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35章:****
    这一觉,雷昊天睡的昏天暗地。害的池晓晴一直瞪眼看着他睡,直到有电话响起,她才得到解脱。

    把手机殷勤的递到他手里,池晓晴睨到上面的名字——倪依依。

    自嘲一笑,是呢,人家是他的未婚妻,打电话来清理一下他在何处何方。这个,似乎是极正常的事情。

    眼睛也没睁开,雷昊天就接通了电话。

    “嗯……”

    “昊天,我在外面买东西,随便帮你看了几件衣服,感觉还不错的,我刚要回家。”

    把脑袋蹭了蹭,雷昊天的嗅觉这时候开始复苏。他嚼着怀里的丰满,吧唧吧唧的吞吃起来,电话接通耳麦,就这么对着池晓晴上下其手。

    不满,池晓晴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在接着自己未婚妻电话时,还能对她动手动脚。

    “你……”

    雷昊天不理会她的惊呼,手,直接往下探索,“你看着办吧。”

    清晰的感觉到,这男人的坚挺,正直直的咯在自己的腿间。池晓晴的心呼呼的,她的眼睛紧盯着电话,大气也不敢出。似乎,她就是一个偷人家东西的小偷一样的。对的,她是在偷别人的男人呐!

    “女人,专心点。”

    不悦的把手机扔一边去,雷昊天恶劣的,并没有挂断电话。

    他呼呼的喘息声音,以及……满含着的情于声音……让电话另外一端的倪依依清楚的听清了。

    她的拳头一下子握紧,指甲,深深的掐入了肉里。

    抬头,眼里有泪意溢出。

    漂亮的晶眸,满蕴着痛楚。

    不敢相信,自己的未婚夫,居然在接她的电话时,还搂着一个女人在那儿……狂肆的做为。

    想挂断电话,但倪依依却诡谲的没挂断,手试了几下,最终,还是团起,听着电话里面的男女激越声音。

    “不要……放开我……我不舒服……”

    这声音,她听出来是谁的。愤恨的咬牙,倪依依眼里有湿滑的液体往下滴落。“池晓晴,你这个银贱的女人。”

    “不舒服一会儿就能让你舒服,是你勾引我的。”

    在雷昊天不由分说中,他直接悍然闯入……

    电话里面,男人狂野的喘息,女人无力的呻喻……混合成了一首摧残着倪依依身心的音乐。

    一直到电话里面传来一阵高亢的吼叫声音时,倪依依才颤抖着手把电话挂断。看了看时间,她足足听了一个小时……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雷昊天,你要羞辱我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方法?”手机啪的一声摔落出去。

    她痛苦的揪住自己的头发,压抑的吼叫一声声从喉咙里传出来。

    过了好久,倪依依才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走出了房间。

    “倪依依!”身后传来一声不确定的问候声音。

    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身白色休闲服的罗伟立。看着她眼里末干的泪痕,罗伟立的心颤了一下。

    他伸手,把倪依依搂入怀里,“傻瓜,我早就说过,和他在一起,你不会再象以前一样的。为什么这么傻呢?放手吧。那个男人,不是你能掌控的了的。”

    俩人是相熟的,这一点,只怕没几个人知道。曾经因为在一次外出旅游时,倪依依和罗伟立因为冲lang,所以相识,并最终在一起。

    俩人之间的关系,一直是类似于地下情人一样的暧昧,虽然在一起,但却与爱无关。

    有很多时候,就只是为了单纯的各取所需……

    “伟立,我不甘心,不甘心呐。我爱他,一直就爱着他。以前使了小性子,可是,他也没必要这样报复打击我吧?为什么,为什么他非要这样对我?我不服,真的不服!”

    抬起泪眼,倪依依一脸的哀怨。她含泪的眼睛,就如雨后被洗过的天空一样,明净的让罗伟立看的心都快碎了。

    他俯身,吻住她如花的唇瓣,“是呀,雷昊天这样做,确实是说不过去。怎么说,他也是个男人,这样的小性子事情,我也觉得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的。不如,你回去套一下你家里人的话。说不定,是有着别的原因呢?想想,以前的他,还有现在的他,是不是有所不同?只有这样,你才能找到最主要的原因。”

    含泪的眼睛,水汪汪的盯着罗伟立,倪依依点点头。伸手,她揽住罗伟立的脖子,“伟立,只有你才最会安慰我。也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会觉得开心。伟立,我们一直这样保持着关系好不好?哪怕,以后我们双方有了各自的家庭,也一直这样下去好不好?我喜欢和你呆在一起,我喜欢你进入我体内的强悍感觉。你很体贴也极会挑逗我……”

    她煽情的吻着罗伟立的嘴唇,细细的描绘着他的唇线。

    眼神幽遂,罗伟立的眸划过一道锐芒,旋即,便抱起她来到自己的车上,“好,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也喜欢你的身体。喜欢品尝你的美味滋味……你这个小妖精……总是这么煽情的挑逗着我……”

    倪依依咯咯的笑,在他敏感的地方,轻轻的噬咬。

    来回的辗转着,手,更是直接就握住了罗伟立的脆弱。“我就是一个妖精,我就爱勾逗你。还有那个男人,他进入了你的女人身体,现在……你也用你最彪悍的力量,进入我吧!!”

    手指,掐在罗伟立的敏感上。倪依依笑的象只真正的妖精。

    罗伟立一声虎吼,那双眼睛,因为倪依依的话,充血兴奋起来。

    在狂吼声中,俩人紧密的连在一起……

    一切风平lang静,罗伟立搂着怀里的女人。他的脑海里面,不自禁的便浮现出那张干净的小脸。

    时而腹黑,时而狡黠,倔强地,无助的,开心的……

    唇,往上扬起……眼神也变的格外的温柔。

    怀里的倪依依抬头,不经意的捕捉到他眼里的温柔,她俯身,亲吻着他的脸颊,“伟立,你怎么也不会想到吧,自己一直想要的女人,会被雷昊天给沾染了。你纯洁的小天使,今天和雷昊天在一起,我听了一个小时的电话。她叫的声音……好销魂蚀骨啊。我现在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她是怎么在雷昊天的狂野中,努力的绽放出来的……”

    平静的语气,却透着无尽的酸涩。

    罗伟立的手,僵硬起来。他眸色变冷,把倪依依扶正,替她把衣服整理好。虽然动作仍然是轻柔体贴入微的,但是,那双眸,却变的冰冷一片,“原来你是听到这样的事情,所以在路边哭泣的。”

    倪依依垂头,她脆弱的看着罗伟立,“可是,我还是在乎你的。”

    嚼着冷笑,罗伟立亲吻了她一下,“好,好,我也在乎你。走吧,回去睡一觉。我的女人,我知道怎么追求回来。不管她现在是怎么和那个男人呆在一起,这件事情,我不会放弃的。”

    倪依依这才抬头,笑着点头。挥手,她戴着墨镜离去。

    俩个人虽然呆在一起,可是却极有默契的,不愿意让外面的人知道……

    ****“啊,好无聊啊。”接下来的二天,成导大发善心,居然把池晓晴的戏码变成了三天后的。是以这几天池晓晴只能乖乖的,象只宠物一样的被关在屋里面养病!

    而雷昊天,则天天就跑来霸占着她的病床。

    手上被拷着链子,池晓晴一点也不想出去散步之类的。她成天就乖乖的闷在屋里,这样的后果,当然就越发的难打发时间了。

    “来,池晓晴小姐你喝杯牛奶吧。要不然,我陪你一起出去散下步去?”

    周妈把一杯鲜牛奶递到池晓晴的手里,一脸和善笑容的劝说着她。

    “出去?好啊,那你能把这个帮我摘了么?”池晓晴把手伸到周妈的面前,希翼的看着她。

    周妈象看见了恐怖的事情一样,缩后一步,她慌乱的摇头,“池晓晴小姐,你可不能害我呀。我家里的孩子才在读大一,我要是被少爷给人道毁灭了,我孩子可怎么办啊?她现在读书正需要钱呢。全家上下,全指望着我这一份薪酬养家。你……你就别为难我了。”

    郁闷的把手缩回来,池晓晴挥手,“那算了,我不出去了,你也别给我开了。那我总可以上网吧?”

    手机,除了接听电话,池晓晴现在不能擅自占有电话。雷昊天有吩咐,不让她乱打电话。为的,只是让她多休息。

    明明是关心的事儿,可在他做出来,却变的强横不可理喻的。

    周妈的电话响了,池晓晴眼皮也没抬一下。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找周妈的,往往就是雷昊天那个魂淡。果然不出所料,周妈对着电话,“好,很好。只是,池晓晴小姐说她很无聊。吃饭,吃的也不多。”

    “好的,我马上给她。”

    周妈把电话递到池晓晴的手里面,“池晓晴小姐,先生让你接听电话。”

    把头扭到一边,池晓晴哼哧,“我困了,想睡觉。”

    周妈一听就急的脸都红了,“池晓晴小姐啊,你……”

    看这老妈子这么为难,池晓晴轻叹了一声,接过电话,“喂……”

    “女人,敢不接我电话。哼哼……”

    电话里面的冷哼声音,让池晓晴的全身再度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个男人,哪怕隔着这么远,她也能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冷咧气势。

    “没有呀,这不是在接了么。”

    “怎么吃的很少?”

    不满意的问话,听的池晓晴郁气。

    “没胃口!‘“怎么没胃口!”

    “没胃口就是没胃口,还怎么没胃口了?”气愤的就差骂娘,池晓晴极度的怀疑,这个男人这会儿是不是和她一样,同样的无聊的紧。

    “我命令你吃下去。要不你知道后果很严重。”“总裁……”

    “我让你开口说话了吗?统统不准说话!”

    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女人弱弱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这个暴君狂怒的声音响起。

    池晓晴呆住,她怎么感觉,这男人似乎……还在做事儿呢。

    不确定的问道,“雷昊天,你现在做什么?”

    “我在和一帮家伙讨论方案。”

    嘶气,他和自己的员工开会,可却当着一票的人,在电话里面问自己为什么不吃饭。为什么胃口不好……

    池晓晴泪奔了,有这样的极品老总么!

    “请问,你们开会的人,有多少人?”池晓晴实在是怕了这个肆意佞为的男人,她心里祝祷着,最好,只有部门里面的几个人。

    “讨论部门的人有一百四十个人。有没有漏掉的,我不知道。”

    雷昊天的眼神扫过下面的人群,池晓晴再一次的泪奔。她轻哼一声,“我现在有胃口了,所以,你继续。我也继续保养我的胃口,吃的饱饱的。”

    “不错,听话,亲一个。”

    抓狂,池晓晴想要把电话扔掉。但是,她一再的告诫自己,忍耐,一定要忍耐,这个时候,不是你抓狂的时候。要不……暴君一发火,后果很严重。

    恶心的,冲着电话,池晓晴应付性的啧啧啧了二声。而电话那边,更是响亮的回应了几声“啧啧……”

    把电话还给周妈,池晓晴捂住发汤的脸,她确定,自己以后……会不敢去雷昊天公司的……当着一百四十个人……他还能啧啧的亲的上劲……这样极品的事情……能是她干的事儿么?

    无地自容,彻底的无地自容了,不是雷昊天疯了,就是她池晓晴也跟着疯魔来着。要不,怎么会陪这个男人上演这么幼稚的暧昧戏剧。

    “池晓晴小姐,你和先生的感情真让人羡慕啊。我们先生,从来没对女人这么好过。”

    周妈轻柔的声音,听的缩在被子里面的池晓晴慢慢的探出头来。

    她涩然一笑,“周妈,你觉得,雷昊天这样对我,是因为爱么?”

    把手里的拷子亮出来给周妈看,周妈愣了一下。旋即便释然的替雷昊天解脱起来,“其实,池晓晴小姐你应该感到幸福的。要知道少爷,一直就是习惯于掌控全局的人。从小,他不喜欢有人过问他的生活,还有他的所有。哪怕,最爱少爷的老夫人,也是不可以干涉他的。”

    池晓晴不明白周妈为何要说这样一番没有营养的话。她眨巴眨巴眼睛,默默的当,听一个无聊的故事解乏……可是,周妈所说的有关于雷昊天的所有的一切……她在事后,却能清晰的记住!

    “他不喜欢干涉人,但是,少爷却对自己在乎的人,最喜欢干涉并掌控在手里。”说到这里,周妈的眼神也很是黯然。

    垂睫,池晓晴的心在自问,雷昊天这样对你,真的是爱么?如果这种强势而不理解的爱,也叫zuo'ai,只怕,不是一般的人,真的没办法接受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