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84章:以身堵枪
    紧盯着罗伟立,池晓晴露出一个凄婉动人的笑容。

    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睛,闪烁着动人神采。这样的池晓晴,看的罗伟立心弦一动。

    冲她露出一个你放心的笑容,他走到了台前。

    “9、10,好现在开始。”

    第一把枪,是雷昊天拿的。

    他把手枪在手里抛了二下,瞄也没瞄,对准罗伟立就扣动了板机。

    “砰……:”没有子弹,没有硝烟。

    有的,只是扣动老式手枪的空响。

    拳头,悄悄的松开,一颗心可算是落了下去。

    这一次,轮到了罗伟立。

    雷昊天的眼睛,戏谑的看着池晓晴。那眼神复杂的很,不过,并没有痛苦。

    怔忡的看着他,想的更多的,是被他蹂躏的片段。

    曾经那么的恨他,可,这会儿——池晓晴突然间发现,自己的心,进入了空灵的状态。

    雷昊天的生死,她,完全不去思想了。似乎,他就是死不了。他就会活下去一样。

    淡定的看着他,池晓晴的眸色平和,从容。

    这样的池晓晴,让雷昊天的拳头悄悄的团起。

    还没决斗输赢,他,便已输了……

    一股浓重的挫败,让他的眸色深沉,狠戾!

    “扣……”

    罗伟立也快速的扣动板机,然,里面仍然是空枪,没有子弹的。

    “现在,由你来推动转盘。”

    蓝眼睛手指着雷昊天,示意他去轩动转盘。

    这种转盘,谁转的点数大,便有权利先夺枪。

    点数小的,危险系数,当然就会高的多。毕竟人家在前面先扣你一枪。谁又知道,在那十把枪里面,你会不会是倒下的那一个呢。

    这种赌注,纯粹的就是用命来博的。

    这一次,还是雷昊天优先扣动板机。

    他脸上露出一个优雅的笑容,快速的拿枪、上瞠,扣板机……

    动作一气呵成,姿态高雅引人心魂。

    然,手枪,仍然没动静。

    感觉,就是自己才经历了生死大劫一样的。

    这样的磨难,让池晓晴轻吁了口气。

    她的轻松,落入雷昊天的眼里,仿佛就是最大的讽刺。

    罗伟立白净的脸上,仍然是他惯有的优雅尊贵的笑容。

    同样的,快速的拎起枪,对准,扣动。

    空枪。

    这一来,全场的气氛,全都到了顶点。

    越往后,就越是危险。

    最紧张的,就数池晓晴。

    当枪只剩下二把的时候,她的牙齿咬的格格的。

    场上的罗伟立,此时笑容不见。有的,只是凝重。

    而雷昊天,同样显得异常的轻松。

    在蓝眼睛即将宣布转动时,他很幸运的,居然在连续转了好几次小的情况下,最后一次,转到了一个最大的10点!

    二把枪,他又是最先选择的人……

    罗伟立的危险,可想而知!

    “咚咚……咚咚……”

    冷汗,嗖嗖的往外冒。

    池晓晴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活着,她怀疑自己的心跳,会就此过速而死亡的。

    “现在,轮到你了。”

    蓝眼睛戴着白色手套的手一指雷昊天,示意他可以继续了。

    “不,停下。”

    然,就在这时候,池晓晴却尖叫起来。

    在这关键时刻,她却打破了这样的生死赌注。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注在她身上。

    只有一边的雷露沙,那双魅惑天成的瞳眸,划过一丝轻讽。

    她用怜悯的眼睛,紧盯着她。嘴角,是嘲讽的笑容。

    “比赛不能轻易的打断,你不知道吗?”

    蓝眼睛对于有人在这样的时刻,还要打断比赛,非常的不满意。

    他愠怒的瞪着池晓晴,那双蓝色的眼睛,也变的凶戾起来。

    无视他的凶悍,池晓晴的身体也不抖擞了。

    她挺胸,上前,很淡定的要求。“我,要求验枪。”

    这一句话说出来,让雷昊天的脸色阴霾密布。

    要知道,这,等于是在重重的打他的耳光啊。

    他要开始了,却被自己爱的女人,说要验枪!

    阴狠无情的眼睛,无情的盯着池晓晴。

    雷昊天这会儿内心复杂痛楚。

    心脏,仿佛被谁用刀子戳了一刀一样。

    好痛,好痛。

    痛的他想嘶声狂吼。

    想要打烂一切的东西。

    一边的罗伟立,明显的也吃了一惊。不过,他的眼神落在二把枪上,眸色一转,也提出附议。“对,我要求验枪。”

    蓝眼睛看向雷昊天,“你同意吗?”

    脸抽搐了二下,雷昊天只用眼睛狠狠的瞪着池晓晴点点头。

    那蓝眼睛把二把枪都拿了起来,一番检查。

    再放回到桌面上。

    “没有问题。”

    把枪推到俩人的面前,蓝眼睛宣布,“比赛开始。”

    痛苦的闭上眼睛,看着把枪拎在手里。

    对准罗伟立,扣动……

    没有枪声,也没有鲜血……池晓晴的腿,可算是站稳了。

    他眼里有泪,冲罗伟立露出一个释然的解脱般的笑容。

    虽然面上保持着冷静,从容。但是,在枪对准自己的瞬间,罗伟立还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怎么说,也是二选一,虽然,他也有着绝对的信任,自己会在这样的比试中胜出。

    但,到了最后一刻,那颗主,仍然不可避免的会慌乱不安。

    狂喜的盯着桌面上的那把枪,前面的九把枪,全都没有子弹。这一把,足以说明,是有子弹的。

    只要子弹打中了雷昊天,他,就算是圆满了。

    狂喜,让他的眼睛也兴奋的光彩四溢。

    “池晓晴,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

    雷昊天也知道自己距离死亡不远,是以,他并没有惧怕,反而是眼睛狠狠的盯着池晓晴,就这样凶戾的盯着她问。

    吸了口气,池晓晴的脸上,露出一个洒脱的笑容。

    她跨前一步,“没什么好说的。”

    眼神,看向眼睛还紧盯着枪的罗伟立。“罗伟立,我会祝福你的。”

    话落,她突然间抢过那把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就要扣动板机。

    雷昊天一直紧盯着她的,在她一动的时候,便反应过来。

    枪被她枪到手里,他眸色一沉,一股慌乱划过。

    “池晓晴你敢。”

    把枪,紧抵着自己的太阳穴,池晓晴的脸上,是解脱的笑容。

    笑靥如花的对着俩个紧张的盯着自己的男人,“你,你,我都不愿意你们去死,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我去死。

    希望我死以后,你们会过的很好。”

    眼泪,潸然而下。

    她手指一动。

    手枪,并没有响。

    呆呆的立在那儿,她脸上的泪水,还在肆意的流着。

    以为自己必死,可是,怎么会最后一把枪没有子弹??

    “把枪放下。”雷昊天沉着脸冷声命令。

    气愤不已,池晓晴没放,却是对着一边就乱扣了一下,“去死吧,这样的游戏很好玩吗?”

    “砰……”

    一声巨响……

    “啊唷……”

    一声惨叫……

    相继在大厅里响起,所有在场的围观者,全都四散而逃。

    呆怔的看着那把手机,这是老式的手机。

    所以,不可避免的,会有哑吧的时候。

    而枪里,也确实是有子弹的。

    刚才,她只是在生命线上徘徊了一回。

    回头,困难的看向那个倒在血泊中的人。

    很倒霉催的,居然是雷露沙身边的那个查理王!!

    气愤狂怒中,池晓晴把枪乱扣了一下,没想到却扫中了查理王。

    此时的他,正痛苦的倒在地上,左腿的地方,一大滩血迹……

    “啊啊啊……我可怜的查理……”

    雷露沙反应过来后,尖叫着就扑向了查理王。

    池晓晴却只感觉脑袋瓜犯晕,眼前一黑,她整个的人就倒了下去。

    昏迷的瞬间,只听到雷昊天的一声炸吼,“池晓晴你这个破女人!”

    看着雷昊天把池晓晴抱走,罗伟立的眸色阴沉沉的。

    他,只是短暂的失神,却让雷昊天把池晓晴抱走了。

    只是一个失神啊。生活中,命运中,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只是一个小小的闪神,有时候,幸福……就会远离你!

    把池晓晴放到车上,雷昊天气愤不已。

    “池晓晴,你它喵的实在是太可恶了,居然敢说验枪,还敢质疑劳资。你丫的,是我太着紧你了吗?很好,现在你一直给劳资装死啊。有本事,你就一直这样下去。”

    他不断的咆哮着,听的一边的司机也拧紧了眉。

    昏迷的池晓晴,慢慢的蠕动了一下身体。

    感觉全身好酸,好难受的。汗答答的,还有一只苍蝇不断的吵啊吵。

    她不耐烦的挥手,“雷昊天,不要吵。”

    软哝的,娇弱的声音。

    让雷昊天的眼睛一瞪。但是,却奇迹般的,嘴巴真的给闭上了。

    他赤红的眸,狠狠的瞪着她。“算了,看在你不想让我死的份上,我就饶过你这一回。”

    司机的唇,往上扬了扬。

    但不敢笑出声来。

    通过镜子,司机看见了让人甜美的一幕。

    雷昊天把那个昏迷不醒的女人搂到了怀里,脑袋,压到了她胸前。

    俩人象一对连体婴儿一样,交颈相连……

    那感觉,就象她们天生就是这样亲昵无间的。

    “唉,要是一直是这样的,多好啊。”一直跟着雷昊天的司机,轻轻的感叹了一声。

    车,无声的开往庄园里。

    下车,雷昊天轻手轻脚的把那个睡的死沉的女人抱下来。

    庄园里的一群仆人,看见他回归后。

    赶紧迎了上去。

    有人的脚步声重了一点,他凶狠的眼神投去。

    吓的一边的王管家赶紧出手,“嘘……”

    他的眼神,紧盯在池晓晴的身上。

    一群人弯腰,就这样看着雷昊天把池晓晴抱进了庄园。

    轻轻的把池晓晴放在床上,雷昊天冷哼一声,“破女人,看看你睡的象头猪一样的。明天再和你慢的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