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50章:如此深沉
    “就是所谓的姐妹淘?”

    “嗯,差不多吧。估计,伍思琴觉得一个高雅的表姐,还没有一点的架子,事事对她关心有加的,这个,很让她心动的吧。就因为这样,所以她在回来后,也只是单线和倪依依有着联系。”

    池晓晴不悦的看着雷昊天,有些疑虑,“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至于就怀疑是倪依依做的吧?”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倪依依那样对人,确实很容易让人接受她。也极易让人对她产生保护于望。因为她和她接触的这段时间,也有这样的感觉。

    冷冷一笑,雷昊天冷眼看着她,“人性,你是不会了解的。我不得不承认,在做生意,还有为人处事上,倪依依确实是个人精。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同龄的女人里面,她,可以是皎皎者了。只是负责替父亲照顾一家分公司,却能做的比总公司还要有发展前途。她的能力,不用置疑。但是,我只能说,她太急于想证明自己,也太急于让家里面的人对她认可,是以,她做的一些事情……哼,最后,只能把她倪家给葬送掉。”

    喝了口水,雷昊天才接着讲了起来,“之所以怀疑是她,是因为,在发生你打人事件之前的一个晚上,倪依依曾经和伍思琴一起喝酒了。据说,当时的倪依依一直在骂你。而且,很痛苦的样子。”

    吸气,池晓晴终于理解了,杀人不用刀,有多可怕的。

    “倪依依故意在伍思琴的面前说起我的坏话,把我定位成一个夺了她心爱男人的可恶的小三儿。而伍思琴,原本就很是仇恨象我这样的借助男人上位的女人。就因为这样,她就在第二天,冲我爆发了。如果,这一切真的是倪依依所为的,那么……她的心机,有多深沉,有多可怕?”

    全向冰寒一片,池晓晴不敢想象,一个女人,如此的处心积虑。她的敌人,有多可怕的~“不用害怕,有你男人我在呢。这一切,有我,她不敢怎么样。不过,以后你得小心点。要不,我也不会让他们盯着你了。你这小讨厌的,也不理解我的做法。还把我好心当成了狼肝肺。”趁机,雷昊天大肆批评起池晓晴来。

    浅浅一笑,池晓晴不置可否,她并不认为,雷昊天这样对自己,就真的……是出自于他对自己的爱。要知道,这种事情,可是最近他才知道的。之前,他就在限制她的自由了。她,怎么会感激他所做的“保护”呢~“不错的,倪依依利用伍思琴对她的爱,故意用语言稍微的挑拔了一下。伍思琴那个冲动的女人,就开始对你下手了,不过,我怀疑,她也是想要利用这件事情,趁机摆脱现在的尴尬境地。只是,运气,似乎一直不曾落在她的身上。

    在她做了一件事情后,倪依依索性就来了个一不做二不休,找人……把她给轮了。并且还进行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兽-交之类的。就算心理承受力再怎么强大,伍思琴在面对亲情的背叛,还有惨无人道的轮-奸后,也开始变的神经错乱起来。

    逼她发疯,是倪依依要做的第二件事情。目的,当然是让媒体知道,你是一个多么可恶的女人。而接着你和我的事情曝光出来,她在这里面,理所应当的,就变成了一个很弱的受害者。”

    摇头,池晓晴只觉得,人心,能有这么多算计,这事情,真的太过于可怕了。

    “一步一步,她要真的这样算计,这事情,太可怕了,一个人的心机,怎么能深沉到这个地步。环环相扣,还是天衣无缝的……我真不敢相信,藏匿在深闺里面的倪依依,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就算,说到这一份上了,池晓晴还是觉得这事情,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第三步,就是在伍思琴被人当成了疯子关押进去后,她,开始预计第三步,杀人事件!”

    雷昊天平静的讲述着一切,却听的池晓晴不可置信的就算是呼吸,也不能大一点。

    “你在送东西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点意外的事情发生。我相信,饭店里面的汤没有问题,唯一能做手脚的,就是在路上。”

    经雷昊天这一提,池晓晴才想起来,在当天,自己撞到了一个人,“对的,对的,有一个大婶儿,不小心撞到我了。我和她手里的东西乱成了一堆,然后,她把我的汤盒捡起来……”

    看着窗外,雷昊天冷冷一笑,“对的,就是要这样,她们才能把汤给换了,或者,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就在里面加了东西。

    加的药,虽然不是一下子就可以致命的药,但是,也能让人在事后吃了别的诱发性食物后,从而毒发身亡。”

    “啊……死的人究竟是谁?”

    听到这里,池晓晴才发现自己一直不知道,这死的人,是谁。在警察局的时候,她能听的出来,伍思琴并没有死。可是,那些人,也没给她透露,这死的人,究竟是谁。若是没死人,她也不至于被带到警察局里面去关上半天了。

    “死的,是另外一个真正的疯子。而伍思琴侥幸的,并没有死亡。”

    脑海里面浮现出那天另外一个疯子,她行动快捷的把伍思琴的汤给抢走了。当时自己和伍思琴都极度的气愤的,包括,那个工作人员。

    不对,工作人员??

    她瞪大眼睛,一下子拽住雷昊天的手,“工作人员,那个疯人院的工作人员,他……他们的行为也好怪异的。我现在想想,当时那个人,虽然也很生气,但是……他似乎,还有点懊恼在里面。也就是说,他们事前,就知道那汤里面,是加了料的??”

    雷昊天点点头,“对的,那一家疯人院里面的员工,有好几名,全是倪依依塞进去的打手人员。而那帮人,也是……轮了伍思琴的那帮人。”

    嘶气,池晓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初自己和林小研一起去看伍思琴的时候,她的身上,有着深浅不一的伤痕累累。

    那些人还在当时对自己说,那是因为伍思琴自我虐待进行的。

    她气愤的在原地大声的嚷嚷起来,“可恶,真的太可恶了,这样的事情,怎么也能做的出来?怎么说伍思琴也是倪依依的表妹吧?这种事情,她也能干的出来?难怪伍思琴会心力憔悴的疯掉。要换了我,我也会疯掉的。这种事情,不是人能干的,这就是畜牲呀。”

    等到她发泄够了,雷昊天才台手,拍响了巴掌。

    从外面进来一个人,正是那天撞过自己的那位大婶儿。

    那女人进来后,便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少爷,你放过我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这一切,我只是听命从事的。不关我的事情,不关我的呀。”

    那女人一直紧捂住自己的腿部,看来,脸上也有痛苦之色。看来,在来之前,她所受的折磨并不少。

    “放你,可以呀?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出来,你可以回家见你儿子,否则,我不知道你儿子还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雷昊天悠闲的话,听的池晓晴都吓坏了。

    她也是当母亲的人,是以,最见不得的,就是用儿女来威胁当母亲的人。可是,她也清楚的明白,这会儿,自己……不能发话。

    那女人一听,脸色当场就惨白一片。她畏缩的看一眼四周,最后咬牙,“少爷,你杀了我吧,我……这一切,全是我做的,我看不惯池晓晴小姐,就想出了这样的办法。”

    看她决绝的样子,池晓晴转过身去,她知道,接下来,会是一幕让人不忍心看的场景。

    一个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在他的肩膀上,还扛着一个麻袋。

    从外形来看,那东西,不断扭动着。

    地上跪着的女人,一看见那麻袋后,脸色,当场就惨白一片。“你们……你们真的抓紧了我儿子?”

    她绝望的泪水流下,瞪着池晓晴的眼神,气愤难忍。

    心,缩成了一团,池晓晴强自镇定的站在那儿,可内心,却颤抖不已。

    麻袋被扔在地上,里面挣扎着爬出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那孩子一看见地上跪着的女人后,一下子就扑了过去,“妈,妈,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些人好可怕的,妈……”

    他紧缩到自己母亲的怀里,女人只是泪流满面的搂着他。她抬头看天花板,最后才用绝望的眼神紧盯着雷昊天中,“我说了,你们……真的会放过我儿子么?”

    不忍心再看下去,池晓晴转身紧盯着雷昊天,那双眸的哀求之意,却是毫不遮掩的。

    淡淡的扫一眼跪着的女人,“我可以保证,在你说出事情的真相后,我的人不会对你一家人怎么样。就算是你幕后的主子,也不敢对你怎么样。我,要的只是一个真相。”

    女人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和缓。她之所以这么拼命的守护着那个消息,原因,不就是因为自己想要守护家里人的安全么。

    如今少了后顾之忧,她的心,也宽了下来。

    擦拭掉脸上的泪水,女人再轻声乞求,“我可以……单独和你们说么,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我……不想当着我的孩子。”

    她怀里的儿子抬头,紧盯着自己的母亲,“妈,你是不是干什么不好的事儿了?要不,这些人怎么会找上我们的?妈,你不是教导过我,做人要清白,不能做坏事的么?”

    雷昊天没给这对母子解释的时间,冲另外一边站着的保镖一个眼神。便有人上前,把女人的儿子拉了下去。

    “现在,你说吧!把你知道的全给我说出来,我有的是时间去证明,你所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不相信,你可以试一下我的底线。”

    女人缩了下脖子,对于雷昊天这话,她自然是深信不疑的。

    “事情是这样的,我听从周星儿的话,在她的汤里面下了药,这一切,是周星儿指使我干的。”

    “周星儿!?”一听这名字,池晓晴当场就不解了。

    雷昊天轻轻补充一句,“是倪依依最得力的助手。”

    嘶哑,池晓晴真实的无言以对了。她自问没得罪过周星儿这样的人物,但是,现在却突然间冒出这样一个女人来打击报复自己。还是倪依依的助手,这一切,足以说明,谁才是背后的主子。

    “好了,你可以带着你儿子走了。”

    把录音键按下,雷昊天挥手示意那女人离去。

    回身,雷昊天紧盯着池晓晴,唇往上扬起,“看来,你这么快就受到了来自于倪家的报复。”虽然雷昊天的脸色是淡淡的,可是池晓晴却有种风云欲来的感觉。

    紧盯着他淡漠的眼睛,池晓晴张了张嘴,“那,你会怎么处理倪依依?”

    伸手,揽住她,“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让她来伤害你。”

    闭眸,池晓晴痛苦的闭上眼睛,从头到尾,雷昊天只是说,不会让倪依依来伤害自己。可是他并没有说要怎么样处置倪依依。

    果然不出所料,这件不好的事情,在接下来,全部被印证了。

    “各位观众,随着池门案件越来越被人关注,这件事情,在今天终于从警方的嘴里得到了证实。事实的真相,很让人意外。

    与池晓晴小姐一起的一位四流角色罗蒙蒙,因为嫉妒成狠,便在伍思琴和池晓晴这件事情上动了手脚。最终栽赃嫁祸给池晓晴小姐。从头到尾,池小姐都是一个受害者……”

    冷笑着把电视关掉,所以人们知道的真相,全变成了抽象。这所有的一切,全是假的。

    随便找了个替罪羊,这里面,最终的受益者……会是谁呢?

    闭上眼睛,池晓晴痛苦的揪住自己的头发。她不能忘记,在拷问了那个女人后的第二天晚上……

    雷昊天的电话在半夜三更的响起,她知道,这么晚了还有电话打来,肯定是有事情发生。

    悄悄的一路尾随着他来到一个私人住宅区。

    当看见那个一脸毫无生气的女人时,她惊了一跳。缩在窗下,她听完了屋里的整个过程。

    “雷昊天,我算计好了一切,可是,却漏算了你。你利用我的嫉妒心,算准了我会对你的女人进行报复。是不是……在你宠溺着池晓晴的时候,你就想把我算了进去的。”

    屋里倪依依颓丧的声音,透着几分的嘲弄。却听的窗外的池晓晴心惊肉跳,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所有的一切,全是计中计!

    从一开始,她被雷昊天宠着溺着,看似让人羡慕的关爱……全是假象的……

    心,象被刀子割开一样,这所有的一切,超出了她的预想。也让她……彻底的震惊,人性,人进无所不和其能的利用一切的事情!

    “你事后知道,不嫌太晚了么?”雷昊天的声音,依然如故的沉着冷清,还透着,丝丝的冷漠……

    “是呀……我确实是事后方知,晚了!可是,我不甘心啊,怎么说,我也是爱你的。要不是因为爱你,我会上你的当么。雷昊天,你就是一个没心的男人。我真替池晓晴悲哀,她是真的爱上了你。可你却把她当做一枚棋子一样的利用。在你的世界里,你终归是没有心的。你这种男人,我之所以会败给你,原因,就是你原本无心,何来的情?”

    捂住嘴巴,池晓晴的眼泪唰唰的往下掉落。

    “我想,倪依依大小姐这么晚的叫我来,不会只是为了讨论我有心无情这样的无聊的事情吧?如果没事,我就走了。我可不想再lang费时间在这里和你谈些有的没的!”

    “好,我说,放过我倪家,放过我!我……听你的,你赢了,雷昊天,你想要的,不就是这样的目的么?”屋里,传来咚的一声,估计,是倪依依跪下的声音。

    “哈,放过你,可以呀,我是个商人,在商言商。放过倪家,也很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