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62章:她的耳光
    怔忡,池晓晴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痛,彻骨的痛。

    看着面前的池晓晴,赵雅言只感觉这女人,怎么看着……有点面熟呢。

    倒是她身边的男人,看着面前被自己老婆平白无故的打了的女子,陷入了短暂的震惊当中。

    “对不起,我想我夫人太激动了。”知道自己老婆还是无礼了点,倪继业赶紧道歉。

    心冷,身冷的池晓晴,只是冷冷盯着赵雅言,“……”喷火的眼睛,看的赵雅言后退了一步。

    但只是瞬间,就感觉自己在气势上弱了她,当场就抬头尖叫起来,“我没错,是她,是她勾缠着雷昊天。依儿没说,但是我都有看见的。这个女人地,无耻的在人多的地方,也和雷昊天一起拥吻,一起做不三不四的事情。继业,你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脸皮厚的女人?无耻之尤!”

    尖酸的言语,刺激的池晓晴慢慢的放平了手,她嚼起一抹清冷的笑容,“夫人,行为卑贱的人,并不是做给人看的。最可怕的,是象夫人你这样披着人皮的看似高雅的女人,谁能知道,你有没有做过昧尽天良的事儿呢?你摸着自己的良心,想想自己有没有做一些对不起人的事情。我想,这一点,你不敢担保的。一个披着人皮的女人,没资格在我面前叫嚣着骂人。”

    丢下这话,池晓晴转身就走,走的很快,也很疾。

    她难过,也失望,一直以来,对于那个当年让自己等待的妇人,她还是有那么几分的心思的。她一直抱着美好的想法,想着她只是因为特殊的,不得已的原因,所以不能来接她了。

    但是,只是今天她的所做所为,却证明了,这个女人……她就是一个卑鄙的,下做的女人。一个抛女再嫁他人妇的女人,能好到哪去!

    紧盯着池晓晴离去的背影,赵雅言气的话也说不出来。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她一把拽住自己男人的手,“继业,你……你看看,这样的女人,就是这个女人她缠上了我们女儿的男人。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啊?还以为是一个很好对付的家伙,看这个样子,不好搞呀。”

    倪继业同样紧盯着池晓晴的背影,并没有回应赵雅言的话。

    直到赵雅言不耐烦的拽住他轻摇了,“继业,你要为我们女儿做主啊。”

    倪继业回头,紧盯着赵雅言,他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鼻子,还有嘴巴上,最后长叹一声。“言,你不觉得,刚才的女子看起来很面熟么?”

    赵雅言呆了一下,也点点头,“对啊对啊,我也觉得她有点面熟。只是,我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面!”

    “因为她就是你年轻的翻版。”倪继业淡定的吐出这样的一句话,却惊的赵雅言瞬间就瞠大了眼睛。

    她后退一步,一幅被骇住了的样子。眼里,也有一抹慌乱划过。

    看着这样的她,倪继业伸手牵住她手,“言,你怎么了?好象,很慌乱的样子?”

    一抹疑惑划过,倪继业费解的紧盯着自己的老婆。

    “啊,没,没有,我只是觉得,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她,她居然会是你年轻的翻版。怎么会……这么的巧合的呀?”

    她尴尬的笑一下,拳头,却悄悄的握紧。

    “也是呀,咋然看见一个象极了自己年轻的女人,这种心情,确实很让人震惊的。走吧,我们进去。言,我得提醒你,我们女儿的事情,你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了。怎么说咱们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家,象你今天这样出手就打人的行为,这是要不得的。”

    在家风上,倪继业还是极讲究的,也很注重。

    赵雅言呆了一下,她尴尬的嘿嘿的笑,紧挽住自己男人的手,“是,我知道了,保证以后不再犯了好不好。我今天确实是冲动了,最重要是,我突然间看见这个女人,所以……情绪失控了。”

    垂睫,赵雅言遮掩了自己眼里冰冷的笑容。

    如果,是那个人,她不会手软的。她回来,目的何在,为的是什么?是不是想要找自己的麻烦,所以她……

    赵雅言不敢往深了的想但她的脸上,却是风雨于来。

    “行了,我知道了,走吧,老伍也应该下楼来了,我们进去聊天去。”

    “好。”

    俩人相携着往里面去,院外的池晓晴,则大步的走到了一处无人的荒僻的地方。这家庄园极大,她走了半天,才走到了这一片地方。

    看着前面一处天然的湖泊,她啊啊的尖叫起来。

    发泄够了,这才噗通一声躺下。

    眼睛,只是紧盯着天上的一切,黑压压的,一如她此时的心灵。

    她不平,不甘,真的很不甘,为什么那个女人,会如此的对自己。会……

    伸手,抚上自己的脸,池晓晴的思绪,回到了记忆中的某些小片段。

    小时候具体的事情,她不记得了。

    只知道,自己从小就没有爸爸,有一个漂亮的母亲。

    妈妈的着装总是极高雅的,对人也温和。可,那时候的她,和母亲呆在一起的时候,极少。

    她从懂事的时候,就只有一个好象是保姆的人带着自己的。

    有一天保姆不见了。事后,母亲来陪了自己几天。

    再后来,就被母亲带到了××城去。

    她对自己说,要去找熟人,要找父亲,所以不能带着小囡囡去。

    让自己乖乖的呆在那儿不要乱走,一会儿有好吃的给她……

    呵呵,难怪,故事里面的巫婆欺骗小孩子,也是爱用吃的东西。因为坏母亲,也是用吃的哄着年幼的她坐在那儿傻傻的等待……

    “你这个骗子,你这个贱人,你才能世界上最卑贱的女人。我恨你,我恨你……”

    又是一通大吼后,池晓晴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呆呆的坐在那儿,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就这样保持着一个姿势。直到,一个气急败坏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池晓晴你这个破女人,害的我出动了这里所有人来找你。你却跑到这里来一个人在这儿发呆,你说,你……”

    手,狠狠的拽住她,雷昊天却呆了。

    因为这女人的手,居然,如此的冰冷。

    他抬头,看着面前的女人,这女人痴痴呆呆的。象一幅受到了严重打击的样子,那空洞的眼神,让他的心一酸。

    伸手,把她的脑袋瓜往胸前一按,使劲地揉搓着她的头发,“池晓晴你就是个笨蛋,我说过,你是这世界上最笨蛋的女人,有没有,有没有?”

    “呵呵……是呀,我真的好傻瓜,我确实好傻瓜的。人家让我在那儿等着她回来,我就等了,可我等到的,只是一场空气。我一直以为,她是有苦衷的,有原因的。或许,她是出了车祸,出了事情,所以来不及来接我的。但是,我错了,雷昊天,你说的真对,我真的是错了呢。呵呵……我就是这天下第一大笨瓜,也是这天下最最傻瓜的女人哦……”

    她喃喃的自诉,听的雷昊天难受。

    看着她身上的泥污,当场就嚷嚷起来,“池晓晴你是不是越来越脏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真的不敢相信,这就是你?你是怎么当的雷妈妈的?孩子们可是以你为榜样,你丫的就这样教导着他们?”

    一连串的咆哮,吼的池晓晴当场就懵了。

    她站在那儿,过了好半天,这才回过神来。

    “啊……弯弯,乐乐……雷妈妈……”

    眼前,浮现出孩子们可爱的笑脸。池晓晴摇了摇头,慢慢的,身体不再冰冷一片。

    她还有孩子,她要给她世界上最阳光的爱,不要她象自己一样的,步入黑暗当中。

    “雷昊天,我要回家,我要看见孩子们,我……”

    看这女人一提到孩子们,就整个的有了精神的样子,雷昊天郁闷的不行。

    丫的,一提到孩子们,她就把他这个活人给忘记了。

    郁闷,让他拽住池晓晴的手,“不回去,今天我们去外面。”

    “雷昊天……”池晓晴慢慢的回身,一脸悲伤的看着他,“我今天特别想和孩子们呆在一起。希望你能理解我,我……”

    她哀伤的神情,俘虏了雷昊天的心,伸脑袋瓜,“你亲我就答应。”

    犹豫了一下,池晓晴还是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吻。

    只想浅浅的亲一个就跑的,哪曾想,这男人压根儿就不愿意就此放过她。

    反手,把她紧搂着,把自己的舌尖粗野的探入,蛮横的在她嘴里肆虐……

    等到一个吻结束,池晓晴气喘吁吁的回身时,看见的,就是一群人正站在不远处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不知何时,大厅里的人,居然全往这后花园走来。

    里面,就有赵雅言和倪依依一家人。

    倪依依眼里的嫉恨,在看着池晓晴时毫不遮掩。

    赵雅言这会儿的眼睛,则紧盯着池晓晴,她越看,越是发现,就如自己的丈夫所说的,这个女人,活脱脱的,就是她年轻时的翻版。

    是她,肯定是她。这世界上,哪会有人没名没由的就长的如此的相似的。

    确定了是当年那个小孽种,赵雅言再看着池晓晴时,就更加的……恨!!

    “这女人,可真是开放的很呐。”赵雅言淡淡的轻哼一声。

    倪继业也冰冷的看一眼池晓晴,他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女儿,“依儿呀,你若是不愿意这桩婚事,可以和爹地说的。”

    他就这样一个女儿,可不愿意为了一点商业上的事情,就委屈了自己的女儿。

    “爹地,没事,昊天和我说过的,他只是逢场做戏的。那个女人我也认识,不过是一个小巷子没人要的女人。这样的人,不外乎就是钱,我想,昊天也只是玩她几天的。”

    这般大体的话,脸上又始终是温雅的笑容,这样的倪依依,博得了所有在场的人的同情和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