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78章:不爱她,让人搞她
    捏着电话的手,攥的紧紧的,雷昊天突然间冲着电话爆吼起来。“****,就算是老头子,老子也不吃他一套。我在这边怎么样,是我自己的事。从来到国内,老子没动用他一毛钱。你来了,老子也一样的给你一枪子儿……”

    端咖啡进来的秘书长一听这彪悍的话,当场就差没晕过去。

    不过,凭她的经验,也知道这电话是谁打来的。

    也只是那边的人打来,总裁才会这么的火气大……

    “总裁……”

    把咖啡放在桌面上,秘书看雷昊天只是沉默,赶紧再次开口,“那个芡小姐一直在找你……”

    芡小姐是雷昊天曾经最铁的女人,是以,秘书长不敢太过于拦截了。

    “让她滚蛋,不认识。”

    眉一挑,雷昊天直接挥退。

    这时候的他,看谁谁不顺眼。

    走到门口的芡然,一看见他这样子,当场就咯咯的笑了。短发,精明的她,是与雷昊天交往以来,最没有瓜葛的一个女人了吧。

    “姐来了你也不理会,又被哪个王八蛋伤了!”

    雷昊天抬头,直接就想扔一个东西去砸这妞。

    然,手一伸,桌面上啥也没有了。

    周芡然扫一眼地上的一切,“省点吧,你把这应该砸的东西全给砸了。”

    往椅子上一靠,雷昊天挑眉不悦的瞪着她,“滚,男人婆,老子不想看见你。”

    周芡然没滚,相反的,还悠哉的往他面前靠过来,“行了,我的头儿,你就是这样犒劳你的属下的。怎么说,咱也是哥们外加上下属的关系吧,这样对我,会不会太伤人心?”

    手撑着桌面,周芡然眼神带着研究的看着雷昊天。

    闭上眼睛,雷昊天没再乱发脾气,只是不吱声。

    周芡然看的微拧起了眉毛,这样的雷昊天,看来,有点麻烦。

    手一撑,灵巧的坐上桌面,周芡然就这样盯着雷昊天。

    过了好一会儿,雷昊天起身,抓起自己的外套,把周芡然往怀里一搂,“走,陪老子喝酒去。”

    这男人,这会儿一口一声老子的。看来,心情是相当的不好。

    周芡然对于雷昊天,可谓最为了解了。

    俩人曾经是儿时的旧邻居,也曾经是一起出生入死的一对烂友加损友。在雷昊天创业成功后,她就成了他的属下兼朋友。

    一直以来,这俩人虽然不怎么在一起,不过,关系,真不是一般的铁。

    奇怪的是,俩人就是没一点男人女人间的暧昧的事儿。

    用周芡然的话来说,她不喜欢象雷昊天这样的乱播种的男人。

    而雷昊天,当然也不喜欢象她这样的男人婆一样的女人。是以这俩人除了关系铁,就真没别的关系了。

    喝到一半,雷昊天迷情的看着远处,眼神一直冰冰的。

    周芡然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雷昊天,姐姐我不是鄙视你,你现在这个德性,就跟伤春怀月一样的酸不拉几的男人是一个样的。你说说,你这丫的,什么时候也变成这样的德性的?”

    一直以来,俩人臭味相投,最讨厌的,就是那种自认为儒雅,还风流的家伙。

    斜睨她一眼,雷昊天呸她。

    “男人婆,你说,女人爱什么样的?我这样的男人,要得到一个女人,是不是极容易的?”

    周芡然有些懵,歪着头看了他一眼,很中肯的评论,“要说吧,光看外形,你不张嘴巴,绝对是人中杰。你一开口,好吧,丫的就是一人渣。”

    雷昊天怒,使劲地灌酒。

    看他并没有打断自己的话,并有意让再说下去的打算,周芡然嘿嘿的知了,惬意的喝一口。“你这个人,要钱呢,有钱,要物呢,有物。要不是当年你母亲非要你搞一个儿子,我相信,你会是一个非常开心的男人。当初咱不理解你母亲为毛会让你生下一个接班人的。现在我明白了,她不是想让你有一个接班人,而是……想要让你有责任心!”

    一听到母亲这词儿,雷昊天呆呆的傻傻的。

    眼神有一抹痛楚划过。

    周芡然一看,就知道自己提到了他的伤心事儿了。轻叹一声,“唉,别想了,她身体不好,当年选择那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也是情有可愿的。”

    冷冷的笑出声,雷昊天轻哼,“你懂什么,我母亲的死,是那个人逼的。她中的毒,也是他的人下的。这一切,全是那个变态弄出来的。要不是他命令人这样弄,你说,我母亲会这样死去?要不是他让人这样弄,我母亲会就这样没命的?那些人有这样的胆子?”

    周芡然呆住,不可思议的看着愤恨不能自抑的雷昊天。“不……不可能的吧?”

    虽然,老头子是很变态,雷昊天的生母也确实是没名没份的人。可,当年和老头子也算是有一段情的。要不,怎么会让她生下雷昊天来?

    若是说老头子亲自让他母亲去死,这样的事儿,怎么想怎么觉得太过于不可理解了。

    “当年我也觉得有疑点,但并没往深了想。最近,才查到了这件事情,总有一天……”

    雷昊天手里紧很着酒瓶,眼睛瞪的大大的。那股浓重的戾气,吓的周芡然也拧紧了眉。

    看来,这对父子间的战斗,早晚会不可避免的。

    “你,他是你父亲!”涩味的轻声哼哧出声,周芡然都能预见,那种凄惨的流血的事儿有多吓人。父子斗,还全是一疯起来不要命的那一种。

    最疯的,却是老的,那个人,她想着就觉得可怕的。

    “喝酒,不说这事儿了。”实在是怕了这对父子斗,周芡然劝酒。

    俩人举杯,“那个女人也要来,这一次,说不定又要带你看着讨厌的男人一起来。”

    一听到这话,周芡然呆了。

    眼前,不仅浮现那个冷漠的男人。他冷酷无情的对着任何人,可是,对那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却是言听计从的。

    不管,那个女人有多坏,有多游戏风尘,他就是认定了她,和她在一起。

    沉默无语,周芡然的眼里有太多的往事浮现。好久,好久没看见过那个冷漠的男人,他,还好么?

    有些难过,有些艰涩,周芡然沉默的喝酒。

    “男人婆,不是我说你,那冰块一样的男人,有什么好牵挂的。要找男人,我帮你找一个去,就那个冰块,咱不要。还有那个敢背叛老子的女人,老子也不要了。”

    听到背叛,周芡然的眉挑了起来,一抹兴味溢出。她喝到半酣,这才看似无意的问,“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人,还敢吃了熊心豹子胆的要背叛你。这事儿,要是让你们家族知道了,不定得多严厉的惩罚你呢。啧,我不得不提醒你呀,在你们家,可是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不可以有情,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你现在,不会是触犯了这一二条了吧?”

    眼危险的眯缝成一条缝,雷昊天狠狠的瞪她。

    “老子没爱,哼,这世界上,让我雷昊天要爱的女人还没出世呢。”可,池晓晴凄婉的面容,不断的浮现在脑海里面。那张哀伤的脸,还有伤心的,含泪的眼睛,在他的脑海里面,怎么就越发的牵扯着人心呢。

    “我可以爱你,但是,名份,我给不了。”这话,是自己说过的。

    当时的心境,只是想下一点本钱一样的,哄一下那个女人。可,为什么,心,会难过,会不好受,会……受伤……

    雷昊天摇头,他很讨厌这样的感觉。

    “雷昊天,哥哥呀,不是当妹的说你,你呢,现在这个德性,就是失恋了。还是被一个女人给抛弃了的,不得不说,你……很让人意外。”

    雷昊天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听到有人说自己爱上了那个女人。

    把酒瓶一砸,拎起周芡然就往外面跑去。“走,我让你看一场好戏去。”

    坐在房间里,池晓晴一点也不想吃东西。

    现在的她,只觉得全身酸痛。

    屈辱的一幕,还在脑海里浮现。她一想到当着罗伟立,就和雷昊天做的事儿,胃就一阵的翻涌。

    不求有多完美,起码,不至于让人觉得太贱吧。

    可是,那个男人,却把自己所有的尊严,全都踩在了脚下。

    她,真的毫无自尊可言了。

    “池晓晴,你还有啥自尊心呀,有的,只是一个当人的玩具一样的存在。”涩然一笑,池晓晴起身,想要去外面找孩子们。

    门,却在这时候砰的一下被人推开。

    看着那个一脸横肉的男人,池晓晴惊恐失色。

    这时候,她的房间有人进来,这一切足以说明,情况非常的不妙。

    紧张的盯着这个一走路肉就在颤悠的男人,池晓晴步步后退。

    “滚出去。”

    来人是被雷昊天叫来的,这个男人原本就是个大色鬼。现在一看见屋里一个一身睡衣,看着自己惧怕到要晕倒的清丽佳人。当场就乐的咧开嘴巴嘿嘿的笑了,“不错,不错,雷总这一次给我的礼物确实有所不同。”

    果然是雷昊天叫来的人,池晓晴意识到这一问,眼睛不断的转悠。

    她要逃出去,不能被这个肥猪一样的男人侮辱。

    趁男人往自己走来的空档,她抡起一个空瓶子就砸了过去。

    “啊,这死婆娘,没想到性子还这么的烈。”

    看着面前的小白兔居然敢反抗,胖子怒了。

    tian了下手上的血,他大肥爪子一伸,直接就把池晓晴给拎在了手里。“贱人,你给我过来吧。”

    “滚开,滚蛋……”

    头发被揪住,池晓晴尖叫起来。

    外面的周芡然,看着这样的场景,眉毛紧拧了起来。她不悦的瞪着雷昊天,“我说哥哥,你这样的……会不会太过于粗鲁了?”

    灌着酒,雷昊天淡扫一眼视频里面还在尖叫挣扎的池晓晴,“你不是说我爱上她了么?老子没爱,看看,让一个随时随地都能发情的男人去搞她,让她知道什么叫背叛。这才是我雷昊天的惩罚。”

    周芡然摇头,把酒瓶子放下,“我也是女人,虽然,我这人打扮的真的象个男人。不过,这样的侮辱女人的事儿,我还是不想看下去。雷昊天,你别做了又后悔,自己看着办吧。”

    耸肩,周芡然转身离去。

    这种事情,她并不想看,也没兴趣。早知道是这样的方式,她才懒的来呢。她是女人,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虽然,外表只是爱打扮成男人,那也只是自己不愿意去哆嗦的去搞女儿妆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