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68章:欢迎来搞
    一想到池晓晴对着自己冷冷的嘲讽,还有恶劣的态度,赵雅言恨的牙痒痒。

    从来,她就没把池晓晴当成是自己的女儿,而是一个阻碍,一个会破坏她幸福的挡路石头。这样的她,让她不耻,也让她气愤,更让她,想要一除而后快之。

    “我要消灭她。”

    眼睛微眯起来,赵雅言认真的制定起方案来。

    她,绝对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摆在自己的面前。

    打电话给私家侦探,让人查找池晓晴的亲生父亲,再让人把池晓晴的一些详细的资料,还有她的弱点,全都收集起来,赵雅言开始精心的制作对策计划来……

    从咖啡屋出来的池晓晴,直接就跑到二楼挑了一套衣服换了。随便的挑了三套礼物后,就索然无味的往家里跑。

    虽然,和赵雅言的对决占了上风。可是,她的内心,却是异常的失落的。

    和那对母女俩在一起,她总是一幅刺猬一样的。

    只因为,看不惯,也因为,气愤她们的所做所为。

    她自认,她不是一个好人。更不是一个圣人。但是,她也不至于,在明知道自己的亲生女儿身份后,还要用那种高姿态去和她说出你滚蛋,你怎么样的话来。

    赵雅言这样的女人,让她的心,冷到了谷子底去。

    被这样的女人生下来,感觉不是自己人生中的一大悲哀……

    可能是喝的咖啡太多了,是以这一天晚上池晓晴翻来复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睡的香浓的雷昊天,也生生的被她这样滚来滚去的给滚醒了。

    睁着惺松的眼睛,雷昊天郁闷的一通大吼,“池晓晴,你这个笨蛋,这么晚了不睡觉,你想折腾死我吗?”

    昨天晚上他就没睡好,这会儿还被这女人折腾,真的很要命的。

    “啊,不好意思,我……我去另外的屋子睡觉吧,今天喝咖啡实在是太多了,这会儿兴奋的睡不着,睡不着,呵呵……”

    喵的,咖啡屋的咖啡不要这么正统的多好。里面的兴奋剂太多,害的她现在怎么也睡不好。

    这个,睡不好的人,当然会滚来滚去的。这真的不能怨她的呀。

    雷昊天的眼睛慢慢的睁开,邪恶的眼神落在她的胸部,“你,喝咖啡……多了?”

    “对,有什么好……稀奇的,不就是觉得咖啡好喝,所以喝多了点。”被这厮贼气的眼睛紧盯胸部,感觉,就跟被剥光了一样的。

    池晓晴伸手,掩护住自己的春色。

    “你,兴奋?”

    池晓晴不吱声了,这词儿,明显的不是好词儿。是以,她顾左右而言它,“你睡觉吧,我保证,不再吵你了。”

    雷昊天却四肢一摊,“女人,你兴奋,我也勉为其难的陪着你兴奋吧。来,欢迎来搞!”

    嘴巴张大,池晓晴呆怔!

    这,这……这是雷昊天能说出的话么。

    “你……愿意被人搞,还是被女人搞!!”

    不可理解,真的不能理解呀,原谅她池晓晴的反应真的慢了好几拍。这个,这个事儿,确实是……太让人惊悚了。

    “女人,我是欢迎你来搞,看看我这不是很伟大的在献身么!也不感谢一声,我这样的伟大的事男人,你上哪去找啊。真是的,赶紧来吧,搞给我看看。”

    不耐烦的催促二声,雷昊天那四肢摊开,中间一顶绝世凶器的彪悍样子……

    着实的,把池晓晴给雷的皮也翻了。香酥里嫩的,吓的她立马蹭蹭的往床下跑路。

    “那个,我帮你找个充气的去。你和她慢慢的搞吧……”

    腿,直接就被雷昊天拎住,象拎一只小鸡仔子一样的。

    “你给我回来吧,我只提供这样一个特权给你,你丫的还要乱跑一气,真不是东西,过来,你不搞了,就让我来搞你吧。咱现在是最爱搞……”

    不由她分说,雷昊天直接按倒是她,三二下的,衣服就被撕扯成了碎片儿……

    “雷昊天你这个没人生的家伙,我手才好,你又来……”

    话还没吼的完,池晓晴的嘴巴就被强行给堵塞住了。

    “女人,反抗无效,我还被你搞的残疾人士不也照样舍命陪你在搞的。”

    “雷昊天,你再提搞,老子真要把你搞的稀巴烂了。”

    雷昊天直接就松开她,“好,我没意见。”

    无语的瞪着他,池晓晴再一交的确定,这个男人,非我族内,不能同语。

    “女人,第二次机会,你也放弃了,不好意思,乖乖的听从本王的安排吧。”

    这一次,雷昊天是直接就把她给按在床边上。他站在床沿,在她的抗议声中,就这么横闯了进去。

    (被人举报,伦家不敢写深入问题,只能写点搞笑的那啥那啥的……郁闷的某作者飘过……)……

    一场情事完毕,池晓晴挺尸般的睡在床上,“雷昊天,你是不是,只会搞啊搞的。”

    “对啊,我对你有性趣,所以才会想着要搞的。要你对我没一点的吸引力,我对着你光滑的肉肉,一点反应也没有了,你只好直接就下课了。”

    “你前世肯定是禽兽变来的,还是那种做种啥猪类型的!”

    “池晓晴,我可以当你是在夸奖我的功能强悍,这个,可以算是对我最好的嘉奖。”

    “雷昊天……你确实是听不懂人类的语言的。”

    “池晓晴,你确定你是说的人话!”

    “去你大爷的。”

    “来吧,大爷直接把你扑倒。”

    “滚……”

    “滚你身上来……”

    俩人的斗嘴,最后以池晓晴直接装死了事。因为,她真的斗不过这个又能扮冷,还能装酷的男人。

    讲冷,他第一,讲风度,倒数第一。讲优雅,这厮……外表有,内里,压根儿就没有。

    讲粗鲁,他又是第一。

    讲脸皮厚,这世界上再无二者能与之配对!

    这是一个你不能打,你不能骂,你一骂,你一打,指定得压的极品的男人。所以最好的,就是不要乱骂乱打乱骂他。

    ****倪依依看着面前的着装优雅的女人,把手里的盒子推过去,“香玉姨,这是我母亲让我送你的,她说你人最好,对晚辈,更是好的很。依儿好久没来看你了,这一点小小的心意,是我的一点意思。”

    林香玉呵呵一笑,抬手,那纤长的手拔开盒子。看着里面的价值千万的镯子时,眼里有惊讶划过。

    “哟,这个,可是你母亲当年的订婚镯子啊,这东西,我可不好意思收的。”

    把盒子关上,林香玉一幅不敢收礼的样子。

    “收下吧,其实,我母亲也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依儿在对付男人方面,确实是差了些。她一直夸奖林姨你人不错,能把男人掌控在手里。唉,依儿这人命苦,有个看起来挺不错的未婚夫,哪曾想,只是一个中年不中用的人儿。咱要是能学到林姨的一星半点的对付男人的招儿,我想……”

    原本还担心这倪依依会提出什么天大的难题来的。这会儿林香玉一听说只是来求经验的,倒也坦然的把盒子收下。

    她眯缝着眼睛,挑剔的落在了倪依依的身上,“唉,这倒也是,其实吧,你的事儿,也有听说过的。不过,象雷昊天这样的男人,我不是说呀,你想要让他乖乖的听话,只能,找到他的七寸之地。所谓打蛇还得打七寸的,这个人嘛,他也是一样的呀,唉,只要你捏住了他的软肋。你说,有什么事情,不是你能办到,能得到的呢?”

    这话,着实的提醒了倪依依。

    她眼睛一亮,激动的放下杯子,“林姨,你的意思是说?:”

    “你好生的想想,雷昊天有什么弱点,这种事情,你不出面,但是,你能把……”

    林香玉一通亲自口授,听的倪依依不断的点头。

    等到离别的时候,她佩服的看着林香玉,“林姨,我不得不说,你的经验,确实是最丰富的。

    与你在一起,我学到了太多的东西。难怪,我母亲会说,这事儿,只能找林姨你帮忙了。”

    林香玉呵呵一笑,“也是呵,当年,我只是浅浅的提点了一下你的母亲。她,可是极聪明的一个女人,这么多年,以她的身份,还能把你父亲给掌控在手里。不得不说,她,本身就是一个很不错的师傅了。”

    勾缠着男人,只要动脑子,就能办到,这对笨蛋母女俩,居然还这样来求助自己。送上这样的大礼,她林香玉当然是乐于效用的。

    这种钱,不用白不用。

    不过,这对母女俩的心思,也真的……让她极度的鄙视的。勾缠着一个男人,你除了动脑子外,还要用的,恐怕,就是你的情了。

    这一点,她不会点透,更不会说穿着。外人不知道的,以为她林香玉真的用的是手段去把自己的男人拴住的。

    天知道,对自己的男人,她有多用心用情。至于外面的那些风闻有交往的男人,不过是外人不明真相,所以误解的罢了。

    林香玉如此想着,眼睛再度惬意的眯缝了起来。这幅镯子,确实很值得她说出这样一个阴损的计谋来。

    只是,她不会想到,自己这一个无意的计谋,却把一对有情人,最终害的分离崩析……

    倪依依一回到家里,还在屋里守候着的赵雅言,当场就急的跑了过来。“怎么样?”

    眼睛灼亮的倪依依,一把拽住赵雅言的手,“妈,太棒了,我知道怎么做了。我要约会伟立,我知道,他一直就想要得到池晓晴,现在,我给他这样的机会!”

    “啊……怎么说?”对于这办法,赵雅言是真不理解了。

    倪依依闲适的坐下,“妈,具体的,以后你会知道的,反正,我们这镯子送的值了,这个林香玉,确实是个人精。在对付困难方面,有着超一般的水平。我以后会有事没事就去她那边走动的。”

    看着女儿得意的笑容,赵雅言优雅的笑了,“好吧,我女儿说的就是正确的,这事儿,妈不过问了。我相信以后,你会成功的。”

    俩人奸邪一笑,一抹了然于胸。

    ***看着手里的相片,罗伟立相当的犹豫。他知道的,只要把这个东西一发出去,以雷昊天的脾气,他只会更加的发怒的。

    但是,这个机会,不是很好。要有一个合适的机会了,他就能如愿以偿。

    “少爷,有人找。”

    管家进来禀报,打断了罗伟立的思绪。

    把手机放下,抬头,“是谁?”

    “倪依依小姐,她说好久没来看过你了,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

    没想到会是倪依依!她居然亲自来到了自己的庄园。这一点倒是出乎了罗伟立的预料。

    起身,“知道了!”

    “伟立……”

    门口灿烂的笑脸,把罗伟立的眼也晃花了。

    他笑着伸手,“今天是吹的什么风?我真的应该好好的看看日期呀。”

    倪依依呵呵笑着上前与他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东风,要不,怎么能把我吹来的。”

    歪着头,她吃吃的笑看着他。

    牵着她柔荑,罗伟立把她往花园里带去。“是,也只有东风,才能让倪大小姐被吹来我这寒地。总之不管是什么风,那就是来头不小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