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34章:宠物不乖的下场!
    啃着她的嘴儿,雷昊天却嫌弃的埋怨她,“女人,你这破身体也忒差劲了,以后没事给我好好的吃多点养好点,不行,那破戏也别拍了。”你身体总不好,怎么满足我的胃口!

    眼睛倏的睁开,池晓晴无力的想撑起身体。

    却被雷昊天动作一点也不温柔的按住,“没让你乱动,你扭什么扭?是不是刚才还没扭够?”刚才他是抱着她,女上男下的姿势……在情动时,她就算是被迫,也跟着腰肢狂扭的……喵的……这男人,三句话不离做啊做。

    气愤,池晓晴直接用行动来表示自己的恨意。她俯身,咬住这家伙的嘴巴。

    可惜,身体真的好软,加之才高-潮过后。全身更是软的象块棉花糖一样的,池晓晴现在咬他也嫌吃力。

    无力的闷靠在雷昊天的身上,她象只懒洋洋的小猫儿。

    感觉到她身体越发的滚烫了,雷昊天不悦的再一次嚷嚷起来,“可恶的妖精,你明知道身体不好,还来勾引我!”

    池晓晴真的泪了,天,是她勾引的他么?摆明了的,是他借着给自己按摩,最后把她连皮带骨的给吃掉的好不好。

    没有力气申辩,池晓晴只是靠着他,呼呼的就睡着了。

    看着她虚弱的样子,雷昊天的眼里有痛楚划过。

    “病人受凉发烧,打二瓶药就容易好的。”在雷昊天冰冷的臭脸中,医生快速的检查完毕,并在第一时间内做出了汇报。

    “赶紧治啊,一个个傻不拉几的站在那儿干嘛?”就算是睡梦中,池晓晴也听见雷昊天的狂烈咆哮声音。

    她不悦的翻了个身,往里面睡去。

    等到再次醒来,池晓晴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雷昊天正用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紧盯着自己。他的手里,还摆弄着一款手机,刚才醒来的前一分钟,似乎,还听见咔嚓的照相声音。这男人一个晚上没睡觉,不会就是在给她拍照片吧!

    池晓晴一脸的黑线,她紧盯着雷昊天,“你一直在给我拍照!”

    雷昊天把手机收起,轻蔑的扫她一眼,“我就没看见过有象你这么睡觉,睡的跟头猪头一样的女人。口水还跟着往外面流,你看看,枕头都被湿了呢。”

    顺着他眼神看去,池晓晴看见那枕头上,当真有一滩……可疑的水渍……

    脸,腾的就红了,池晓晴气哼哼的要下床。

    却被雷昊天暴躁的按住,“你想干嘛去?”这个女人,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是在生病么?

    象看白痴一样的扫他一眼,“雷少,你可以不去公司上班,我却必须要去剧组拍戏,现到了关键时刻,我再不去把戏给拍出来,就不能赶在新星奖之前把片子放映上去。我奋斗这么久。图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一举成名么!”

    眼神,若有所思的紧盯着她,雷昊天的唇往上扬起。脸,侧向她,“女人,你亲我一个,我保证这新星奖是你的了。不就是一个新星奖么?你只要随便出演一个角色,我要你当,你就能当上。”

    白他一眼,池晓晴直接就把他当成了一个大白痴一样的患者。整理衣服,准备走人。

    眉眼竖起,雷昊天彻底的怒火中烧。喵的,他守了她一个晚上,请的俩特护都睡死了过去,这个女人居然一点也没感动,还拿大白眼儿来瞪他。

    气愤,他伸手一把就狠拽池晓晴,“女人你什么意思?我好心的帮你,你就是这样看我的?”

    磨牙霍霍的声音,听的池晓晴无力的呻喻。紧盯着他拽住自己的胳膊的手,“男人,你把我拧痛了。”

    纠结的眉,让雷昊天慢慢的松开了手,但那双眼睛,仍然紧盯着她。

    叹气,池晓晴站定,“雷大少,我很感谢你的好意。我知道的,你想要让某个人当明星,当红星,当巨星影后……这统统不是问题。但,关键的问题是,我不想这样好吃懒做的就当上这种种花冠的人物。我想……依靠自己的实力来一举成名,哪怕是失败了,可我努力过,这样就足够了。”

    雷昊天愤怒的眼神,慢慢的转变成了反看她象看白痴一样的眼神。“女人,你是疯了吧?我不得不说,你这样子,感觉,就是一个疯实的家伙。都是一举成名的,你干嘛捷径不走,非要傲娇的去奋什么斗,还虽败犹荣来着!白痴一个,诊断完毕!”

    这话,再一次让池晓晴风中流泪了。这个男人,就不是和她是同一族内的人物。鸡同鸭讲,莫过于此。

    摇头,池晓晴不理会他,往浴室里面走去。把自己梳理得当了,雷昊天却悠闲的看着她,“女人,过来。”

    不理会他,池晓晴要打开门去剧组。她的戏份,正是关键时刻,这会儿要停一天,那就得损失好几天的。且,越早把片子拍了整理出来,她就越发有希望得到新星奖。这一奖项,她是极看好的。

    当他的话是风过,池晓晴直接往门外走去。

    眼神危险的眯缝起来,雷昊天伸手,直接就把池晓晴给抵在了墙面上,“咔嚓……”声响中,她的手,就这么被一幅手持给拷了起来。

    不可思议的紧瞪着他,池晓晴吸气吸气再吸气,“雷昊天,你什么意思?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雷昊天邪恶一笑,“没办法,昨天晚上我盯着你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点。知道不听话的小宠物,往往得到的最好的惩罚是什么么?那就是让主人把她给拷起来,慢慢的驯服。”

    池晓晴头上的黑烟,滚滚来,她怒目横眉的瞪着面前的男人,“雷、昊、天!!”

    掏一下耳朵,雷昊天很惬意的回应一声,“嗯,要叫亲爱的,或者是主人。”

    甩一下脑袋瓜,池晓晴气的扯起手上的锁链哗哗的往雷昊天身上砸来。“你这个魂淡,你去死吧,你敢这样对我。我是人,不是宠物,喵的,赶紧给我打开,要不,我和你拼命了。”

    手上的锁链,被她弄的哗哗的响。听在雷昊天的耳朵里面,无疑的,就是一首最动听的天籁之音。

    他伸手,捏住池晓晴的手,眼神落在那根锁链上。“乖乖,看看你现在这样子,真让人想要快速的把你征服掉呀。不得不说,女人,你真会挑逗我。我向你祝贺,你成功的挑逗了我。”

    气愤,让池晓晴话也说不出来,她直直的瞪着面前的男人,欲哭无泪。“放开我,雷昊天,我让你放开我。否则,我会和你没完的。”

    耸肩,“不放,在你没全好之前,我不会放过你的。从今天开始,你给我乖乖的在医院里面躺着。你的戏份,今天不就是一场在客厅里面吃东西的戏份么。一会儿我剧组的人到这里来拍,哼,这部戏拍完后,你就对我一个人服务,不准再拍戏了。一个女人,成天想这么多成名的事儿做什么,有了我,你不需要那些没用的名气。”

    丢下这话,雷昊天不看气的风中凌乱的池晓晴,抬腿,悠闲的就往外面去。

    “周妈,你进来给我好生的盯着她。在她拍戏的时候,你可以把这个给她除去。别的时候,全给我锁上了。那外面的四个保镖,你可以全权的命令他们。要是把人给我弄丢了,或者是出了问题,你们五个人,哼哼……”

    这威胁的话,听的那个叫周妈的仆人吓的脸都白了。“是,是,少爷,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定会把小姐看好的,不会让她出哪怕是一点点的事情。少爷你走好,你放心……”

    语无伦次的周妈,就这么把雷昊天送走。她回身,搬了把椅子就对着池晓晴坐了下来。

    被这么一个中年妇女,一眼不眨的盯着……池晓晴无语泪先流。

    “周妈,你……放我离开吧,我一定不乱来,也不给你添乱的。我保证,去拍完戏后,一定回来这里躺着,不会让雷昊天知道的,我求求你好不好?”

    她可怜的乞求着周妈,哪知道周妈却苦了脸,狂乱的冲她摆手,“小姐啊,算我求求你了。你就老实的呆在这里面吧,先生也是为了你好。你身体不行,就得养着。女人没必要这么拼的。你要是出了事儿,一会儿周妈还有外面的四个兄弟,我们……我们的命……可就保不住了呀。少爷他人,你也知道的,他可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啊。”

    这话,彻底的把池晓晴仅存的哀求心给打消了。

    她无力的回到床上,紧盯着手上的锁链,心里,酸涩的味道更浓。

    她,就不应该在当初和雷宇乐签证下那一纸不靠谱的合约。看吧,明着是和小的签订了的,可是,她人却总是被老的事事控制,没事摆弄,夜夜索求……

    手上的锁链,打造的异常精致,细细长长的,中间隔几个锁的距离,还有颗亮晶晶的钻石镶嵌在上面。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压根儿就是一幅情趣手持。

    只不过这幅情趣手持看起来更长一点,也更奢华一些。

    喵的,这个可恶的男人。在心里把雷昊天的祖宗十八代全给诅咒了一遍,池晓晴郁闷的躺下睡觉。

    折腾来折腾去,最后没睡着还搞的头发一头的乱。

    有人在外面敲门,她听见周妈去打开房间的门。

    “周妈,外面有剧组的人员到了,让人把池晓晴小姐请出去,说是有她的戏份。雷先生说了,只给她一个小时的时间搞定。超过了时间,不管拍成功与否,必须要送回房间来。”

    门外汇报的保镖,噼里啪啦的曝完,池晓晴却听的呆了。

    脑袋瓜从被子里面伸出,她愣愣的看向窗户外面。果然不出所料,外面真的是自己那帮剧组的人员。

    雷昊天,当真把一个剧组的人,全给派到一这里来拍戏!!

    这个狂霸的家伙,他……

    池晓晴没话可说了,她赶紧起床,穿衣,一个小时,时间有限啊。要拍不好,她就真的完蛋了。

    看着手上的锁链,池晓晴可怜的看向周妈。

    周妈还算是机灵的一个人,一见她这可怜的眼神,立马就上前把手持打开,“池晓晴小姐,你去吧,我在一边看着你拍戏。嘿嘿,我这么大,还没看见过拍戏是什么样的呢。这一次,可是沾了池晓晴小姐你的福气了。”

    池晓晴心里翻滚,喵的,你是明看戏,暗监督吧。还沾我光……我沾谁的光……

    三二下的把自己收拾利索了,池晓晴往外面奔去。

    导演等人还在布置场景,一看见她出来后,全场的人,都愣了一眼,有人眼神复杂的看着她。有人则用嫉妒的眼神紧盯着她。似乎,她……住院,是个极可恶的事情。

    无辜的耸肩,池晓晴奔到导演身边,“导演……”

    成导看着她,伸手,拍一下她的肩膀,“呵呵……晓晴啊,你是我们剧组的光荣啊。这伤病也不退居二线,这个,我们所有的人,全都应该向你学习的。”

    这位成导,也不是个溜须拍马的人。但,今天他这笑容,落在池晓晴的眼里,却感觉,怎么就这么的……虚伪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