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79章:反攻为上
    “滚出去,雷昊天不会真让你来搞我的。我是他的女人,他不会……”

    内心,对他还是存在一点美好的想法的。被胖子死命的拽住头发的池晓晴,伸腿使劲的踢着这肥猪。

    “哈哈……错了,你不了解雷总的。我们以前还一起玩过群的呢,象你这样的他不要了的女人,我们以前总一起玩儿的。这一次,也不例外。来,让哥哥亲亲……”

    一张喷着恶臭酒味的肥嘴,直接就凑近了池晓晴。这般恶心的,让她拳头打手也拧。

    站在屋外喝酒的雷昊天,眼睛只是淡然的盯着里面的一切。

    可,当肥猪头的手把池晓晴的衣服撕扯开,露出里面的娇软时,他的眼神一下子就锐了。

    肥猪看着这光着的二只脱免,**的吞咽了下口水,“真不错。”想不到,这个女人,真这么牛的。

    眼睛紧盯着那二团于他来说,顶“牛的”小白兔,肥猪直接扑倒她。

    哪怕是被按倒,池晓晴的头发也被这肥猪手给紧揪着。死胖子对于驯服不听话的女人倒是有一手的,尤其是池晓晴,这个看起来温柔的人。

    “啊……”

    头发被反揪着,胸部又被袭击,池晓晴发出了濒临绝境的尖叫声音。

    “雷昊天,我恨你,我恨你……”

    屋外的雷昊天,眼睛紧盯着屏幕,酒,象水一样的紧灌下去。

    远处的管家,看着他这眸色冰冷的样子,站的远远的,大气也不敢出。

    “嘶……”

    布帛的撕裂声音,再度响起,池晓晴的全身,就剩下**没被扯开。

    手,在地上狂乱的摸索着。

    一只花瓶被她摸到了手里,没有过多的思考,池晓晴反手就玩命的往肥猪的头上砸去。

    “啊……”

    吃痛,肥猪的手,终于松开了池晓晴。

    没有逃跑,池晓晴只是狠狠的瞪着捂住脑袋瓜,眼睛凶狠的瞪着自己的肥猪男人。

    她颤抖着,牙一咬,“你去死吧。”

    在肥猪还没反应的过来时,池晓晴直接就把手里的半截瓶子往肥猪的腿戳去。

    “啊……妈滴……这婆娘疯了……”

    从来,都是他玩儿女人,殴打女人的肥猪手,今天却被人这样疯狂的反抗不说,还……还它喵的被戳打了几个血洞洞……

    屋外的雷昊天瞪的呆了,也傻眼了。唇,往上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老子戳死你,敢玩姐,姐今天把你废了。”

    虽然怕,但是,池晓晴却有着滔天的愤恨。

    长期以来的压抑,被欺负,让她在今天反攻为上。

    整个的爆发出来,就象一个疯子一样的,狂轰而上。

    手里的瓶子,没头没脑的往肥猪的身上戳去。

    等到戳到肥猪快要断气了,雷昊天才让人进去把池晓晴拉开。

    他扫一眼被抬出来的肥猪,那个男人,下半身全是血……估计,以后的性福……玩没了!

    打了个寒颤,雷昊天挑挑眉,第一次发现,池晓晴这个那个女人,似乎,也有几分的……性子的。

    把杯子放下,雷昊天慢慢的往池晓晴的房间去。

    那个女人此时正蜷缩在屋子的衣柜里面,抖擞成一团。

    打开衣柜的瞬间,雷昊天的眼划过一道锐利的光芒。

    还在颤抖的池晓晴,牙齿咬的得得的。

    她紧盯着自己的双手,到现在为止,还不敢相信,她,居然把那个肥猪手,给弄的残疾了!

    一双黑色皮鞋停在面前,池晓晴慢慢的抬头。

    惶恐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她啊的一声尖叫。

    象看见了鬼怪一样的,直接就昏了过去。

    不悦的纠结着眉毛,雷昊天不解了,喵的,这女人刚才的样子多疯狂啊。

    这会儿看着他,就能吓成这德性还昏迷了!

    把她拽拉出来,雷昊天紧盯着她。用一杯水直接就倒在了池晓晴的脸上。

    悠悠醒来,看着面前的男人,池晓晴的眼睛再度睁大。“滚,滚开。”

    这个男人太可怕,比肥猪手还要可怕,她恨这个男人。

    “女人,你刚才多勇敢的,怎么这会儿变的这么没用了。”

    冷冷的,没有感情的声音,听在耳里,让她打了个颤抖。

    抬头,她慢慢的站立起来,抹去脸上的冷水。

    “雷昊天,你想怎么样?你究竟要怎么样?我把命给你好不好,只要你对我的家里人还有弯弯好,你把我的命拿去好不好……”

    眼泪,如决堤般往下溃,池晓晴嘲讽的看着他。那双曾经神彩飞扬的眼睛,此时,空洞一片。

    这样的她,刺的雷昊天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很不舒服,极难受的。

    甩手,给了池晓晴一个耳光。“背叛我的女人,你是第一个,我说过,你只会生不如死。”

    脚步声沓沓的远去,杂乱的屋里,只剩下了池晓晴一个人。

    孩子们不在家里,这个城堡一样的大屋子,只有她行尸走肉一样的走着活着。

    不吃不喝,就算是这样,也没有人过问她一声。

    从那天雷昊天走后,她的屋子,就恢复了冷清。

    似乎,她这个人,不存在屋里一样的。

    绝食,绝喝,池晓晴就这样一个人一直傻傻呆呆的坐在屋里。

    脑子里面,没有想法,也没有一点的思绪。

    哪怕,弯弯,也刺激不了她现在的思维了。

    终于,这一天李嫂把饭菜提了进去。

    她看一眼池晓晴,再惧怕的看一眼身后,把门悄悄的掩上。“池小姐,你还是喝点吃点吧,再这样下去,会出事儿的。”

    迷糊,不听不垢不想不污的池晓晴,只是大大的睁着空洞的眼睛瞪着前面。

    对于李嫂的话,她视而不听。一个心死了的人,活着,和死亡,没太多的区别。

    轻叹一声,李嫂擦拭了一下眼泪。“池小姐,你们呀,这是何苦呢。”

    把手里的饭菜喂到她面前,她轻叹,“弯弯小姐刚才还打电话来问你呢,还说要你和她一起做一幅画,她们班上要进行美术展览的。你……”

    过了好久,池晓晴的眼里,有泪水流下。

    她默默的端起碗,一口一口的咽下。

    久没吃东西的人,突然间吃饭。那种困厄,不是一般的难受。但,就算是这样,她仍然一口一口的咽着。

    看着她直直的盯着前面,嘴里,无意识的咬着饭菜,李嫂的眼泪再次哗哗的跟着掉落。

    伸手,掸了一下她身上的灰尘,“唉,怎么说,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明星呢。小少爷花了这么大的代价打造你,你也不能就这样颓废下去的吧?起来,一会儿打扮一下,给少爷承个错,和好吧。”

    池晓晴仍然使劲地咽着。吃完后,她又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儿,似乎,就是没有生命的人一样。

    过了好久,这样的寂静无声的生活,在被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打乱后,池晓晴抬头。

    进来的倪依依,一脸的纠结。她看着池晓晴,眼神很是复杂。

    最后,蹲在她面前,“池晓晴,我知道的,你很恨我。可是,我向你保证,那天,我真的没给雷昊天说你在哪。我也不知道你去哪了?我看见的,就是你的包包被扔在地上,我们……都以为你出事儿了。那天还是昊天的生日呢。”

    池晓晴的眉,抬了抬。

    记忆,慢慢的回苏,那天晚上,雷昊天曾经来找过自己,他似乎,对自己说过,第二天晚上,要一起吃饭。

    没想到,会是他的生日。

    他的生日,她和罗伟立在一起。

    而第二天,他索要的生日礼物,就是把她囚禁起来。

    想笑,不知心里是何感觉,池晓晴只觉得,这人生,有太多可笑之事。

    冷冷的看好一眼倪依依,池晓晴起身,慢慢的往浴室去。

    倪依依象是不知道她要干嘛一样,在身后还是叽叽的叨唠,“池晓晴,我知道的,你现在是承认自己输了。嘿嘿,我就说嘛,我这样的人,一定能得到雷昊天的爱的。看看,现在你被我打败了。”

    伸手,把茶杯端在手里,池晓晴刷牙,不理会这个女人。

    她颓废了好几天,确实没必要就这样放弃生命。生命是可贵的,活着,比一切都好。

    虽然,生不如死,可她相信,一定会守得去雾见天日那一天的。

    “池晓晴,我告诉你哦,我们还有二个月,就要订婚了。到时候你可以当我们的伴娘,还有啊,我可以把伴郎让罗伟立做。这样你们也算是圆了一场梦嘛。”

    池晓晴手里的杯子,砰的一下砸向对面的大镜子。

    “哗啦……”

    镜子碎成了一片片,倪依依惊的一张可爱的小脸煞白一片。

    她骇然的瞪着池晓晴,“你,你……”

    “滚出去……我不喜欢有苍蝇在我耳朵边吵闹不休。”

    震惊,倪依依赶紧后退了出去,“好,好,我不吵你了,我出去,我出去不就好了嘛。唉呀,你这人,怎么和昊天是一个样的,脾气一旦坏起来,就会这么的吓人。”

    屋里,终于清静了。看着面前的一堆玻璃,池晓晴的眼神,直直的,居然,再也不能动弹了。

    其实,要死,好象很简单的。真的很简单的,是不是,只要死了,所有的一切,就不会再面对了?

    这个念头,一旦滋生了,就象是中了魔一样的。

    池晓晴鬼使神差的,抓起了一块尖利的玻璃。

    血,顺着玻璃不断的往下滚落,可她却毫无感觉。

    这样的血一流出去,只刺激的她更加的疯狂。

    似乎,流出去越多,她就越发的自由……

    象是中了蛊一样,毫不犹豫的,池晓晴举起了手里的玻璃……对准自己的手腕,直接就划了下去。

    慢慢的,很慢,很慢。可划过的地方,那血,却如水一样的涌出来。

    没有感觉到痛楚,有的,只是解脱。

    似乎,所有的红的液体,一旦奔流的更多,她的痛苦,就会越发的少。

    脸上,有了欢快的笑容,她呵呵的笑,残破的镜子里,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狰狞的笑着。

    手上的血,流到洗手池里,瞬间就染红了一池子的水。

    血的腥味,在屋里漫延。

    而她,却笑的猖獗。

    “呵呵……”

    热量,一点点的流失,全身慢慢的变冷,变寒。

    这是血液流失太多的缘故。她知道的。

    但是,她不怕,一点也不怕。真的不怕,有的,只是解脱。

    “雷昊天,我解脱了……”

    看着那道睁大眼睛的身影,池晓晴轻轻的吐出这样一句话来。

    全身,冰冷一片,她歪在了地上。

    “不……”

    回复嘟嘟宝贝儿:我准确的说,是从这个月二十二号开始写,一天最少二万爆发。正常情况下,是二万五左右。写多少,我更多少,我也不保留章节了,怎么着也争取这个月把二十万字赶出来。鼓掌吧,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