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57章:辛酸的往事
    没过去,池晓晴反倒是后退一步。脸上一幅敬谢不敏的神色,“雷昊天,你丫的所谓的情调,无非就是做啊做,男人是下半身的动物,这词儿用在你身上,最准确不过。”

    这赤果果嘲讽话,让雷昊天没气,反倒是邪气的盯着她胸。“按你这样说,这男人女人在一起,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女人都没心思做了,你认为,他还会喜欢这女人?还会和她长久的在一起?这女人都没吸引力了,她还好意思和这男人呆在一起?”

    我去,雷昊天这都什么强盗逻辑呢?

    池晓晴被他气的瞪眼,哽了半天,才闷哼出声,“雷昊天,别以为所有的人都会象你一样的思想兽类,人家那么多夫妇也有精神上的,怎么就不象你一样的兽念?”

    白她,雷昊天摇头,“精神上的夫妻,池晓晴我告诉你,男人对一个女人最大的吸引力,首先就是性。要没有性的幻想,有的,只是一种责任。那种所谓的恩爱夫妻,要么是面上放不下去,要么,就是脑子有毛病。其实,这二种,说来会是脑子有毛病。伴伴伴,伴的就是性上的伴。”

    “……”池晓晴听的泪了。

    只是瞪他一眼,不再和他讨论。“你丫就一乡下兽。”

    鄙视的比划了一个动作,池晓晴的头扭到一边去。这男人你不能和他说太多,要不,这词儿全是他的道理。

    “女人,哪一天你对我没知性的吸引力了,就意味着,我不再爱你。”

    得意洋洋的往后面一靠,雷昊天的眼神,再度恣意妄为的在她身上敏感的地方扫来瞄去。

    这厮,身体好的时候,得遭受他的肉-体折磨。这会儿身体不好了,又沦落到受到他的眼神猥琐。

    池晓晴泪,转身,想走出屋子,“池晓晴,你这破女人,呆着陪我你会这么难受吗?”

    身后的咆哮体,让池晓晴回头,气愤的冲他也嚷嚷起来,“我去弄一点吃的也不可以吗?”

    这个死男人,说话就没正常的时候。全是咆哮+咆哮……性+做……

    “女人,你真体贴,我真有点饿了,给我做吃的去,我要吃点心。”

    回头,狠狠的瞪他一眼,池晓晴真想吼,老子不是你保姆。

    可,鬼蛊惑了一样的,她还是乖乖的进厨房去为他做起点心了。

    以前因为弯弯的缘故,池晓晴还是学会了做几样点心的。

    蛋挞,饼,又香又脆的那种,还有小面包。

    想来想去,这男人这么坏,索性的,就为他做那种面包。诅咒他象面包一样的虚胖……

    不到一个小时,香软的面包就做好了。

    一端到房间里,雷昊天闻着面包的香味,眼神一凝,“你做的是面包!”

    之前没问过这家伙会吃什么,是以池晓晴还是有点心虚的。“对,你爱吃不吃,不愿意吃我倒了。”

    横她一眼,雷昊天直接就拎起一块面包吃了起来。

    “真难吃。”

    其实池晓晴自认为,自己做的面包,还算可以。上面是一个小胖熊猫的造型,看起来胖胖歪歪的满可爱的。

    上面再涂上一层草莓将,最后撒上一层肉松。和商店里摆的也差不多了。

    “难吃我扔了。”气愤,莫过于自己做的吃的被人说难吃。池晓晴上前要抢面包扔,雷昊天却手一举,“女人,真小气。咳,也不是特别的难吃。这东西现在是我的了,决定权在我手里。”

    他哗哗的几大口,就这样把面包塞进了肚子里。

    管家端着二杯柠檬汁进来,看见他手里还捏着的一块面包,当场就愣了。“啊……少爷你会吃面包了?”

    听的有些呆,池晓晴回身,疑惑的扫管家一眼。

    管家却收到雷昊天愠怒的眼神。

    精明的管家立马就弯腰,“不是,不是,少爷……一直就会吃面包的。不过,我就是疑惑,这会儿怎么会吃面包的。俩位尝一下我泡的柠檬水。”

    说完,周伯赶紧退了下去。他好无辜的好不,一直以来,雷昊天在吃食上面,可是极挑剔的。

    这不吃那不吃的,象面包,面条,还有饼干之类的,这少爷,可是一直就不爱吃的。

    哪会知道,这会儿因为池晓晴小姐的缘故,他……也学会吃这东西。

    看来,有了池晓晴小姐,以后少爷的生活习性,真的会得到大的改善。

    一想到这,管家周伯也开心的笑了。

    “这个家,应该有一位漂亮善解人意的女主人喽。”

    看着悠游的窗外世界,周伯的脸上,全是憧憬的笑容。

    侍候雷昊天,说实话,真的好累的。

    好不容易看着这家伙睡着了,池晓晴松了口气。

    她睡不着,就想去上网。出门找朋友,是怎么也不可能的。

    唯一的就是能上一会儿网就算是不错了。

    周伯听说她要上网后,破天荒的,倒也没再拦截她。

    毕竟,少爷在屋里呢。

    打开电脑,上q,让她意外的,是南甫华在线。

    她的号码才一闪出来。

    南甫华也看见了这个久不上线的人物。

    他眼里有一抹痛楚划过,虽然,那件事情过去很久。可池晓晴在他心里,却一直……有一隅之地。

    那种美好的,淡淡的馨香一样的感觉,一直就是存在的。

    南子是第一:“女人,我以为我看错了。”

    晴空万里:“呵呵,是上线少了点。”

    南子是第一:“怎么样?那魂淡还有没有欺负你?不用回答,以他的习性,他这会肯定会欺负人的。”

    晴空万里:“……”

    池晓晴内心一阵感概,知人者,南甫华也。一想到这个温雅的男人,池晓晴的内心,有点复杂。她并不是想和他有什么勾结,只是,象朋友一样的,想要聊二句,听听他的生活而已。纯粹的就这样的一点感觉。

    是以,俩人聊了起来。

    晴空万里:“不说我,你呢,你怎么样?我看报纸杂志上的报道,你最近有一个小姑娘缠的很紧啊。嘻嘻,什么时候带出来聚一下吧。

    南子是第一:拉倒吧,那是的我家里找来的一个小妞,让我陪几天,媒体就认为我有那啥的。我们真的没有呀,她就我一小妹妹。

    南甫华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非要这么急着的澄清这事儿。他,不想让池晓晴误会。事实上,也确实只是一个妹妹嘛。

    晴空万里:行,小妹妹,家里人也是别有用心的。南总,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找一个吧,别成天流连在花丛中了。

    南子是第一:……

    南子是第一:你有妹妹没?有的话,我就找你妹妹了。

    突然间冲动的打出这样的话,南甫华的内心惴惴的。这个,会不会把她吓跑?

    其实,池晓晴也挺难受的。这个男人,以前就说要找自己妹妹。

    偏偏,她哪有妹妹呀。

    内心酸涩不已,池晓晴轻轻的打了一行字。

    “我是一个孤儿!从小被现在的哥哥收容着,所以有没有妹妹哥哥姐姐……不好意思,我真不知道。不定哪天,我就冒出来一个妹妹呢。呵呵……要真这样,我第一个找到你呀。”

    南甫华的鼻子有些发酸,这个女人。

    闭眸,想起她明明气愤的嗷嗷叫了。可没一会儿,又会一脸朝气蓬勃的工作,做事的小脸,他的内心,相当的复杂。

    “说不定,你父母一直在找你的。”

    晴空万里:不说了,我下线了。

    南子是第一:嗯,88关上q,池晓晴的眼神黯然失色。

    父母,她没有印象,有的,只是母亲在临走时,对自己说的话,“乖乖,你在这里等着妈咪,我会回来接你的。你等着哈,妈咪到时候给你捎好吃的。”

    但是,妈妈这一走,就再也不曾回归。

    她等到的,只是哥哥池子强。

    事后,和池子强,也在那个地方一直等待着。俩人等了近一个月,若是有心,妈妈……怎么会找不到自己?

    当年,她还小,一直抱着这个希望,这想法,妈妈只是无意中走失了,所以不曾找到自己。

    可,长大后,她明白了。

    不是妈妈找不到自己。而是,她池晓晴被亲生母亲给抛弃了!

    还记得,当初母亲给自己穿着最漂亮的衣服,也是最好看的衣服。

    她牵着自己的手,看了她好久。

    那时候自己还傻傻的问她,“妈咪,我是不是很好看的?”

    她含泪,眼里有挣扎,有不舍。轻轻的抱着自己,“嗯,我的女儿,是最乖的人儿。妈妈爱囡囡,妈妈是爱囡囡的,一定会有好心人看着我家宝贝儿,一定会有的……”

    那时候妈妈的话,就说明了一切。但,年幼的自己,只认为妈妈是在说一些保佑自己的话。是以,她还开心的抬起妈妈的脸,“妈咪不哭,不哭,囡囡会乖乖的,一定会听话的……”

    拳头,紧紧的握住,池晓晴把自己抱成了一团。

    好难受,真的好难受的。

    那些久不曾被打开的阀门,在这时候被强行的打开,她的整个身心,彻骨的寒。

    在她感觉自己在无尽的水里面被浸泡的时候,一只有力的手,把她搂着。

    “可恶的,为什么不陪我睡觉!”他喜欢有她馨香的身体陪着睡觉。也喜欢,和她一起睡觉。

    搂着她,哪怕什么事儿也不干,只是一起睡着,也是一种幸福的。

    寒意,因为他的问话,瞬间消失不见。

    池晓晴抬头,“好,我们去睡觉。:”

    紧盯着她的眼睛,那潮红,让雷昊天的心一痛。他抬手,粗鲁的去擦她的眼,“魂淡,为什么有事没事的就会掉眼泪。我讨厌看见你掉这破玩艺儿。”

    只要看见这女人掉泪,他的心,就跟被刀子割了一样的。

    那感觉,比有人砍了他十刀八刀还要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