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54章:呛!
    呃,这男人戴老虎帽子??就雷昊天这样的一张欠债脸?池晓晴歪着头看着他,感觉,若是让他戴上老虎帽子,说不定人还真的会温驯一点。

    看她终于把眼神落在自己身上了,雷昊天拎过帽子直接就盖上,“好看?”

    他严肃的问的,吓的一边的小贩都不敢回答了。倒是池晓晴,很正经极严肃的点点头,“不错。”

    可爱的老虎帽子,衬的他的样子……还真没那么凶悍了。

    “叔叔好漂亮的。”一个几岁的小姑娘目不转睛的盯着雷昊天,搞的这男人立马就抬头,就这么戴着顶虎头帽子走了进来。

    “走,女人,我带你去玩。”

    原本只是任性的要进来,想不到,还真……是要来玩儿的。

    可是,手被绑着,身边还有一个时不时的会对着你咆哮出声的男人。这样的状况下,池晓晴除了严肃的繃着脸,还是严肃的站在那儿。

    机械般的玩了几下孩子们玩的东西,最终,她无聊的坐在一边看起小孩子们玩儿。

    “女人,这个不错。”

    看着前面的恐怖屋,雷昊天意想天开的拽着她要去里面。

    手被他不温柔的一拽,池晓晴再度拧紧了眉,她不适的哼哧一声。

    这一声,适时地提醒了雷昊天,她现在可是伤残人士啊。

    回头,紧盯着她憔悴的脸,雷昊天不悦的瞪她一眼,“不玩了不玩了,回家。都伤残人士了,还这样没心没肺的玩。”

    就这样被他咆哮着,押到了家里。

    畏在沙发上,池晓晴全身如被水捞出来的一样。

    全身粘答答的,真的好不舒服,可是,她却连洗澡的力气也没有了。

    雷昊天进浴室去逛了一圈,跑出来毫不温柔的就要来拎她。

    “你又要干嘛?”

    池晓晴真的无力和他争吵了,这个男人的精力充沛的不得了。不管是在床上,还是在生活中,就没看见他颓废的时候。

    “带你进去把你搓干净了,一身的臭汗,也不嫌埋汰。”

    嫌弃的哼哧,雷昊天还夸张的喷了下鼻子。

    郁闷气,池晓晴也咆哮起来,“那你还拎我干嘛?我要是你,我早就跑的远远的了。”

    横她一眼,“池晓晴,我乐意,你怎么着吧?你埋汰,我就把你弄的干净点。哼,有时候本少爷也是有心情收拾不听话的小宠物的。”

    好吧,她又是不爱干净的小宠物了。

    上了夹板的池晓晴,脱起衣服来,并不是很容易的。是以,在折腾了二下,看见她拧紧的眉后,雷昊天转身,拎起一把明晃晃的剪刀就往池晓晴身上扎来。

    这般粗鲁的他,让她想起了当初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他说自己居心叵测,对自己进行的严刑逼供法。

    那时候,她多悲剧的被这男人玩儿啊。

    可能是心理上有了阴影,是以池晓晴一看见那剪刀,就不断的后退,一张煞白的脸上写着的全是惊恐万状。

    “不……不要……”

    对于这女人能怕成这样,雷昊天相当的郁闷,眼睛一横,“不……再说不,老子现在就强-奸你!”

    又是强!我去,这男人,是不是三句话就离不开强-奸了呀!

    咬唇,池晓晴就站在那儿看着这男人做为。她不吱声,怯怯的样子,让雷昊天哼哧出声,“就剪掉就可以了。”

    手起,唰唰几剪刀,那只袖子就这样没了。

    看着那截空洞的地方,池晓晴无语至极,想不到这男人……要按照他这样的方式方法,得有多少件衣服够他剪掉的。

    “这样多省事。”

    某人得意的把剪刀抛了抛,眼神,却不怀好意的往她的胸部扫瞄去。

    他,其实也想到了当初和这女人玩儿情趣的事儿呢。

    “妞,你刚才是不是想到了我们当初的好玩的!来,再来玩。”

    伸手,他就要来拎她。

    吓的池晓晴嗷嗷一声尖叫。

    蹭的就缩到浴缸里面,手,不小心就被水沾湿了。

    她却不管不顾。

    “女人,你不知道受伤不可以沾水的?我操,你怎么就长了个猪脑子?”

    把手里的剪刀一扫,雷昊天直接就跨到了浴缸里强行拽拉她身上的衣服裤子。

    有搞不定的地方,几剪刀,就这么把她身上的遮掩物给搞到浴缸里。没多大功夫,浴室里就全是凌乱的被剪掉的布。

    “雷昊天,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喵的,这个死男人,究竟是吃什么长大的?他的眼里,到底有没有礼仪这样的词儿?

    “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出生在雷家的?就你这么粗鲁的人,就跟那大街小巷里面长大的混混是一样的。”

    一提到混混,雷昊天的眼里有一股戾气划过。

    他挑眉,不悦的瞪她一眼,“女人,你算是聪明了一回,我还真就是小巷子里面的混混长大的。”

    他眼里的伤痛,池晓晴捕捉到了。这让她很震惊,也极意外,自己只是无意的说一声。想不到,还成真的了呢。

    这个,这又是什么状况?

    “没什么好奇怪的,洗澡?”

    眼神扫过她的丰满,还有她修长的大腿。雷昊天的嘴巴咧开。“我知道了,你现在压根儿就不想洗澡。你还在回味当年我们俩在一起的无穷好事儿呢。”

    意识到不妙,池晓晴赶紧要闪一边去。

    但,晚了。

    身体,一下子就雷昊天抱住,就这样把她按坐在自己的身上。

    他邪恶吃她的嘴儿,手,更是往下。

    “雷昊天,你欺负伤残人士。我现在受伤了,你把我弄的受伤了。”

    实在是怕,这个男人一旦兽行发作,可是什么也不顾的。

    “我轻点。”

    吃着的空档,他吐出不耐烦的话。

    直接就把她按坐在身上。就这么扶着她腰挺……送起来。

    身体的敏感,被他一一的撩拨,池晓晴无语的发现,自己再一次,变成了他的……

    “叫,叫大声点……”

    嘶吼声,不断在耳边响起。

    雷昊天狂野的命令。

    “雷昊天……”

    叫出声来,可,雷昊天似乎并不满足。

    “温柔点……”

    “雷昊天……”

    被重重的一撞,雷昊天尖叫出声。

    收到的,却是他如狼一样嘿嘿一笑,“不够温柔。”

    他做势要再度狂轰烂炸,池晓晴举手,无力的投降,“雷昊天……”

    “我就说了的嘛,你叫起来的声音,特别的好听,象只猫儿一样的。哼哧哼哧的,特别的会撩人的心肝儿。”

    无语,原来这男人今天变态的要自己这样叫那样的叫,为的就是让她本人知道,自己叫的……有多么的银荡荡……

    啊啊啊……恶劣的变态趣味。

    一场浴缸情事结束,池晓晴满脸胀红,全身无力。

    任谁被这样又弄残,还戳穿的,这会儿也无力了。

    把手搭在她身上,雷昊天为她捏拿起来。

    “小骨头还算不错,捏着很顺的感觉。”为她捏着骨头,还不忘记这样嘲讽的还是夸奖的说一句。

    原本心里有些许的暖意,这会儿池晓晴也只能当这是对自己的补偿了。

    “女人,过几天,我带你去外面玩去,不带那俩小子。”

    “不行,我要带,没他们不好玩。”不带俩孩子,她会牵挂不说,且,这男人还不定会怎么欺负自己呢。是以,最保险的,还是把孩子们带上最好。

    “不带!你再敢说带,老子现在就强-奸你。”

    又是这样的赤果果的威胁……还有完没完了。池晓晴乖乖的闭嘴,因为,她坚信,这男人,是真的能说到做到的。顶着她身后的某处,可是……坚挺的在顶着她了呢。

    唉,只会兽行,不会人性的家伙,说的,就如雷昊天这样的男人。

    受伤了,不能吃刺激性太多的食物,这让池晓晴感觉自己的胃口特别不开。天天吃着稀粥,吃着清汤的小菜,看着弯弯乐乐他们吃着可口香辣的东西,她谗的不得了。

    是以,凡事先讲究吃为主的她。在这一天趁管家不在,立马就溜到了厨房为自己下了碗辣椒伴面。

    只是闻着那辣椒的味道,池晓晴就不断的咽起了口水。

    正要美美的咽下的时候,管家出现在门口。

    “池晓晴小姐。”他紧繃的脸色,让池晓晴挑面的手一哆嗦。抬头,无辜的看着管家,“我,只吃一点点,我保证。”

    “一点也不行。这是少爷吩咐过的,你还是配合我们吧。”

    在管家执着的眼神中,池晓晴悲愤的把自己那碗好不容易搞出来的辣椒伴面,就这么扔在一边。

    电话,就是那个据说全球只限量二套的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看到画面,池晓晴呆了一下,这,什么时候雷昊天把自己和他……半果着身体的相片给挂成了屏保了。喵的,看着雷昊天那嚣张的野性的后背,她气的牙痒痒儿。

    “喂,妞,你怎么才接我电话?”

    “我死了。”听着他嚣张的声音,池晓晴就乱不舒服的,是以,这回话也跟呛了药似的。

    “哦,要我搞棺材了吧!”

    “对,最好是大点的,这样在里面还能活动开一点。”

    “好,一会儿我回家给你捎带回来。呛什么这么不顺心的?听说你搞了一些小动作。”

    还会问她为什么?摆明了的是有人向他告状的好不好!看一眼远处一本正经的管家,池晓晴的火气也蹭蹭的往上涨。当场也咆哮起来,“我烦躁,我讨厌这样的被圈养的生活。我要吃辣椒,我要吃很多很多辣椒的那种,我不要再呆在屋子里面。”

    雷昊天把电话挪了一下,“哟,这是辣椒给呛的呢。”

    他咕噜完,下面的一群还在开会的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瞪着他,这个,这会儿正在召开着会议,可是,他们的总裁大人,却在那儿和人通话,聊一些辣椒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