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06章:好感,只是演戏
    “好吧,这些事情暂时搁一边去,池晓晴小姐,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呀?当明星的人,应该住的不错吧?”罗海远对于这个外形不错的女人,内里,却一无所有的家伙,越看,他是越发的讨厌了。是以,就算是问话,也明显的不尊重她!

    胳膊,被罗伟立拽了一下,池晓晴僵了一下,却还是选择了如实的说出实情:“我没住的地方,只是暂时借居在朋友家。”

    罗海远拍胸部,不断的吸气,一边的老太太,也惊的目瞪口呆的。她怪眼看着池晓晴。眼里划过一丝鄙视,瞅一眼罗伟立,轻轻的摇摇头。

    这个女人,你穷也就罢了,你孤儿也没事儿,可是,你这又是拖油瓶,又是没住的……这样的女人,和一个呢化子,有啥子区别!这种女人也能进了她周家的门,真的是奇怪加邪门了。

    “爷爷,奶奶,不管你们怎么看,怎么想,我和晓晴是铁了心要在一起的。我追了她五年,不会就此放过的。至于她现在的状况,我相信,只要肯努力,一切都会解决的。”罗伟立坐在一边,再也沉不住气,把自己的立场,当场就摆了出来。

    罗海远在这时候却平静下来,他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你和池晓晴小姐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们,先去吃饭。”

    正是午饭的时候,四个人坐上桌子,池晓晴看着桌面上的一大桌菜,却食之无味。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老头子和老太太对自己明显的疏远冷淡态度。

    “晓晴,你尝一下这个,这可是我们家厨师最爱做的一道菜,很好吃的,香酥脆烧,我小时候有一次吃这个,还撑着了呢。为这事儿,我们家把我笑话了好久的。”

    对面的罗海远咳嗽一声,淡扫了一眼池晓晴。

    吓的她一哆嗦,赶紧把菜接了下来。

    “池小姐,这些东西,你确实应该多吃一点。毕竟从小是孤儿嘛,象这样的鲍鱼,你可能听也没听过呀。”老太太淡扫一眼,不咸不淡的吐出这样一句。

    “是呀,池小姐,你第一次来我们家,应该多吃一点,这些,可都是好菜。想必,你家是不会吃着这样的菜的。唉,看池小姐身上的衣服,也是借你朋友的吧。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伟立呀,你对池小姐这样的朋友,以后得尽量好一点。咱们家里还有一些你大嫂以前穿过的一些过式的衣服。不过,我看有好多人都挺喜欢的,不如一会儿你打包给池小姐送回去。”罗海远这话,听的池晓晴当场就惨白了脸。

    罗伟立听的当场就哼哧一声想要发作,到是池晓晴见机的快,一把就按住了他手,“伟立,我觉得爷爷奶奶的提议,确实不错。你们说的对,我小时候,就没听说过鲍鱼是什么东西,还有这种,是燕窝吧?唉,说来不怕你们笑话呀,我刚开始听到燕窝这个词儿,就天真的问那个人,那燕窝,是不是燕子的窝窝呀?啧啧,你们是不知道,就这问话,听的那些人全都大笑起来。那时候我多大?好象,都有十岁了吧。唉,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片子呀,真的极可怜的。”

    池晓晴一扫之前局促不安的样子,现在的她,到是坦然自若的很。把自己什么不懂,什么也没见过的糗事儿,居然当成了笑话说了出来。而且……还把面前的菜,大把大把的往碗里面挟。

    看着她大口大口的吃着那些菜,罗伟立的眼睛有些发涩。听着这种侮辱人的话,她得多难受呀。

    带她回来,就是一种错误。

    象是饿了十天八天一样的,池晓晴夸张的吃着那些菜。一个碗里面,更是乱没形象的堆叠如山。这样的她,惊的老太太看着眼睛也没能转过来。

    原本对她极满意的周伯,此时看的更是拧紧了眉。这个女人,太没形象,也太不懂得自爱了。

    只有罗伟立,对于她所做的一切,全都明了。她,是死心了。

    “哼……”

    罗海远冷哼一声,对于池晓晴的鄙视,那是完全不用遮掩的了。就算是老太太,也不断的翻白眼儿。象这么穷了十代八代的样子,真的极少见的。

    “池小姐,最后一个问题,你出生的日期,还能记得么?”看着孙子一脸气愤的样子,罗海远还是不想把这件事情闹翻。所以问出了他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好象是**年**月**日所生的吧,罗老爷子还懂得相命?”池晓晴也改口了,不再呼他为爷爷,而是罗老。人嘛,你不尊重我,我干嘛还要象敬佛神一样的供着你敬着你的。

    “呼的,这个日期啊,我看看去。”

    罗伟立气的话也懒的说了,爷爷就是一个老顽固,现在他也明白了,为什么父亲会以难为难的活了大半辈子。年轻的时候,估计也是被压抑的够呛,所以才会有后面的破罐子破摔……

    就算是他,也有了这样的想法。

    罗海远一算,看着上面的五行相克的字样后,当场脸色就剧变了。

    他气哼哼的走出来,看一眼罗伟立,再看一眼池晓晴,叹气,冲池晓晴招手,“孩子,你过来,我和你说几句话。”

    罗伟立把碗一放,“晓晴不去,你不是还惦记着弯弯没去玩儿么,我们现在就带她一起去玩儿。”

    池晓晴为难的看一眼他,再看一眼罗海远,坦然的一笑,“伟立,我进去吧,听说罗老替我算的命是什么样子的。或许,值得一听呢?”

    罗海远看一眼孙子那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长叹一声,“伟立啊,我也是为了你们好呀。这有些事情,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呀。唉,说来,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不懂的,有些事情嘛,还是要宁肯信其有,不要信其无的。”

    摇头,老头子把池晓晴带到了书房里面。

    他打量着面前镇定自若,一脸含笑的池晓晴,“池小姐,说实话,我对你的外形,还有胆量,以及为人,各方面其实真的不觉得挑剔的。可是,你的家庭,还有你的经历,以及,你的八字,和我们家,完全不不相生呀。

    不要说我老了,搞封建迷信之类的,自从伟立的大伯去了后,我也相信了这些东西。池小姐,你从小是个孤儿,这从命相上就能看的出来。从你出后,你的母亲,就褯你克的难产而亡。你的父亲,承受不了压力,把你给抛弃。跟着你现在的亲人后,也给他们带来无尽的麻烦。这一切,只因为你的命中为天女,命相太大,所以克着的原因啊。如果,你再和伟立呆在一起,我不敢担保,我的孙子,会不会活过三十岁啊。你这样的命相,克着我们也就罢了,关键的,你不能克着我的孙子呀……”

    一翻老泪纵横的说词,听的池晓晴心里冷笑连天。不过,自己过去发生的事情,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位罗老爷子,就通过她的八字,便能算出来……不得不说,他还真的是有一算呢。

    虽然不承认自己的八字硬,但是池晓晴也不想再争辩了。与这样的老人家说太多,有什么意思呢。

    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一天,与其晚断,不如现在就断。想通了,想明白了,池晓晴没觉得多么的难过,相反的,还有种解脱。她,还是喜欢这样没有感情的生活。

    “罗老,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会和伟立说分手的。只是,你得给我一点时间,我现在就和他说分手,你们觉得,他不会恨你们么?所以,我希望你和我演一场戏,演一场,在伟立面前,我们相处愉快的戏。这一点,我也是为了你和伟立好。”

    罗海远震惊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有些不可思议。原本,他以为自己说了后,这个女人会痛苦失声的哀求自己的。哪知道,她居然这么周详的和自己说要演戏给伟立看……

    他老谋深算的眼睛,微眯缝了起来,冷笑一声,“池晓晴小姐,你有什么要求,直接说吧。我知道的,你这种一无是处的女人,最想要的就是实际的利益。从你能冷静的对待和伟立的感情,我能知道,你对我的孙子,没有什么感情可言的。五十万,就当我给你的补偿。”

    罗老爷子吸了口气,大大方方的要开支票。

    池晓晴气的冷哼一声,她脸上,笑的更加的灿烂了。并没有很骨气的拒绝那张支票,有的人,你越是拒绝他,或许,他还会说你就是在装逼……

    “哦,要开,就多开一点吧,五十万就让我这么顺利的退出对你孙子的掌控,是不是太少了点。要知道,他现在对我,可是中毒很深的哦。老爷子,我劝你,要开,就开一张一百万的好了。这样,我或许还能购一套便宜一点的房子。”池晓晴笑的灿烂,神情,也轻松的不得了。

    罗海远气的全身都在打颤,“八十万,不能再多了。哼,真没看见过象你这样无耻之尤的女人。这是八十万,没有设置密码的支票,你要任何一家银行,都可以提取。池晓晴小姐,我希望只需要几次,你就能搞定这件事情。”

    看着池晓晴笑的得意贪婪的笑容,罗海远恨不得一巴掌煽过去。这么明着要钱的女人,他真是第一次看见呀。下人,贱人,就是面前这个女人的真实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