的夜景,是出了名的漂亮璀璨的。

    在这个地方,能让人看到最美的风景,也能让人看见最lang漫的情侣。

    牵着池晓晴的手,俩人没有坐车,就穿梭在有着咖啡香的街道,漫步在林萌小道。

    听着抒情的音乐,路边艺人的吹拉弹唱。

    当看见天桥底下有一群艺人在跳舞时,池晓晴也有了兴趣。

    一直以来,她对于一些自由的舞,是极爱的。

    “雷昊天,我们去跳舞吧。哈哈,我看他们跳的可是伦巴了呢。”

    兴奋的踩着舞步,池晓晴拉着雷昊天就往那边去。

    对于她的要求,雷昊天是不会拒绝的。

    俩人往舞群里面跳去,欢快的音乐,热情的舞人。

    不远处,是溪水潺潺。

    美景,异色皮肤的人种。

    池晓晴陶醉了。但,跳到兴奋时,雷昊天却一下子就不动了。

    他突然间把池晓晴往身后拽,“闪开。”

    |“砰砰……”

    二声的枪响,在桥头响起。子弹紧擦着耳朵飞过,池晓晴尖叫着缩在了雷昊天的身后。

    有一粒流弹,击中了一个跳舞的人。

    那人惨叫着扑倒在地上。

    四周的人,全都四散而逃。

    一队身着黑色衣服的黑皮肤的男人,齐整的从远处走来。

    所有人的手里,全手持着a雷昊天。

    这一群人慢慢的闪一边去,一个干瘦的老头子,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他妖异的眼睛,紧盯着雷昊天,慢慢的,挪到了池晓晴的身上。

    那张枯瘦的脸,扯出一个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女人,我的儿媳妇,你怎么这样见家长的呢?”

    这个人,是雷昊天的父亲!!

    就是所谓的老头子!!

    可是,这父子的见面方式,会不会太过于变态血腥了一点。

    “不关她的事情,你有什么事情,什么话,和我说。”雷昊天伸手,直接就拦截在池晓晴r面前。

    他紧张的盯着雷震天,生怕他会对身后的人怎么。

    雷震天一步步的往前走来,他的眼神,落在雷昊天的脸上。

    “我的第四个儿子,也是我的私生子里面的第二个孩子。

    啧啧,你就是这样和你的父亲打招呼的么?看来,你可真没礼貌啊。”

    话落,雷震天一拳头,直接就打在了雷昊天的脸上。

    池晓晴捂住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雷昊天就这样生生的挨了老头子的一记重拳头还没反应的过来,老头子又是反手一扭,这一个,打的雷昊天的骨骼,咔嚓一声。他痛苦的倒在地上,那只手,生生的,被老头子扭的变了一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