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71章:你这个麻烦的女人
    手,慢慢的松开,她无力的闭上眼睛,任这些人为自己做手术。

    生不如死,用在她的身上,最为合适!

    仿佛,看见桅子花开的烂漫,她在花的世界里游走……

    一朵奇大的花儿,让她看着就想要躺上去睡觉。

    正有这个打算,一个漂亮的女人象飓风一样的飞来,“滚,你这个孽种……”

    在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漂亮如洋娃娃一样的女子,她吃吃的眼神,就这样盯着自己。

    “敢动我的女人,找死……”

    英俊如天神一样的男人,突然间出现在梦里。

    那小女孩子看的不断的流口水,一双眼睛更是眨也不会眨了。

    男人只是一挥,那个女人就被挥倒。

    他伸手,把小女孩从花的世界里救出来。“跟着我,以后由我来宠你。”

    紧盯着她,他露出了一个很好看的笑容。好舒服,好有安全感觉的。

    她的心荡漾起来,慢慢的蹭向男人。

    远处的小女孩却在这时候哈哈大笑起来,“傻瓜,你上当了,他是我的男人,他只会和我在一起,他是我的,是我的,你这个女人……你上当了呀,哈哈……”

    惊恐的看向男人,看见的,就是男人露出得意的笑容,“你确实是个傻瓜……”

    她惧怕的要后退,但是,男人的手,一下子就伸到她面前。“傻瓜,是用来玩的……傻瓜是用来玩的……”

    “不要,不要……”

    “池晓晴,你给我醒醒,我在这里,在这里,你别怕,别怕……”

    看着床上睡着还在做恶梦的池晓晴,雷昊天难受到极点。这个女人,怎么睡个觉也会如此的不踏实。他守了一个晚上,看见的,就是她一直睡的不安稳。这会儿更是厉害,居然大呼小叫起来。

    身体被晃动,池晓晴恍然睁开眼睛,一双受到惊吓的眼儿,写着满满的绝望。脸上全是汗水,不断的喘息着。这样的她,看的雷昊天的眸色微沉。

    “来,喝口水。”把一杯水递到她面前。

    “不要,滚,你给我滚开,恶魔,我不要看见你,你滚,滚蛋啊。”

    池晓晴尖叫起来,象不认识雷昊天一样。

    这样的她,再度把雷昊天给惹恼了。

    他紧盯着池晓晴,一双眼睛微红。

    被这样如狼一样的眼睛紧盯着,池晓晴清醒过来。她盯着面前的男人,不断的呼吸着,眼里,还是有着未褪的惊恐状。

    “……”

    足足瞪了她有一分钟,雷昊天才转身离去。

    “池晓晴,我说过,这一辈子,哪怕是你的命,也只能是我的。在我没允许你死亡之前人,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独有的东西。”

    他转身,快速的离去。

    只留下一室的肃冷。

    拥紧被子,池晓晴只感觉全身一阵一阵的发汗。

    脑袋也极晕,她知道的,这是流血太多导致的后果。

    呆呆躺着,空洞的眼,看不见未来。

    “这一辈子,哪怕是你的命,也只能是我的。在我没允许你死亡之前人,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独有的东西。”

    “这一辈子,哪怕是你的命,也只能是我的。在我没允许你死亡之前人,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独有的东西。”

    “这一辈子,哪怕是你的命,也只能是我的。在我没允许你死亡之前人,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独有的东西。”

    ……

    这句话,象是魔障一样的,不断在脑海里面回旋,怎么也挥之不去。

    她痛苦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啊啊的尖叫起来。

    “池晓晴,为什么你最近越来越狼狈?”

    一个温润的透着关切的声音在一边响起,抬头,看见的,就是南甫华关切的眼神。

    象是流lang在外,突然间看见了归家的大人一样,池晓晴的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

    她无声泪流,南甫华搂着她,一声轻叹。“我就知道,你过的不会好。看见那个魂淡出去,我就觉得大事不妙。没想到进来一看,躺着的人真的是你。你的脖子怎么了?”

    抱着无声泪流,哽咽的气也不匀的池晓晴,南甫华心疼的问。

    “没,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就是不小心摔倒了。我这段时间有点倒霉,呵呵,坐啊!”

    被问到伤处,池晓晴清醒过来。她一把推开南甫华,慌乱的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不可以,那个恶魔说过的,不可以流泪的,这时候的她,怎么会想到流泪呢?

    “晓晴……”

    眼紧盯着她,南甫华有些气愤。

    极显然的,她受伤,并不是真的如她所说的那样,只是不小心摔倒的。

    要真的摔倒了,这个女人会这么失控的流泪?

    对一池晓晴,南甫华不敢说自己百分百的了解她。但是,也是有一点了解的。这个女人,让人心尖儿都要疼了。

    “我真的没什么的,雷昊天对我很好,你看看,他把我弄在这么奢华的病房里面。一般的人,哪会住的进来这样的病房啊,呵呵,对了,你怎么来这里了?你生病了吧?啊,南甫华,你不会真的生病了吧?”

    一双晶亮的眼睛,紧张的盯着南甫华。

    那关切之意,看的南甫华想要责问的话,慢慢的咽了下去。

    轻叹一声,他坐在一边。“没有,是我的一哥们,昨天喝酒太多,出了车祸。现在正在这边的房间吊着呢,没想到我一来,就看见雷昊天那家伙黑着脸往外面去。想着他这人一般不探班的,所以就来看看这病房的人是谁。没想到一来,看见的就是你这倒霉催的丫头。”

    池晓晴扯出一抹牵强的笑容,“嗯,是呀,他好象守了我一个晚上。”一醒来就看见雷昊天,他眼窝下陷,胡子也冒了出来。

    极显然的,他守护了自己一个晚上。

    只是,她却觉得麻木的很,内心也淡淡的,一点感激的意思也无。

    “池晓晴,有什么事情和我说,我会帮你的。”看她一幅疲累的样子,南甫华临去时,再度这样暗示她。

    “好,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强作笑颜,池晓晴目送他离去。

    看着那道门掩上后,池晓晴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

    她当然听的懂南甫华所说的话,但是,她很怀疑,自己能不能真的逃脱雷昊天的掌控?

    如果是她一个人,或许还好办,但她还有弯弯,还有哥哥嫂子。

    以雷昊天的恶魔行径,他只会把自己的亲人抓住……

    不敢往下想去,但,越是不容易办到,人一旦滋生了想要逃离地狱的想法,那种向往自由的念头,就会象中了魔一样的怎么也挥之不去。

    闭上眼睛,池晓晴虽然躺着,可内心,却是在想着,要怎么样,才能逃离雷昊天的掌控。

    没有试过,怎么能知道,是不是真的逃不了呢?

    有了这样的想法,她决定,尝试一番……

    只不过,这需要时间。

    罗伟立呆在病房里,不断的走来走去。

    原本他是想去看池晓晴的,但,一到了楼上,却听说晚上的时候,池晓晴就被转院了。

    不用说,这一切全是雷昊天为她办的。这个男人,怕她呆在这里,所以连夜就把她转走了。

    他冷冷的笑开,“雷昊天,你是在怕我和池晓晴呆在一起么,看来,你的不安全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一想到池晓晴为自己做的菜,他还没尝试一口,就那样没了,罗伟立的内心就痛不可抑。

    轻吁了口气,罗伟立起身,烦躁的在屋里走来走去。

    她流了那么多的血,会不会有事?

    雷昊天那么暴躁的性格,会不会把她再打的全身是伤?

    所有的问题,全都集中在脑海里,罗伟立怎么也睡不下去。

    推开门看见他这样,倪依依优雅的笑了,“伟立,你呀,还在牵挂着她吧?没事了,我让人打听了的,池晓晴做了手术,现在也清醒过来了。因为失血过多,所以只需要现住一段时间,就能出院了。”

    听到这,罗伟立才真的松了口气。

    “你去哪打听的?”

    吃着倪依依带来的早餐,罗伟立这才关心起这个具体的问题来。

    “嘻嘻……”展颜一笑,倪依依风情万种的睨他一眼,“你忘记了?我可是名义上的雷昊天的未婚妻呀。他做的一些事情,我还是能有渠道打听到的。这次的事情做的不错,我想……或许我们成功了一小半了。”

    一想到今天看见雷昊天怒气冲冲的样子,倪依依就得意的笑。

    能让雷昊天在第二天早上还会怒气冲冲的,这一次,池晓晴多半是死定了。

    “我们这样做,会不会让晓晴为难?”罗伟立拧紧了眉,对于这样的做法,他还是有些惴惴的。

    “可能会受点小的折磨。但,大的折磨,我想不会有的。好了,不要再想了,你赶紧把你的身体养好,到时候去接你的小白兔出魔爪吧。我相信,你现在的小白兔,只会想着逃离雷昊天的身边的。”

    女子,总是了解女人的。这一点,倪依依还真猜测对了。

    在医院里面调养了三天,池晓晴还是被接出了院。

    也就是第二天早上,她看见过雷昊天。

    事后,一直不曾看见人影。

    越是这样,倒越发的让池晓晴觉得轻松。

    因为不放心孩子们,所以池晓晴在第三天就提出要回家调养。

    周妈在请求了雷昊天后,当场就为她办理了出院手续。

    其实,要不是因为孩子们,她真的希望自己一直呆在这个地方。如此一来,是不是就可以不用面对雷昊天?

    一回到家里,雷宇乐看着她绑着纱布的脖子,眼里有怒火划过。“笨女人,你怎么又不小心摔倒了?我从遇到你开始,你说说这一年里你住过多少次院了?”

    之前庄园里的人并没有说池晓晴怎么了,只是说她有事儿出差了。

    在今天早上才有人提前给现孩子说,池晓晴出了点意外,摔倒受伤了。

    是以,她一回来,雷宇乐就会这样气哼哼的质问她。

    尴尬一笑,池晓晴伸手摸一下雷宇乐的头,“我也不想的呀,可是,不小心就是摔倒了。”呜,我哪是摔的,我这是被你家可恶的老子逼的。

    不过,这些人给孩子们说她是摔倒的,这样也省了她总是要解释的麻烦。

    从洗手间里跑出来的弯弯,一看见她脖子上的纱布,眼泪当场就汪汪的。“雷妈妈,你太可怜了。”

    为她呵气,一双眼睛,全是纯真的痛惜。

    亲了一下小弯弯,池晓晴拽住俩小东西问起这几天俩人乖不乖的事儿来。

    “我很乖的,倒是乐乐,成天玩方壳子,也不理会我了。”

    方壳子?

    “笨蛋,是电脑。”雷宇乐看她不懂,在一边难得的补充了一句。

    “呵呵,这样的呀,乐乐是不应该只盯着方壳子的,以后我们一起说道他。”

    和孩子们正说的起劲,楼上下来的那二道身影,却让池晓晴的笑容,慢慢的凝结在脸上。

    想不到,在家里,会看见……这俩人一起穿着睡衣从楼上下来……

    这……又是神马状况?

    就算是傻瓜,也应该看的出来了吧?

    雷昊天搂着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倪依依!

    她看见池晓晴时,脸上露出很关切的笑容,“呀,晓晴啊,你的伤还没好透呢,怎么就跑回来了呀?唉呀,还是多休息几天嘛?昊天有我照顾着呢,你不用操心的……”

    他,生病了?

    池晓晴这时候才看见,雷昊天走路……似乎,有点不妥……有点跛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