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35章:全陪升级成奶妈!
    “晓晴啊,我们抓紧时间拍你的戏,你身体重要。这个,得养好了,要不,一会儿再生病了,雷总会着急的。哎呀,我早就说了的嘛,雷总对你不错的,你得把他好好把握住了。这个,晓晴你确实是有能耐的。这一点,以后成导要仰仗你的地方还多着呢。”

    成导的这一番话,让池晓晴听的心都凉了。还以为这位导演就是个青松一样的人物,没想到,在强权富贵面前,也不过如此而已。

    “嗯哈哈……好的,好的……”

    擦汗,池晓晴赶紧拍戏。

    今天是餐桌上和男主小三小四一起吃饭的片段,也不知道是真的演的好,还是发挥的好,表演小三小四的女星,在吃饭的时候,对池晓晴进行的人身攻击,可谓是最高境界。

    听到最后,池晓晴都有些瞠目结舌。

    什么你就是没净化干净的元蒙人呀,你就是厕所里面被浸泡了百年的石头啊……乖乖,她从来不知道对面的女人,骂起人来,会这么的霸道厉害。

    紧盯着对面的周丽莎,池晓晴终于知道,张口无言是个什么东东。

    “晓晴,应该你反击了呀。你怎么还傻傻的坐在那儿干瞪眼啊?”成导一声狂吼,吓的池晓晴赶紧坐正。

    看向不远处一脸冷讽的周丽莎,成导的眉微拧了一些,“那谁周丽莎,你这个台词,虽然比原文的好。不过,也忒毒辣了些,还是用原来的吧。这擅自修改了语气,人家作者会说的。”

    周丽莎冷哼一声,“哦,知道了。”她挑衅的眼神紧盯着对面的池晓晴,唇瓣轻启,无声的吐出一句,“贱人!”

    握筷子的手,一下子捏紧,池晓晴这才明白,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她压根儿就不是在演戏。而是,把现实生活中,对自己所有的不满意,全给吐露了出来。

    她,在借着拍戏的功夫,对自己进行嘲讽,打击。

    也难怪了,这个周丽莎,一直以来,就想靠着自己过硬的演技,一举成名。当上最红的影视三星。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她的演技,确实是可圈可点的。

    但,因为脾气太过于强硬,在很多次让觊觎她的男人和投资商们碰壁后,她就沦落的只能接拍一些小小的戏剧。

    这人呀,压抑的太久,久而久知,也就变的性情大变了。

    周丽莎久没得志,但变的愤世嫉俗起来。她最厌恶的,就是靠身体靠漂亮脸蛋上位的人。尤其是池晓晴这样的,明明没进过一天的艺术学样。只是一个狗屎运一样的机会,就能接拍到一流的角色。最终,还在今天得知了,原来她的身后,一直有那个低调的雷昊天在相帮着。

    典型的是靠着自己的身体上位的女星,在她的眼里,所有的好感,就这么消失不见。取替的,就是无边的憎恶。

    以前和雷昊天的关系,她一直保持着低调,今天被这些人发现了,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的喽。

    耸肩,再一次拍起戏来。

    这一次,同样的是恶毒的话,且,周丽莎还把一碗用来做道具的汤菜,泼洒在了池晓晴的脸上。

    那嫌恶的样子,让成导气的嚷嚷起来,“周丽莎,那谁,你这不是拍嫉妒的戏了,你这完全就是拍仇恨的戏码。再不好好的拍,一会儿时间到了,我看你们哭泣去吧。”

    周丽莎抬眸,淡淡的扫成导一眼,再轻蔑的看向池晓晴,“导演,这种戏码,你完全可以和作者说一声,我们做一些小小的改动。这样拍出来的效果,比她的原著,可是有激情的多。只有让女主角受到一些无理的挑衅了,才更容易激起观众的同情心嘛。我这,也只是善意地改动而已。”

    池晓晴吸气,她心知肚明,这个女人,摆明了的就是看自己不顺眼,这会儿在抓紧时间报复她呢。

    一边的成导,有些犯难,真心话,他也并没有觉得这种戏码太不对。但是,这事儿,得和原著作者说呀。这可……真的为难了他了。

    “你们,把所有的汤菜,全给我往她身上泼过去。”一个霸道嚣张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众人回头,看见的,就是一个身关条纹花色衬衣的男人,一脸冷酷的慢慢的走进来。

    他的脸上,有着风雨于来。

    寒光沁雪般的冰咧眼神,象刀锋一样的扫过在场的的,所有人全都吓的噤若寒蝉。

    周丽莎在看见雷昊天进来时,眼神闪了一下,她咬唇,挺立在一边。紧盯着雷昊天,“凭什么要泼洒我菜汤?这不公平,我是女配角,是我来向女主角挑衅的戏码,而不是女主角向我挑衅。”

    她这一番顶撞的话一落,成导吓的脸都变了。

    雷昊天嘿嘿的笑了,这达不到眼底的笑,看的池晓晴倒抽一口冷气。她和雷昊天也呆了一段时间了,对于他的一些习性,倒也能知之甚详的。

    这个男人,不笑的时候,还要好一点。若你一旦惹的他笑了,好吧,这件事情,恐怕就没这么好玩的了。

    “我定的,我决定的,怎么着?马上给我开拍。这一场戏,女主角反攻,还有你……”雷昊天的手倏的指向一边那个扮演小四的女星,“你给我揪打她,泼洒她。怎么恶劣怎么来。反正,这场戏,不拍好了,我不会让停下来的。”

    周丽莎的脸,气的铁青的。成导想开口劝阻一下,可一看见雷昊天冰冷的眼神,他立马大手一挥,“上啊,赶紧开始拍呀,一个个傻瓜样的站在那儿干嘛?”

    池晓晴呆呆的立在那儿,没动,也没说话。她并不感激雷昊天,虽然,他是在为她出头。因为他这样一来,只会让她以后在剧组里面更无容身之地。树大招风,这一点,她懂。

    扮演小四的女配朱玲玲,怯懦的端起面前的一确定菜汤,唰的就泼洒向了周丽莎。

    “不够!”

    雷昊天冰冷的话冷冷的传来,朱玲玲激灵了一下。

    一发狠,她再度舀起一碗汤,唰的泼洒到周丽莎的身上,随之还扑了上去。并与之扭打起来,那架势,大有把她当成了大仇敌一样的。

    成导只是麻木的拍着这一幕戏,他发现,自己的位置,在这一刻,完全就被雷昊天给取替了。因为……叫停或者不停的权利,全落在了雷昊天的手里面。

    所有人全盯着周丽莎拍这一场女配被反蹂躏的戏码,而雷昊天,则闲适的站在一边冷漠的看着。

    不知道第几次了,菜汤没了,重新上。

    朱玲玲一直泼洒的手都软了,池晓晴再看不下去。她大声吼叫一声,“够了……”

    眼睛,紧紧的瞪着雷昊天。

    雷昊天淡漠的回视她一眼,“就这样吧!”

    上前,揽住池晓晴,他当着大家的面就这样嚣张离去。

    一回到病房里面,池晓晴气愤的一把推开他,“雷昊天,你怎么可以干涉到我的工作中来?拍戏中,难免会有摩擦,你没必要事事为我出头。这样做,你让我以后会很难做人的。”

    不悦的瞪着她,雷昊天霸道的把她往床上按去。

    “大不了不拍戏。这部戏让你拍完,过一下戏瘾,以后,就别再拍这种戏了。”把她怀里,雷昊天一幅要睡觉的样子。

    那颗脑袋瓜在她的怀里蹭啊蹭,象只寻食的小猫儿一样。池晓晴呆住,她伸手拔这个男人,“喂,我一会儿要输液了。”这是提醒他,一会儿自己还得打针,你赶紧闪一边去,别妨碍着我。

    把脑袋在她的怀里更舒服的挪了个位置,雷昊天咕噜,“女人别吵!”昨天晚上一个晚上没睡觉呢。

    “呃,你……要不去找……”别的女人。这话,池晓晴说到嘴边了,也生生的咽下。她生怕再惹火这个恶魔般的家伙。这人,不是人,就是一个魂淡加恶魔级别的综合体。

    怀里的男人,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池晓晴翻眼,这个男人,这睡的倒是好呢。

    不过,好的宾馆不睡,他却跑到这医院里面来和自己一起睡觉。不得不说,这位大爷,当真是爱好与众不同。且,她记得,昨天的那个宁丽文,可是相当奶霸啊。

    那么大的二团肉,枕着睡觉多爽利啊,要是她,她指定得靠在那种奶霸上睡觉。

    这男人!

    没一会儿,医生就进来输液了。

    输液的人,最是困乏。只输了一会儿,池晓晴就伸手打起哈欠来。

    可是,看看吊水,那水还有好多呢,她真担心,一不小心自己睡着了,那里面输入了空气怎么办?

    怀里的脑袋瓜蹭了蹭,雷昊天的眼睛睁开。

    看见她还挂着一大瓶子的吊水,不满意的咒骂了一句,“笨女人,哪有你这么弱的身体。我站在水里泡一天一夜,也不会象你这样生病重感冒。”

    他嫌弃的瞪着她,似乎,她生病,也是她极大的过错。

    郁闷,池晓晴索性的闭上眼睛。谁会好好的没事情可干,来做这样的生病的事儿呀。

    昏昏沉沉的,池晓晴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再一次醒来,是被怀里的男人压醒的。

    睁开眼睛,看着这男人腿把自己挟的紧紧的。

    手,更是把她捆的死死的。这感觉,怎么看,怎么都是有种把她当成了抱抱熊一样。

    抬手,看见自己手上残留的软体针,池晓晴的唇往上扬起。她……可不可以理解成,这个男人,在她睡觉的时候,因为担心她输入了空气。所以一直守候着她,直到水输完了。才把针拔掉的。

    呃,以雷昊天这种狂躁的性子,他若是守候着自己,那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暴躁的场景?肯定是一会儿看一眼那吊瓶,一会儿瞪一眼自己。最后,再无聊的瞄一眼窗外……

    想到这些,池晓晴轻轻的笑了。

    看着睡的香沉的雷昊天,这会儿,看着他的眉眼,到觉得这人,其实也挺不错的。

    睡着的雷昊天,眉眼柔和了,少了那种冷酷无情的霸道嚣张狂肆样儿。多了几分柔和,邻家大男孩子的感觉。

    她轻轻的挪了一下被他压酸了的胳膊。那家伙却把脑袋瓜往她的怀里挤压进去,“女人,别乱动。”

    脑袋瓜拱啊拱,把她的病服拱开,池晓晴呆呆的瞪着这恶魔。

    这家伙,居然把她的衣服拱开了。嘴巴,直接含住她半边茱萸就开始吃了起来……

    吧唧二口,“香……”

    咕噜出这样一句话,雷昊天含着她的柔软,再一次睡死了过去。

    池晓晴瞪眼儿,这是神马情况?

    感情,这是把她当成了奶妈级别了!!

    她是病人俟,明明是她在住院,怎么成了这男人把她霸占着陪睡,现在还升级到陪他吃!!

    泪奔,池晓晴真恨不得把这厮一腿给踢飞得了。

    扭来动去,想要把这个就算是梦里,还在使劲地欺负她的男人给踢飞了去。但是,她挪一下,那男人捆的更紧。这样一来,池晓晴彻底的放弃挣扎了。

    “好吧,我当了全陪也就罢了,现在,我还得在梦里任你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