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10章:绝情,情殇
    2罗伟立没回应爷爷的话,只是神色不定的盯着池晓晴,他对于池晓晴和雷昊天的事情,自然是有所怀疑的……可是,自己一再的说过不在乎,不在乎……真的会不在乎?

    接完电话回来,池晓晴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伟立,我有事情,可能要先走一步。你陪着爷爷和奶奶一起再走走,我……”

    罗伟立突然间就觉得不舒服,沉了脸,“不走可以么?”

    “啊……”池晓晴一幅为难的样子。

    一边的罗海远赶紧接过话来,“伟立,晓晴人家是有事情,怎么能这样想呢?做人不能太自私了,爷爷有教导过你的嘛。”他看向池晓晴,“晓晴啊,你有事情就先走吧。伟立只是犯了一点小脾气。”

    池晓晴为难的再看看罗伟立,后者只是沉着脸不看她。但,让罗伟立难过的是,池晓晴只是为难了一下,还是坚决的转身走人。

    目送着她离去,罗伟立的心在滴血。

    “孙子,孙子,她……一个孤儿,怎么还坐这么奢华的车?”就在这时候,罗奶奶大步走过来大呼小叫着喊罗伟立。

    罗伟立的脸色再也挂不住了,他看一眼罗海远,“爷爷我有事也先走了。”

    不顾他们的反对,罗伟立快速的往自己的爱驾走去。

    身后的罗海远长叹一声,伸手,把老太太的手牵住,“唉,这孩子,只听要伤心好几天了。情伤人呀,这种事情,真让人难过。”

    m紧盯着前面的车,他的眼睛就差没喷出火来。

    前面的车,他当然知道是谁的,那几个8888,足以说明,车上的人是雷昊天。且,能开上劳斯莱斯的人,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还能有谁呢。

    俩人的车一直开到一处幽静的地方,车停在了河边。可车上的俩人,并没有下车。

    当车有规律的摇动起来,在事隔半小时后,有一团纸巾扔出来时,罗伟立的心……一下子就碎了。

    一直以来,想象池晓晴和雷昊天是被包养的事儿,这只是猜测。可一旦成为了真实的,那感觉,就大大的不一样了。

    当车上的俩人下来,罗伟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打开的车门。

    他一步步走向池晓晴,眼睛紧盯着她红扑扑的脸蛋儿,还有……没有褪却的情潮……做为男人,他不傻瓜,这一切,是因为什么。那是爱于过后才会有的。

    眼神,停留在她还没来的及掩护好的衣领处,那里有一道明显的吻痕……

    拳头,蓦然攥紧,他的眼睛就差没瞪出来,“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他不断摇头,一幅痛不欲生的样子。

    池晓晴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伟立你误会了,我只是和昊天在一起说点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话还没说完,罗伟立走到她面前,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池晓晴,你还可以再虚伪一些么?我一直紧跟着你们的车。车子怎么样震动的,还有那团纸巾,是不是也要我捡起来你闻一下,才能知道你们有没有在一起做这样的事情?”

    雷昊天只是淡淡的站在一边,象看戏一样的看着俩人这样。

    他莫测的眼神,在俩人的身上扫来扫去。

    池晓晴似乎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再隐瞒了,她一跺脚,“对,你看见了,我们是在一起。而且,我和雷昊天是床伴的关系。我提供我的身体,他捧红我。你呢,你能给我什么?你除了能和我一起在一所残破的学样里面幽会,别的,什么事儿也不能干。我不想再守那种穷困的生活,我想过人上人,天外天一样的富裕的生活,我的追求,有错么?”

    脸上,再度挨了二个,罗伟立呵呵的笑了,他的眼神,不再似之前那么的痛苦,而是充满了鄙夷。“池晓晴,你连让我恨的想法也没有。用自己的肉体去获得你的愿望,当人上人……我和你,分手了。”

    不再看她,罗伟立转身,大步往车上走去。他走的从容不迫,走的潇洒从容。

    车,淡出了视线,池晓晴的心,却空了半边。

    她无力的揉搓着太阳穴,呆呆的站在那儿。为自己的第一桩感情划上了如此圆满的句号而难过。

    “女人,你现在的演技,到是越来越好了呢。今天演的是什么?怒抛情郎?我是不是应该鼓掌对你进行祝贺呢?”雷昊天略带嘲讽的眼神,还当真鼓起了掌。

    被他这样一刺激,池晓晴怒了,她象只炸了的狮子,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够了,雷昊天我不想再听,你以为我好过么?你以为,想爱,但是不能爱的滋味好过么。我想要爱,但是,我不能放开手脚的去爱。我想要得到了一份完整的爱情,一个温情的男人,一个能和我一起牵手到老,不管贫穷与否,都不会把我抛弃的男人,这样的要求我有错么?”

    转身,池晓晴往河里面跑。三步并做二步的跑到河里,她掬起一捧水就往脸上浇去。

    不解温,最后索性来个手脚并用的在河水里面扑打着水,“啊啊啊……”吼了一串后,又打起水来,“雷昊天你笑话我吧,笑话我为我自己自不量力的爱情而伤心。你是不是一直就知道了我会有这样的结局,所以你就站在一边当一个旁观者?你可真是个卑鄙的家伙,你以为你是圣人么?不,你不是,你也是一个世俗的人,一个男人,只是你的运气比我的好一点。”

    冰冷的水,刺激的池晓晴也清醒过来。她突然间站在那儿,傻傻的看着雷昊天厉声问他,问自己……

    闹腾够了,她才拖着疲乏的脚步往岸上走去。

    倚在车身上,雷昊天懒洋洋的。“女人,你没听说过么?有一种宠物,你放的多远,它最终也会跑回来的。对于我手里的宠物,我一向就能掌控分寸。原本,我是想放过你的。这一次罗伟立的事情,我真没想过要在里面扮演什么不光彩的角色。可是你自己最终还是结束了这样的故事,说来,做为我们的床伴契约,你是不是做的过份了呢?”

    池晓晴咬唇,没错儿,现在想想,雷昊天从一开始,似乎就不怎么正常呀。以他狂肆的脾气,自己做出和别的男人一起幽会的事儿,他会不知道?

    从一开始,她也是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在和罗伟立约会的。

    以为自己做的隐蔽,他压根儿就不知道。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是敏感的知道自己感情的经历的。可是,他并没有提出来。为的,只是让自己知难而退。因为从她的爱情一开始,他便预料到了结局。

    寒意,突然间生起,池晓晴发现自己泡在水里,真的太冷了。

    她起身,往岸上走去。

    来到他面前,紧盯着他的眼睛,“雷昊天,我可以认为,你一开始看见我和别的男人约会,也是生气的吗?”

    雷昊天轻松的笑了,笑的如妖孽一样,很美,也极迷人。看的池晓晴吸了口气,都忘记了自己问过他问题。

    “对于你,还没有资格让我生气的。我只是站在一边看一场好戏,一场,贫农和富农的好戏,我想看看,你所谓的爱情,会不会真的开花结果出来。可惜啊可惜,你标榜的爱情,并没有象你所说的那样开花结果。这一点,很让我失望。”

    揶揄的语气,听的j汗颜。

    她垂头,默默的站在那儿,身上的水也不断的往下滴落。

    “池晓晴,我只允许你在我面前任性一次。有下一次,你应该知道,我会怎么样对你的。这一次,我放过你了。走吧,我的女人,应该陪我喝酒去。”

    池晓晴听的默然,她一直就疏忽了,以雷昊天这样的男人,怎么会让他自己的猎物,和别的人沾在一起呢。这一切,他从头就看清楚了的。只是为了让自己吃苦,让自己出洋相。

    他,成功了。

    “我是不是一直就爱这样戏耍别人,看着别人出洋相的?”涩然一笑,池晓晴抬头紧盯着雷昊天。那张青白的脸,让雷昊天的心里一痛。这个女人,还是难过了。

    一股莫名的怒火油然而生,“别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我一个床伴罢了。我能纵容你和罗伟立在一起,就是想看你们所谓的爱情。算了,我没必要再说,反正,你现在也知道教训了。走吧,女人,从现在开始,行使你对我的服务。”下巴高高的扬起,雷昊天没给她安慰,相反的,却只是强硬的命令她。这样的她,让池晓晴的心,冷硬了几分。

    失恋的痛苦,在这会儿全变成了冷硬。她默默的坐上了车,车快速的飙到了一家酒吧。

    看一眼她湿透的裙子,雷昊天把她往旁边的一家服装店走去。“怎么说也是我的宠物,我不能让你受到病毒的感染,所以,现在马上进去给我挑一套衣服去。”

    霸道一如既往,但池晓晴出奇的没有反驳他的意见。

    因为,这会儿湿衣服沾在身体上,感觉好不舒服,也好冷的……

    随便挑了一套紫色的衣服进更衣室,出来后,没得到雷昊天的好评,相反的,却把一套红色的衣服扔到她面前。“今天的你,适合穿着这样的衣服。”

    看着手里这套艳丽的衣服,很性感,也极火暴的一套衣服,她……能穿?

    邪气的挑战挑眉,“有时候,心情不好了,或者是想当泄的时候,干嘛非要象平常的打扮。偶尔改变一下自我,其实心情也会变的有所不同的。”

    疑惑的收起手里的衣服,池晓晴咬牙,再一次回去换上了手里这套性感而火爆的红色套裙。

    打开更衣室的门,外面的所有人,全都惊呆了。

    火红的衣服,紧裹着她原本就玲珑的身躯,一头直发散披在肩膀上。明明是柔情的青丝,但是,她的表情,眼睛,却是冰冷而无情的。

    只是淡淡的站在那儿,却给你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波……

    很艳,很冷,很硬……似要挑逗着你,又似,一个冰冷的眼睛就能秒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