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82章:池晓晴我爱你!
    僵了一下,池晓晴立马就快速的在雷昊天的嘴上亲一个。想要赶紧逃跑,然——腰被一收,舌强势的挤进。

    搅着她一通狂吻乱吮,直到池晓晴无力的软在他怀里,雷昊天才不舍的放过她。

    “小妖精,这一次放过你。”

    满意的看着她喷红的脸儿,光滑的脖子,还有一处自己深吻后的痕迹,雷昊天咧开嘴巴呵呵的笑了。

    “这样天然的颜色多漂亮。”

    身体僵了一下,感情,这男人觉得自己脸色红润一点,是他的功劳咩。

    再次坐下吃饭,这一顿饭可算是吃完了。

    让池晓晴郁闷的是,这一次出门,雷昊天居然不坐车,而是拽着她手在公路上散步。

    这男人的脑袋,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我想回去了。”若是以前,池晓晴会乐意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散步。

    然,经历了肥猪的事情后,她彻底的死了心。

    不生气,并不代表不介意。

    慢悠悠的走着,但却不看一边的风景。

    “还呆一会儿。”

    雷昊天的眼睛还是看着四处,这个女人,她说要lang漫,要怎么样的。

    喵的,他今天可是真的花了心血的给她铺垫lang漫来的。

    “我不想走了。”

    自从自杀事件后,池晓晴走几步就会累的喘。

    她知道,身体健康受到了损伤。再多的补品,也补不起来损伤的过去。

    气愤的掉过头,雷昊天狠狠的剜她一眼,“池晓晴,你丫再敢乱说一句,我把你掐死去。”

    闭嘴,池晓晴疲劳的跟着他走。

    前面一道身影瞬间即逝,池晓晴的眼神呆呆的看着那道背影。

    刚才,罗伟立忧郁的面容一闪即逝,她有看见的。

    身体僵在原地,她垂头。

    “怎么回事?这里也看不见那家伙。”

    站在原地,雷昊天东看看,西瞅瞅,这才发现,自己站在在这个地方,压根儿就发不了信号。

    “池晓晴,你给我站在这里好好的呆着,我一会儿就来。”

    郁闷的雷昊天,转身,往另外一边走去。

    才站在原地没一分钟,手就被罗伟立一把拽住。

    “晓晴,我很担心你。”

    想要挣脱他紧握的手,然,罗伟立却执着的把她紧拽着往一边。

    将她强行塞进车子里面,车倏的就开动。

    等到车开到车流里了,罗伟立才回过头来紧盯着她,“听说你做了傻事……”

    忧郁的眼,透着心痛,这样的罗伟立,让池晓晴垂头。

    心里好一阵难过。“不干你的事。”她不想他误会,自己做傻事,是因为和他怎么着。

    “我知道,可是,我还是要说,你真的好傻瓜的。晓晴给我时间,我一定让你脱离那个魂淡!”

    池晓晴轻轻的抽出手,淡扫一眼前面的司机,“让他停车,我要下车。”

    没有自由,那就不要去想。

    与其拖累别人,不如赶紧止步。

    “就转一圈,我送你回去。”

    沉了脸,罗伟立也认真的执着的回应。

    埋头不吱声,池晓晴看着前面的一切。

    而远处的雷昊天,站在一处显眼的地方后,正要打手势,却发现池晓晴不见了。

    他气的脸色难看至极,转身,跑向刚才池晓晴站立的地方。

    那里什么也没有。

    “可恶的……”

    心里没来由的就发慌。尤其是雷露沙来了后,这种慌乱成天困扰着他。

    他比谁都知道,家里的老头随时随地的盯着自己的。

    这会儿池晓晴若是不见了,万一……

    心里很乱,不小心,就撞到了一个人。

    手里的信号枪一下子就发射出去。

    远处的秘书长,看着这信号,立马就按下了开关。

    全场,瞬间就有一对一对的漂亮的对对鱼飞上了天空。

    全城,全是这样的对对鱼。

    轻汽球就这样飘渺的往上飘去,所有人全都停了下来。

    “哇噻……好美的呀……”

    车流中的罗伟立和池晓晴,也因为这一场汽球,全都停了下来。

    所有人全都打开车门看着外面的一切。

    “上面有字体,还有字体俟。”

    不远处的一个孩子,尖叫出来。

    并一字一字的念了出来,“池晓晴,我爱你……”

    车里的池晓晴,听到这里,突然间就呆了。

    雷昊天,是雷昊天。

    他说要给自己lang漫的,所以,他就用了玫瑰,虽然是踩着走的。

    现在,又是汽球宣言……

    他在承认,他爱自己了!

    并且是向全城的人公开的承认!

    内心,不是没受到触动的。

    她推开车门,下车。

    手,却被罗伟立拽住,“晓晴,你忘记了他对你的伤害了么?”

    他眼里的痛楚,让池晓晴呆呆的立在那儿。

    四周,是五彩缤纷的汽球,还有羡慕的人群。

    所有人全都在羡慕着那个叫池晓晴的女人,究竟,有多幸福。

    而她,却咬唇站在那儿。

    心,不知飘向何处……

    “放开我!”

    冷冷的看着罗伟立,池晓晴凄然一笑。

    这样决然的她,让罗伟立慢慢的松开了手。

    然,后面的车,却狂按起了喇叭。

    “走了走了……”

    看一眼环境,现在俩人所处的地方,正是车水马龙的地方。

    把呆立着的池晓晴一把拽进车里,罗伟立一声命令,“开车!”

    这里,压根儿就不能穿越。是以,他不允许池晓晴再冒着生命在这样的地方穿行。

    车到了可以停下的地方,池晓晴一声沉喝,“罗伟立,我要下车。”

    然,司机象没听见一样。

    就这样开着车,罗伟立也象是没听见一样。

    任车开着,就这样车迅速的飙出了城市。

    “罗伟立,我说了让你停车的。”

    “池晓晴,我受不了你这样行尸走肉一样的跟着他,和我离开这个地方,我不要再详细的计划,我也不要你再和他在一起。”

    这段时间的担心,在这一刻,全都爆发出来。

    罗伟立也怒了。

    他脸色铁青的狂吼着,不理会池晓晴气的泪汪汪的眼。

    车,无声的开着。直到爬越了一座山峰,来到一处类似于古堡一样的屋子,车才停了下来。

    “这个地方,不是雷昊天能找到的地方。池晓晴你现在开始就呆在这里!”

    罗伟立牵着她的手,打开古堡的门。

    一股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味道,让池晓晴瑟缩了一下。虽然古堡亮着灯的,但是,那种阴冷,仍然让她不堪的缩了下肩膀。

    “不怕,这个地方,是我叔叔的一个基地。在这里,我们是安全的。”

    基地!!

    池晓晴惊悚的回头看着罗伟立,“什么意思?”

    她只知道,罗伟立的家里,一直以来就是做正当生意的。但是,象这样的基地,她的感觉,就是这种地方,一定是一种做着危险事业的地方。

    类似于,黑社会一样的地方。

    她是本份的女人,除了前段时间被逼着捅了一个肥猪几戳子。

    别的坏事儿,一件也没干过。

    “没事,我叔叔虽然做的事情大了点,但是,对我挺好的。”

    听罗伟立这话,池晓晴醒过神来,他叔叔,或许,真的是黑社会的人。

    摇头,池晓晴一脸的惊恐。

    “不要,不要进去。我不要因为我而血流成河。”

    以雷昊天的性格,到时候和罗伟立绝对有血性的冲突。

    这样的事情,她不允许。

    “走吧,这件事情,我做也做了。现在就算把你送回去,他也会对你进行非人道的惩罚的。”

    把她拽往城堡里面,罗伟立说的淡定。

    却惊的池晓晴一颗心慌乱无章。

    她坐立难安,生怕有一天,城堡外面会有一群持枪的人冲了进来。

    然,让她意外的是,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一天,二天,三天……

    时间过去了五天,天天这样的日子全是风平lang静的。

    这到让她一颗狂躁的心安宁了下来。

    静下来后,池晓晴才惊悚的发现。罗伟立,似乎有好几天不曾出现了。

    他,怎么会不在这城堡里面?

    意识到这一问题,她奔出房间去找那个死板板的生活管家。

    系着围裙的生活管家,是个五十来岁的女人。

    只是,她真实的年纪让池晓晴觉得,也起码有六七十岁了。

    鸡皮鹤发的五官,还有苍老的手。

    虽然整洁,可,怎么看,怎么觉得和这个城堡,是同寿的。

    “陈管家,我要找罗伟立。”

    还在做事的陈管家,抬头看着她面无表情的回答,“对不起,少爷不在这里。”

    “我要给他打电话。”

    “少爷说过,他定时会打电话回来。”

    气愤,池晓晴感觉,自己就跟被禁锢了一样。

    她转身,往电话跑去。

    才拔通了几个号码,手,就被按住。

    抬头,对上的是陈管家淡漠的眼神,“小姐,不可以。”

    那淡漠的,似能穿透人心的深陷的眼睛,看的池晓晴的心颤了一下。

    “为什么?我是来这里做客的。”

    她气愤地嚷嚷起来,还想想拔打。

    然,陈管家的手,就跟铁钳子一样。怎么也拗不开,费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憾动不了。

    惊悚,池晓晴抬头,这时候,她才正视起面前的女人来。这个看似苍老的女人,力气,怎么会这么大?

    “小姐,少爷说过的话,我一直就遵从的。”

    再一次强调这话,却间接的在向池晓晴暗示,她只听罗伟立的。

    呆呆的收回手,池晓晴往屋里走去。

    才脱离了雷昊天的牢笼,现在又进入了罗伟立的铁笼。

    她不明白,自己是不是一直这么倒霉的。

    罗伟立,是出于真的爱她,还是别的心机……

    在这一刻,她有所怀疑,有所动摇。

    “哈哈,小白兔,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看来,那小子的线索还是很厉害的嘛。”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听见雷露沙的声音。

    池晓晴惊悚的回头,不可思议的瞪着雷露沙,“你……”

    雷露沙风情一笑,“你想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

    “涩,这不就是一座破城堡么,姐姐我想要进来,那真的是容易的很呀。哈哈,这个事情,不是你要担心的。我倒是好奇,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池晓晴不理会她,摆明了的,这女人是知道自己为何在这个地方的。

    要不,怎么会找来这里的?

    “过来,我告诉你,现在只能是你去,才能阻止那俩个笨蛋进行残酷的杀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