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70章:一顿饭引起的血案
    曾经一个人的时候,她在辛苦一天的晚上,就会不自觉的臆想着,自己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一天。

    也会有这样的一个温馨的片段,没想到这个男人,也和自己一样做着同样的梦。可……她……配不上!

    眼神黯然,池晓晴转身,“好了,伟立你别再说了,我去帮你做饭去!”

    只是简单的为他做一顿饭,没事的,真的没事的。她不断的告诫着自己,这只是一顿简单的饭罢了。

    为一个病人,也是曾经的爱过自己的男人做一次饭,饭后,就让他不再思念自己。一会儿一定要给他说清楚……

    这般宽慰着自己,池晓晴动手在病房做起菜来。

    这些类似于总统套房的病房就是好,不管是厨房还是会客厅,以及书房,那是应有尽有。若不是外面的床上的白色的被单,她真的怀疑,这样的房间,恐怕就是宾馆了。

    菜做的并不复杂,只是简单的一荤一素一汤而已。只有他一个人,不必要做的太多。

    把木耳炒内丝,爆西兰花,番茄蛋花汤这样的简单的家常菜端上桌时,罗伟立感动的话也说不出来。

    这些,曾经是他一直就梦想着拥有的。

    抬头,池晓晴惊骇的发现,这个男人的眼里,有让人心悸的泪花在闪。

    这样的他,让她再一次的呆了。“伟立。”

    “晓晴,别笑话我,你不知道,美梦一旦成真真的的很激动,你不知道,苦苦的守候,一旦成了真的那种心情。原谅我现在激动,也原谅我现在的情不自禁,我……谢谢你,晓晴……”

    这一句简单的谢谢,却如梗在喉一般,这样的罗伟立,让池晓晴呆若木鸡。

    “伟立,我没这么好的。你……何苦!”

    “晓晴,不要说,不要再说了。我知道的,今天过了,我不会再缠着你,也不会再让你为难的。我答应你,从此以后,远离你的生活,我不会再让你为难。我也知道的,你和雷昊天,也不是全没有感情了。可是,我只是放纵今天,晓晴,你可以……让我抱一下你么?”

    池晓晴呆了,让一个除雷昊天以外的男人抱着她。

    她……办不到。

    没有思索的,池晓晴直接就摇头。

    罗伟立痴痴的眼神,变的痛楚难当。

    那失落的神色,刺痛了池晓晴的眼睛。

    最终,她伸手,“伟立……”

    虽然,只是一个折衷的方法,但是,罗伟立还是满意的笑了。象是得到了全天下一样的,他欣喜的伸手,拽过池晓晴,抚着她的手,象是棒着这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一样的。

    那痴情的眼神,再度刺痛了池晓晴的眼。这样的一个男人呵……让人……怎么不心疼呢。

    “池晓晴,你敢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

    一声爆吼,在门口响起。

    池晓晴回身,看见的,就是一脸气愤的雷昊天,以及,站在他身边震惊不已的倪依依!!

    手,倏的要缩回,然,罗伟立却在这时候一把握紧她的手,把她往自己的身边拽,“晓晴,不怕,有我。”

    他坦然自若的迎视着雷昊天,“雷总,我想你误会了,我和晓晴,只是在话别,我们……”

    雷昊天气坏了,他只是在办公室正准备去接池晓晴的。

    却看见倪依依来找自己,并说池晓晴来到这里来看一个病人了。

    因为不悦,所以他当下就跑来了这个地方。

    一路上,他就在纳闷儿,这个女人去看谁了。

    没想到一来,就看见她和罗伟立在一起握手。

    那个男人捧着她手的样子,就跟他捧着她抚摸她的胸部一样的……这样的事情,让他怎么忍受的下去。

    “罗伟立,你去死吧。”

    一拳头,直接就砸在罗伟立的脸上。

    鼻子被砸中了,罗伟立的脸上开了染缸一样的,喷溅出无数的血花。

    可,他只是惨然一笑,“雷昊天,你要打我出气,可以,但是,你不要再怪晓晴。是我求她为我做的饭,是我求她让我抱一下的。这一点不关她的事情,你不要为难她……”

    这时候了,还说出这样的话来,无疑的,是在雷昊天这只赤怒的狮子头上丢了颗炸弹。

    “池晓晴,你这个银荡的女人,你……你也去死吧。”

    看一眼桌面上的饭菜,还有这个男人一幅为了她而视死如归的甜蜜的样子……这样的罗伟立,这样的事儿,彻底的把雷昊天给惹火了。

    他回身,一拳头就砸在了池晓晴的脸上。半边脸迅速的肿胀起来,倒是一直站在一这的倪依依。在这时候回过神来,上前死命的拽住雷昊天的手,“不要,不要啊昊天,他们只是做了点饭,小聚了一下,你不要再打了,这样会出人命的。”

    然,让人要疯的是,罗伟立却在这时候一把爬了起来,他毫不客气的一拳头就砸向雷昊天,“雷昊天,我可以忍受你打我,但是,我绝对不容许你打晓晴。不错,她一直就是我心里的女神,你对她不好,我完全有理由把她从你身边抢回来。雷昊天,我正式向你宣战,我要把晓晴从你身边解救出来。不管她爱不爱我,我是爱定她了。这一辈子,我罗伟立非她莫娶。”

    听着这些话,池晓晴懵了,也傻眼了。她知道,这样的话,无疑的,会更加的刺激雷昊天这只狮子。

    果然不出所料,雷昊天当场就气炸了。

    他嘿嘿的阴沉的笑出声来,擦去嘴角的血迹,象只危险的豹子般紧盯着罗伟立。

    二话不说,直接就一拳头再度打了过去。

    “罗伟立,你丫的,我玩厌了的宠物也轮不到你来捡回去。想要和池晓晴在一起,你去死吧。”

    宠物这名词,再度伤透了池晓晴的心。

    看着罗伟立受伤还和雷昊天一起周旋到底,俩人不要命的为了自己大打出手。这样的事儿,让她难过不已。

    一声爆吼,“够了……不要再打了。”

    这一声吼叫,倒是成功的把罗伟立给吼停了。但,雷昊天却只是短暂的呆愣了一下,便一拳头再度打在了罗伟立的脸上。

    他的手原本就受了伤的,这会儿再这样被打中……原本一个帅气俊逸的男人,这会儿真的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看自己吼不停这俩人,池晓晴怒了。

    看一边碎掉的花瓶,她怒从胆生,一把拽住那个锋利的玻璃直接就抵在自己的下巴处,“打,打,再打下去,我先死给你们看。”

    这俩人是因为她而打架的,是以,她有必要用自己的身体来让这俩人停止争斗。

    “啊……昊天,不要打了,这样下去,晓晴真的会刺穿自己的。”倪依依尖叫起来,身体也配合默契的簌簌颤抖着。心里倒是巴不得这祸水女人就此死亡了得了。

    停止打斗,雷昊天回身,眼睛瞬间就凝了。

    “你……”

    这个笨蛋,她这样执着那个玻璃,太用力,那玻璃就这么深深的刺入了她的手心。血,顺着往下不断的滴落。可她却象是没感觉一样的,为了那个男人,她,情愿伤害自己的身体?

    “雷昊天,停止你无谓的殴打,否则我会第一时间把这个捅入自己的喉咙的。”

    气愤,雷昊天的眸色变的岑冷,他无声的冷笑出声。

    抱手,一幅休闲惬意的样子,眉一挑,“好啊,我倒是想看看,一个为了情郎而殉情的女人,有多么的刚烈的。这种事情,我一直只在电视里面看见过,在现实……”

    他话还没说的完,就看见池晓晴绝然一笑,“不准,池晓晴……你敢……:”

    那个笨蛋,手腕一抖,就这么把锋利的玻璃往自己的喉咙里面戳去。

    雷昊天气的上前使劲地抠她的手指。

    鲜血混合在一起,染红了俩人的衣服。

    “让我去死……让我去死……”

    生不如死的生活,过的太久,也会刺激到神经的。真的好累,热辣辣的液体,不断的喷涌而出。

    她却笑靥如花,这样的池晓晴,让雷昊天气的紧执着她手。

    不复平时的平静,有的,只是恐慌。

    “晓晴……你怎么这么傻?”

    歪在地上的罗伟立,看着自己最爱的女人倒在血泊中,挣扎着爬起来。

    得到的,就是雷昊天狠狠的一踢,“****,给老子滚蛋。”

    反手,他抱起池晓晴就往外面跑去。

    医生看着池晓晴脖子的伤口时,也吓了一跳。那血涌的真叫一个猛。

    凝重的一拧眉,“紧急手术。”

    只是大略的看了一眼,医生就断定,切到了动脉处,所以血流的很吓人。

    “手术,麻烦在外面等着。”

    想把雷昊天赶出去,他抬头狠狠的瞪一眼这群医生,“做你们的,老子就呆在这里。”

    被他吼的懵了,一群医生只能站在一边。

    虽然脖子很疼,但是池晓晴还是清醒的。该死的,那个地方痛的这么的厉害,全身冰冷一片,脑袋瓜也一阵一阵的发晕。但是,人就是不晕过去,这样的滋味,让她极其的难受。

    无力的躺在床上,她祈求着这样的日子尽快过去。

    医生要来为她洗伤口进行手术,她却紧捂住那个地方,眼神毒辣的盯着雷昊天,“不要,我不要做手术,就这样,就这样……让我解脱,让我解脱吧……”一行凄婉的泪水流下,可她眼里除了恨,还有的,就是解脱。挣扎了太久,活的太累,她,也想要放松一下……

    “池晓晴,你丫的敢死,老子把你再奸再杀。如果你死了,我以我的生命发誓,池弯弯一定会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我会让她代替你过着那种地狱般的生活……”

    那个魔鬼的声音从远处一字一字的清晰的传来,象是幽冥使者发出的宣言一样。

    池晓晴不是很清醒的意识,在这时候慢慢的恢复。

    她凄婉一笑,是呵,她还有个女儿。

    她怎么能自私的死去呢?为了女儿,为了她的笑脸,她不可以,绝对不能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