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98章:秘密的爱情
    那种毒辣的眼神,让她极不舒服。是以上车后,她强烈要求要下车。

    “你不是说今天晚上随便我怎么处理的么?才几个小时,说话就不作数了?”罗伟立不悦的开车,打着方向盘。

    想起之前来的时候,自己确实说过随便他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话,池晓晴还在拍打车窗的手停了下来。

    “现在还要去哪?”

    “到了地方就知道了。”罗伟立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是呐,就是这样乖乖的才叫好嘛。之前那么强硬的排斥拒绝多让人不舒服。

    车,慢慢的往远处开。

    当路灯越来越黯淡,人群越来越少时,池晓晴感觉,这来的地方,似乎有所不同。

    “你究竟带我去哪呀?”

    不明白,心里发慌,总感觉,有些事情不对劲儿。

    “还有十分钟就到了,我相信,你一会儿会很意外的。池晓晴,今天你还没送我生日礼物,你满足我一个心愿,就当是送我的礼物好吗?”轻柔的请求,听的池晓晴的心平静下来。原本的躁动在这会儿变成愧疚。

    “对不起,我真的忘记了。下一次我会弥补你的。”被人讨要生日礼物,好糗。

    “没关系,所以今天你得听我的安排。”嚼着神秘的笑容,罗伟立把车停在了一个黑乎乎的地方。

    车灯映着前面,池晓晴看着嘉阳高中几个大大的字体时,当场就惊的立在原地不能动弹了。

    “这,不是我当初念高中的时候的地方么?你怎么知道我是在这里读高中的?”她和他只是大学的同学好不好?什么时候他也是自己的高中校友来着?

    手,轻执着池晓晴的手,罗伟立看向远处,这里破败不堪,早已列入拆迁范围。站在这里,吹来的风,也有种颓败的感觉。

    “池晓晴,你真的是个大笨蛋。你认为,这世界上会有无缘故的爱么?告诉你,没有。在我即将毕业的时候,有一个总是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孩子,动不动的就在我面前晃啊晃。可是,人家从来不看我一眼,那时候我就好奇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注意到我。

    那个女孩子,她长的其实很漂亮,也极有灵气的。可惜,她从来走路就是垂头脑袋瓜。抱着自己的书包来去匆匆。

    从入中学的第一天开始,她似乎就不爱抬头看人。

    明明可以和校花媲美的一个人,却偏偏这么的垂头恨不得把自己给掩藏起来……这样的一个女人,不但引起了我的注意,更引起了学校别的男人的注意。

    我们私下里打赌,想看看她什么时候才能注意到咱宿舍里的四个男人。

    可惜,在我们要毕业的前一个月,我们四个人,仍然没有丝毫的进展。

    终于,有一天我们宿舍的太子王不耐烦了,他叫上了俩个小学弟,让他们在放学的时候,故意在那里拦截着人家。

    并借机向她表白,我们就藏匿在后面,看着他把一束花递到那女孩子的面前。

    还以为她会欣喜若狂,或者是婉言拒绝的。可是,让我们大感意外的,是那女孩子开始拧紧了眉,紧接着视线就一直停留在那束花上面。

    ‘我可以要这束花?’女孩子似乎不确定的问我们那可怜的太子王,抬头的瞬间,太子王看的发呆。

    ‘对,对呀……’他在那一瞬间,自以为风流潇洒的家伙。却说话也结巴了。

    女孩子的眼睛一下子就璀璨发亮,她兴奋的伸手接过那束花,嘴里连声道谢。让太子王乐的嘴也合不上了。可惜,在下一瞬间,那女孩子就让他知道了,什么叫从天堂堕落到地狱的感觉。

    女孩子极诚恳的拿过花,再亲了一下那花,抬头,用笑的眉眼弯弯的大眼睛看着对面的太子王,‘同学,非常感觉你的花儿,我很喜欢。再问一句,我是不是可以自由处理这束花儿了、这个,是真的送给我的么?’“对的,当然是送给你的了!嘿嘿……”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女孩子兴奋的嚷嚷起来,‘哦也,那真的是太好了,这样一束花,再折价出售,怎么着也能换二十块钱吧。同学,你太善解人意了。以后有这样的花儿,你大可以大把的送给我。我会感激不尽的,我是来者不拒的一个家伙哦。二十块钱也是钱,我能当二天的伙食费用了呢……’女孩子抛下这样的话后,留下目瞪口呆的太子王,就这么潇洒的走了。而这事情,也成了太子王在日后人生当中的笑料。

    幸亏,那一天他是戴着宽边的太阳镜去见的她。为了显示自己冷酷无情的风度嘛,哪知道却让它用来替自己遮丑了……没有脸再呆在学样里,太子王一毕业就匆匆忙忙的跑到一所大学去了。”

    听到这里,池晓晴捂住脸,“不活了,不活了……太子王,当年那个被我调侃的极惨的男人,居然是你罗伟立。我的天呐,谁来救救我。难怪,当年我问路的瞬间,感觉你好熟悉的。不过,当年的我,可是戴着一幅宽边眼镜的了。你,怎么能一眼就把我认出来的?”真的太丢人了,怎么能想到,当年的太子王,居然就是现在面前这个男人呢?

    在中学的时候,她就有不少的男同学向自己表白。最开始,她还能好好的拒绝。

    到最后,池晓晴用的方式方法可谓极能打消男人的积极心。

    象那种把人的鲜花用来折算成钱的方式……这法子,还真用上了。不过,自从她把别人送的花儿拿去折价出售后如是好几次后,就再也没有人来追求她了。为这事儿,她私底下还惋惜了好一阵子呢。

    因为,花店的老板娘居然把她当成了大客户!看见她就会大为感叹,妞啊,你来了,有生意没呀?这话问的,她当真是巨汗啊。

    “不错,当年那个自以为是的太子王,就是我。晓晴,你那一次,让我丢了多大的面子。你知道么?可恶的该死的家伙。我不得不说,你真的是一个极会打击人自信心的家伙。居然把我送给你的花,当着我面就要拿去折从卖掉……你是没看见,事后的我,被我那帮宿舍的损友们笑的……反正,我是三天三夜没敢回去见他们!”

    “哈哈……”

    池晓晴乐了,小小的捏了把劲儿。看不出来,当年的自己,居然……这么有才啊。有意思,有感觉。

    看她笑的这样开心,罗伟立却气的伸手就去掐她。

    “可恶的女人,就是你,什么时候我一定要把你带到我们四大天王面前,让他们看看,当年的小损妹,变成了什么样的。”

    掐的不算很痛,但是,有些痒痒儿。池晓晴咯咯的笑着不断的闪躲他的进攻。

    这大半夜的,俩人在这破败的学校里面嘻闹起来。

    开心而爽朗的笑声,就这样播洒在空中,传的远远的……

    闹够了,池晓晴被罗伟立一把抓住固定在怀里。

    听着他狂猛的心跳,还有越来越近的发烫的脸,池晓晴的身体,一下子就热了。

    她倏的推开他,“罗伟立,走了,我们回去,明天还要开工呢!”

    再一次被她拒绝,这让罗伟立有些难受。但,他不颓丧。因为今天晚上的池晓晴,亦然向他打开了了扇门。所以他不急,所谓好事儿不在忙上。这种事情,得慢慢的来。

    “好吧,女王殿下,我听你的回家。”

    带她来,就是让她明白,当年的自己,就爱上了她。

    坐上车后,池晓晴恍惚中,感觉有一辆车就停在路边,很熟悉,也极好奢化。

    只是淡扫了一眼,也没往心里放。

    车,很快就来到了庄园,看着这里明显极豪华的庄园,罗伟立的脸抽了抽。但他的笑容,依然如故。“你在这里……要住多久?”

    这一个问题,瞬间就让池晓晴想到了自己和小乐乐的约定。她,居然想要和罗伟立来一场lang漫的爱情!

    有这样的约定……她还可以么?感觉,不怎么现实了呀。

    抬头,紧咬的唇慢慢松开,一抹涩然的笑容浮在脸上,“伟立,忘记我吧,我们是不可能的。我配不上你,你太优秀!”

    罗伟立激动了,一把抓住她手,把她的脑袋瓜强行按在怀里。“傻瓜,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对,我不应该问你这个傻瓜一样的问题。我相信,你一定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的。你是什么样的女人,不需要别人来说明,也不需要我去求证。我从中学就了解你,观察过你。对你的一切,能不知道么。所以你不要再说了,就算你怎么样,我也会一如既往的爱着你,宠着你的。相信我,我们会有灿烂的未来!”

    知道他是把自己想成了演艺圈子里面的潜规则,但池晓晴并没有纠正他这一说法。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和小乐乐的约定,也算的上是一种潜规则了。

    且,她和黑昊天之间不明不白的事儿,真的……算那么一回事儿的。

    吸一口属于罗伟立身上的特有味道,池晓晴告诫自己就放纵自己一次,试着去爱一回吧。或许,你的人生当中,也会有灿烂的爱情烟火的!

    一个纯真的吻,印在池晓晴的额头上。

    “进去吧,晚了。明天见,明天早上一起吃饭。”

    伸手,把她散乱的发掳到一边去,罗伟立的眼睛灿烂发光。

    不敢逼视他的眼睛,池晓晴垂头,下车。“好,明天见。”

    一股冷挟裹而来,有些冷,池晓晴竖起了衣服。慢慢的往里面走去。

    爱情的力量,就是能让人莫名其妙的快乐起来。

    以往觉得,走这样一段路除了黑暗,个人寂寞,别的,什么也没有。但是今天晚上的她,却发现这样寂静的夜晚,走在这样的小石板路上,居然……能发出一种极动听的音乐。

    “呵呵……”

    来到院子里面,那里的一株红枫树,不断有树叶子掉落下来。

    她呵呵的笑着旋转着去接那些树叶子,有种想要跳舞的冲动,让她在原地跳了起来。

    在学校的时候,班里有活动,有文艺节目,她总是能逃就逃。

    因为,她觉得歌声和舞蹈,不属于她这种没有未来的女人。可是现在,是罗伟立让她有了想要唱歌跳舞的冲动。这种感觉,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