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48章:说爱我……
    可那手却更紧的搂着,身体紧紧的抵住他的……池晓晴能清晰的感觉到他体内散发的灼人热量。

    “放开我,你这魂淡……”

    “唔唔……”嘴被强行堵塞住,池晓晴娇小的体质,注定了在和这个高大的男人对上时,就是一个吃亏的主儿。

    反抗的力度越来越弱,身体,也被他一点点的点燃。

    “你是我的……”

    在他迷醉的呢喃声中,身体被他强行挤入。

    “魂淡……你这个禽兽的家伙……”

    她狠狠的咒骂,换来的,却是他更悍然的掠夺。

    冰冷的风,呼呼的刮,身体,却被撩拨的火热一片。处在冰与火的边缘地带,人的感官,却也该死的更加的敏感。

    “说爱我……”他噬咬着她的颈项,一次次有力的撞击,却又强硬的命令她说出违心的话。

    “不,我不爱你,我不爱……”

    执拗的想要控制身体一波波涌来的快感,池晓晴不断的摆动着身体。

    “说你爱我……”

    又是一记强悍的闯入,雷昊天象不达目的不罢休一样。

    他顽强的在她体内驶抵,手指,更象是折磨人一样的在折腾着她的****。

    “啊……哈……”

    最诚实的身体,在这一刻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可雷昊天却在这时候停下了折腾。

    他九浅一深的折磨着她,“说你爱我……”

    “我爱你……我爱你……”

    无力的搂着他脖子,池晓晴屈辱的流下了热泪。

    “乖女孩……我也爱你,更爱你的身体……”

    狂烈的掠夺,象风暴一样,把她带入了高端,最终从高处落下。

    无力的搂着他脖子,池晓晴轻吁着,她感觉自己是从死亡线上回归一样。全身乏力的紧,而紧搂着她纤腰的手,轻轻的揉搓着她的腰肢。唇,还俯在她的耳朵边轻轻的喘息着。激情的余韵,在这片小树林里淡淡的萦绕。

    一阵风过,池晓晴彻底的清醒过来。她颤抖着拔开雷昊天的手,放下自己早就麻木不仁的腿。才一着地,腿一软,便跪了下去。

    一直被他架在腰间的腿,这会儿一着地,再也承受不了那种麻痹,直直的栽在地上。

    很狼狈,雷昊天伸手,捞住她。

    却被她咬牙推开,“我自己走。”

    手撑着冰冷的地面,池晓晴咬牙往前面走。

    感觉到她的倔强,雷昊天在身后冷哼出声,“池晓晴,别忘记自己的本职是什么。”

    脚步声,慢慢的淡去,不是往楼上去的,而是……去了外面。

    看来……他只是回来发泄一下自己的于望的。

    涩然一笑,池晓晴的心,更加的冷动。

    虽然,很痛,可是,她相信,痛的麻木,最终,就是解脱……

    因为林小研的关系,池晓晴在事后又去看望过伍思琴几次。还好,虽然伍思琴的精神状况不是很好,可她不再乱说话,也不再一直盯着人看。

    按照林小研的话说,她这样,似乎,是在往好的方面发展。而让她更加纳闷的是,那个宣布了要和雷昊天即将订婚的倪依依,在这段时间越来越频繁的约会她。

    就算她不愿意去,可倪依依也会很热情的约会她。

    越与她呆在一起,池晓晴就越发的烦躁,只因为,她不得不承认,在很多的事物方面,倪依依,确实是很优秀的。优秀到,她越和她呆在一起,自卑的心,就越发的沉默。

    就因为这样,是以池晓晴越来越沉默,对于雷昊天所有的一切,她也越来越淡漠。

    是以,这一段时间的池晓晴,总是把精力放在了宣传片子上,以及别的事情方面。

    还有几天,就是片子即将上映的时间,池晓晴这一天吃着饭,突然间想到了伍思琴以前最爱吃的一道菜,猪肺汤。

    住在那种精神病院里面,她,是不能吃着那种猪肺汤吧。

    这次宣传片子后,她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忙碌阶段,想来,不会有太多的时间去探望伍思琴。池晓晴决定,趁这一次去看看她,对于伍思琴,她不恨,之所以探望,也就是一种道义上的吧。其实,伍思琴,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为了梦想而执着追求的人。

    订下了一份猪肺汤,池晓晴提着它往精神病院去。

    在路上,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提着饭盒的女人,她不断的道歉,并把倒在地上的饭盒送到了她手里。“小姐,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拿好。”

    看着这大婶儿赔礼道歉的速度这么快,池晓晴也不好说太多,只是略微的点点头,便提着东西往目的地走去。

    那位大婶儿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嚼着冷笑,“搞定了。一切,就看你们的!”

    “不错,大小姐会有奖的。”

    电话冰冷的声音,听的那女人轻笑起来。

    来到精神病院后,池晓晴的食物被送到了检查科。做为外来的食物,这里的人,都是要详细的检查的。

    例行公事一样的检查完毕,池晓晴这才提着食物桶往里走去。

    树上的枝叶,抽出了条儿,看的出来,春天即将来临。

    季节是春天了,池晓晴,你的春天,会在何处呢?

    慢慢的往里去,池晓晴无奈的耸了下肩。

    伍思琴很乖,看见她提来的食物后,眼睛闪闪发亮。

    把那些食物摆开,正要开吃。一个明显也是这里面的病人的女人,在这时候抢了过来。

    一把端起她面前的猪肺汤,直接就吃了起来。

    “好吃,好吃,真好吃。”

    一边的医护人员,看到这一情形,当场就气的大骂,“六号,这不是给你的,你瞎抢什么。”他的眼里有懊恼。

    想要冲上去把那盒食物抢下来。

    可是那个胸前挂着六号牌子的女人,却呼呼的吃着,跑的远远的。还回头冲几人乱做着鬼脸。

    伍思琴看着自己的食物被抢走了,只是气愤的站在那儿,嗷嗷的乱叫一通。

    那胀红的脸,看的池晓晴大为害怕,她上前拍着她的肩膀,示意她安静一点。

    过了好一会儿,伍思琴才平静下来。

    而那份猪肺汤,不用说,全进了那个六号的肚子。

    有点遗憾,池晓晴在安抚了伍思琴几句后,便承诺下一次再给她带东西来。

    等到她离去,暗处一个人有此悔恼的声音打电话给另外一方,“出了点意外,有一个精神病把我们预定的食物抢走了。计划还要不要进行?”

    电话另外一端明显的沉默了一下,旋即,便冷哼一声,“当然要进行了,这样的机会,好不容易才得来的。我们计划了这么久,图的,不就是这一次。三天后,我要看着好戏上演。”

    打电话的男人喏喏着应下,树林中,只听几只小鸟儿在叽叽喳喳的叫着跳着!

    似乎,一切,都是晒在阳光下的。没有一点的黑暗情况……

    然而,那只是似乎,真实的……

    “各位嘉宾,我们的新剧终于问世了……”

    这一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成导显得精神百倍,一边的池晓晴,也是笑脸面对着众多的媒体闪光灯。

    以前也曾经上过领奖台,对上许多的镜头,可却没有一次象今天这样紧张过。

    池晓晴说起片子中的一些事情来,也有点结巴的感觉。

    这样的她显得很是局促,可就是这样的她,却博得了更多人的好感。

    “池晓晴小姐,说一下你最对这部片子里面最感动的片段吧?”

    记者们对于这位表情腼腆的可爱女孩,有了很好的印象,全都问着千奇百怪的问题。

    “啊,感动的事情……”

    就在池晓晴要畅所于言时,外面,却涌进来一大群警察服装的人。

    “池晓晴小姐,现在有一桩谋杀案,我们需要你的大力配合,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为首的,仍然是那次把池晓晴抓到警察局后,那位一看就清正刚直的警察。

    他的话语,虽然是客气的,但语气,却异常的生冷。

    所有人,全因为这样一番话给惊呆了,闪光灯不断的闪着。

    有人上前想要采访警察这是怎么回事儿,可警察们把手一拦,“对不起,在案件没明朗之前,我们不会说一句话的。”

    林小研扑上前拦截住这些人,“不行,你们没证据不可以乱带走她人的。今天是她的记者发布会,这样下去,她的新片还要不要开播了?”

    一边的成导,更是急的不得了。要知道,这种事情,一旦主角出了问题,那这片子,没开播前,就等于是死菜一碟了。

    “是呀,是呀,你们没证据,可不能乱指证啊。”他在一边帮腔。

    警察王得蒙冷笑一声,掏出自己身上的一纸证明,“看清楚了,这是拘留池晓晴小姐的证明。”

    林小研傻眼,就这样眼直直的看着池晓晴被这一帮人带走。她转身,赶紧打电话给雷昊天。

    现在,能指望的,也只有雷昊天能帮上忙了。

    还在开会的雷昊天,一听说池晓晴被人强行带走,脸色当场就变了。

    “好我知道了。”

    不顾会议室中还有一大堆的人在等着自己下最后的决定,雷昊天就这样大步走出了会议室。一边的秘书闪的慢了点,便被挥到了一边去。

    众人面面相觑,全都无奈何的耸肩,散会。

    在第一时间里,池晓晴就被带到了一间全是灯光的屋子里面进行审迅。

    “你和伍思琴是不是有矛盾?”

    “对。我们曾经有过小的摩擦。”

    强烈的灯光,刺激的池晓晴的眼睛发酸,眼泪,唰唰的往下掉落。她知道,这是警方为了拷问犯人,知道所谓真相的一种手段。

    “你是不是很嫉恨伍思琴~”

    “不……”

    “说实话~”

    “我开始是讨厌她自以为是,可并不恨她。”

    闭着眼睛,池晓晴的眼前白茫茫一片。

    脑袋瓜也嗡嗡的响,可她的理智,天告诫她,事实不是这样的。

    “你在汤里下什么药了?”

    猝然问及的一句,让池晓晴彻底的明白过来,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她努力的睁大眼睛,“汤?什么意思?”

    “哼,还做的挺无辜的样子。你在送给伍思琴的猪肺汤里,下了什么药?你以为,我们凭什么拘留你?”

    “伍思琴怎么了?她死了?”

    负责审迅的警方人员冷笑一声,“看来,你很希望她死呀~”

    这阴阳怪气的话,听的池晓晴眉都拧了起来。

    接下来的拷问,近乎于无视状态。

    就算是雷昊天叫来的律师,在二十四小时内,也不能探望。二十四小时,池晓晴一直被强烈的白帜灯照耀着。各种各样不为人知的审讯手段,相继上演,为的,就是一句话,“你在汤里下什么药了。”

    每次在临近崩溃的时候,池晓晴就会想起弯弯的小脸蛋儿,以及,她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妈咪,我不要你离开我,弯弯需要你。”

    “女人,你不可以离开我。”乐乐霸道的语气……

    在是后的坚持中,池晓晴挺过了这二十四小时。被律师在第一时间保释出来,池晓晴躺在车座上就睡死了过去。

    二十四小时不眠不休的拷问,从精神上来说,她临近了最终的底线。

    一双有力的手,在睡梦中把她搂住,她不安的身体,往前靠近了一点。紧紧的揪着他的衣服,池晓晴的眼角流下一滴泪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干过……”

    梦中的池晓晴,嘴里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在审讯室中的经历,让她就算被放出来,也仍然害怕,紧张……

    身体,蜷缩成了一个小皮球一样的,雷昊天心疼的想要打开她的双腿,可才一打开,她就并的拢拢的。“不要……不要呀,昊天……昊天你在哪里?”

    梦中无助的呼叫,听的雷昊天的心软成了泥水……

    “上次飞鹰调查的事情,怎么还没进展?”雷昊天冷了脸,闷声问前面的司机。

    “听说有关于伍思琴的身份,出了点问题,飞鹰一直在调查。而且,有件事情我们一直没说,原本只是简单调查,可在这件事情上,好象有人在刻意的阻止我们查探真相。这些人,做的极隐蔽。就因为有阻力,也有人不断的破坏,所以飞鹰才会进展有点慢了。”司机惶惑的回应。

    却听的雷昊天拧紧了眉,“哦,我还以为是件小小的事情,没想到会这么有意思了?”

    一股戾气划过,雷昊天握住池晓晴的手,突然间攥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