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75章:该死的……
    闭上眼睛,从浴缸里把赤着身的池晓晴捞起来。

    然,人太慌,心太乱,好在,也算是顺利的把池晓晴给捞了出来。

    抱着怀里的馨香的身体,罗伟立就差没狂喷鼻血。

    这,这实在是太诱惑人心了。

    出去时,季嫂早就精明的离去。

    把池晓晴放在床上,不小心就看见了她赤着的身体。

    血,迅速的集中到脸上,罗伟立一张脸胀红的就差没喷出血来。

    颤抖着手,明明是想要盖被子的,然,却鬼使神差的,往池晓晴的胸部袭去。

    只是轻轻的碰触了一下,池晓晴就哼哧出声。这一声销魂的呻喻,如在火上浇了油。

    全身繃的紧紧的,这般诱惑人心,再也让人控制不住。

    把被子替池晓晴盖好,罗伟立俯身,一个浅浅的轻柔的吻就落在了她的唇上。

    身体一颤,罗伟立倏的就挺正了身体,“该死的……”想不到,这丫头的唇这么的烫。

    不用说,也是感冒后发烧了。

    没想到她会出这样的状况。

    罗伟立赶紧打住别的念头,起身,为池晓晴弄别的退烧的药。

    一个晚上,折腾到半夜,她的烧才算是退了下去。

    “少爷,你去休息一会儿吧。”季嫂悄悄的过来,让他睡一会儿去。

    头也没抬,罗伟立挥手,“季嫂你出去吧,我守着她。以后,晓晴来这里,她就是这里的女主人。这里只有她一个主人。”

    季嫂听的眼睛眨了一下,轻应了一声“好……”后,便退了出去。

    一直痴痴的守候着她,看着她轻轻翕动的鼻翼,哪怕是她淡淡的呼吸,他也觉得看着就是一种幸福。

    当池晓晴翻了个身,露出脖子上还粉红粉红的伤痕时,罗伟立的眼里全是甜美的笑容。

    他伸手,轻轻的抚触着那处伤痕,“晓晴,我知道的,上一次,你是为了我,才以身犯险,让雷昊天停止殴打的。很谢谢你,还能牵挂着我。真想这样一直守候着你,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拔开云雾见天日呢?晓晴,等着我,我会带着你远离现在的一切……”

    轻喃着,罗伟立的脸上全是向往的笑容。手机有信息发来,他眸色一沉,这才从憧憬的世界中清醒过来。

    看着倪依依的名字时,他的脸色变的难看起来。

    看了一眼床上睡着的池晓晴,悄悄的转身,走出了房间。

    “狮子怒了,全城都在寻找她。”

    看着这条信息,罗伟立的眉拧的紧紧的。

    他眸色阴沉的盯着窗外,过了好半天,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起身,嚼着一抹决然的笑容,把手机扔了出去。

    早晨,在鸟儿的啾啾声音中,池晓晴清醒过来。

    她眼还没睁开,就闻到屋里有淡淡的枙子花香。这是她最爱的清新的花香,在这样的早晨闻着如此的花香醒来。不得不说,人生,真的好惬意的。

    眼,慢慢的睁开,看着头上的一切时,更是惊了一跳。

    想不到,这个房间设计的,居然是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的。

    她欣喜的看着屋顶玻璃上的小鸟儿在跳来跳去,还有天空悠游的白云。感觉,这一切,好梦幻,好不真实的。

    眼珠转了二下,这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何方。

    起床,看着身上的简单的粉红的睡衣,她脸腾的就红了。

    要知道,昨天晚上,她是洗澡就睡着了的。这会儿……呃,不会是……

    不敢往深了想,池晓晴赶紧起床往外面去。

    那个身系着围裙,从厨房里面端着早餐出来的温雅的男人,让她站在那儿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晓晴,过来吃饭了。我简单的做了几样,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不。”

    招手,示意她过来,罗伟立的眼里全是深情。

    屋外的晨曦,落在他身上,给他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浅晕。

    这样的他,一如这幢童话屋一样,给她一种好梦幻,好不真实的感觉。美,美的过了头。

    “好。”

    看着桌上的西式早餐,池晓晴能明白,这一切,只怕,是罗伟立在国外的时候学出来的。

    象他这样的家世极好的男人,怎么会做餐点呢。

    “这是我在国外进修的时候学会的,那时候就是觉得这些菜有的还不错。所以就想着有一天会做给自己最爱的人吃。还好,我也有学会做一道菜的,这是你当年最爱吃的素烧红烧肉。”

    罗伟立象献宝一样的,把一盘扣好的菜揭开。

    看着那仿真度极好的红烧肉,池晓晴呆了。

    那是当初去外面玩,池晓晴吃过一次这处素食后,一直啧啧稀奇来着。

    不知道这件事情,怎么就传到了罗伟立的耳朵里。

    想不到——“你,专门去学的?”

    “对,我是去寺院学的。当时寺院的人笑话我,说我一个大少爷,学这样的菜做什么。我很认真的告诉他们,说要做给我最爱的女人吃。那些人才没再笑话我了,呵呵,你不知道,当时他们看着我的样子,眼神,有多复杂的。”

    他轻松惬意的说出这些事情,池晓晴却听的鼻子发酸。有种想要哭泣的冲动,挟起筷子,浅尝了一口。

    “哇噻,真好吃,你得到了真传的吧?在哪家寺院里面学的?我也学素食去。”

    “呵呵,这个,保密,我师傅说了,他只教授男弟子,不会外传给女人的,你要想学,以后我悄悄的教你得了。”

    池晓晴乐了,“不就是一道素食么,你还搞的这么的神秘专利了。我不学,不学了……”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

    一顿饭毕,小白又跑了过来在池晓晴的面前打滚卖萌。

    抱起小东西,在它的脸上亲了一个,“小白乖乖的,妈咪要走了,以后,你得听你爹地的话。”

    小白“喵……喵……”的叫了二声,也伸出舌头来tian池晓晴的手指。

    猫儿的舌尖tian在手上,很痒痒。

    “咯咯,小白,你真不乖了,哈哈,妈咪不行了,你这样会把妈咪tian的软掉的。”

    看她乐的站不起来,罗伟立伸手把小白抱了过来。“小白乖,爹地送妈咪回去。”

    分别的时候,还是到来了,虽然,真的不愿意就此分开。

    转身,季嫂站在一边一脸的笑容,“池晓晴小姐以后常来,我们以后全属于池小姐你吩咐了。”

    心,在颤抖,池晓晴咬唇,没吱声。

    收下了一套永远不能入住的理想中的屋子,你只能看着,但却不能住进去。那种滋味,只会让人,更加的难过。

    悄悄的捏着钥匙,池晓晴走的极快。

    这个地方,是童话般的存在,也是童话中才能有的世界。

    她……能拥有么!

    消瘦的脸,有着淡淡的忧郁,这样的罗伟立,让池晓晴垂睫,不敢多看。

    车,在经过嫂子的店铺时,池晓晴突然间就想下车。

    “伟立,就在这里,就在这里吧。我在这个地方下去就可以了。”

    罗伟立呆了一下,并没有多问什么,把车停在路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晓晴……”

    咬唇,池晓晴推开车门,没敢多看这个一直有着淡淡的忧郁的男人。

    从出发到现在,他的身上,一直就笼罩着那种离别的忧伤。

    “要不了太久,我会让你正大光明的和我在一起的。晓晴,你要坚持自己的心……”

    这话,让池晓晴有些莫名其妙,但她还是没问。只狠心的吐出一句,“伟立,忘记我,以后,和自己的另外一伴好好的过。既然对人家做出了承诺,就不要太辜负别人。都是女人,别太坏。”

    罗伟立没吱声,只是呆呆的看着她远去。

    直到,她消失在人潮中,才把头一仰,无力的靠坐在车背上。

    和她的一点一滴,在他的心里,永远是一道最美的风景。

    “别人,晓晴,你不懂,在我的眼里,别的人,只是一道棋子。哪怕是倪依依,我于她,她只是当一枚可利用的棋子。她在利用我,我,何尝不是呢……”

    身上的忧郁气质一扫而过,罗伟立意气风发的开车,迅速的离开了这条街道。

    慌乱的走到嫂子的服装店铺,陈丽娜才来开门。

    才把衣服摆弄出来,就看见自己家正小有名气的小姑子到了店门口。

    陈丽娜高兴坏了,一把拽住池晓晴,“晓晴,呀,赶紧进来,哈哈,昨天晚上你哥还在念叨着你呢。想不到你这今天早上就回来了。咦,弯弯那小东西呢?唉,怎么没看见她呀?小东西的嘴巴真心的甜啊。”

    池晓晴呆呆的看着陈丽娜微微隆起的肚子,“嫂子你……你……”

    震惊,不敢相信,陈丽娜,居然……有了孩子……

    脸上浮现一缕即将为人母的喜悦,陈丽娜呵呵的笑,“晓晴啊,这个,因为月份太小,所以我们一直没敢告诉你。怕……又象以前一样的,一到了好几个月时,就会流了。这一次,还好,挺过了四个月了。检查也没什么不对的,我还合计着,这哪一天,要告诉你这个好消息的呢。”

    惊喜,池晓晴失落的心,彻底的惊喜了。

    要知道,一直以来陈丽娜就怀不上孩子。

    好不容易怀上了,但孩子又总是掉。

    医生的检查就是哥哥的精活动量不是极好,原本,在那方面,哥哥也略差了些。想不到,在他们放下以前的一切不切实际的发财梦后……

    居然,有了孩子。

    这样的消息,不得不说,是最近以来,最为让人兴奋的事儿。

    “太好了,嫂子,这,你就不要再开店了呀。要是出了啥事儿,我哥哥得多操心呀?你赶紧坐一边儿去,我来做,还有啊,你现在生意好了,就请人帮忙嘛。我哥哥就侍候着你,现在的你,可是咱们家的熊猫级别的呢。”

    陈丽娜看她不断的叨叨,呵呵的笑。

    眼神,落在她的脖子上,陈丽娜呆了一下,一把拽住她,“晓……你的脖子……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