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20章:****
    今晚终于有了月亮,把一盏小灯开着,池晓晴举杯,“虽然说一声谢谢,有点见外,但我想最能用语言表达我的谢意的,还是这二个字。”

    雷昊天的眼睛微眯了起来,他举杯,“我说过,要谢,最好的,就是把你自己奉上来。”

    这么好的气氛,这个家伙……

    池晓晴翻眼儿,对于这家伙的无耻,实在是无语中。

    “咳……我想好奇的问一个问题,雷总你是吃什么长大的?”

    雷昊天没回应她,只盯着她,眼里,有些许的愠怒。

    “啊,雷总你先别生气,我就是好奇,为什么你的身体……会这么的强悍?”一抹羞涩爬上脸颊,池晓晴的眼睛转啊转。

    唇,往上扬起,雷昊天原眼睛慢慢的弯成了缝隙,“你很想知道?”身体,倏的往前探出,他笑看着池晓晴的唇瓣,“想知道,就过来我和你说。”

    这个家伙,这么强势的,到是让池晓晴有些无语之。

    她微眯缝了一下眼睛,看着面前这个越来越近的红色的东西,脑袋,不断往后避让。

    下巴,被攫取,二个人的唇就这样碰在一起,“吃女人长大的,你信么?”轻轻咬一下,却不深入。

    就是这样的浅尝即止,却让池晓晴的身体颤了一下。这个强势的家伙……

    脸,烧的更加的剧烈。

    池晓晴的眼神闪啊闪,“不……不相信。哪有小孩子就吃大人长大的!”

    湿滑的舌尖在她的唇瓣上轻轻一tian,“象现在,我吃着你,不是一样的么。”

    在察觉到他要伸手的瞬间,池晓晴突然间后退一步。

    她抬头,努力看着面前的男人,“我,我一会儿主动来,不要你强上。”

    雷昊天顿在那儿,并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只是盯着她看。看的她垂下头来,不敢再和他平视,他那双凛冽的眸,慢慢的溢出一丝浅淡的笑容,“哦,很好,你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方法来向我说谢谢,算你还有心。”

    后背,有汗水往下滑落。是羞的……

    “可是,我想我们先感情一番,再来好不好?”抬头,一双水汪汪的眸,可怜的乞求着他。

    “不好。下楼,有美人餐,我还赏月吃饱了撑的。”雷昊天抬tui,唰的就往楼下去,。

    留下池晓晴瞠目结舌的站在那儿,她极度的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上一辈子是急色鬼投胎的?

    要不,怎么会这么的急啊急……

    还在客厅里看电视的福伯,看见俩人这么快就下来,不相信的揉搓一下眼睛。“少爷,是不是我又得替你弄一些滋补的汤了?”

    池晓晴听到这里,当场就一脸的黑线,感情,这男人之所以这么急色,这么壮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没事就被福伯补的!!

    还吃人长大的,就说哪有嘛。

    雷昊天的眼睛斜睨她一眼,对她这样的气愤样子,有些好笑。

    也就是这个女人才能相信自己谎话吧。

    “福伯,你也早点睡觉去吧。上了年纪看太晚的电视,对身体不好。”

    福伯一听,立马就站了起来,“好的少爷,我这就去。”

    看来,这老头子还真听雷昊天的话。难怪,他也喜欢这种听话的人。

    一路来到雷昊天的房间里,他就象个帝王一样的就这么躺在chuang上,一只手解开钮扣,斜着靠在chuang上。那双邪恶的眼睛,在池晓晴的身上扫啊扫,有丝戏谑,有丝诡谲……反正,落在池晓晴的眼睛里面,那就是看着好戏的样子。

    在这样的眼神注目下,池晓晴的一颗小心肝儿,就跟有十八只兔子在里面撞啊撞的。

    感觉,好难受的。

    有点后悔,为毛非要主动提出服侍这个恶魔的请求。这不是找死么?脸,胀的更红,她就站在那儿扭啊扭,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下手。

    “不行?要我亲自动手教导你?或者……我们一起看片子。那些东西可是最好的良师呀,听说处儿看着也会激动起来的。”

    “不要,不准。”急眼儿的池晓晴,一下子就抬头。让她和他一起***,这不是找死么。

    “我来,今天晚上,我会让你欲仙欲死的。”下巴一扬,池晓晴旋转身体,把拖鞋脱掉。

    再一个旋转,那神情,立马就变成了冷咧的样子。

    “爱情,算什么东西……”

    没有音乐,池晓晴就这样清唱起来。那魅惑天然的样子,还有风骚的诱人样……看的雷昊天当场就傻眼儿了。还以为这个妞是个好好小女孩子一样的类型,想不到啊想不到。不仅仅敢和自己在车上野战,还敢这样野性十足的泼辣作风。

    唇,往上弯起,他发现,这个女人,越来越有味道了。和她呆在一起,一点也不寂寞。

    “爱情……”

    连跳连扭,池晓晴就这样扭到了雷昊天的身边,伸手,搂着他的脖子,在雷昊天想要伸手去搂她的腰儿时。

    她却如泥鳅一样的噗溜一下就滑的远远的。

    “男人……算什么东西……”

    妖娆的歌声,还在屋里响起。雷昊天的眼睛却瞪的大大的了。因为这个女人,水蛇一样的腰扭啊扭也就算了。这时候的她,居然把双手放在xiong部,伸出舌头在唇边tian抵着……那双灼热的手,更把那feng满挤迫的就象要弹跳出来一样。

    吸气,小腹繃的紧紧的。雷昊天的小帐篷,蹭蹭的就站了起来。

    他露出一抹噬血的笑容,慢慢的向她走去。

    可池晓晴却如妖精一样的,看见他来了后,却扭到了另外一边儿,一粒扣子,在她的揉搓之下散了开来。

    里面的浑圆,半隐半现的就这样显露在雷昊天的面前。

    那半-裸的样子,却比全都露出更加的诱惑人心。

    身体,热量不断的窜升,雷昊天咧开嘴巴轻轻的笑了。

    有刺-激,才能有温度,他喜欢这样风情而妖娆的女人。

    身体,在雷昊天的面前飘来忽去,池晓晴就象风,要云门,让人捉摸不定,但又神秘诱人。

    每次雷昊天控制不住,想要把她握住的时候,这家伙就会象鱼儿一样的溜走。

    衣服,褪到了下摆,但是池晓晴就是不让它掉落下去,任它就这样在跨间要掉不上。雷昊天看的手痒痒了。眼睛,紧盯着她的feng满,里面的红色文xiong,看的清清楚楚,半载浑圆,就这么张扬的露出。撩拨着你的心,你的肝儿。

    当那件衣服,因为不慎而掉到了tui弯间的时候,雷昊天只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的空白。他伸手,直接就把这个妖精给捏在手里。

    “妖精……”

    他露出精光的眼睛,无一不说明,她的诱人,她的芳香。

    池晓晴只是呵呵的,妖娆的笑,手指,拂在雷昊天的嘴边,轻轻的按压着他的唇瓣。

    “妖精……妖,可是要吸人精血的哦,你就不怕人家吸了你?”

    魅惑天成的眼睛,如水蛇一样的盯着他,无骨的手臂,软软的圈在他的脖子上。

    用发烫的脸儿在他的脸上轻轻的碰触一下。

    却又似受惊一般,一下子就滑到了他的喉结处。

    手指,摩挲着那个突出的地方。突然间张嘴就是一咬。

    “啊哈……”

    不是很重,但也有点刺痛。感觉,到象是在挑逗一样的。痉-挛的感觉强烈的袭卷而来。雷昊天闷哼出声。

    小腹繃的难受,他再也不想等待下去。

    直接一把,紧捏住她的水蛇腰儿。

    而她,不退反进。

    就这么直接挨在他xiong部,手指挑飞间,一件衣服就这样被她挑飞而去。

    吻,一路往下,蜿蜒到他的锁骨处。在那里留下一串红色的印子,最后再象婴儿一样的吮吸着。

    舒服,刺激,让雷昊天的脚心都痒痒的。

    他踡起了脚趾头,脑袋一摆,一声磁性的shenyu,就这么哼哧出声。

    池晓晴得瑟的笑了,以前,他总是把自己弄的狐狸不堪。今天,是不是也可以讨回一点本钱呢。

    想象是美好的,但是现实往往是有差别滴。

    她正啃骨头啃的起劲儿呢,身体一下子就被人扔到了chuang上。

    雷昊天早就被撩拨的全身热血沸腾,就差没溢精而亡的了。现在还被她这样啃啊啃,以他急色的性子,哪还有这心情啊。

    还没等到池晓晴叫出声来,他一个飞扑,直接就把人家给扑倒在chuang上。

    “啊,不要……”

    象小媳妇儿一样的,池晓晴还吼叫起来。

    雷昊天乐了,露出一嘴的牙齿。“小媳妇儿,给大王我从了吧。”

    这话一出,把池晓晴雷的。她真没想到,这个男人他怎么还会有这样的演戏天赋呢。

    还失神着呢。tui儿被人家架起,一个狠撞,得,没顶了。

    “哦哈……”

    痛苦的拧紧了眉,池晓晴气的张嘴就咬。这个死恶魔,为毛每次都是这么不经过滋润就冲进去的。

    “女人,别乱动,要怪,只能怪你的滋味太美好,要不,我也不会这么控制不住自己。”只要和她在一起,所有的自律,全都失控。只要和她在一起,所有的清醒,全都变成了热血。这个妖精,生来就是为了诱惑他而存活的。

    “你这个坏蛋,每次都这么猛烈。”

    抱怨的话还没说的完呢,身体就被某人狠狠的**起来。

    那双噬血的眼睛,写着满满的征服。

    这个男人,生来就是为了征服天下的女人而战的么。

    “女人,你居然敢不老实。”

    伸手,握住她不断跳动的**,肆意的变换着各种形状。

    池晓晴很快就适应了这样的刺-激,最初地痛楚过去,身体的愉悦也伴之而来。

    池晓晴轻哼出声,现在的她,还希望他更深入一些。

    ……欣赏着她的媚,她的娇。

    他拍拍她的脸蛋儿,“说一句好听的,叫的大声一点。”

    咬唇,艳丽的眼儿微眯,池晓晴不理会他,只是把tui儿略微挟紧他身体。

    这样紧窒的逼戾,让雷昊天嘶吼出声,“女人……”

    再一次发力,他把她的tui儿往下弯去……

    等到一场风雨停歇,雷昊天喘息着把她搂在怀里。

    如雷一样的心跳声音,剧烈的诉说着刚才的一场混战有多激烈,也有多h。

    “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哼哧完,池晓晴无力的躺在那儿。全身一片汗湿。嘴儿,被他细细的咬,他的眼里,柔情一片。

    这样柔情蜜意的他,看的池晓晴有些失神。从来不曾想到过,在这个男人的眼睛里面,还会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她眼睛也不能眨巴了,就这样直直的看着他。

    不受控制的伸手,按着他的唇瓣,一个吻,轻轻的印上。很纯洁的一个吻。

    极深情的眼睛,那涣发着光彩夺目的脸儿,如描上了一层瑰丽的色彩。这样的她,同样吸引了雷昊天所有的注意力。俩人紧密的搂在一起热烈的索吻。

    轻柔的吮着对方,这一刻的俩人,就是一个连体的婴儿,一对不愿意分开的鸳鸯鸟。

    “我喜欢你……”

    池晓晴喃喃的轻语,她,不敢说我爱你。哪怕是喜欢,也只能在这样的时候说出来。爱,太沉重!也求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