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75章:你在吃醋?
    罗丽莎不满意的哼哧一声,紧吊着雷昊天的脖子,身体重重的抽-送起来。

    “啊啊……昊天,你好棒,你太厉害了。”故意把声音放荡而夸张的叫出来,罗丽莎的神情处于激荡之中。

    箭在弦上,就算有所不妥,雷昊天也一起挺动。

    只是,让罗丽莎不满意的是,这一次,雷昊天的时间,明显的偏短了。

    这样的事儿,让罗丽莎有些委屈。

    “昊天,你是不是这段时间太累了?”

    歪在一边的椅子上面喘息着,罗丽莎故意撒娇问雷昊天。

    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雷昊天看也不看她。

    “回吧!”

    甩开大步,雷昊天就这么走了出去。

    看着这男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去,也不和自己一起走,更不安慰一二句,罗丽莎内心的于火怒火,更是如火焰一样的腾的就烧了起来。

    她略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形象,便也气哼哼的往前面去。

    乱走乱窜的她,不知觉的,就撞到了池晓晴和罗伟立。

    “伟立,过来。”

    罗丽莎的眼神,只是淡扫一眼和罗伟立一起的池晓晴,便高傲的叫着罗伟立。她,于火没退,正心里憋气呢。

    罗伟立为难的看她一眼,“有事就这样说吧,我陪晓晴一起散步呢!”

    罗丽莎哪会不知道,刚才的女人声音,就是这个站在罗伟立身边的女人呢。敢把她比做是老鼠,这样的事儿,让她怎么会安心。且,刚才的兴致,可是因为这俩人说了老鼠打架,才导致的雷昊天情于不好的。

    这种事情,她,怎么可以容忍呢。

    “伟立,我有关剧情的事情,不方便让外人听见,你过来。”

    这时候的罗丽莎,完全就是强势的了。罗伟立看着这样的她,明显的不悦了。

    他也提高了声音,“罗丽莎,我现在有事情,改天吧,明天我会在公司和你一起探讨的。”罗伟立说完,但牵起池晓晴的手,“晓晴,我们走。”

    想不到,就算是罗伟立也会如此的公开反抗自己的命令,这样的事儿,在罗丽莎来说,真的是……绝无仅有的事儿。

    她漂亮的眼睛危险的眯缝起来,不退,相反的,她还紧跟着往前面走。

    高傲的来到了池晓晴的身边,扬手,就甩了她一耳光。

    “你疯了!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讲理的女人。”池晓晴呆了,一直以来,她以为这样的大明星们,平时被人说耍大牌,耍脾气,只是外界传闻失实。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骄横的人儿。可是,面前这个例子,让她震惊,也呆住了。这样的事情也会落在她池晓晴的身上。要知道,这个罗丽莎,可是连续三年蝉联巨星奖项的女人呀。

    “罗丽莎,你是什么意思?她是我女伴,你就是这样对她的?打狗还看主人面呢?你居然打我的女伴,罗丽莎,我看,你是疯惯了的。”

    一边的罗伟立,控制不了自己的气愤,高声喝斥起罗丽莎来。

    “哼,我就是看她不顺眼,要打她又怎么了?她刚才说老鼠打架的时候,你怎么没喝斥过她。敢把我比做老鼠,我不打她,我打谁?”

    罗丽莎一声冷哼,下巴高高的扬起,那娇纵的气息,就这么汹涌而出,。

    池晓晴叹为观止,不断的摇头。

    “见识了,现在的老鼠,不仅仅会在公开场合交媾,还敢对人动手,不得不说,这老鼠的进化,真的太吓人。”

    池晓晴的嘴巴,冷冷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把罗丽莎气的,当场更加的火大了。

    她再度扬手,想要再煽池晓晴一巴掌。可惜,这一下却被池晓晴强行按压住。

    她冷冷的盯着罗丽莎,“别以为老鼠真的就能打过人。人类,可不是这么好欺侮的。”

    紧握住罗丽莎的手,让罗丽莎感觉有些疼。她啊啊的尖叫起来,“滚开,你滚开,你算老几啊。啊啊……罗伟立,救我,这个女人的手,好重啊。我要告她,她对我进行人身攻击……”

    罗伟立从来没发现,原来罗丽莎会是这么的不可理喻的一个人。对于认识这样的人,他第一次感觉,这女人,是不是太蛮不讲理了。

    “你就不配当一个人。真丢了你爹妈给你的一张好皮相。躁人呀!”狠狠的甩开罗丽莎的手,池晓晴丢下这话扬长而去。

    她可不是任人打还不还手的小白兔,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她池晓晴。

    刚才没注意之下,吃了这罗丽莎一个闷耳光,她心里就着实的闷气了。

    虽然刚才也给了她好看,不过,心情怎么也不爽利的。

    她呼呼的走,身后的罗伟立则大步的跟着。一路上,俩人都没说话,只是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

    这样的情况下,池晓晴也不会再跑到大厅里面去。就这么在后院子走,直到来到了一处僻壤的地方,她才最终停了下来。

    “晓晴,我得向你道歉。今天晚上的事情,要不是我带着你来,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不好的事儿了。我也没想到罗丽莎,会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人。”

    伸手,池晓晴打断了罗伟立的道歉话。“你又不是她的什么人,你给我道歉做什么?再说了,打我的人,是她,又不是你。我们出来散步,你原本也只是为了我好,好了,我当是被一只狗咬过。这样的疯狗,随处可见的。”

    罗伟立一想到罗丽莎被比做是老鼠,这会儿又被当成是疯狗,当场就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你呀,把人家一个娇媚十足的大明星比作是老鼠,以罗丽莎的性格,不闹出点动静来,那真叫一个奇怪了。现在又把人家比做狗,要是再让她听见了,我想,你们俩会没完没了的了。”

    池晓晴到没想到这一点,她就是想到什么,直接就说了出来。现在仔细的回味一下,呃,似乎,把一个大星星,比成是老鼠,这个,也真的有意思啊。

    “哈哈……你不觉得,他们在黑暗里面那个那个,就是二只老鼠在里面那个那个的么?唉,不说了,反正吧,我现在的心情也好了,以后,我要把这种破事儿扔开,我才不要管这些破东西呢。”

    她手一甩,做出一个夸张的潇洒的动作,逗的罗伟立呵呵的乐。

    “晓晴啊,你知道不,我就是爱你这样的小性子。有什么,也不用憋在心里,直接说出来了,啥事也没有。以前在学样的时候,你总是一个人戴着幅大眼镜,再跑到一处小湖泊那里看书,一看就是大半天。我有时候从你面前经过,你也不知道。唉,我想那时候的你,怎么会这么的闷呢?想不到啊,现实的你,却是这么可爱加活泼的!”

    池晓晴默了,自己这样,在这男人的眼睛里面,居然是可爱加活泼的。要是她忧郁的样子,她又得说这是这是文静的吧。

    不过,心气儿消了,也应该回去了。是以池晓晴不再停留在这里和罗伟立谈天说地培养感情,而是起身,“罗伟立,我们回去吧。对了,你和那位罗丽莎小姐,是不是有不一样的感觉啊?我怎么?感觉她叫你的时候,是明显的想对我算账的?”

    罗伟立的神情有些尴尬,挠头,“这个,没什么的,我们就是在戏剧中,还算配合默契吧。走吧,你知道的,有时候,男女主也会搭档拍一些亲热的戏。所以我们有时候,也会在外面看起来有些暧昧的样子。这个,基于工作,全是为了把戏拍好的嘛。”

    池晓晴似信似疑的点点头,倒也赞同了这一说法。毕竟,戏里戏外,没有一定的默契,似乎,真的拍不好戏的。

    池晓晴才出现在大厅里面,一直在寻找着她的雷昊天,一下子就把她拽住往楼上去,“走,陪我玩一会儿去。”

    他看也没看随后而来的罗伟立,对于池晓晴的弱小的反抗,更是直接无视。一想到刚才这男人才和另外一个女人亲热过,说不定他的手,也还沾有她的细菌之类的……池晓晴当场就有些恶心。

    她一把挥开雷昊天的手,“我自己会走。”冷面寒铁的声音,听的雷昊天的眼睛危险的眯缝了起来。

    没有把她拽到和众人打牌的屋里,雷昊天直接把她推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女人,刚才你在讽刺我?”

    池晓晴挑眉,似笑非笑的看向他,唇,勾出一抹淡淡的嘲讽,“怎么,因为你是雷总雷少,所以我们就必须要对你点头哈腰再做出一幅恭敬的样子。哪怕,你做了不对的事情,我也得对你礼遇有加的?”

    这般尖利刻薄的池晓晴,雷昊天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他冰冷的盯着她看了半天,突然间心情极好,抬起池晓晴的下巴,就要去亲吻她。

    池晓晴却一巴掌就挥开了他的手。“滚蛋,我恶心!”刚才,这俩人在黑暗中做那样的事情,没有亲过,那才叫奇怪了。

    才碰过别的女人,就想来碰她。门儿也没有,公关小姐,也还带着套子保护自己呢!

    “你在吃醋!池晓晴,你居然在吃醋!”雷昊天没有生气,相反的,还笑的得意非凡。

    池晓晴却听的呆怔。她,这样的表现,是在吃醋?

    旋即,薄唇轻启,“是么,你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你可以当我是在吃醋,不过,我得实话告诉你。我对于碰了别的女人再来碰我的男人……不会有好感的。你这样的没经过消毒的东西,最好不要在我面前出现。看着,我会恶心的吃不下饭。”

    冷淡的话,嘲讽的神色,这样的池晓晴,让雷昊天再一次气愤了。

    一把拽住她,“你骂我是老鼠就罢了,现在居然暗骂我是物体,是没经过消毒的脏东西……你……很好呀,女人,你也不怕我怎么惩罚你?”

    手,用力,池晓晴慢慢被他拉到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