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56章:丫不懂情调
    看着雷昊天手上的撩泡,池晓晴傻眼了。

    转身快速的去抱药箱,“我来上药。”

    “蓝爸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池弯弯吓懵后当场就哭了。

    雷昊天气的原本要打她,看着这丫头哭泣的就差没断气,手也软了下去。

    “算了,以后别做这事儿了。”

    他盯着地上的一碗面,长叹,“唉,可惜我没吃着弯弯的第一次下厨。”

    这话,让池晓晴的眼睛酸的够呛。

    “蓝爸爸,你不疼吗?全是弯弯的错,我……”池弯弯一说着,眼泪又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落。

    这样可怜无助的小家伙,让雷昊天的眉拧的紧紧的。伸出另外一只手,在弯弯的头上揉了一把,“别哭了,再哭,我把你扔窗外去。”

    这恐吓,当真是有效的。

    池弯弯抬头,怯懦的看着池晓晴替他擦药。

    “要不叫医生来弄一下吧。”看着全是红红的手,池晓晴抬头看雷昊天。

    “女人,你在为我担心?”雷昊天不理会她这问题,却反问这样的没营养的事儿。

    “呃……”

    “我只是例行公事的问一声。”

    雷昊天怒,“女人,你就说一声好听的,顺口应我一声在关心我,你会死人吗?”

    这一声炸吼,把一边的雷宇乐吼的呆呆的看着他。以前的老头子,多沉稳的一个人啊。

    现在可好,变的这么的……不可理喻的。还这么的坏脾气,呃,原因,是因为笨女人么?

    看一眼池晓晴,雷宇乐的唇往上扬起,这个女人在家里,真的是留对了的。

    她,把老头子改变的天天着家也就算了,现在,还因为她而变的,这么的人性化。会做菜,会吼人,会在暴怒的时候,还能及时收手。

    家,或许就是这样的吧?

    第一次,雷宇乐觉得,原来,一个家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虽然烫的不算很严重,但是,雷昊天这样的伤,还是多少有些不方便的。

    是以,原本吃饭这样的简单的事儿,在他受伤后,就变成了问题。

    好不容易把弯弯哄的睡下了,池晓晴却听到楼下传来一阵阵的咆哮声音。

    慌乱的下楼,看见的,就是雷昊天正冲着管家在大吼,“不吃,不吃,看着就不想吃。”

    管家张了好几回嘴巴,最终,还是乖乖的站到一边去。看见池晓晴下来了,他立马就上前拽住池晓晴的手。“池小姐,你劝一下少爷吧,这个,我让厨房做的菜,他只吃了一口,就不愿意再吃了。”

    头痛,相当的头痛,但想着这事儿,是池弯弯让他受的伤,是以,池晓晴还是耐心的问管家,“他为什么不吃?”

    “因为右手受伤了,他嫌挟菜麻烦,就不吃了。少爷有胃病,要这样不吃,以后会生病的。”

    呃,这个男人有胃病,好吧,看在他……今天没打弯弯的份上,池晓晴决定,自己去劝这魂淡吃饭。

    “吃饭!”

    她冷了脸,用没受伤的手砰的一下把碗送到雷昊天面前。

    后者直接无视她,把脸扭到了一边去。

    这轻蔑的挑衅样儿,把池晓晴气的柳眉倒竖,“乖,张嘴。”

    虽然脸上是怒气冲冲的,但是,这语气,却象是哄孩子一样的。

    一边的管家看着,悄悄的笑着闪人。

    雷昊天呆呆的,回头,张嘴,把喂到自己嘴边的菜一口嚼下去。

    “我不是孩子。”被这女人当孩子哄……这感觉,怎么该死的好呢?

    “……”看着这男人嘴巴上说的不是孩子,可行动上,却是吃的啧啧有味的。

    池晓晴有种冲动,恨不得把这碗扣在这厮的头上。

    一碗饭,很快就吃了下去。

    甩了甩胳膊肘儿,池晓晴放下要离去。“我还要喝汤。”

    呆住,池晓晴的脸抽了抽,这个男人!

    把汤盛好,池晓晴放在他面前,“雷昊天先生,你虽然伤了右手,但是,左手端碗汤还是可以的吧?”

    想把碗放下,雷昊天去挑眉,“我左手也疼。”

    举起左手,在池晓晴的面前晃动二下,那上面,就一点小小的红痕。

    这点,也能让他吼痛!!

    池晓晴彻底的泪奔中,但是,这个男人明显的耍赖皮,她也莫可奈何。

    认命的端起汤碗,给这男人灌下。

    完毕,池晓晴想要赶紧离开。

    手却被雷昊天直接就拽住。“扶我上楼睡觉。”

    头发,一根根的炸起,池晓晴再也忍受不下。“雷昊天……你只伤了手,脚没问题,身体也没问题,凭什么还要我把你扶上去?”

    邪气的挑挑眉,雷昊天厚颜无耻的反问,“你不乐意?”

    拳头,慢慢的松开,池晓晴悲愤的上前,“我也是伤残人士!”

    “正好,咱凑一对了。伤了对伤了。”

    横他一眼,池晓晴不再理会这魂淡。哪曾想,人家不仅仅是扶的,还是把身体整个的往她身上靠。

    这男人一米八五出头的个子,这半边身子压在池晓晴的身上,也把她累的够呛。

    这哪是扶,这整个的就是半驼着他往楼上去。

    才到了床边,就被他直接压在床上,“嘿嘿,小兔子真乖。”

    一把压住她,雷昊天的嘴巴就堵住了她抗议的话。

    那二只所谓的受伤的爪子,更是在她身上点火撩拨。

    “雷昊天……”

    好不容易透了口气,池晓晴才一责骂出声,嘴巴再次被堵塞住。

    腿,也被他分开,“妞,你招我的。”

    被他霸王风月,池晓晴气的挥拳头擂他。得到的,是这男加狂猛的侵略……

    消停后的雷昊天,很快就睡着。

    池晓晴却怎么也睡不好。

    翻来复去的,折腾了半天,索性悄悄的起床。

    披着衣服来到屋外,外面月光如银,整个大地,就象镀了一层的银色一样。

    悄悄的打开楼上的门,池晓晴往上面走去。以前,一旦睡不着,她就会一个人呆在屋子里面。但现在有了雷昊天,她不愿意呆屋里了。

    住在这里,楼顶,到给了她一片安静的天空。

    沐浴在月色中,池晓晴的心静谧。

    “池晓晴,池晓晴……”

    才坐下来没几分钟,就听到楼下这一番狂吼乱叫。

    吓的她一哆嗦,赶紧起身要往楼下去。只是,原本就是蹲着的,那腿儿本就有些麻木。这一起的猛了,身体不受控制的就往前面栽去。

    “啊……”

    她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就听到雷昊天气愤的嚷嚷声音。“池晓晴,你这个笨蛋,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跑这儿来打地滚……”

    她挣扎着跑起来,“雷昊天,我只是想一个人静一下。”

    腿被擦的有点疼,可她现在却顾不了。雷昊天的怒火,让她站立在那儿想要尽快的离开。

    手却被他拽住,雷昊天怒气冲冲的脸近在咫尺。

    “女人,你受伤了。为什么这么笨蛋的?你是不是人呐?真怀疑你是不是猪投胎转世的。”

    本来是心疼人的问候,可从这男人的嘴巴里面吼叫出来,那就是一种赤果果的侮辱。

    池晓晴被他这话所的全身发抖,一把推开他,“雷昊天,你才是猪呢,我摔不摔伤不关你的事,滚开,你给我滚啊。”

    起身,她要往楼下跑。

    雷昊天却气的要来抓她。

    一个要急着跑路,一个气的要把她抓住教训一番。

    俩人当场就争执起来。

    争执着,池晓晴手一推,就这么推搡雷昊天。

    哪曾想,这一推,雷昊天轰的一下倒了。还带着的打倒了一堆的东西。

    看着被埋在一堆的杂物里面的雷昊天,池晓晴傻眼了。

    一股血腥的味道,从杂物堆里呛出。

    她慌乱的上前,扒开上面的东西,看见昏迷不醒的雷昊天时,当场就吓的尖叫起来。

    经过检查,雷昊天是被那一连串的花盆,还有花架上的东西砸下来,轰的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

    最厉害的,是他的腿。

    被花盆划的深可见骨,也就是说,这一次,他不仅仅因为一碗面而手受伤了。

    现在就算是腿,也给割伤的成了二级残废。

    “病人这几天得绑着繃带在床上休息,不要有激烈的运动,否则引起伤口的撕裂,不容易恢复。”

    “滚……”医生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雷昊天直接给吼走。

    扶了下眼镜,可怜的医生无辜的赶紧提着箱子滚蛋。

    “敢劝老子不做剧烈的运动,那我不就不能和女人你做运动了?我呸,让老子不做运动,除非我死了。”

    还在一边削水果的池晓晴,听的刀子一偏,差点就把手给划伤了。

    她把半拉苹果塞进雷昊天的嘴巴里面,“先养伤吧。”之前她还在内疚呢,感觉先是弯弯把这家伙给弄伤了。

    现在更好,自己又把他搞伤残了。

    哪曾想,这下下半身男人,成天想的,就是要做啊做。

    喵的,这做着……有这么重要?

    不过,雷昊天是什么人呐?这丫的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魂人。

    全名叫魂淡。

    咔嚓几下把水果吃下,池晓晴又要把它塞进他嘴里。

    这厮却连她手指头也咬住。

    进屋的护士,一看见这场景,当场就啊的一声赶紧闪人。

    被他这样咬住,池晓晴回抽,可,这男人却邪恶的盯着她嘿嘿的笑。

    牙齿,却是一点也不松的。

    “放开……雷昊天你疯子……”被这魂淡**的盯着,池晓晴全身蹭的就热了——气的!

    “……”

    这魂淡,不仅不松开她,相反的,还慢慢的咬,细细的吮。这般明显的挑逗,还有暧昧的眼神……所有的一切,足以说明,这个男人……在想些什么。

    “你……你现在是伤残人士,你不能乱想那种有的没的魂淡事情。”

    手指,被他松开,长舌还在她指尖上一卷。“女人,我确定,你丫的一点也不懂情调。过来,亲我一个,我来教导你什么叫情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