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39章:****
    手里的筷子松开,雷昊天往椅子后面靠去。他脸上浮现一抹嘲讽,“池晓晴,你给我记住,我只说这最后一次,除非我玩厌倦了你。否则,这一辈子,你逃不过我的手心。乖乖的听话,我会考虑给你一点点空间。否则,什么都不可能!”

    象是下了死刑判决一样,池晓晴无力的站在那儿,苍白的脸,空洞的眼……这样的她,让雷昊天转身就走。

    不能,绝对不可以心软!

    这一个晚上,池晓晴一直执拗的趴在窗台边看着外面的世界。以前,一个人穷一点。苦一点,天天忙着去打工,挣钱,上学……生活忙碌的象狗一样的。可是,那时候的自己,却是开心的。

    哪怕,有时候会为了明天的生活费用而担心,而焦虑。可是,她起码是自由的,可以有自己的生活,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如今,她有钱了,有了用不完的钱,还有了唾手可得的名气。可是,她却发现,自己失却的,却是她最重要的——自由!

    “咳!”身后,传来雷昊天刻意的咳嗽声音,旨在提醒她这个宠物,得有自觉性了。

    没有回头,池晓晴幽幽的吐出一句,“雷昊天,那么多女人,为什么独要我一个?那么多巴着你去临幸的女人,为什么非要执拗的霸占我一个?”

    她似自问,也似轻喃。

    一双手,搭到了她瘦削的肩膀上,雷昊天俯身,亲吻着她的脖子。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项处,可她……却没有感觉一样。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她不明白,她没有倾城倾国的容颜,更没有高的学历。家世,没有,学业,没有,容颜没有。这样的她,怎么就入了雷昊天的眼!

    “因为,我对你有感觉,因为,我对你……越来越迷恋,因为……我……失了心!我的心,在遇到你,和你在一起后,慢慢的失去了!”

    身体,剧烈地颤粟抖动,池晓晴的眼睛,倏的睁开,她不可置信的呼吸着。嘴巴张的大大的,感觉,氧气,还是不够用。

    雷昊天灼热的吻,慢慢的游移到她的下巴,最后含住她的嘴。在上面重重一咬,有血腥的味道弥漫而来。

    “我恨你,我比谁都恨你,你这个偷心贼子,我恨不得,把你掐死。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很恨的,绝情的话,可听着,却让池晓晴莫名的掉下了眼泪。她吸着鼻子,闭着眼睛,泪珠儿,却不断的滚落而下。

    咸湿的泪,被俩人吞咽下去,雷昊天撬开她的玉关,攫夺她的丁香。勾缠着让它与自己一起共舞。“女人……呆在我身边,我需要你!”

    手,伸出,揽在他有脖子上,池晓晴唔唔唔点头。“好……”

    原来,幸福的时候,也是可以流泪的!

    俩人缠绵绯恻,落日的余辉毫不吝惜的洒在俩人身上,仿佛渡上了一层金色的光环。

    颤抖的睫毛,抖动着睁开,泪水洗过的眼睛亮晶晶的,雷昊天看的深情的吻住她的眼睛,“晓晴……”

    最美,莫过于情人最动情的呼唤,最美,莫过于来自于心爱的人的爱抚。

    反被动为主动,池晓晴攀住他的脖子,主动热情的送上了自己的热吻。

    她轻声呢喃,“昊天,我想听,我还想听,这是真的么?为什么我觉得是自己在做梦?我真的是在做梦么?”

    重重的咬住她的唇瓣,雷昊天坏坏的笑,“你看看这是梦么?不痛的话,我再咬一口。池晓晴,我的心,丢了,我把心丢给了你这个魂淡。你要对我负责到底,否则,我把你逮住,把你关在小黑屋里,让你再也出不来……”

    在他煽情的话语中,他攫取她最柔嫩的樱唇,把她抱到了窗台上。

    长长的发,披泄而下。他的眸深沉的凝住。用牙齿咬住她的衣服,用力一扯,那没被束缚的浑圆弹跳而出。

    晃花了雷昊天的眼睛,他眯缝起来,咕噜吞咽下口水。“妖精……我命中妖精呵……”

    “昊天……”

    情动的池晓晴,腿儿,挟在了他健壮的腰肢上,脸上,是幸福的笑容。

    “昊天你知道么,一直以来,我最渴望的,是男女间二情相悦的情动。我们以前的爱,不算是爱。今天,我要给你的,是男女间,灵与肉的结合!呵呵……闭上眼睛,今天,让我主动。我来主导你,傻瓜,我要对你负责的哦……”

    她用唇,煽情的描绘着他的轮廓。在他的脸上,动情的吮吸。

    激动的雷昊天,乖乖的任她做为。

    他从来不知道,灵与肉的结合,会是怎么样的激动人心。但是,现在的温情抚爱,却让他还没做,就激动的全身颤抖起来。

    “老天……你真的太坏了!”

    他颤抖的,透着压抑的嘶哑嗓音,有着男人最独特的情韵。池晓晴的眼神,更加的火热,也更加的晶莹。

    睁开眼睛的瞬间,雷昊天盯着那个有着晶莹璀璨眼眸的女人,直叹,原来,被爱滋润的女人,真的……是美艳,不可方物的。

    当她热情的主导着他,在他身上点火,他闭上眼睛难以控制的嘶吼出声。野性的呐喊,还有滚烫肌肤流下的汗水,全都在印证着,俩人灵与肉的结合……有多美,有多销魂。

    ……

    一场欢爱,在俩人体力耗尽时才最终结束。

    偎依在雷昊天的怀里,池晓晴象吸魇足的猫咪,她光滑如玉的脸上,有甜美的笑容。

    一点一点的亲吻着她的脸蛋,雷昊天的眼里深情一片。轻咬着她的小嘴儿,总感觉,怎么也亲不够。

    “昊天,够了,不准再咬,你再这样咬下去,我可以把你当成是小狗了。”

    怕痒痒,池晓晴慵懒的睁开眼睛,疲累的扫他一眼,用还滚烫着的脸,蹭了一下他的脸蛋儿。

    “女人……我咬不够怎么办?”

    无辜的眨巴着眼睛,他浓密的睫毛划过一丝郁闷。池晓晴咯咯的笑,“雷昊天,我才发现,原来,你的睫毛,这么的浓密呢。啊,我现在终于知道了,原来,你一直板着脸,一幅冷酷的样子。是因为,你这个人的五官,一旦柔和下来,就会显得很受了。还有,你的睫毛,嘻嘻,这样一眨巴,给我的感觉,就是好害羞的感觉哦。如果,你是耽美剧里面的主角。我相信,你肯定是……”

    受字,池晓晴没敢再说下去。因为,某人的眼神,锐利的扫过她。

    那双冰冷的眼睛,紧盯着她还嘻笑的脸。“女人,你很有本事啊!嘿嘿,是不是我一宠着你,你就什么也敢说了。”

    那诡谲莫测的神色,让池晓晴这才意识到,这个男人,哪怕他说了爱自己。可是,他终归,也是魔鬼的本质呀。怎么能,因为他的一句二句话,就把这本质,给忘记的一干二净了。

    “啊……我……不是故意的啦……”

    一抹狡黠的笑容划过,雷昊天俯身,直接就架起了她的腿。“不是故意的,那我现在就故意的来惩罚你吧。敢把你男人当成是受攻之类的,我现在就攻你。从此以后,我只攻你一个。”

    在她嗷嗷的抗议声中,他坚挺的索取。

    池晓晴的嗷嗷尖叫,慢慢的,也转变成了亢奋的呻喻。

    屋里,欢乐进行曲,再度奏响。

    这一次和好,俩人做到了半夜在池晓晴装死的状况下,雷昊天才最终放过了她。不过,让池晓晴郁闷的是,这个男人,居然赖皮的一直不从她的柔软里出来。

    “出来!”

    “不要,小雷昊天舍不得小池晓晴。所以你不能做乱拆散鸳鸯的事儿。”

    “你这个可恶的家伙,我不赞同你这样赖皮在里面。会怀孕的,怀孕了怎么办?”

    “你怕我养不起!”只是一句话,就把池晓晴所有的语言,全给堵塞了回去。

    无可奈何的任由他赖皮在里面,俩人象连体婴儿一样的睡死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池晓晴的眼睛还没睁开,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如在海洋上抛上抛下一样。

    身体,还有阵阵的酥麻传来,她不堪的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某人的眼睛也没睁开,可小马达,却在有节奏的律动着……

    一脸的黑线,池晓晴气愤的瞪着这个闭着眼睛也会自动发力的男人。“雷昊天,别告诉我,你的小马达,是带着自动油门的吧!!”

    眼睛倏的睁开,雷昊天嘿嘿一笑,抱住她脸蛋儿啃啊啃,“不错,老婆,你说的太正确了。我这个,确实是自动油门的。”

    在她怪眼圆瞪中,雷昊天再次加速开动。所有的叫骂,全给淹没在了这一拔又一拔的狂潮当中。

    完事,池晓晴还没提出去剧组,雷昊天就拍她的屁股蛋儿,“起床,我送你去。”

    愣头愣脑的,“啊,我还想再睡一分啊,很困的!”昨天晚上折腾到半夜了,这会儿再被折腾了一个早上。眼睛都睁不开,怎么出去!

    “哦,这样的呀,也行,我也想睡觉,既然这样,我们都睡觉吧,这个拍戏,反正早晚也可以拍的。”雷昊天借机躺下,霸道的展臂一搂,把她象圈小宠物一样的就圈到了怀里。

    “啊,啊……雷昊天你在说什么?你说的,我们去什么地方?”

    听到剧组二字,池晓晴的眼睛,堪堪的睁开,她不可思议的嚷嚷起来。那双大眼睛,象是发现了外星人一样的,眼睁的又大又圆了。

    嚼着淡淡的笑容,“我说睡觉啊!”这厮,绝对是装的!

    “不是,不是,听你在说,说要去一个地方?你好好的想想,别乱说啊。”

    着急,池晓晴就差没抓着他问了。

    眼睛睁开,浮现一缕不解,雷昊天的样子迷惘而傻瓜样儿。这样的他的,看的池晓晴气愤的张嘴,直接就咬在他的颈项处,“你丫的,敢蒙我,敢恶整我。你还敢耍我,昨天还哄我说的好好的,说什么我偷了你的心,原来这全是假象的。啊啊啊……你敢耍我,我就敢咬你,我咬,我咬,还不说出来……”

    举手,嘶气,雷昊天郁闷的把她反压在床上,“你这个……暴力狂女人,我反咬你。可恶的,该死的女人,你男人现在胃溃疡,你却一听说要上剧组就兴奋的姓什么也忘记了。我咬,我咬不死你个小魂淡。”

    俩人咬来咬去,一时之间,屋里二伊大战狂肆爆发!

    等到风平lang静,这场大战最终以池晓晴举手告饶为止。

    “啊啊……雷昊天,我怎么见人啊?”瞄着镜子里面,自己全身的红草莓的原生态环保标记,池晓晴嘟着嘴巴问那个罪魁祸首。

    “那就不见吧,就呆在这里陪着我一起打吊水!”

    池晓晴呆住,她确实,就算,和这个男人有了进一步的思想上的共进。可是,在某些事情上,还是无法和他沟通。

    “哼哼,我在这里闷了四天了,再不出去溜一下风,我会闷出个鸟来的。”她哼哧出声慢慢的晃到雷昊天的面前伸手,搂着他脖子,“昊天,你……还是呆在这里吧,一会儿医生为了找不到人,我会内疚的。”最重要的,是不想让剧组的人看见,你这位雷大总裁亲自送我啊。

    “我有见不得光?”斜睨她一眼,雷昊天的脸上,风云欲来。

    闭嘴,乖乖的站立,池晓晴嘿嘿的笑,“那好,有雷大总裁当我的司机,我乐意的很呢。走,走喽。”

    这个男人,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和以前一样的难侍候。在心里,池晓晴确定了这一点后。她拎着包包上了雷昊天的车。

    说的是雷昊天送她,还是有专职司机开车的。俩人就坐在车后面,雷昊天把池晓晴按在怀里,“女人,你拍戏,我可以暂时妥协。不过,我们得约法三章。第一,你不能拍那种过火的戏份。尤其是那种床戏啊,吻戏啊。哪怕是简单的一个吻戏,你也不准接拍,有关于你拍的戏,我会亲自过目的。如果让我发现你私自拍了那种戏,你知道后果。”

    虽然没对上他的眼睛,可是,那冰冷的眼神,却是池晓晴清楚的感觉到了的。

    她在内心强烈的鄙视着他,但是脸上,却是做出了极度诚恳的样子。“好,好的,我一定会照办的。你老说了算,我哪敢和别人亲大头嘴啊。被你种的草莓都见不得人了,我要再种,不是找抽么!”

    这番混账话,得到的,当然又是雷昊天一番狠狠的狼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