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07章:爱情,我也有过
    轻松愉快的把面前的支票收起,池晓晴笑看向罗海远,“老爷子,现在的你,可要和我一起扮演好好爷爷的角色了哦。走吧,象你这样的神情,一眼就能看出,你对我可是不喜欢的。现在的你,得扮演一个很喜欢我的样子呢。”捂嘴一笑,池晓晴的眉眼间笑的全是风情万种。却把罗海远气的就差没当场断气。

    “哼,也就是当着伟立我才会对你笑,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脸皮,值几个钱呢?我没听说过么,演艺圈子里面的女人,为了钱,可是什么脸皮也不要的呢。老爷子,你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得我来教导你,真的好悲哀哦。”啧啧摇头,不再看罗海远气成猪肝色的脸,俩人一起往外面去。

    一直在外面走来走去的罗伟立,看见池晓晴一脸轻松笑意的走出来,赶紧迎了上去,“晓晴……爷爷没为难你吧?”

    随后而来的罗海远,听着这话心里就来气呀。这个女人,他还来的及为难她么。

    “咳……咳……伟立啊,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我算了一下,池小姐和你的八字,是极好的。相生相发,以后在一起,那是顺风顺水。我也不嫌弃她的身份还有家世的不发子,你和她交往吧,我不会介意的。呵呵……晓晴啊,今天晚上,一起在家里吃饭吧?我让周伯准备一些上等的燕窝之类的。唉呀,我想着你说的那个燕窝的笑话,就觉得人特别的精神,特别的开心啊。不过,心里,还是有些难受的。要是早点遇到我们,你也不用问这么可爱的问题了嘛,哈哈……”

    罗海远这一演戏,让池晓晴当场大掉了眼镜。没想到,自己这个专业的演员,和他这业余的相比,还是差了些呀。这个老东西,现在这样子,一幅仁爱友善的样子。哪还有之前在饭桌上那种势利眼儿的样子。

    “呵呵……晚上啊,我想想……”你会演,我也会装。池晓晴还真做出一幅认真思考的样子。这样一来,罗海远脸上还真有些挂不住了。

    生怕,她会真的说出一会儿吃饭的事情。

    “唉呀,不巧啊,我答应了我侄女儿,说晚上要和她一起去吃那个大胡子爷爷的快餐的。今天晚上,看来是不行的了。是不是是伟立?”顽皮的冲罗伟立眨巴一下眼睛,池晓晴一脸的无奈何。

    “呵呵……好象是这样的吧。今天不能,就下一次呗。没事儿,以后又不是没来的机会。”罗伟立看着这俩人一派谈笔风声的样子,心里的石头是落了地。能看见池晓晴和家里的人相片融治,这样的事情,当然是他最想要的。

    “那,爷爷,奶奶,我有事情,就先行一步了。下一次,我再来和爷爷你切磋一下算命的方法哦。唉呀,你们是不知道,我们一起演戏的那一帮人,闲着没事的时候,就爱给这个算,那个算的。呼呼,我要是学会了,以后她们肯定羡慕的不得了呢……”

    “你这孩子!”罗海远那个呕呀,但面上,却还大师得做出一幅爱怜的样子。

    目送着俩人离去,罗海远脸上的笑容立马就变了。

    一边的老太太看着他这突然间就跨下来的脸,当场就赤果果的好奇了。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象看古怪的事儿一样。

    “老头子啊,你这是在演戏呢。我怎么感觉,你说变就变的?”

    罗海远瞪她一眼,“连你都知道我是在演戏,还说出来干嘛?这种贱货,真的是气死我了,以后伟立再找女人,一定得看清楚了才行。居然诈了了八十万去了,不要脸,我呸。”

    老太太一听,当场脸也绿了。“八十万呀,够我打好几场的牌了,你可真是大方呢。”

    她这话,得到的,就是老头子狠狠的瞪眼儿。

    一到了门外,罗伟立就立马拽住池晓晴不停的看,“晓晴,你给我说说,你怎么给我爷爷灌的汤药?居然让他进去后就对你大大的改观了,这太神奇了,我还担心你们处的不好呢。呵呵……看来,是我白想了。”

    池晓晴笑睨他一眼,“有什么灌药的?不就是因为我和你的八字相生相合的么。老人家呀,信的,不就是这样一套。就你这瞎操心,白操喽。走,赶紧去把弯弯和乐乐接出来,我们今天去玩儿去。弯弯病情好转后,我一直没带她出去玩过呢。今天可是个好时机,咱放松的去玩一回。”

    罗伟立看着她笑的巨开心,也就放下了别的担心。俩人兴冲冲的往车子走去,一天下来,池晓晴的脸上都是开心的笑容。可当她一个人的时候,却抱着膝盖独自看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从包里掏出那张支票,吹了口气,“唉,这可真的是不要白不要呀。池晓晴,你就是一个贱人,八十万,就可以把你给搞定的呢。狗血剧,为什么无时无刻都有呀。以前还以为只会出现在电视剧里面,想不到,生活中也有这么多。”

    嘲讽一笑,池晓晴把支票随便塞到了抽屉里面。

    “咚咚……”

    这么晚了,还会有谁来敲门?

    正准备洗洗睡下的池晓晴,疑惑的打开房间的门,看着那道高大的身影时,池晓晴当场就全身汗毛直竖。

    雷昊天的手里,拎着一个酒瓶子,他冲池晓晴扬了扬手,“女人,喝酒去。”

    顿了一下,池晓晴把门掩上,跟在池晓晴的身后往楼上走去。

    楼上被管家栽种了不少的葡萄树,还有无数的花儿之类的。一上去,风送来一阵的花午,精神为之一振。池晓晴深吸了一口气,发现这上面确实能提神。

    在这里有一块阳台,供人喝茶或者赏夜景用的。

    雷昊天只开了一盏小灯,影影绰绰间,还能看见远处的灯火辉煌。这个地方,就如远离了尘嚣的一颗明珠一样。

    很清爽,也极舒服的一个地方。

    “这里是我和福伯他们爱喝茶聊天的地方,有时候听几个老人讲他们曾经的过去,也挺不错的。至于你么?女人,我不得不说,你是第一个有幸陪我在这里喝酒的女人。”雷昊天突然间往她面前凑近,他晶莹夺目的眼睛,就这样盯着她。害的她的心砰砰的跳个不停。

    脖子,往后仰去,池晓晴尽量不与他正面相视,“我是不是应该谢主隆恩呀!”

    雷昊天低沉的笑,看着她粉嫩嫩的皮肤染上了一层红晕。很嫩,很诱人。伸舌,在她脸上轻轻的tian了一个。“女人,你很会揶揄人。不过,这是你的特色。”

    被tian吃的地方,如电击一样,很痒痒,池晓晴愤恨的抬手去擦拭那个地方。一双大眼睛,瞪着他就差没喷出火来。

    “很香,就象……大白兔奶糖一样的味道。”咂嘴弄舌的吐出这话,雷昊天才惬意的坐回了椅子上。

    脸,蹭的就红成了红布,池晓晴的眼睛都不知道放哪去了。

    “你才是大白兔奶糖呢,不过,你怎么会吃那种奶糖?”

    雷昊天诧异的看着她不解的反问,“我为什么不能吃那种?难道说,这吃东西,还得分人来吃?”手指放在桌上,他轻轻的敲打起来。

    池晓晴轻咳一声,“很简单,喝一瓶水,都要国外的进口的东西的男人,怎么会吃国内的便宜的奶糖呢。”池晓晴睨一眼放在他身边的酒,不用想光是这一瓶子酒,估计又得值个好几万了吧。

    “女人,你对我的认知,似乎有误区啊。我喝水要喝那种,也只是一种口感的问题。至于好的东西,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我只要爱吃,都会享用的。就如……女人一样。似乎,我并没有一定要享受国外的女人吧?”眼神暧昧的落在池晓晴的胸部,因为睡衣的关系。池晓晴并没有穿着文胸……隔着衣服,也能看见有二粒清晰的小葡萄粒子在那儿顶着呢。

    刚褪下去的热量,蹭的再度燃烧起来,池晓晴发现,这个男人的眼神,就如火焰一样,能把你带到高温去燃烧。

    正一下衣服,池晓晴咳嗽一声,“看,看什么看,你爱找什么样的女人,关吃的什么关系。啊哈,不过今天晚上的月亮真心不错。”不想再纠结这尴尬的话题,池晓晴想扯开。可是,雷昊天只是淡淡的抬头看一眼天空,唇,往上扬起,“女人,你哪只眼睛,看见天上有月亮了?”

    池晓晴惊的抬头,可不么,这天上,哪有月亮啊!糗大了。不过,老神在在的她,一点也不脸红心跳了,用手撑着下巴,对着雷昊天就是一个轻松惬意的笑容,“男人,你看看远处,那不是一个极大的月亮么。还有这么多的人工星星,你看不见?”眼睛扫一眼远处,示意雷昊天看过去。

    但,雷昊天并没有回头看大街上的街景,而是呵呵的笑了,“不错,不错,现代社会,确实是天天有月亮,夜夜有春风啊。”

    池晓晴刚喝到嘴里的酒,瞬间噎住,这男人,怎么又把话题带到春风一事儿来了。似乎,今天晚上和他一起喝酒,是个错误呀。不会……是这个男人春情发动期了吧?

    用眼睛悄悄的瞄雷昊天,而后者,不再用暧昧的眼睛看着她。而是仰头,看着天空发呆。似乎,在想着某些尘封的往事,也似乎,什么也没想。

    经过刚才的斗嘴,池晓晴失落伤感的心,到也好了不少。是以她也乖乖的坐在那儿慢慢的饮酒。

    “喂,你说,天上真的会有织女和牛郎的说法么?”喝到半熏的时候,池晓晴轻声问出。

    “没有。”雷昊天斩钉截铁的回答了她,旋即,嘲讽的语气轻声响起,“这世上,怎么会有仙,怎么可能有天庭的说法。那只不过是人们茶余饭后的美好爱情罢了,真实的爱情,是掌控在自己的手里的。丫头,不要太期望爱情,有时候女人就是太爱幻想了,所以受到的伤害也就最大。男人和女人,你说,除了肉-体,还能有什么呢?爱情,那只是一个精神上的空虚的东西。”

    嘲讽的话,听的池晓晴撇嘴,“虽然你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是我一点也不赞同你的观点。这世界上,爱情还有的,只是我们没遇到罢了。女人为什么会幻想,会奢望爱情。因为女人,是有梦想的,男人同样也有。雷昊天先生,不是每一个人,都会象你这么冷静的可怕。爱情来临的时候,就得抓住,不是放弃。你呀,真可悲,居然没尝试过爱情。”

    雷昊天突然间俯过身,紧盯着池晓晴,“你错了,女人,我曾经有过爱情。要听么?很杯具的一次爱情。”那双向来睿智的眼睛,此时,浮上了一丝伤感,这样的他,看的池晓晴当场就惊呆了。

    “好,我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