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29章:***
    四人的眼神相接,心神各异,倪依依不愧是大家闺秀,她在最初的震惊过后,便绽放出一抹友善的优雅笑容。

    “那位小姐看起来有点面熟呀,她身边的公子我记得是……啊对了,是罗家的少爷吧。”她把手更紧的挽住雷昊天。后者只是闷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晓晴,我们坐楼上去吧。”罗伟立看着对面的雷昊天,眼里一抹冷戾划过。同样的,他也象做象个没事人一样的问身边的池晓晴。

    “哦,好,我没意见的。”

    罗伟立的手,突然间伸到了她的腰上亲昵的搂着她,“晓晴,明天晚上有空没有?我有二张影剧院的歌剧票,想请你明天晚上一起去听戏,好么?”

    池晓晴呆住,说实话,她要听一下流行歌曲,还能听的懂。但要听那些歌剧之类的,真心的不懂。

    尴尬的摇一下头,“不要了,我对歌剧不懂的。你知道的,我……没这方面的涵养。”巨汗,这种事儿,虽然尴尬丢人,不过,池晓晴还是说了出来。

    “哈哈,没事的呀,我告诉你,这一次的歌剧,和一般的有所不同。若是那种传统的歌剧,其实我也不会的。这一次是中西方的文化交流晚会,同时还会有我们国内的一些改良版本的剧种一起同台上演出。就是那种类似于流行一样的戏剧类歌唱晚会,很不一般的呢。”

    池晓晴心动了,那种改良版本的戏剧,她还是很有兴趣的。是以,便松了口,“那好,明天没事,我就去。”

    俩人只是说一些简单的事儿,可落在远处的人眼里,那就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雷昊天的手,不自禁的团起,那凛然的气势,丝毫不减。

    把他所有的情绪,全都收入眼底,倪依依是又气又急。回头,她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池晓晴的背影,一抹绝然划过。

    如罗伟立所料想的那样,一行人真的在灌俩人的酒,不过,有了罗伟立的阻挡,池晓晴并没有喝太多的酒。倒是他本人,喝的不算少。

    “伟立,我们去外面吹吹风吧?”看他喝的不少了,再这样下去,只怕醉的人就是罗伟立。池晓晴打圆场要出去。

    伍思琴一帮人,正灌的起劲呢,这一听,不依了。“不行,不行,这才开始呢,伟立人家都没说走,你不能跑路。”

    罗伟立一把拽住她,“我们先跳舞,一会儿再来……再来喝总可以吧?”

    看他脸红脖子粗的样子,一行人挥手,“好吧,饶了你们了,先跳舞去。可不能跳的跑掉了。”

    这一提醒,池晓晴还真萌生了想要逃跑的想法。

    俩人在包间里面跳了一会儿舞,一前一后的,便溜出了包间的门。

    “晓晴,我带你去公园里面吹下冷风去,再不吹风,我这脑袋瓜可要爆炸了。”

    罗伟立打了个酒隔,难受的半边身体倚在了池晓晴的身上。

    反手扶住他,池晓晴困难的往外面去。一个人站在面前,遮挡了他们前进的道路。抬头,看见是雷昊天,池晓晴抿嘴,轻拍了一下罗伟立,“伟立,能走么?”

    迷糊的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雷昊天后,罗伟立嘿嘿一笑,“能,怎么不能走啊,在这时候,我更能走动了。”

    俩人一前一后的从雷昊天的身边走过,从头到尾,池晓晴都对雷昊天无视之。

    太阳穴不受控制的跳动了二下,雷昊天抬腿进了房间。

    把一杯加了料的酒端到雷昊天的面前,倪依依一脸的笑容,“昊天,来我们喝酒。”

    不疑有它,雷昊天端起就狂灌。

    一他的脑海里,总浮现出池晓晴和罗伟立相拥相依的画面。

    怒火腾腾上窜,全身也开始发热发烫。

    他烦躁的扯开自己的衣领,一边的倪依依,却嚼着一抹冷笑。虽然做为良家女人不应该对人下药,可是,她真的不想放弃这个优秀的男人。所以,无所不用其极,便成了她的首要选择。

    “昊天……”手,在他的胸前轻微的撩拨着,倪依依的嘴,故意趴在他脖子处轻呵着气。

    这无疑的,就是在点火,雷昊天一声嘶哑的怒吼,直接就按倒了她。

    把她按在沙发上,俩人交缠在一起。

    贪婪的吸取着对方的甘甜,倪依依如痴如醉。

    她的饱满,更紧的贴近了雷昊天,长裙下的玉腿,也架到了雷昊天的腰上。**的坚挺,提醒着她,这个男人,就快要属于自己的了。

    甩了甩头,雷昊天的头脑有些入场的清醒。身下女人的香水味道,让他不悦的哼哧一声。“你洒的什么味道?”

    倪依依一怔,旋即亲吻着他的唇瓣,“是你最爱的毒药呀!你不是一直就说,我用这种牌子最好闻,也最有味道的!”

    胸部,在他的赤裸前摩擦着,倪依依的身体颤抖起来。越是闻着这男人身上的馨香味儿,她就越发的情动。

    “哼,倪依依,你敢对我做别的手脚。”

    还情动呢,脸上,却挨了重重一个。这一耳光,把倪依依的情于瞬间打翻。她可怜而气愤的瞪着雷昊天,“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找别的女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你就是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我是你订婚要正大光明在一起的未婚妻,我是你以后人生中的另外一半,你为什么不可以和我在一起?”

    长期的压抑在这一刻曝发出来,倪依依象疯了一样的扑到了雷昊天的身上。她就不相信了,自己给这个男人下了药的,他凭什么就能抗拒她的诱惑力。

    她倪依依,走出去,也是一票的男人喜欢好不好,凭什么,他凭什么不喜欢自己?

    更何况,她还有池晓晴比不了的身世还有教养呀。

    不服,不甘,让她象只发狂的母兽一样,不断的亲吻着被下了药的雷昊天。

    很好,雷昊天动了,他的手,搭在了自己的丰满上。

    倪依依欣喜的轻哼起来,她闭上眼睛,舒服的呻喻出声。“昊天……爱我,我爱你……”

    tian抵着他的喉结,倪依依更加卖力。

    丰满,突然间被捏的很痛,震惊的睁开眼睛,倪依依看见的,就是雷昊天正一脸冰冷的看着自己,“倪依依,你知道我最讨厌的是什么么?我最厌恶的,就是被人控制。你是很优秀,也很不错的一个女人。可是,你算错了我,我这人,不吃这一套。我宁可在这时候找一个**,也不会上你这个发骚的女人。”

    手,再度收紧,倪依依痛的冷汗也下来了。

    象是皮球一样被抛弃在地上,雷昊天扬长而去。

    抚住自己的胸部,倪依依痛哭出声,“雷昊天,你不是人,你明明就不爱我,为什么还要答应来娶我?你明明就不爱我,却还非要答应这一桩婚姻。”

    “那是因为,我多一个象你这样所谓的正妻,也无所谓。但是,我这个人原本就没有爱的。你家里的人,不是想我娶你么?那我就如你们的愿。”

    脚步声远去,屋里只有倪依依压抑的哭泣声音。

    她今天抛下了所有的自尊,把自己奉献给他,得到的,是他对自己的羞辱。

    “你只是为了听从我家里的意见,你只是……借着当年和我家订婚,所以利用我们家对你的帮助,最后,再一举报复么?雷昊天,为什么我们的关系,会变成这样?”

    脑海里面,不自禁的,便浮现起当年的青葱岁月。

    还是读中学的时候,有一天自己所在班级来一个据说很帅气也很冷酷的男人。

    她不以为然,认为是同学乱说一气的。要知道,班上很多的男生,在同学的嘴巴里面,全都是帅哥一枚。

    可当那个左耳穿着一排亮晶晶的耳钉,一身半长黑色竖领风衣,俊逸却又冷酷的男人走进来时,她惊呆了。

    所有的女人,包括她这朵班花,全都盯着他看。桌面上的书本,在他经过自己时,她不小心的掉落到地上。

    他前进的步伐,停了一下,后退一步,把那本书拾起,“同学,你的书掉了。”

    接过书本的瞬间,俩人的手指相触,微凉的手指尖,传递来一缕沁凉。那寒意,让她的全身打了个颤,如电击一般,脸,蹭的就红了。

    从此以后,她的眼睛,就若有似无的会落在他的身上。

    偶尔,他痞坏的眼神会与她交接,就算是那样的一个眼神,也会让她的全身热血沸腾。

    可,在某一天,他向自己示好的时候,她却婉拒了。

    原本,不想沦落为他众多情人中的一个。想要傲娇一下,等到他再来找自己时,便答应与他在一起。可是,他从此就不再理会自己。

    受到冷落,她鼓起勇气,在某一天放学后,幽怨的堵塞住了他的去路。

    没有多余的话,他牵她的手,用暧昧的眼神把她引到了他的车上……

    一想到那一次的疯狂,自己虽然是个处儿,但是,他并没有太多的温柔。就算,他是粗鲁的,可她也激动的不能自抑。

    事后,俩人有过一段美妙的时光,可惜,在自己出国后,这所有的一切,就发生了变化。因为坏脾气做祟,她傻傻的故意说,爱上了别的男人。

    以为他会挽留……最终,他只是冷冷一笑。

    什么话也没说,就那样掉头就走。

    事后,任自己再怎么找他,他也只是冷冷的看一眼,二话不说,直接转身走人。

    好在,她倪依依有一个爱自己的父母,在看见她的书本里夹着的雷昊天的相片后,便知道了自己的女儿爱着的是谁。

    就在雷昊天大四的那一年,双方父母,便达成了这样的儿女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