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94章:***
    气愤,让池晓晴紧盯着雷昊天半天,看着他毫不退让的倨傲神色,以及,那蔑视苍生的狂傲姿态,池晓晴涩然一笑。

    她不再捂住自己的xiong部,而是慢慢的垂下手,手里的衣服,也扔到地方。

    慢慢的,走到他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雷昊天,“好,你想要我服侍你,可以啊。我现在……就给你最好的服侍!”

    她空洞而无所谓的笑容,看的雷昊天的心蓦然一痛。似乎,做了一件极不应该的事情。可是,事已至此,他除了更加的狂野,就是姿态更加的高傲。

    看着她屈服在自己的身下,把自己象只羔羊一样的呈现上来,雷昊天扯出了一个无声的冷笑。

    当她颤抖的手,来解他的衣服,解开他的皮带时,看着那昂扬的分身,明显的,她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跪下!亲它!”

    今天的雷昊天,似乎极反常。反常到,以往学有的一点点温存,在今天,全变成了无理!

    眼里有湿热的液体往上涌起,池晓晴强行把它给咽下。

    她蹲下,慢慢的闭上眼睛,二行绝望而无助的泪水,就这样潸然而下。

    那双冰凉的手,摸着他的分身时,那种绝望的冷,让雷昊天的眼睛微眯了起来。

    ……

    “够了……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永远也学不会怎么样侍候男人。可恶的……”

    那股怒火,没有道理的,就这么狂窜上来,雷昊天一把倒倒池晓晴,把她扑倒在沙发上,狠狠的扑了上去。

    男人狂野的掠夺,女人强自控制的shenyu,就这样在包间里面狂乱的响起。

    有人匆匆忙忙的进来,在说了一声对不起后,又是一阵关门的声音响起。

    这所有的一切,谱成了一首奇怪的曲子。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一切风暴平息下来时,池晓晴只觉得,自己除了还能吸气证明她还是活着的。别的,真的没有感觉了。

    “穿着你的衣服,限你三分钟内,消失在我的面前。还有,出门后,半小时内,一定要出现在庄园里面。否则,我不知道明天会怎么对付你。”

    雷昊天冰冷的声音,在他拔出自己的分身后,紧跟着响起。

    池晓晴只是麻木的遵从着他的命令!

    快速的把衣服包裹好残破的身体,再快速的收拾了自己,她打开门快步离去。

    屋里,传来一阵破碎的声音。

    一如,池晓晴自己的心碎声音。

    她确定,雷昊天就是一个脾气反复不定的一个古怪的男人。

    在池晓晴走后,雷昊天的电话响了。

    “达令,人家想你了,你在哪里呢,我都没在包房里面看见你了。”

    “你到隔壁的房间来吧。”

    没一分钟,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罗丽莎出现在房间里面,她敏感的在第一时间内,就闻到了剭里有那种欢受的味道。

    脸上,瞬间就有一抹难看的神色。

    但是她伪装的极好,嗲而柔情款款的走到雷昊天的面前,抱住他,“达令,昊天……”所有亲昵而肉麻的称呼,全在这时候叫出声来。

    雷昊天只是慵懒的躺着,“把酒给我!”

    罗丽莎赶紧把酒呈上,她不是把杯子递到雷昊天的手里,而是用自己的嘴巴,把酒给渡到了他的嘴巴里面。

    想要再深入这个吻,但是,雷昊天明显的没了情趣。

    他不耐烦的推开她,“给我杯子。”

    眼睛划地一抹伤痛,罗丽莎还是乖乖的把酒呈到了他面前。

    身体,如蛇一样的缠了上去。那双无骨的手儿,就这样圈住了雷昊天的脖子,的xiong部,也在他坚实的xiong部不断的摩擦着。

    “昊天,不要这样不理会人家嘛。人家想要哦。”

    她的手,不断在雷昊天的身上点火,想要用自己最得意的本事把他诱惑到自己的身上。

    雷昊天呆了一下,二话没说,直接就往后面一靠。

    “你想要!自己来吧!”

    一得到这个命令,罗丽莎兴奋的象得到腥鱼的猫儿一样。tian吃了一下自己feng-man的嘴唇。

    她急切的解开了雷昊天的裤裢。

    看着那个半软的东西,她蹲下,老实的用自己的嘴巴在那儿逗着。试图用自己强悍的嘴功,把那东西给挑-逗起来。

    雷昊天的脑袋瓜,还处在刚才的一幕中。池晓晴无力的娇-吟,以及她隐忍的叫声。所有的一切,全都在他脑海里面冲击着。

    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了些许的反应。

    看着面前这张一脸渴求的脸儿,还有她涂的嫣红的嘴巴……脑海里面的身影,一下子消失。

    一股冷戾,从眼里浮现。他一把推开面前的女人,“滚蛋吧!”

    感觉到他身上的森冷气息,罗丽莎委屈的起身。

    不舍的再看了一眼那个半软的分身。刚才,只差一步,她就可以扶着它坐上去。再用自己绝妙的chuang功,把这个男人的心再一次的拉回来的。可是,他却无情的把自己推开了。这样的打击,让她再一次有了危机。

    空虚,刚才逗起的空虚,从没有过的挟裹而来。这种感觉,让她极不舒服。

    不服气就这样放弃,罗丽莎再一次回到了雷昊天的身边。“昊天,人家……想要嘛!”

    那双可怜的眼睛,就这样乞求的看着雷昊天,可惜,得到的是雷昊天更加冰冷的脸色。

    不敢再哀求,罗丽莎起身,快步离去。

    以前,只要她撒娇,他就会从了自己再一次留在自己的chuang上。如今看来,他,再也不受她的掌控了。

    失落,赤果果的失落,让她难过的想要杀人。

    快速的冲到一个男人的房间后,她象只发情的母兽一样趴在那男人的身上。

    “啊啊……给我,我要……”

    男人倒也配合,不发一语,就这样把她反压在身下,重重的鞭打起她来。

    ……

    雷昊天抽出一枝烟,他透过烟雾就那样看着烟圈,世界清静了,但是心里,却没感觉么平静。

    罗伟立搂着池晓晴的场景,不断的浮现在面前。

    那种感觉,让他极不舒服。

    等到一枝烟抽完,他起身,往另外一边去。

    池晓晴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打开房间的门,想要去开灯。然,灯,按不亮。

    “停电了!!”这地方,不应该停电的呀!

    要知道,这里可是雷昊天的庄园,大小电网二趟线,可是交替着使用的。就算有一条线停电了,另外一条,也绝对不会停。

    屋里有诡谲的气氛,她因为晚上的事情,到现在为止,仍然有着可怕的阴影,是以,屏气,池晓晴就这样呆呆的站在那儿。

    滴滴……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她不敢动。

    “女人!”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远处响起,紧接着,一间毗邻着她房间的门打开。里面有亮光溢出。

    池晓晴呆呆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还有站在她身后的小雷宇乐。

    “弯弯,你什么时候回来了?”怎么也不会想到,弯弯,会出现在家里。

    站在弯弯身后的乐乐唇往上扬起。

    “为了给你庆祝,我们就把弯弯接了回来。医生说了,只要不是太运动激烈,弯弯都不会有事情的。对了,女人,你怎么进来后就傻傻的站着,害的我们想给你一阵惊喜也不行。”

    就着那灯光,池晓晴才看见,面前还有一排的东西。

    “这些是什么东西?”看着地上那些东西,池晓晴不解的问。

    “你往前走一步不就知道了。”乐乐顽皮的答。

    疑惑的上前,走到那里,她犹豫着要不要踩上去。

    最后还是一脚踩了上去,乖乖,地上的东西,居然就象是炸开了一样,噗噗的就盛开成了烟花。

    “烟花?一踩就能盛开的烟花?”

    “不错,就是这样的,这些,可是乐乐专门为会挑选的哦。”弯弯得意的看着她。

    池晓晴的心里突然间就复杂无比,雷家二父子,老的对她羞辱不断。小的,却处处对她留情,表面上冷漠对她。可是内里,却关爱不断。如此不相似的俩人,真让她心里百感交集。

    “姨妈,漂亮吗?这可是乐乐说了的,要替你庆祝的。我们想了半天,才想出这样的办法来。不过,不应该算我想的,几乎全是乐乐一个人想出来的哦。”弯弯一脸天真的问还傻站着的池晓晴。

    “漂亮,真的很漂亮。乐乐,谢谢你。我很喜欢,不过,这样是不是太lang费了?”

    乐乐翻白眼儿了,“你就不能这么扫兴不行么。真是一个笨蛋一样的女人,好了,我们还准备了一些吃的东西哦,来,一起开动喽。”

    弯弯一听到要吃好东西,脸上就笑开了花。

    屋里的大灯,全都开亮。

    池晓晴看见前面不远处,还有一个大大的蛋糕,以及,好几样点心在那里放着。最让她感动的,是点心的盘子外面,还点缀着好几朵雕花不怎么精的菜花。

    看着那菜花,池晓晴内心暖暖的,“乐乐,这些,是你做的吧?”

    乐乐不好意思的垂下了脑袋瓜,“我原本想雕刻的漂亮一点的,不过,只学了一天,好象,不怎么好看,没办法就将就着用了。”

    “不,不是将就,乐乐,这是我看见过的最漂亮的花儿。谢谢你乐乐,你为我做的,我会一起记在心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