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64章:定计
    怎么说也是亲生的,在小屋子里陪着女儿的几天,她还是觉得,挺对不起那个小家伙的。

    但,一想到未来的生活,自己的幸福,她最终,还是狠下心来,把她抱到了邻近的一个城市。

    把她丢在那个地方后,她再也不曾回过头。

    前些年,在夜深人静时,也曾经想过,那个被自己抛充的孽种,会在哪里。

    但是,就算是萌生出这样的念头,她也从来不曾想过,要去寻找那上孽种。

    从内心来说,她不爱那个女儿,更不愿意承认她的存在。

    毕竟,于她赵雅言来说,那是她人生当中的一个污点。

    且,自己嫁的男人,也不允许她有这样的污点。是以,就算在母亲追问自己那个孽种的下落时,她也死咬住不知道。

    在母亲当年要自己去寻找那个孽种时,她更是心狠的一口拒绝。就因为这件事情,母女俩现在的关系一直明好暗不好的。

    可她从来,就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毕竟,追求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她没必要,因为一个不应该得到承认的女人,从而放弃了自己现在的一切。

    “你长大了,没想到,还会阴魂不散的来缠着我。很好,我不会让你来破坏我的生活的。这一辈子,当年,我就应该把你掐死的。留着你,想不到最后还是成了祸害了。”

    看着那张相片上笑脸依然的小女孩,赵雅言的眼里,有的,只是怨毒。她不允许,绝对不允许有这样的污点存在。

    “妈,妈,你在哪?你在哪啊?”

    楼下传来倪依依的呼叫声音,吓的赵雅言赶紧把相片塞到了箱子里面去。

    把一切复位后,她赶紧从阁楼下去。

    “依儿,又想妈咪了呢?”

    披着湿头发的倪依依,噘着嘴巴,同“妈,你来帮我弄头发吧,她们总弄不好,还是妈咪你弄的最好了。”

    一直以来,倪依依洗完澡后,就会让母亲帮自己吹头发。

    偶尔有佣人帮忙,可她也觉得不舒服。

    是以,久而久知,也就养成了很依赖赵雅言的现象。

    疼爱的接过毛巾,赵雅言把女儿按座在梳妆台前,“来,来,为我的宝贝儿擦拭头发。”

    赵雅言擦拭头发的动作,很优雅,也极轻柔,但却又象是按摩一样。不仅仅是倪依依喜欢母亲替自己擦拭头发,就算是父亲,也极喜欢的。

    或许,就因为如此,所以这么多年了,倪继业哪怕再有钱,再怎么优秀了,也没太放肆的在外面乱找女人。当然,风声,偶尔还是会有的,不过,赵雅言只是睁只眼闭只眼。

    对于自己的身份,她,相当的清楚。能以一个小家业的女儿,嫁到这样的豪门……她,是花了很多的心思的。

    她不会象那些家业大的女人用自己的强势,把男人给拴在身边。

    相反的,她用的,只是所谓的爱,还有对家庭的奉献。就因为很会来事儿,是以,赵雅言在这些年,一步步的走来,虽然有惊但却无险的,一直稳坐在了倪太太的宝座上。

    就因为这个位置守候的太过于辛苦,是以,赵雅言不允许,有任何的人来破坏自己的幸福。自己得到的今天的一切。

    哪怕,这个人是她亲自生下来的种,也是不允许的。

    看着镜子里面半眯缝着眼睛的倪依依,赵雅言的眼神坚定不移。

    “妈,你在想心事吧,要不,怎么会手劲儿没轻没重了。”闭着眼睛的倪依依,不舒服的拧了下眉。

    “啊,呵呵,是呀,是在想心事,在想我们家依儿,什么时候才能更好的把雷昊天这个家伙给掌控的住了。唉,依儿呀,我可怜的女儿,妈妈同情你。不过,如你所说的,现在为止,也只有雷昊天才最配的上我们家依儿了。别的人,哪怕是今天的那个贱人,她也不行。”

    一说到池晓晴,倪依依的眼睛倏的就睁开。

    “妈,不要和我提那个女人,我现在一提到她就心烦。她有什么好?我就不明白了,讲家世没有,讲人,没有我好。讲礼仪,不如我。她唯一的一点,不就是提前爬上了昊天的床么?我最气的,就是这一点了,凭着自己的床上功夫,就这样抓住了雷昊天的心。我……”

    一想到雷昊天碰也不愿意碰自己,倪依依就泄气了。

    她呆呆的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瓜子脸儿尖尖的,一颦一笑也是极勾人魂魄的。就算是身段,更是要胸有凶,要腰儿有腰儿的。

    在这一帮有钱的小姐里,她自认自己不说第一,但是,怎么说,也算是拔尖的人物了。

    且这些年来,她在公众面前,更是维持着最好的形象。

    可,这样的她,就是入不了雷昊天的眼睛,就是爬不上他的床。哪怕,是给他下了药,最后,他还是会爬上别的女人的床。

    这样的事情,让她泄气,也让她不甘。

    赵雅言看着女儿这样的神色,眉一挑,“你,和雷昊天还没在一起?”

    她以前不过问女儿的事情,但,在看见池晓晴后,她开始过问了。

    “妈……我……没有……但是,我会努力的。”

    倪依依垂头,对于承认没和雷昊天在一起,这样的事儿,真的,好难开口的。

    “行了,妈咪知道了,你确实要想办法爬上雷昊天的床。一个男人,只有在和女人发生了关系后,才会发自内心的对你好。也会,真心的心疼你的。你呀,还是太保守了,以后得主动一点。”

    倪依依涩味的一笑,她哪是不主动呀,她主动了,关键是,人家不愿意要她呀。可是,这话,怎么说的出口来。

    “妈,我知道的,我会主动的,不过,对于怎么样对付男人,我真的好没经验呀。唉,以后,还得多学一下,要不,还真管不了自己的男人。”

    她无心的感叹着,赵雅言却眼神微动。“依儿呀,你不是不动怎么管教男人,你是个极有心计的孩子,我相信,只要你用心,一个雷昊天算什么,以后,他还不是你的手中物。这追求男人呀,只要用一下脑子,就能成的。我家依儿这么漂亮,人也能干,在年轻女子里面,可是皎皎者了。妈妈看好你,你放手的去做吧。合适,可以和林姨学着点儿,她的经验,可是极多也极广的呢。”

    一听说林姨,倪依依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对的,对的,妈咪你说的对,林姨,可是这方面的高手。你看看她在男人堆里这么久了。可是,家里的那个有权有势的男人,对她仍然百依百顺的。这一切,足以说明,她可是一个极不简单的材啊。”

    赵雅言满意的笑了,母女俩相视一笑。

    “要说这个林香玉啊,我不得不佩服她。在家里霸占着一个有权有势长的也不错的男人,在外面,还和好些个男人不三不四的来往着。偏偏,人家的男人还对她极好的。唉,这么多人呀,我不服她,也是不行的了。改天你把我送你的那幅镯子送去,我相信她会有兴趣为你传授点东西的。”

    一听说要把那镯子送人,倪依依就犯愁了,“妈,那可是你最宝贵的镯子呢,这个,真送给林香玉,不好吧。”

    那幅镯子少说也能值近千万的。这样的一幅镯子,一直以来,被赵雅言当成是压箱底的东西放着。据说,那还是当年父亲求婚用的呢。

    当年戴在手上,足实的羡慕死了一群的人。这会儿为了自己得到一点经验,她就下血本让送人……

    “孩子呀,那个林香玉是什么人呐?她可是个人精呢。我和她交好这么多年,但是,就没透露过一点的经验。你想要得到她一点口授的经常,没一点血本,是下不来的。之所以让你去找她,是因为我听说,其实呀,这个女人,以前可是身份很神秘的一个组织里面出来的人物。

    这样的一个女人,要没接受过她组织的一些神秘的训练,我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所以吧,这个镯子,我相信会为你换来一些经验的。毕竟那个林香玉可是极喜欢这东西的。”

    听到这,倪依依才点点头,“好,我知道了妈,还是妈妈对我最好,嘻嘻,来嘛一个。”

    把女儿的脸拧了一个,赵雅言嗔怨她。

    脑子里面,却不自禁的就想起了池晓晴的脸。。。。。。

    再度缠绵完毕,池晓晴无力的趴在床上。

    雷昊天的体力,真不是盖的,这一天来了二回了,刚才又把她折磨的够呛。

    脑子里纷乱的紧,是以只静下来几分钟,池晓晴就要下床往外面去。

    “女人,你用完了我就想跑?”

    从浴室里出来的雷昊天,头上还在滴水呢,一看见她穿着睡衣就想跑路,当场就不悦的责问。

    回头,池晓晴咬唇,“我想……今天晚上和弯弯呆在一起,我的心……很乱,让我和她呆一起好么?就这一个晚上?”水汪汪的眼睛,可怜而乞求的看着他,这般无助的她,让雷昊天轻吁了口气。

    最终,不耐烦的挥手,“去半夜,一会儿我也要来。”

    呃……这算是什么状况?

    “你,来?”

    雷昊天的眼珠子骨碌一转,“是呀,我一会儿来,不过,我是来看你们的。要去就赶紧滚吧,再呆在这里,一会儿我会改变主意的。”

    得到这样的命令,池晓晴哪还敢呆着啊。

    她蹭的闪身就走出了房间。

    屋里的雷昊天,露出一抹诡谲的笑容,“女人,大不了,我今天晚上搬到你们屋子里面去睡觉。哼哼,想摆脱我,这是不可能滴。”

    悄悄的猫到弯弯的屋子里面,小家伙睡的正香呢。

    看着女儿可爱的小苹果脸儿,池晓晴的脸上,不自觉的就浮现一抹淡淡的笑容。和女儿呆在一起,是她最开心也最有成就感的时候。

    这个小东西,是她内心永远的最爱。

    伸手轻轻的撩开她的发丝,俯身亲了她一个,池晓晴拂开被子上床。

    “雷妈妈……”

    迷糊的小弯弯,眼皮子耸拉一下,伸手搂着她就睡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