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05章:见家长,被羞辱
    求婚,算是彻底的泡汤,罗伟立也不再提,只是慢慢的说了一些自己的私事儿。

    但是临分别的时候,罗伟立还是一再的提,明天要去见家里人!

    虽然对罗伟立有些小小的生活失望,但是在大事情上,池晓晴还是告诉自己,有些事儿,确实要以尽量发展为主。是以,这件去见家长的事情,池晓晴还是同意了。

    想着是老人家,是以池晓晴在这一天不断的翻找着柜子里面的衣服。

    弯弯坐在床边歪着头一直在看她,最后,凑到乐乐的耳朵边咬起了耳朵,“乐乐,怎么办,你看看她,这样子,是在谈恋爱了吧?”

    同样盯着池晓晴的乐乐,秀气的眉一直紧拧着,他摸一下鼻子,“谈爱就谈爱呗,外面的男人,没一个能和老头子相比的,这一点,我很有自信的啊。”他家老头,要是脾气好一点,那就是一个帅到能让人尖叫的好男人啊。要搞定象池晓晴这样的女人,只要一点关心,一点呵护神马的,一定能成。所以……他真的不急的。

    “哦,不过,姨妈这个人有点怪,她不一定喜欢帅气冷酷的男人,有时候,她爱的,是那种有所谓的安全感觉的男人。你没听说过么?女人,择偶的最优先的选择,就是安全感觉。”最近弯弯在看电视剧了,告别了动画的她,对于电视剧,尤其是爱情方面的,更是情有独钟。这事儿,被池晓晴一直戏说成是一大怪事儿。

    乐乐不以为然,“安全感觉?涩,我家老头子财大气大权大,这样的男人,走在一起那才叫安全感觉呢。”

    “你不懂,我懒的和你说,虽然你是一个电脑专家,但是我不得不鄙视你,人在生活还有所谓的爱情上,一窍不通。雷宇乐,我懒的和你瓣,不管了,大人的世界,我们不理会。走,陪我去看电视去。”伸手,一把拽住雷宇乐就往外面拖。

    雷宇乐不乐意,觉得这小丫头片子在戏弄自己呢,他刚要瓣i的手指头,小弯弯就不乐意的噘嘴,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乐乐哥哥……”

    一声哥哥,叫的雷宇乐心肝儿疼。“好吧,好吧,我陪你去看看电视去。不过,只能是一会儿的时间。”

    举手投降,雷宇乐怕了这妞呀。那眼泪儿,就是他天生的克星。

    i呵呵的乐了,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个,“还是乐乐最好。那俩个大人,全是各过各的生活,从来就不管我们的。乐乐知道陪弯弯,我最爱弯弯了。”

    虽然脸儿被亲的湿答答的,但是,雷宇乐还是觉得心情………满好的。

    还在忙碌的池晓晴,扫了一眼俩个小东西。轻轻的摇头,虽然在找衣服,但是俩小宝贝儿的事情,她也是看在眼里的。

    看着她们能相亲相爱,她比谁都高兴。

    挑了一套黑色的套装,再把头发挽了起来,最后想到罗伟立家里人也是富豪级别的。是以池晓晴还是选择了一根项链戴在脖子上,这样看起来,到也有种高雅不凡的感觉。

    满意的弯起唇笑了,电话也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伟立,我马上就出来。”

    挂断电话,池晓晴拎起包包就往外面冲去。

    才打开在门,就看见雷昊天正准备推门。“啊……你……你好……”

    打了个招呼后,池晓晴就埋头往外面大步的走去。

    雷昊天看着她盛装打扮的样子,眉划过一道疑惑。

    一边站着的福伯,这时候插了一句,“池小姐好象有约会。今天早上很早就起床了,一直在找衣服。她在屋里折腾了好久的,俩个小东西也看了她半天。”福伯的眼神试探性眨着,想从雷昊天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然,雷昊天的脸上,只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这件事情,于他,只是一个极小的事儿。

    “哦。约会呀……”

    玩味一笑,雷昊天往屋里去。

    福伯就没闹懂了,这位大少爷,明明就对池晓晴小姐有意思的。怎么这会儿一听到人家要去约会,只是一声哦就完事儿了。似乎,他一点也不介意池晓晴去约会。且,从头到尾,对于池晓晴有没有男人的事情,也没过问过。

    这一点也不象是少爷应该有的脾气呀!要知道,雷昊天的独占心理,可是极强烈的……这样的他,不正常,绝对的不正常呀!

    “少爷……你就不怕池小姐就这样和别人……”福伯的话还没说的完,雷昊天就回头,莫测的眼神扫他一眼,福伯吓的立马闭嘴,“对不起少爷,我擅越了。”

    雷昊天的唇扬起,“没事,福伯你就是太关注我了。其实,我想说的,池晓晴的爱情,不用我出手,就会无疾而终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当中,福伯你不用担心的。”

    看着雷昊天自信满满的样子,福伯内心一阵窃喜。看来,少爷并不是表现的那么的淡然处之。而是,心里有数才这样放纵池小姐的。也是,少爷长这么大了,一直做事情就有分寸的很,对于池晓晴,他自然更是有把握才会放她出去的。这样一想,福伯紧悬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回头扫一眼大门,池晓晴仍然觉得心跳如雷。对于雷昊天,她总有种惧。且,和罗伟立在一起,她也会觉得害怕。感觉,雷昊天的眼神,越来越深遂。

    “算了,不要再想了。人家不理会你,你到觉得不正常了,要是理会你,你又觉得别人管你太多。真的是个……欠虐待的家伙。”

    罗伟立的车就停在外面大马路上,看见她出来后,把一束花抱在怀晨,含笑看着她走来,“晓晴……今天的你好漂亮。”

    眼神停留在她庄重的打扮上,罗伟立笑的开心极了。爷爷确实喜欢庄重的女人。不地,他对于有活力的女人,似乎,也极有感。晓晴今天的打扮,庄重而不失活力无限。

    这样的她,应该会得到爷爷的青睐的。

    “是么,你也不错呀。”池晓晴的眼神停留在罗伟立的身上,想不到今天的他居然穿着也是一套黑色的正装。原本就个子挺拔,身材欣长的他,这样一正装,更显得玉树临风,风流不凡的。

    “我们就是一对金童玉女嘛,哈哈!”

    车停在罗伟立家别墅外时,池晓晴终于紧张起来。

    他看一眼这幢白色的建筑物,轻轻的tian了下唇。这,可是传言中的丑媳妇见公婆呀。

    “不用紧张的,有我呢。”揽过她肩膀,罗伟立拥着她往里去,“你就当,是来看望一个老人家就行了。我爸爸不在家,就爷爷和奶奶俩人在家里,奶奶是个听爷爷话的人,没什么多话。爷爷吧,虽然严肃了一些,但是对于我的事情,他是极看重的。一会儿,或许爷爷会问你一些事情。”说到这里,罗伟立的眉拧紧了。爷爷什么都好,有一点不怎么好,就是迷信!!

    自从大伯死去后,爷爷就迷信上了算命,八字相克相生这样的事儿。

    一会儿,爷爷不要找晓晴说这事儿,那就能成。

    进屋后,一位管家模样的人看见俩人后,便赶紧上前行礼,“少爷,小姐。老爷还在屋里等着你们呢。”管家的眼神在池晓晴的身上扫过,一抹暗赞划过,脸上笑的更加的灿烂。

    “周伯,这位是池晓晴小姐!”拽过池晓晴,“这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周伯,人不错的。”

    “周伯好。”池晓晴行了个礼,心里就纳闷儿了,感觉,这些有钱人家的管家之类的,似乎都是从小看着少爷小姐们长大的。看来,人呆的久了,就会有感情的。

    进入奢华的大厅,里面端正的坐着一对穿着旗袍的老人家。那老太太看起来五十来岁,一张保养得当的脸圆圆的,还能看的出一点罗伟立的模样儿来。头发高高的挽起,神态不失高雅。

    被罗伟立握住的手,亦然有了冷汗。

    “奶奶,我们回来了。”一番介绍。

    池晓晴看见老头老太太似乎……落到自己身上的眼神,还是挺满意的。心里有些放松了,她也跟着罗伟立叫着爷爷奶奶。

    “坐吧,晓晴呀,听说你和我们家伟立是同一年的。还曾经是二个学样的校友,唉呀,这样的事情,真不容易呀。”老太太和罗伟立所说的那样,很健谈,也极和气。

    老爷子却只是听的时候多,偶尔才会插上一二句关键的问题。

    “池小姐家里还有什么人?”老头子在俩人谈一冷场的时候,插问了。一张脸,更是严肃的很,那感觉,就跟在谈判一件大的生意一样。池晓晴一被他提问,全身就紧繃成一团儿。

    “回爷爷话,我是个孤儿,家里有一个侄女跟着我。”

    老头和老太太一听,当场脸就有些挂不住了。

    他们扫一眼坐在一边的罗伟立,老头子则愠怒的瞪了他一眼。罗伟立只耸耸肩,“孤儿好呀,以后不会有三亲四戚的来找麻烦。”

    老头子被噎住,勉强正下脸色,“侄女怎么会跟着你的呀?池小姐,她没有爸爸妈妈?”

    池晓晴最怕的,也是被问到这个问题。可是,让她抛下i不管,她办不到。

    但,从头到尾,她也没敢和所有人说,i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件事情,也是她一犹豫不决没接受罗伟立求婚的原因!

    “因为……我哥哥嫂子都爱赌博,六岁的小侄女,一直没被他们照顾,从小就把她带大,我舍不得她受饿受累。”狠狠心,池晓晴还是把实情说了出来。

    老爷子罗海远听的当场就吸气了,这个孙儿媳妇儿,看着外表,到也不错。他没计较她是一个演戏的也就罢了。现在这身世……配上他们家,那真的是相差的天远地远呀。

    气愤,让罗海远当场就用拐杖柱了下地。“爷爷,小弯弯很可爱的。到时候你看见她了,就会喜欢上的。”

    老太太陈丽珠看着事情不对劲儿,赶紧打圆场,“唉,这样的呀,其实,多一个人,也挺热闹的嘛。再过几年,小孩子就长大了的嘛。”

    话才一落,罗海远就狠狠的凶她了眼,“闭嘴。”

    池晓晴垂头头,感觉,自己今天来这里……似乎就是一种错误了。

    “好吧,有一个爱赌博的哥哥,我也不计较了,有一个拖油瓶,这件事情,我怎么也会管的。咱们家怎么说也在这城里有头有脑的吧,不能一进门,到时候就带一个拖油瓶?我们是知道她是你的侄女儿,可是别人怎么想怎么看?别人会说,那是你的私生女的。到时候还说你名节不好,你,这不是家我们家么?”

    罗海远的话,听的池晓晴身体一震。她,何尝不知道呢。

    “爷爷,你怎么能这样说晓晴呢?她是个自重的女儿家。”一边的罗伟立,听的不耐烦了,他当场就冲自己的事爷爷吼了起来。手,更紧的捏紧了池晓晴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