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30章:在清醒的时候要你!
    再度以雷昊天正式的女人身份出现在他身边,可惜,倪依依却悲哀的发现,自己想要再找回当年他对自己的那种偶尔的柔情……也再找不到了。

    一旦失去了,她就失去了永远和他在一起的资格么?

    不甘,不服,倪依依轻哼出声,“雷昊天,你是我的,你是占有我的第一个男人,哪怕,用卑鄙的方法,我也会让你和我在一起的。池晓晴,你凭什么和我争?我和雷昊天,可是在学校就认识的。”

    眼珠子一转,倪依依决定,自己也有必要,和池晓晴一起见一下面了。

    和罗伟立散步完比,池晓晴往庄园走去。

    的士到了庄园门口,她抬步往里面慢慢走。

    这个时间,在朦胧的路灯下散步似的进屋,会是一种心灵的享受。

    路边的松竹,被风吹拂的呼呼的响。风过,扑面而来的竹子的香味,让她深吸了口气。这排竹子,正在生长新的竹笋,那种清新的气息,在这样的夜晚,尤其明显。

    原本压抑的心情,在这时候,却变的好了许多。

    前面一个朦胧的身影,在亭子里晃动,池晓晴呆了一下,她没想到,这么晚了,还会看见雷昊天在这里。

    眸色一转,池晓晴打算视若无睹的悄悄过去。她现在,只想不招惹这个男人为妙。

    衣服大大的敞开着,雷昊天不断的呼呼着气。

    那个该死的女人,给自己下了药,他回来后,就坐在这里吹冷风。但是吹了这么久,身上的热气,还是经久不散。

    看见悄悄潜匿过去的那个女人的身影,雷昊天的怒火滔天而起。

    这个女人,她那么贫穷,学业也不好,自己给她所有,还给了她名气,她却还想要更多。

    这种女人,真的太贪心了。

    进了屋子,池晓晴舒了口气,这会儿的她,感觉远离了那个男人就安全了好多。

    只是,当身后纷沓而来的脚步声响起时,她回头,看见的,就是雷昊天一脸诡谲的潮红,那双眼睛,也跟要吃人一样的向自己走来。

    惊吓,让她全身发软地,却也慌乱的往房间里面逃窜而去。

    澎的把门给撞上,池晓晴吓的不断的拍抚着胸口。

    “开门,池晓晴,马上给我开门。”象要把门打烂一样的砸门声音,听的池晓晴慌乱的想要找一些东西来顶住门。

    可是,屋里的全是大家伙,那盏梳妆台前的小椅子,压根儿就挡不住外面震天的响声。

    看着门不害震天的响,池晓晴吓坏了。

    “怎么办,怎么办,这个男人一旦发起疯来,会是件太可怕的事情。”捂住耳朵,她拒绝这种骚扰。但是,门钥的响起,彻底的打消了她的侥幸想法。

    门被澎的推开,看着面前怒焰焰的雷昊天,池晓晴步步后退,她看出来了,这个男人……明显的不正常……

    “你……出去,不要靠近我,我们说好了的,从此以后,不会再有关系的。”

    雷昊天咧开嘴巴狂肆的笑了,那双赤眸,阴狠的瞪着她。“没有关系,你一直忘记了,我从头到尾,也没说过会放你离开。你,只是我的玩宠。就算是情人,你也不配。”

    在池晓晴的尖叫声中,雷昊天直接就扑倒了她。

    “滚开,我不配做你的情人,你还扑倒我干嘛?放开我……”还没吼的完,池晓晴的嘴巴就被堵塞住了。滚烫的舌,让池晓晴的眼睛瞪的大大的。

    这男人,真的不正常啊。

    感觉,就象是在火山口一样的,这么烫!

    “女人,你是我花了钱的床伴,所以,当床伴就得有自觉性,你现在的任务,就是陪我做应该做的事情。”

    在雷昊天嘴手攻击下,池晓晴的裤子嘶的就被扯破。赤裸的肌肤曝露在冷空气中,池晓晴蜷起了腿。

    打死今天也不能从他了,她屈腿,想要踢飞这兽男。

    身体,却被一把抱起,“乖乖的陪我洗澡去。”

    呃,这是神马状况?

    有点搞不懂自己现在是怎么回事儿,因为刚才雷昊天的坚挺,紧紧的碰撞着她,她还是知道的,这男人,正处于兽于横行期。

    “女人,我没强上你,你是不是很不舒服呢?放心,我这人,虽然是兽点,但也不至于非要在这种受了控制的时候来要你。”

    “你被下药了?”这时候,池晓晴才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对,该死的!”身体,象炸弹一样,直接就被扔到了浴缸里面。

    气愤的抹去脸上的水,池晓晴于哭无泪,这个男人,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的粗鲁!

    精壮的身体一迈入浴缸,水哗哗的往外面溢出。

    看着这男人匀称的身材,还有受刺激而赤红的肌肤,池晓晴的脸有些发烫。哪怕,看了这么多次,她还是不得不承认,这男人,有当男横的潜质。甚至于,比男模的身材还要好。

    “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微闭着眼睛的雷昊天,轻哼出这话。

    池晓晴赶紧抬手自己剥衣服,三二下的剥光了,便把身体藏匿到水里面。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掩藏自己的**。

    雷昊天却在这时候倏的睁开眼睛,“替我浇冷水!”

    那双赤红的眼睛,还有他脸上不断滚下的汗珠,让她明白,这时候,这个男人身上遭受着怎么样的刺激。

    看了一眼身边的花洒,池晓晴咬唇,还是拎了起来。

    对准他赤着的身体,花洒浇出冷水。有水洒在池晓晴的手上,那沁寒,让她打了个冷颤。

    真的很冷呵……

    可这些水浇在雷昊天身上,他象个没事人一样的。浇了近二十分钟,他才睁开眼睛,一双遂眸,饶有兴趣的盯着赤着的她。

    手一软,池晓晴手里的花酒掉落在浴缸里面。伸手,环住了自己的娇软。“你……”

    嚼着一抹邪恶的笑容,雷昊天伸手,直接就把她拽拉到了自己的怀里。“我在被人控制的时候,不要你,是因为那样的要法,让我觉得很不耻。现在,我是清醒的,所以你得为你的男人解决问题。”

    在她的尖叫声中,他架起她双腿直接就悍然不顾的刺入。

    浴缸的水,因为他激烈的动作,不断的往外溢出。

    当身体的敏感,诚实的被他带动起来,池晓晴沉浸在他制造的肉于中。

    完事,池晓晴困难的起身。她很悲哀,摆脱不了这个男人的控制,还得一次一次的承受着他的索取。而他,还不用失心。这样的事情,让她有种忍无可忍的感觉。

    看着洗手间台上的一枚硬币,池晓晴的唇往上扬起。

    一抹报复的意味划过,她拎起那枚钢蹦儿,“雷昊天,这是对你成绩的奖励。”

    硬币,抛到了雷昊天的身边。

    紧盯着那一枚硬币,雷昊天的眼危险的眯缝起来,“女人,你什么意思?”

    这个女人,她在找死!

    满意的欣赏着他青筋跳动的样子,池晓晴干净的脸上是纯洁的笑容,“没什么呀,就是对你这一次服务的额外奖励。我们俩原本就是清了的,这一块钱,是我对你的奖励,事情就是这样。”

    在他的愤恨瞪视中,池晓晴关上了浴室的门逃之夭夭。一块硬物砸在了门上,屋里的雷昊天发出了堪比地震一样的咆哮声音,“女人,你在找死,敢把我当成鸭子,喵的……”

    满意的抱着衣服逃跑出去,对上的,却是穿着睡衣的弯弯一脸的好奇,“姨妈,你这么晚了,还在果奔么?啊,不会是梦游吧!”

    小丫头起床小便,没想到会看见自己的姨妈这样果奔。池晓晴泪奔着跑回自己的房间,赶紧把门关上。心里还乐个不停。可算是板回了一局,喵的,雷昊天你不是一直自以为自己体力惊人,精力过人么?好啊,我让你过人,这会儿只给你一块钱,你的感觉,也就可想而知。

    这一个晚上,池晓晴睡的很香甜,而雷昊天,则气的跳脚。他进去找那个女人算账,敲门却打死也没有有应。最后隔壁的儿子雷宇乐起床,一脸郁闷的冲他抗议,“老头,你要不想睡觉,可以到外面去长跑去,一个大男人,却被女人撵出了房间,你怎么还好意思使劲地敲门呢?”

    郁闷,雷昊天一道威严的眼刀扫来,这才吓退了雷宇乐。不过,经此一扰,雷昊天也不好意思再和敲下去。心里想的,就是第二天怎么也得找这女人好好的教训一顿。

    第二天一大早,本着一定要教训这小女人的想法,雷昊天早早的起床。

    厨房里面的池晓晴,还在做着孩子们的爱心早餐。闻着这可口的香味,雷昊天所有的怒火,全都消失不见。

    他吸了吸鼻子,紧盯着若无其事的池晓晴。

    被这样的眼神拷问着,池晓晴也自在的很,象个没事人一样,顾自做着自己的事情。要出厨房,雷昊天直直的挡着她的路。

    抬头,池晓晴脸上是淡淡的疏远的笑容,“雷昊天先生,麻烦你让一下路好吗?”很温柔的语气,很客气的话。

    雷昊天呆立在那儿,身体,却被挤到一边去,池晓晴嚼着冷漠的笑容走了出去。

    “你什么意思女人?”

    一把拽过她,雷昊天的眼里怒火焰焰。

    无波无澜的吐出一句,“雷昊天先生,我在晚上,可以是你的床奴,但是,在白天,我有自己的生活。麻烦我的金主,你把手放开。谢谢……”

    很客套的话,却明显的把雷昊天阻隔在了她的世界之外。这种感觉,非常的不爽。

    雷昊天呆呆的立在那儿,一种叫作失落的东西,慢慢的浮上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