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37章:我要刺激的!
    “池晓晴小姐,你要是真的爱上了少爷,只希望你多用心去了解他,并关心他。你会发现,有的人,还是值得你去用心呵护去守护的。少爷的方式方法,在一般的人不怎么能理解,可你若用心,就会发现,他这人……并不坏。要不是小时候他承受过一些非人的折磨……”

    周妈说到这里,不再说下去。

    心思一动,池晓晴抬头紧盯着这个一直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周妈,“周妈,听你这样说,你……好象很了解雷昊天?”

    周妈抬头擦去脸上的泪水,“对呀,我一直就很了解少爷的。在他七岁那一年,我就服侍他了。唉,那时候,他和我家囡囡也差不多大,很多的时候,我都怀疑,我是不是把他当成了……”说到这里,周妈自嘲一笑,没再说下去了。

    池晓晴伸手,“我明白,了解的,你不自觉的,就把他当成了你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看待。毕竟,那时候的雷昊天,也象你的孩子嘛。”

    周妈点点头,看着池晓晴的眼睛,有慈爱划过。“唉,其实,现在看着你,我也是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看待了。不过,我只是心想想,池晓晴小姐你别乱想。我这人,有自知之明的。我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仆人罢了,一个仆人,呵呵,不能有非份之想的……。”

    池晓晴默然,有些事情有些人,她一直就习惯了把自己放在一定的位置。这种根深蒂固定做法,并不是她三二语就能劝戒的。

    “其实,我看的出来,雷昊天把你也看的很重的。周妈,我想吃点……有点味道的好不好?天天打吊水,我很没胃口的了。这样再吃下去,我怕我会恶心倒的。”

    打针的人,原本就没有胃口。这几天周妈还天天堡汤做清淡的给她吃,嘴里都淡出个鸟来了。再这样吃下去,池晓晴极度的怀疑。自己真的会吃的闷死去。

    “噗……”周妈轻笑出声,“你这孩子,你现在是生病啊。要是吃坏了,一会儿病又重了,那可不得了。我看的出来,少爷对你真的太重视了。我可不敢拿我的性命做赌注的,我告诉你,惹火了少爷,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周妈怯怯的看一眼池晓晴手上的镣铐,做出一幅怕怕的表情。

    揪住头发,池晓晴咆哮出声,“啊啊啊……周妈,再不吃那种有味道的,我会死,会死掉的呀。我情愿辣死,刺激死,也不愿意这样淡死。”

    “哦……”一个带着一丝戏谑的声音响起。门,也被推开。

    目瞪口呆的瞪着进屋的雷昊天,池晓晴赶紧正经的坐好。“我们刚才只是在闲话家常。”喵的,你个死魂淡别乱想啊。

    我的刺激……绝对不是那种刺激的。可是,池晓晴心虚的发现,雷昊天的眼神,明白无误的写着……女人,你好有味道……

    周妈一看见雷昊天进屋,立马就站起身来,“少爷。”

    她机灵的抬步,随便把门给关上。只要来了雷昊天,她就会闪的远远的。这一点,就象是经过严格训练一样的。

    戏谑的眼,一直落在池晓晴的身上。这样的拷问,让池晓晴只拷了几分钟,就全身汗滴滴的投降了。

    她抬头,嗔怒的扫一眼雷昊天,“你别乱想,我只是说这天天吃这种清淡的,胃都要淡出鸟来了。所以想吃一点刺激的东西,你以为我喜欢的刺激的是什么?”

    噼里啪啦的爆完,池晓晴发现自己再度错误了。

    “哦……我并没有觉得你在这个时候还想要刺激的呀。看来,不纯的人,不止是我一个嘛。”雷昊天耸肩,摊手,一幅你也不过如此的样子。

    气愤,羞,怒,怨,池晓晴把头扭到一边去。

    她决定,以后在这个男人面前,一定要尽量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要不,一不小心,就会泄露小小心情的。

    “要刺激,要刺激,我就带你去一个地方喽。走吧,起来,我带你去吃刺激的川味火锅去。”

    一听这话,池晓晴这几天的阴霾,全都扫光。她兴奋的起床,快乐的穿衣。

    察觉到某人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胸部。她垂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半真丝内衣。这一动,那里面的浑圆就曝露无疑……

    挡住那种浑圆,她抬头,“背……背过身去,要不,我就进里面去换。”

    邪魅的笑容挂在脸上,雷昊天痞气十足的抬眉看她。“你觉得,你的身上,哪一个地方我没看见过?还有必要遮掩着?”

    噎住,池晓晴凶恶的命令,“让你转过去,你就给我转过去。哪有这么多废话的?”

    这凶神恶煞的样子,与其说是凶巴巴的,不如说是在向情人撒娇。看着她涨红的小脸儿,不断起伏的胸部,雷昊天邪恶的笑容,更浓。

    没退后一步,相反的,却向前更进一步的跨进。伸手,二根手指头挑起她的衣衫,“女人,我可以把你这当成是在变相的挑逗我!”

    泪奔,池晓晴发现,鸡同鸭讲的悲剧,在和雷昊天对上时,总会上演。

    “我肚子饿了。”怕这个男人在这时候再度兽于发作,池晓晴咬牙哼哧出这样的话来。

    胸前一凉,明显的感觉到雷昊天的呼吸紧了一点。他幽怨的眸,紧盯着那二朵漂亮的花儿。

    “很美!”俯身,直接含住,另外一只手,则直接抚上那个空闲下来的。手指极有技巧的在上面挑逗着。

    早就被他挑逗的敏感的身体,被他这样挑着,池晓晴的全身软绵绵的。无力的倚在床栏。“雷昊天,我要吃饭!”

    “好!”含糊不清的啧啧出声,还伴着那种揪心的类似于赞叹的吮吸声音……池晓晴的手,紧紧的团在一起,再松开……想要抵制那种汹涌而来的情潮……

    “我要……吃饭!”用了大毅力,池晓晴才哼哧出声,拔高了音量,重申自己的要求。

    “好,我现在就给你打针……营养针!”

    抬头,雷昊天邪气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扒光。直接就来扯池晓晴的睡衣,那邪恶的笑容,看的池晓晴吸气。这个男人,他……他真的要再度吃她了。天呐,这几天住院,天天被这个男人侵犯也就罢了,现在还加上了白天也在……无止境的索求。

    难怪她就算天天卧床休息,也会觉得身体乏力的紧。

    “我是胃饿了,不是身体!”扬声,气愤的扭过身体,想要闪躲开这男人的无理索求。

    可是身体,却被雷昊天直接就按趴在床上,那根锁链,就这么被他控制在手里。

    再绕在了床头二圈后,他邪恶的笑了,手,拍了一下她圆跷的臀部,“妞,你这样,很美!”

    在她愤恨的抗议声中,雷昊天直接挺身,悍然的闯入了她的紧窒中。

    ……

    一场欢-爱结束,池晓晴困乏的昏昏欲睡。可雷昊天的精神却好的不得了,把她抱到病室里面的那间堪比总统套房的浴室,再粗鲁的替她清洗过手,便为她套上了一件衣服。

    头发被水打湿了,他还极好心的捞起一边的吹风替她吹了起来。

    所有的睡意,在他把自己揉搓了一番后,全都消失不见。池晓晴睁开眼睛看着那个专注的替自己吹发的男人。有一瞬间,她的内心,有种极复杂的感觉,总有种……这不怎么真实的感觉。

    要知道,向来我行我素的雷昊天,还会替她吹发。哦,他这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小宠物一样的来宠溺了。所以,对于主人的宠溺,你只需要享受就好。至于别的……真的不要去想。不要以为,这是他对你的爱……

    “女人,我很帅气的吧!”镜子里面的雷昊天,下巴一扬,臭美的样子显露无疑。那自得的样子,似乎在向她说,看我这金主对你有多好。你还不三跪四叩的对我谢主隆恩来着。

    眼里划过一道浅浅的嘲讽,池晓晴起身,“走吧,再不吃,我真的会饿死了。”

    眼,危险的眯缝起来,雷昊天一把拽住她。“池、晓、晴!”

    垂睫,池晓晴轻轻的应答,“嗯,我在!”

    明显的把自己隔绝在外的样子,这让雷昊天……非常不爽。

    “你是不是非要把我惹火了,你才会觉得满意?”手上的力度加重,雷昊天的声音提高了一度。

    胳膊,就象要被掐断了一样。这让池晓晴极不舒服。她不悦的拧眉看着雷昊天,“雷昊天,你在摧残病残人士。麻烦你有事就请说事儿,我没心情成天陪着你发疯。你要我的身,我给了,你要我陪着你睡,我也陪睡了。你要把我拷起来,我也听从了你的话。你现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还要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我?”

    愤恨的瞪着他,池晓晴的眼里,星火点点。她的忍耐,总有一天也会曝发出来的。只是现在一直被压抑着的,没有人愿意被人当成一个宠物一样的来看待。也不会有人,在主人对着你好一点的时候,你就对着他摇头乞尾的……起码,她池晓晴是不会的。

    “很、好,想要我放过你,池晓晴,你给我听着,除非我玩厌倦你。你真有本事,总会有办法把我惹火。哼……”

    雷昊天冷哼一声,率先走出了病室。

    耸肩,池晓晴真想说,我不是每次都想要把你惹火。而是,你莫名其妙的就会发火。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你说不要爱,所以我现在在把自己所有的爱全给关起来。你说你不会对一个女人谈爱,所以我也不会奢望着你对我有爱。

    这一切,难道不好么?若是我一如既往的对你深情一片,你会怎么对我?你只会鄙弃我,会嘲讽地看着我,用那种冰冷的眼神唾弃我……雷昊天,你让我,在你面前,还能有哪怕一点点的自尊么?

    出了病房,几名保镖正恭敬的站在那儿,一看见俩人出来,全都一起弯腰行礼。

    偌大的车上,只坐了俩人,还有车前车后一前一后的保镖开道。每次出行,这个男人就象是王者出巡一样的。

    来到一家“德福莱”麻辣火锅店前,池晓晴惊奇的发现。这里,生意清淡的很。

    门前,一辆车也没有。

    她有些举步不前,她是想吃那种刺激的食物。但是,也不想找一家没有生意,难以下咽的高档酒楼呀。

    “喂,笨女人,你站在那儿干嘛?进去呀?”

    不悦的瞪她,雷昊天觉得这女人真的笨死了。

    吸了口气,池晓晴这才看向雷昊天,“我是想吃那种红红的辣辣的刺激性东西,但是,我也不想吃那种难以下咽的东西。这个时候正是吃饭的时候,可门前却一辆车也没有。我怕我吃不下去。”

    她一本正经的说完,雷昊天却噗的笑出声来。

    飞扬的眉,如他这个人一样。“女人,你不知道这里……可是本城最好的火锅店?”

    象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终于让池晓晴明白了,她,错的有多离谱。这里,并不是生意不好,而是,这个地方,被雷昊天给包了下来。

    她吸气,不可置信的瞪着他,“我……只是想简单的吃一点有刺激的菜……你把这里全……给包了下来!”

    伸手,象拎小鸡仔一样的,把池晓晴拎了进去。

    雷昊天嚣张的道:“你想要吃,我肯定得满足你。我的女人,想要什么样的,我都会尽可能是替她办到。”

    好吧,池晓晴承认,这个男人,再一次的用钱来砸。

    这个,有钱人家的把戏,真的很让人……无语之。

    俩人一进去,整个偌大的店堂里,经理服务人员,象迎接皇帝一样的迎接俩人的到来。“雷先生池小姐晚上好!”

    在经理的率先招呼声中,一行人异口同声地打着招呼,还一起弯腰。池晓晴汗滴滴的,她,真的好不习惯的!

    悄悄的打量身边的男人,目空一切,理所应当的往前行进。“嗯,把你们这里所有的最好的东西,全给我上一份。火锅,来一个鸳鸯的!”

    简短的吩咐了,雷昊天就把池晓晴带到了一张可以坐上百人的偌大的餐桌上。

    吸气,目瞪口呆的瞪着这能容纳几百人的餐厅,如今,却只有自己俩人。远处,则站着几名一身冷酷的保镖……桌上,有一朵玫瑰花在努力的绽放着。这一切……怎么看,怎么觉得……很是诡谲!

    “小姐,先生请慢用。”

    有人上来服务,池晓晴看见那个长相甜美的小服务员,正用一双好奇璀璨的眼儿打量着自己。

    她冲她微微一笑,那小女孩居然红了脸,赶紧跑一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