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00章:包藏祸心的接近
    罗丽莎嚼着一抹冷笑,大家收拾好东西后,便一起往天外天娱乐场所开发。

    一夜的狂欢,几乎又是罗丽莎的专场表演。

    就算是池晓晴,也不得不承认,有了罗丽莎的地方,所有人的气氛,都会被她热情的带动起来。

    她想让大家笑,你就不会哭泣,她想要让你兴奋,你就不会觉得难受。

    一会儿让大家喝酒,猜拳,要么就是罚变丑脸,或者是讲一个自认为最搞笑的故事,或者做一个千奇百怪的表情……

    总之,只有你想不到的项目,她就没有做不来的事情。

    难怪,她会成为雷昊天三年的床伴。在心里,池晓晴还是很佩服罗丽莎的。一个女人能做到这样的地步,确实不是她现在可以办到的。

    “哈哈,现在轮到晓晴了,赶紧做一个搞怪的表情。如果一半的人过了,你就算成功,反之,有一大半的人都说你的不好,那么,你就得罚酒哦。”

    还在沉吟间,特大号的啤酒杯就送到了池晓晴的面前。看着面前的酒杯,池晓晴赶紧调整情绪要做出一个自认为不错的表情。

    但是,那搞怪的表情一做出来,全场全是一片的静谧,过了半天,才有人哈哈的曝笑出声。

    “晓晴,这就是你的搞怪的表情呀?我的天呐,你居然扮一只小猫儿!”

    罗小白哈哈大笑着看着她问,其它人的脸上,全都乐呵着。一边的罗丽莎嚼着淡定的笑容,眼珠子一转,“大家先不要笑,你们说,晓晴这个动作,做的好是不好呀?这个,我可得说好,要是做的不好,得再接着做的哦。也就是说,做的不成功的这个,不仅仅要被罚酒,还要再罚着做表情。”

    罗小白等人一听,正中下怀呢。因为她们正想着要怎么样才能看着这位小搞笑的美女来一些搞笑更让……

    “不好,演的不好。再来,再来呀。”

    明明演的极好的,但是,得到的,却是大家所有人的反对票。这样一来,池晓晴冷汗涔涔的自认受罚。

    一连的罗伟立看她喝的酒都往外溢出,心疼的不得了。

    可是这才开始,他除了看着,也只能抽出一张纸巾,替她擦拭掉嘴角的酒水。

    “再来,再接着来呀。”

    吐出一大口浊气,池晓晴扫一眼大家,再一次酝酿了一下表情。这一次,她直接就扮演了一个猪八戒的样子。

    大家心里都笑的翻天了,可是一个个的面上仍然繃的紧紧的。

    “还差一点,再来呀,再来。”

    一大杯酒,再一次送到了池晓晴的面前。

    这一次,罗伟立再也看不下去。

    “我来,我来替她喝,再这样灌下去,她会醉的。”他伸手,想要把那酒给接下来。

    罗丽莎却象个大姐大一样的伸手,直接就按住他手,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伟立啊,我们这里这么多人,是不是每一个做的不好。接着要罚酒的时候,你都得替我们喝酒呀?同志们,掌声雷动起来,我们先欢迎这么一位能替我们挡酒的大好人。”

    “啪啪……”

    所有人也心里害怕着的呢,万一一会儿轮到自己,也落得象池晓晴这样的下场……会不会很凄惨的?

    是以,对于罗丽莎这样的提议,没有一个人是反对的。那掌声,当真是雷动的不得了。

    尴尬的立在原地,罗伟立发现自己真不能掺合进来。这一掺合,没把池晓晴给解救下来不说,反倒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不要他帮忙,我自己来。”

    池晓晴这时候豪气也升了上来,她把杯中酒咕噜咕噜的喝了个干干净净。

    一场表情大会下来,可怜的池晓晴不仅被罚了五大杯,就算是罗伟立,也被罚了近十杯。没办法,谁叫他这人心地好。要当大家的陪同罚酒员,所以一旦有人被罚双的时候,就会有他一起陪着喝酒。

    这酒,你慢慢的喝,那是一种享受,一种意境。

    可若是喝的急了,酒劲儿一上头,可谓是来势凶猛的很呀。

    且,在桌上的酒,更是三种酒混合着的。

    三轮下来,池晓晴再也支持不住,脑袋瓜晕乎的坐在那儿,一张脸烧的象块红布一样的。

    罗伟立同样如此。

    罗丽莎看着差不多了,这才举手,冲大家摆手,“不行了,晓晴和伟立俩人算是倒下了,你们俩个,把伟立扶到里面去。你小白和我一起扶晓晴进去休息一会儿吧。”

    这提议,当场就得到大家的响应。

    俩个男人和罗小白一起上前,几个人分别把醉倒的池晓晴和罗伟立扶到了里面的小包间里面。

    把池晓晴放下后,罗丽莎又冲身边的罗丽莎吩咐,“那个小白啊,辛苦你再跑一趟,去向服务员要点儿解酒的茶来。我在这里照看她们就可以了。你们俩个大男人,出去玩儿吧。”

    这样的安排,可谓是合理的很,是以三个人只觉得这位罗丽莎小姐心地真是细。

    罗小白过意不去,她拽一下罗丽莎的手,:“罗姐,这种照顾人的事儿,怎么能让你来呢?我来吧,你去外面玩儿去。”

    罗丽莎拍拍她手,“叫你出去你就出去吧,其实,我在这里能怎么照顾她们呀?还不是因为我也喝了不少的酒。这脑袋瓜,有些晕乎着呢,唉,我也在这里面安静的躺下休息一会儿吧。一会儿你们走的时候,叫我一声就可以了。”

    做出无力的样子,罗丽莎疲乏的似乎随时随地都会睡觉一样。这样的她,看的罗小白赶紧点头,“哦哦,好的,那罗姐姐你就休息吧。我保证不来打扰你的,要是有什么需要,你就叫我。”

    “唔……好……”

    眼皮睁也没睁,罗丽莎挥手,脑袋瓜一歪,倒在了沙发上。

    等到罗小白一了同去,罗丽莎立马就睁开眼睛。看一眼还歪在沙发上难受的要命的池晓晴和罗伟立,她嘿嘿的笑了。

    眼睛,落在池晓晴半露出的丰满上。

    因为喝酒的原因,此时的她正全身发热呢。

    能有现在这样的反应,那完全就是正常的事儿。

    伸手,把池晓晴的衣服解开,最后再噼里啪啦的一顿按快门,很快,池晓晴果着的身体相片就被拍了无数张。

    迅速把衣服替她穿上,罗丽莎拧紧了眉扫一眼罗伟立。“罗伟立啊罗伟立,没想到以前我们留下来的一些纪念片,在现在会有作用了。这也少了我再把你拍一顿的麻烦事儿,不要怪我对你下手,要怨,就怨你恰好逢上了。爱上这样一个银贱的女人,这是你自己找的。”

    不错,罗丽莎突然间客串角色,这当然是有原因的。为的,就是要和剧组的人员打成一团。最终,再搞下池晓晴的果照。目的,自然是搞败池晓晴。

    为了这一天,她当大款,当冤大头……

    “唉,功夫不负有心人呀,现在,我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只需要再找几个合适的男人,池晓晴你成名的时候,就是你名败的时候……”

    轻笑一下,罗丽莎走到池晓晴面前,伸手使劲拍了一下她的脸蛋儿。醉的太沉,池晓晴一点清醒的感觉也没有。

    眼睛一转,罗丽莎便伸手在池晓晴的胸部拧了好几个。从视觉效果上看,就是女人玩儿虐待留下的痕迹。

    啪啪好几下快门,罗丽莎这才满意的收起手机。

    一边的凉水,被她端起来,唰的一下就浇在池晓晴的脸上,“醒来了……女人,我们准备收工了。”

    迷糊的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罗丽莎,池晓晴甩了下脑袋瓜,这才发现自己醉的人事不醒了。

    用同样的方子把罗伟立叫醒,三个人这才走出屋子。如罗丽莎所说的,这一场聚会,大家都闹的差不多,正在等三个人出来呢。要不是罗小白说罗丽莎也在里面休息,这些人早就进来把池晓晴和罗伟立俩人扛走了。

    “走吧,我早就买单了的。”罗丽莎大手一挥,大家轰的四散了。

    出门的时候,罗丽莎笑吟吟的看一眼池晓晴,“晓晴啊,我送你吧,顺便,我也有点事情去找他。”俩人在人前,没提他是谁,可是心里都明白着这个他,就是指雷昊天。

    “哦,好吧。”

    看一眼罗伟立,明显的,他是醉的不能送自己的了。

    池晓晴轻轻点头,俩人上车。

    罗丽莎开的红色法拉利,进车后,便把车窗按下,风呼呼的刮着她的头发,她的脸紧繃着,一脸的自傲不以为然。这样的她,看的池晓晴有种看着女英雄那样的感觉。

    “你很酷,这车的艳丽配上你,也极搭调。”

    “呵呵……没办法,昊天一直说我极配这些红色啊,艳丽的色彩。其实吧,说好听点的,在他的眼里,我就是热情如火,如火焰一样的。可是说白一点吧,我就是一个奔放不自重的女人。所以这么多年来,我虽然能呆在他身边,但是,却没得到他的认可呀。

    池晓晴,你极有希望,能入住昊天的心里,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

    冷漠的扫一眼局促不安的池晓晴,罗丽莎的眼里,划过一丝毫不遮掩的嫉妒。

    “我……”

    “给我点一枝烟。”眼角的余辉扫一眼放在车上的烟,罗丽莎示意池晓晴替自己点燃一枝。

    开着车的她,不方便取烟。

    抽出一枝白色的烟,点燃,烟丝呛入嘴里,很辣,也极呛人,这让池晓晴感觉喉咙极不舒服。她把烟放到罗丽莎的嘴边。控制不了的咳嗽起来。

    轻睨她一眼,“你可真是一个良家女子,在这个圈子里面,连烟也不会。唉,我不行喽,不但是烟,酒,就算是别的,我也是无所不能的。”

    “啊,别的,还有什么啊?”不解的看着她,池晓晴忍不住好奇心轻声问。

    “别的?你觉得,能顺利的爬上我现在这个高台,会这么的顺利么?在没有遇到昊天之前,我曾经是那些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东西。不得不说,这一点,你可比我幸运的多呀。”就因为昊天对我的重要性,所以池晓晴,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让你抢走的。

    “哦,这样的呀!”知道自己不应该再继续下去,池晓晴乖乖不问。

    “其实,我和雷昊天,不会象你们那样的。”过了半响,池晓晴轻轻的解释出声。

    这种话听在罗丽莎的耳朵里,怎么可能相信呢。她喷出一大口烟圈,“行了,这种事情,换任何人都会这样说的。你和某某在一起,这种事情总不能还光荣的四处炫耀吧。说来呀,昊天的女人也真不在少数。我所知道的,这几天他似乎就在和一个混血的名模打的火热。”

    池晓晴抿嘴不语了,以雷昊天的风流成性,他没有女人,她还觉得奇怪的呢。

    “好了,不说了,不过,池晓晴,我不会放弃雷昊天的。他,只能,也只可以是我的。不管你信不信。”车,稳当的停了下来。

    不知不觉的,居然到了庄园了。

    池晓晴耸肩,下车。

    俩人一前一后的往里面走去。

    屋里静悄悄的,除了管家前来迎接俩人,居然没看见一个人影。

    罗丽莎淡扫一眼池晓晴,“这时候昊天一般都会在书房里面的,你和他一起住了这么久,居然不知道?”

    淡淡的讽刺,听的池晓晴巨汗。她每次回归,总是能悄悄的,就尽量的安静。哪还会去管雷昊天有没有在家。或者在哪的呀。真心话,她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不要和雷昊天这个恶魔碰面才好。

    “昊天……”

    就在这时,罗丽莎突然惊喜的呼叫出声。旋即,便如一只燕子一样的往不远处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