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67章:以牙还牙
    快乐游回归,弯弯的脸上笑意更浓。

    而池晓晴也不争的发现了一件事实,就是女儿,好象更粘糊雷昊天了。

    以前她是看着他就惧怕,现在的她,却是看着他就飞奔而去。

    “雷爸爸,抱一个,亲亲。”

    雷昊天也相当的享受着和这孩子在一起的感觉。

    每次弯弯跑向他,他就会丢下身边的一切事情,和弯弯一起呆一会儿。

    俩人有说有笑,时不时的,还能听见女儿咯咯的开朗的笑声。

    这样的生活,让池晓晴很满意。

    是以,当得知雷昊天的生日快要来临时,她决定,还是去替他选择一个礼物,再让弯弯送给他。

    毕竟,他现在对弯弯,真的很爱,也极宠。比对乐乐还要好,当然,她对乐乐也是极关心的。

    象现在,挑选东西,不仅仅要看雷昊天的礼物,还要看雷宇乐的礼物。

    每次挑选礼物,她从来就是三份的。

    “你,过来,我和你谈一下。”还在看礼物,却不防身后有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回头看着那个淡漠的戴着墨镜的女人,池晓晴呆了一下,眸里划过一道厌恶,“对不起,我没空。”

    赵雅言紧盯着面前的自己年轻时的翻版,她咬唇,“只耽搁你十分钟左右的时候。”

    紧盯着赵雅言,池晓晴慢慢的丢下手里的东西,和她一起来到了楼上的一家咖啡屋。

    点了二杯咖啡,池晓晴无意的搅着。

    “咖啡呢,不是这样喝的,这个,应该是一种高雅的行为,而不是象你这样喝白开水的喝法。”挑眉,不悦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对于池晓晴的一切,赵雅言都看不惯。不愧是一个孽种,言行举止,一看就是个乡里乡气的人家。

    手,停止搅伴,池晓晴抬头,端起咖啡杯一口气就灌了下去,伸手,拍桌子,“来一壶咖啡。|”

    可能是从来没有人这样要过一壶的咖啡,是以服务员明显的呆怔了一下。

    赵雅言更觉得丢脸到家了,这个女人,以后要约定她见面,一定不能在这样的高雅的地方见面。

    喵的,太丢人了。接受着所有在座的人的不明意义的巡视,赵雅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得了。“你,真的是无可救药。”

    差不多是咬出来的字,听在池晓晴的耳朵里,异常的舒服。

    她掏掏耳朵,很惬意的往椅子后面一靠,“不好意思,我这没父没母,从小野大了的人,对于所谓的高雅,还有所谓的品味,不懂!尊敬的高雅的女士,你要有事儿直接说事儿,没事儿,最好别和我这粗鲁的野女人呆在一起。我这样人,会有损你高雅的形象的哦。”

    她的声音,还特意的拔高了的。听的赵雅言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招手,叫来服务员,“我们要换包间去。”

    再呆在这样的地方,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想要狂煽这个野女人的。

    “不好意思啊,我这人,不喜欢呆在那种空闷的地方。你要是没事儿可说的,我先走了。我呀,得忙着给昊天挑选礼物,他最爱的,可就是我的礼物了呢。”

    淡漠的说出这话,气的赵雅言呼吸也不畅了。

    她再度挥手,“算了,不要包间了,我们就呆在这里。”

    服务员奇怪的看这俩人一眼,转身去拎咖啡壶去。

    不大功夫,一大壶的咖啡就这样送到了池晓晴的面前。

    美美的倒上一杯,池晓晴象喝白开水一样的,就这么灌了下去。

    这样的举动,惊的在座的所有人,全都象是看稀奇一样的看着这俩人。

    对于池晓晴能引起如此的轰动效应,赵雅言是坐立难安。

    她压低了声音,“你,你就不能注重一点形象么?”

    磨牙的声音,听的池晓晴相当的解气,一大杯咖啡,再度灌了下去。

    “不好意思,对于我这样的野女人来说,这样的喝法最是解气。”

    知道和这个女人再多说无效,是以赵雅言只能郁闷地黑着脸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这上面有五百万,是我所有的积蓄。你拿着它,滚离雷昊天那个男人。他是我女儿的未婚夫,你少和他搅和。”

    池晓晴的眼神,落在那张支票上,唇,慢慢的上扬,很开心,很开心的一个笑容。

    “哦,五百万,可以……购买好多这样的咖啡了吧?啊不对,有了五百万,可以开起码象这样的二家规模经营的高档咖啡屋了。还有,五百万,听说,也可以搞好几套漂亮的房子了呢。啧啧,我这一辈子,还真没看见过象这么多的钱呐!”

    以前看的狗血剧情,全是男方的父母把支票放在不受待见的儿子的女人面前,“你拿着滚蛋吧,我不想再看见你……”

    但是,今天的狗血剧情,却是……自己的男人的女人的母亲,也是自己……的生母,拿着这样的支票,来对着她说,你滚蛋吧,我不想再看见你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讽刺,这可真的是天大的讽刺啊。

    “你当然不会看见这么多的钱了,不是我吹你牛,你这一辈子,就算是出来卖,你也不会挣这么多的钱的。要不是为了我家囡囡着想,我才懒的理会你呢。”

    赵雅言优雅的端起咖啡杯,很高雅的喝了一口。

    她嘴角的轻蔑,看的池晓晴想吐。

    伸手,拎过那张支票,吹了一下,再呵呵的笑了。“对啊,你是多高贵的女人啊。要不是我很不巧合的,就和你女儿的男人……啊不对,听说,你女儿到现在为止,也不曾和人家有一点亲昵的关系哦。就算是主动的送上门了,我们家昊天也是看不起,不愿意上她呢。啧啧,你说,你这身段儿,你这迷人的香味儿,怎么就生出调教出这样一个没用的女儿呢?这,可能是赵雅言女士你最大的悲哀吧。”

    何曾,她池晓晴也变的如此的尖酸刻薄。在这一点上,池晓晴都不愿意再深入的去追究了。

    这一番话,却是实在的把赵雅言给气坏了。

    控制不住,她抬起手里的咖啡杯,直接就往池晓晴倒去。

    一张脸,全是咖啡,粘答答的,很难受,也极不舒服,可,池晓晴只是淡定的坐在那儿。

    把手里的支票摩挲一下,池晓晴的嘴角嚼着一个难看的笑容,(咖啡糊着了,怎么也好看不起来)“赵雅言女士,我想,你搞错了,我为什么在舍弃大的放弃小的呢?和雷昊天呆在一起,他说了,只要我愿意,这一辈子,我要名有名,要势力有势力。要他,有他。要钱,不用说,我更有钱,所以你这钱,还是赶紧给倪依依找一个看着过的去的小白脸,还能抚慰她寂寞的心灵。”

    支票,被她塞到了咖啡壶里,在赵雅言震惊的眼神中,她端起那灌咖啡壶,直接就倒在了赵雅言的头上。

    咖啡壶砰的一下摔在地上,引起大厅里的一群高雅人士的骚动。

    “啊啊……太野蛮了……”

    “哦天呐,那不是倪太太么?那个最讲究,最高雅的女士。我的天呐……她,她……”

    大厅里别咖啡的人,有人认出了赵雅言,不断的尖叫着感叹着。

    池晓晴只是抱着手,冷冷的看着那个气的呼吸也不均匀的女人,“赵雅言,你让我恶心。”

    转身,招来服务员。“这是二千块,不用找零了。”

    把一张支票按在桌面上,池晓晴转身就走。

    “池晓晴,你这个孽种,我当年就应该把你掐死……”

    身后,传来赵雅言气急败坏的声音。

    掠了下头发,池晓晴回身,很优雅,很淡定的看着赵雅言,“赵雅言女士,你这话,可是有很多的岐义啊?我可以理解成,你是在很早以前就认识我的?我是不是孽种,这结论,还轮不到你来说吧。倒是你,我听说,赵雅言女士,你的行为不检点,在很早的时候,就做出一些不检点的事情来。你那个倪依依,还是不是你生的,是不是孽种,这个,有待考证啊。”

    这一番话,听在有心人的耳朵里,再度引起了轰动。

    有人在这时候跑到赵雅言的面前,假意的关心起来,“哎呀,倪太太,你怎么会真的生出孽种啊?这个,不会是真的吧?啧啧,倪太太,你可真的是可怜啊,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要不是你之前进来的时候我看见有点想似,我还真不敢相信,你就是那个行为端庄,举止高雅的赵雅言女士呢……”

    听着这一群熟人太太们的冷言嘲讽,赵雅言气的一通大吼,“滚,滚开。”

    拎起自己的包包,她狼狈的逃窜而去。

    坐到车上,司机看着这样的她,吓的赶紧开车。

    “太太,是直接回家还是去别的地方?”

    “废话,当然是回家了!”气愤的吼叫出声,赵雅言立马又感到了不对。这个,这样的自己回去,让家里人看见了,要怎么解释她这狼狈?

    “不了,你帮我去我常订衣服的那家,帮我搞一全套的衣服来,我去宾馆呆着。”

    司机应答后,俩人往宾馆去。

    洗澡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赵雅言气的在屋里不断的走来走去。

    “可恶,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我当年怎么会不掐死你,啊啊啊……”

    一看见那堆还在咖啡味的衣服,赵雅言就气的全身发抖。

    所有的一切,全是当年她年轻惹下的祸事。这么多年,她最怕的,就是不想的事情发生了。

    一直以来她就小心的提防着这件事情,可是,人做孽,天在看,这会儿居然报应到了自己的女儿身上来了。

    这样的事情,她只是觉得,这是池晓晴在刻意的报复她当年抛弃她的做法。

    “不对啊,当年她还小,我只和她呆过几天,应该,不会记得我的。啊,不对,不对,她那天骂我的话,还有今天的话,全都摆明了,她是记得当年的事情的。也是,当年,她也有好几岁了。能记得一些事儿,也是正常的。

    该死的,从头到尾,她都记得的,却来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