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85章:人家要嘛
    知道池晓晴现在是楚歌四起,雷昊天却不慌不忙的回家。

    今天的他,心情格外的爽。

    毕竟憋了这么久了,是时候享受胜利的果实了。有多久没抱过那具香香软软的身体?算下来,也差不多有一个月了吧?

    这一个月,雷昊天发现自己居然极少找女人。只是一心亢奋的期待着胜利的到来,所有的布置,在这时候有了收获,他不着急,也不慌乱,只是淡定而愉快的回家收购自己的成果。

    弯弯因为身体不好的原因早早的就去睡觉了,乐乐可能也因为弯弯的原因,并没有象以往一样的玩电脑。

    偌大的客厅里面,只有池晓晴一个人孤单的坐在那儿。

    她一身简单的家居服,只是静静的坐在那儿,却给你一种沉娴静的感觉。

    有一瞬间,雷昊天有种感觉,这是自己的爱妻,在等待着他归家。

    “你回来了!”

    看着池晓晴淡淡的笑着,站起来迎向自己。那脸上略带着娇羞的笑容,很羞涩,也极妩媚。

    雷昊天的小腹,腾的就燃起了熊熊大火。那一处地方,反应居然是如此的强盛。

    “嗯,怎么还不睡觉?”把包递给她,雷昊天象不知道她为何会等着自己一样的问她。

    垂睫,长长的睫划过一道浓重的阴影,池晓晴把包放到了一边的专用柜子里面。“在等你。”很轻的话,听的雷昊天的心也柔柔软软的。感觉,象有什么划过一样,有些难受,也有些不明的意味。

    “等我,可是我听你的语气,好象不怎么快乐呢?”不喜欢她不快乐的样子。

    “哦,呵呵,有么?那个,我们……到你屋里谈吧?”

    慢慢的靠近雷昊天,池晓晴轻轻的说。话落,就咬唇,手,也不安的摆在一起。这,是她第一次把自己摆在雷昊天的面前,让他来评估。也等于,是把自己,直接就摆放在祭台上,任他挑选……

    一抹涩然,浮在心间,池晓晴知道,自己应该笑的,应该摆出一幅妩媚娇小的样子,可是,她办不到。那种当成物品的感觉,如此的不舒服。

    “进房间,呵呵……你想通了?”“对,就如你所说的,我与其相信一个孩子,不如直接找这个孩子的父亲。何必,再舍近求远呢,我错了。为了纠正我的错处,所以我现在要和你合作。”

    一口气说出自己的话,池晓晴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她的不甘,她的隐忍,看在雷昊天的眼里,心情,超级的畅快。他挑起她下巴,在她嘴儿上亲了一个。

    “好,我很期待你的表现。今天晚上,我希望你能主动一点。而不是,我象个奸尸体的人一样。”

    才开始,便提出来这样的高难度的要求,池晓晴的身体,寒意遍生。

    “好,我会做到最完美的。”

    反正,都决定要出卖了,这会儿没必要再去当贞-节-妇。

    是以,池晓晴的脸上一扫刚才的失落,而是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轻浮银-荡的女人。“我相信,你会有一个满意的夜晚的。不过,明天,我急需要用一笔钱。”

    把俩人的关系,拉到钱的方面,这种感觉……

    象有尖刀在割一样,血淋淋的感觉,让池晓晴觉得,自己比妓-还要肮脏……

    “包君满意!”

    她如魅惑的蛇妖一样,攀到他身上,眼睛灼热的盯着他。在雷昊天以后她要主动亲吻自己。他也做好了要被她亲吻的时候,她却倏的跑掉。

    “咯咯……才开始呢!这么急,可不行的呢。”

    伸手,想把她拽回,那妖精却跑的远远的。

    “你等着我,我去换件衣服来。”

    要哄着他高兴,要把自己最媚惑人心的一面展示出来。所以,她要做到最风骚最迷人。不做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满意的看着她做这一切,雷昊天惬意的松开了自己的衣服领结,这个妖精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有味道。

    “嗨……”

    在雷昊天等的不耐烦的时候,一声轻轻的招呼声音响起,雷昊天看见一个只着了新式性感睡衣的妩媚多情的女人,正慢慢的走向自己。

    简单的吊带红色轻沙睡衣包裹着的玲珑身躯,因为她的走动,那ru波儿,轻微的颤动着。

    朦胧的肚脐,神秘的三角地带……修长的大tui……所有的线条,若现却又若隐。这样的她,让中轻轻的吞起了口水。

    小腹的胀痛,更加的厉害。

    “你确实象个妖精。我相信,你能把我勾的疯狂的。”雷昊天眯缝着眼睛,毫不吝惜的夸奖着她。

    而她,则抬起了下巴,高傲的冲他一扬,“呵呵……过来,侍候哀家……”

    雷昊天愣住,这个,明明是她要侍候自己的,怎么成了他去侍候她了?

    “嘻嘻,逗你的呢,看看你这傻样儿。”

    伸手,揽住他脖颈,在他的耳朵边轻轻的噬咬。

    时不时的,对着耳廓吹一下气,看着他的身体繃的紧紧的了,她又呵呵的笑着跑的远远的。

    “男人,要喝酒吗?”

    这样的夜晚,不是要讲究情调么,情调酒,当然就不能少。

    “不要了,我现在只想喝你。”情潮被挑的汹涌澎湃的,这时候的雷昊天,哪里还想要这什么破情调,他要的,就是在这小女人的身上狠狠的鞭挞。再把好弄的哀哭求饶就好了。

    “你真讨厌,可是人家要呢。你等着哦。”冲他娇媚的一笑,她不顾他的反对,就这么飘忽了出去。

    把外衣还有外裤全都解下,雷昊天象个急色的小伙子一样。憋了这么久,那东西,也坚ting的能把钢板戳穿一样的。难受,特别的难受啊!

    进屋的池晓晴,看见雷昊天毫不遮掩的下-体后,微微有些诧异。心里暗暗地咒骂这厮是个急色-鬼。不过,她还是距离他远远的倒了二杯酒。

    “你喂我。”雷昊天不接她送来的酒,而是撒娇般的要她喂自己喝。“你真讨厌!”

    娇嗔他一眼,池晓晴还是乖乖的事把酒倾入嘴里,他要的,不就是让自己哺他么。

    把酒渡入他嘴儿,他顺势掠夺她的芳香。

    把握着她的美妙,雷昊天的气息,再一次的粗浊。

    “妖精,上chuang去。”

    他命令,可是,都叫妖精了,怎么会这么乖乖的听话呢。

    她一把将他推坐在chuang上,而她,则在这时候跨坐在他身上。“男人,不应该这么急色的。嘻嘻,你不是说了,一个晚上,我们可以慢慢的玩儿么?所以呀,不能光是肉-体上的碰啊撞,咱们,得玩点与众不同的。”

    雷昊天习惯性的挑眉,原本想蠢蠢欲动的想法,这时候也只能强自压下。“女人,我要是不听你的,只怕你还会说我这是太兽。好吧,我今天就随便你怎么玩儿。”

    笑睨着她,他象个高傲的君王一样。就等着自己的妃子来侍候着他。

    “你,躺下,衣服给我光光的。”

    还以为她要怎么玩儿,没想到她倒是行动快捷的一把就推倒了他。并且行动快速的剥起身上的衣服来。那样子,就象再不tuo光光,下一秒钟,就会世界末日来临一样。

    “喂,你是怎么个玩法?”从来只看见过跳艳舞的,也看见过对着铁柱子跳逗舞的。象是,象这么急色的挑-逗法……

    这个,也算是挑-逗的?

    不解,不过,雷昊天也任她脱。

    剥衣到顶级旗杆的时候,那东西还不老实的就弹跳着打了池晓晴的手一下。

    池晓晴也不客气,直接扬就给了人家一个。“看你这么顽劣,一会儿再让你活动。”

    那样子,就跟在喝斥一个小孩子一样的。雷昊天所有的于望,因为她这不轻不重的一脑力弹,弹的蔫了下去。

    “你这哪是挑-逗啊,这摆明的就是让我生气呢。”

    “哼,你都习惯了那些妖精样的挑-逗,我呀,就要来一个与众不同的。你等着哈。”

    把他推倒,扒光光了。池晓晴的眼珠子转悠起来。说的是要把这男人来点与众不同的。可是,她还真的不知道怎么个来法呢。

    眼神,落在酒杯处,终于想到了要怎么样玩儿。

    池晓晴先把自己赤着的身体趴在他身上,与他来一个零距离的接触。只需要在上面轻轻的摩-挲着,很快的,下面的顶级旗杆再度矗立。雷昊天想要直接把她给按倒在chuang直接进入主题。可池晓晴却伸手叫停。

    这一再的被打断,雷昊天的于-火,真的就达到了一个顶点。

    他不耐烦的看着她把酒端起,还以为是要干嘛,却见她突然间凶狼起来。

    一呆,那酒,就喷到了身上。

    “我说,你疯了!”雷昊天气愤的吼。

    池晓晴却呵呵的笑,再伸手把激动的人推倒,“乖啊,躺下,享受姐姐我的侍候。”

    不解,不过火气还是因为她再度变的妩媚的脸儿缓和了下来。这个女人,前一秒还是一幅穷凶极恶的样子。这下一秒钟,怎么就变的这么的妩媚多情了。百变女郎,不过如此罢。

    象是饥渴的人儿,池晓晴在雷昊天的身上吸食着那些美酒。另外一只手,也把一些糖抹在了手上,再一点点的抹到了雷昊天的身上。

    “粘,不舒服,女人,给我弄掉。”这感觉,象是把他当成了糖葫芦了。

    “不要,人家想吃糖葫芦嘛。你就满足我好不好,我要嘛!”

    女人娇软的对着男人说我要嘛,你能不给?反正,雷昊天是心一软,眼睛一闭,当糖葫芦就当吧。大不了,以后再反吃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