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93章:***
    “无所谓,对于你这样的疯子,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池晓晴拽过罗伟立,转身就往包房里面去。

    经过的时候,很不巧的,居然有人把这一帮人的打闹,全给拍了下来。池晓晴无奈的看了一眼还抱着相机的那个人。轻叹一声,她有种感觉,这件事情,只怕,没这么简单的。

    以罗丽莎不吃亏的性格,这件事情,只怕会以流血收场也不定。反正,她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的。

    “其实,你没必要为我出头的,罗丽莎虽然气我,但是她只要发泄一番,就会消气的。现在这样一闹……”罗伟立还在擦拭自己嘴角的血,有些无奈的叹息。

    “走吧,对于这种人,我忍无可忍了。真没想到,这世界上还会有这么不讲理的人。”愤恨不平的池晓晴,看罗伟立一脸的晦气样儿。停住脚步,伸手替他把血擦拭掉。“你也是,人家打你,你就傻傻的任她打。你看看,这都流血了呢!怎么说你现在也是呼明星饭的。要是破相了,明天还怎么拍戏?”

    罗伟立有些呆,他摸着脸上还红肿着的脸,“这个,应该没什么事儿的。我想今天晚上回家用冰块冰一下,明天会消很多的。”

    做为演员,最忌讳的,就是脸出事儿。毕竟戏里面,要出现脸上被打的痕迹的戏剧,是极少的。

    “唉,一会儿进去,我相信成导会说了。来,我吹一下,痛吧。”

    看着罗伟立那红肿,池晓晴是真揪心,她抚了好几下,也没能抚平,便惦起脚尖去吹。

    她这样近的靠近自己,那透着关爱的眼睛,还有着急的神情,以及……那撩拨人的气息……所有的一切,全都扑入自己的鼻翼中,罗伟立感觉,自己醉了。

    手,不自禁的便伸出,握住了池晓晴的腰,“没……没什么事情!”

    看着他微红的脸,池晓晴这才发现,俩人这样的姿势,有多暧昧。而这时候,她才意识到,罗伟立的手,还放在自己的腰上。

    赶紧把他手弄开,池晓晴垂头往包间里面去,“走吧,我们进去。”

    “你先进去吧,我有点事情。”可能是怕自己这幅尊容会让包间里面的成导生气,是以罗伟立萌生了想要提前离去的想法。

    池晓晴看着他,了然的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晚上能快速的消肿最好。要不行,明天只能上重妆了。”

    罗伟立难堪的点点头,这才快步离去。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于他来说,真的不怎么好处。

    看着他离去,池晓晴也没有往包间里面去,而是往洗手间的方向去。

    经过一个拐角的大包间时,那道门突然间打开,池晓晴一下子就被拽到了里面。

    “啊……”

    还没尖叫出声,嘴巴就被一张充满酒气的嘴儿给堵塞住。

    她心跳加速,失控的反抗起来。

    可是那人明显个子就极高的,把她紧紧的锢在怀里,就这样粗暴的吻着她。掠夺着属于她的美好。

    缺氧的感觉,不断的袭来。这男人的力气太大,也明显的很粗暴的。

    身体被紧紧的固定住,嘴巴又被蛮横的堵塞着。

    慢慢的,池晓晴反抗的力气,越来越小,越来越弱。

    “唔唔……”

    男人吻够了,就把她手架起,按在墙面上。嘴巴,埋到了她的xiong部。

    在那儿象只发狂的兽类一样,不断的疯咬着她的****。

    痛,很痛的感觉不断的传来,这种痛楚,伴随着失控的心跳,池晓晴尖叫起来。

    “救命,救命。”

    可是,得到的,却是男人更重的惩罚。

    腹部,突然间挨了一个重的。

    男人似乎发怒了,把她狠狠的揍了一个。

    吃痛,池晓晴再也叫不出声来。

    她蹲下,无力的要掉到地上去。

    而身体,却在这时候一下子被提起。再狠狠的抵在墙上。

    衣服被撕扯开的感觉,不断的传来,很快,池晓晴身上的衣服,全被用来捆绑住了手脚。

    “唔唔……放过我……救你……放过我……不要……你行行好……不要好不好……”

    手,被捆绑的很紧,那种勒紧的痛楚,让她泪流满面。但是,回答她的,是男人粗浊的呼吸声音。以及,一股浓重的酒味儿。

    很显然,她极倒霉的,遇到了一个醉鬼。

    最终,底裤被男人用蛮力扯去。

    男人的大掌,抚到了她簌簌颤抖的身体上。

    捏住那二团,很不客气的蹂-躏着,搓-揉着。

    不适,让她哼哧出声。想要尖叫,可是嘴巴,却被一团布片给堵塞住了。

    “咚咚……咚咚……”心脏,就象要从xiong腔里面跳出来一样。池晓晴就差没吓的晕死过去,她从来没想到,自己只是和同事一起来庆祝,却会遇到这样的强池晓晴事情。

    男人的嘴巴,含住了自己的茱萸,在上面重重的咬着tian着。似乎,那里是极美味的食物来源处。

    有腥味,在房间里面传来,池晓晴知道,那是自己的r头,被这个粗暴的男人,咬的出了血。

    ---------男人狂躁起来。他张嘴,重重一口就咬在了池晓晴的肚脐上。

    “唔唔……”

    吃痛的池晓晴,再一次的扭动起来,而嘴,也在这时候被他不算粗鲁的吻住。

    黑暗中,只听见心跳声音,以及男人吞咽自己的声音。

    终于,一丝异样的感觉袭来。这时候,池晓晴也迷糊的发现,这男人,似乎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在她还在费力的想。为什么这个男人会给自己如此熟悉的感觉时,男人强挤了进去。

    那种强悍的占-有,让她的腰硬了一下。明显的想要把给排斥出去。可是,却让男人更加用力的往里面挤去。

    腰,也在这时候一下子被人搂住。

    再重重一送,一拔一拔,当高-潮来临时,池晓晴自己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她,居然在一个男人的强迫下,达到了高-潮!

    无地自容,彻底的无地自容。

    她喘息着,象一滩泥一样,身体,却在这时候被男人掉了个转儿。

    再一次狠狠的侵入……..。

    那种疯狂的掠夺,再一次狂野的响起,全身发颤,才达到了高-潮的她,再一次被他带动起来。

    在高-潮的时候,她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自己会感到熟悉。因为身后的男人,在他的兴奋顶端来临时,居然嘶吼出声。

    那种声音,她想她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因为,这男人,就是前段时间,才和她签订了情人条约的——雷昊天!

    身体,象水捞出来的一样,她就僵立在那儿。全身软软的,雷昊天把她嘴里的毛巾取出。再把她手上的绳子解开。最后,还在她的脸上拧了一下。似乎,这样的事儿,只是一个小小的游戏,一个小小的节目。

    气愤,让池晓晴就呆立在那儿,过了好半天,才慢慢的掉过头来。

    雷昊天把屋里的灯光按亮。她自己一身的赤。而雷昊天,全身上下,除了衣服有些许的折子外,衣裤全是完好的。刚才,他连裤子也没脱掉。这一点,她知道的。

    若不是他脸上的红晕还在,池晓晴都要怀疑,是不是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刚才,把自己进行强池晓晴的男人,压根儿就不是这个男人!!

    雷昊天只是睥睨的看着她,眼里幽冷一片,那张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似乎,刚才的一切,是池晓晴的过错,而不是他的。

    “你,不是人!”对上这样的眼神,池晓晴突然间觉得,自己说什么也是多余的。

    是以,她只是轻轻的吐出一句话。想要拾起地上的衣服,把自己包裹好再离开这个可恶的魂淡。

    “我有说让你走?”

    雷昊天冰冷的声音,在这时候响起。池晓晴穿衣服的手停住。她抬头,看见的,就是雷昊天正在用馓有兴趣的眼神欣赏打量着自己的狼狈。

    现在的池晓晴,在雷昊天的眼里,那就是一只完美的羔羊。她的全身,都布满了被自己啃咬的吻痕。尤其是xiong部的地方。那里被他给蹂-躏的全是青红一片。

    那二朵茱萸,象是二朵盛开的花朵一样。散发着幽幽的花香。

    因为池晓晴的皮肤极白,那二只tui儿,也因为刚才的剧烈碰撞,现在还有不少的青紫。

    这样的她,虽然很娇弱,但是,也让人生出了一种,又想要她的冲动。

    雷昊天的眼神,再一次火热起来。

    他的眸色,变的幽沉。“过来,服侍我!”

    池晓晴身体一颤,这个男人,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她给xx乐完了,兽于没达到满足,现在还想让她服侍她。这,还是不是人呢?

    她抬头,扬起下巴,就那样用冰冷的眼神紧紧的盯着他。“想让我服侍你!!”

    “是,你是我花钱租下的玩具,在我没说停手的时候,你,没资格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