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64章:我们是认识的
    雷昊天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强烈,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酝酿了一下,雷昊天才淡淡的开口,“其实,我确实是撒谎的。她以前,在我家里当过保姆。不过。因为表现不怎么好,再加上小乐,对她的感觉,好象有些不一样。我怕这女人居心不良,然后就把她给撵走了。”

    这话,半真半假的,听的南甫华还真有些分不清真假。他联想到那次在雷昊天庄园外看见池晓晴的事情,那一次,好象她就是怒气冲冲的。

    呃,难道说,那时候就是因为这事儿,所以他们闹的挺不愉快?

    疑惑的瞅着雷昊天,南甫华困难的问,“那为什么你后来要撒谎?”这一点太重要了。

    “咳……你觉得,这样的事情,我有必要当成一件光荣的事儿来提?再说了,我那时候也不知道你对她有什么特别的不一样的感觉吧?或者说,你对她,真的有特别的感觉了?我说南甫华,你别逗了,她就是一个小保姆,一个贫穷的女人。你要真来一个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这事儿,不是我打击你,你得顾虑一下你家里人的想法。”

    南甫华沉默了,他当然知道,家里人对于门庭观念的看法。

    尤其是母亲,在这一方面更是近似于变态一样的势利。这一点,他也莫可奈何。

    “我只是问一下,不一定会对她真的有想法的了,哈哈……那个,就跟你所说的,这个怎么着,也不是童话嘛,我就是不希望我们兄弟之间,还有事情会相互隐瞒着。”

    尴尬的笑过后,南甫华却一本正经的问雷昊天,“可是,若是我真的爱上她了,怎么办?”

    雷昊天还笑的开朗的,这突然间被他问的呆住,旋即,眸色变冷,“最好不要有那么一天,不是我说你,这种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先抛开她是不是那种别有居心的女人不说,光是你们二者间的差距,到时候就会有太多的磨合。恋爱,不是俩人的事情,这事情牵涉到方方面面。唉,我说南大少,你丫的什么时候也想着要来一场正经的恋爱了?

    不是我鄙视你,我们这一帮人,到现在为止,口号都是玩到死的,你当年的口号,喊的可是最响亮的。不要让哥几个鄙视你小子呀。”

    南甫华有些涩然了,他紧盯着雷昊天,“哥哥,不是当小弟的说你,我们那口号是没什么用的。等到有一天,你发现自己被一个女人深深吸引时。就发现,那所谓的男人宣言,全是它妈滴放屁。好了,不讨论这破问题了,我们走,玩儿去,晚上我请你一起玩双飞。”

    雷昊天呵呵的笑,眼睛却遂了起来。这个南甫华,他是认真的呢。

    有点麻烦,这样的事情,他当然不乐意看见的。

    什么叫归心似箭,现在的池晓晴就是这样的。她一想到池弯弯在电话里面的无力声音,还有弱弱的话儿,那颗心哟,真叫一个心急如焚。

    在路上,她恨不得腿再长长一点,路再缩短些。等到看见那道大门了,真是差点就没掉下金豆子来。

    打开门,屋里有股浓浓的香味儿,吸吸鼻子,咦,怎么有烧烤的味道?

    疑惑的往屋里走去,这一看,他当场就傻眼儿了。

    桌面上,一大份烤的各种食物,还有各种水果,以及,各种点心。另外一边,俩个小祖宗,自挺着个小大肚子,就歪着坐在那儿眼睛微眯的……

    看他们这样子,哪里有要饿死的样儿,有的,只是快要撑死的样儿。

    一股无名的火气,蹭蹭的就往脑门上窜烧而起。这叫什么事儿?这都叫什么破事儿?

    把手里的包裹,重重的往地上一扔,池晓晴就这么瞪着俩人。最终眼神落在了雷宇乐的身上。

    听到剧烈的砸响声音,池弯弯和雷宇乐俩人相继醒来。

    池弯弯最搞笑,她一惊跳起来,就尖叫着,“雷宇乐,是不是地震了?还是屋子跨掉了?啊啊啊……我们赶紧跑路吧?”

    雷宇乐的眼睛一睁开,便接收到了池晓晴不良的瞪视。看着池晓晴睁的大大的眼睛,还有那毫不遮掩的怒气。以及……桌面上还没来的及收起来的食物……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池晓晴被惹毛了。

    他无所谓的的抬眉看面前的女人,俩人就这样用眼神交锋着。

    一边的小池弯弯,看着俩人这样,嘴巴张的大大的。

    “小姨,妈……哦,小姨,你回来了?我们……”

    说了半天,看着妈咪这么阴沉沉的脸色,她哪里还说的下去啊。就这么眼泪汪汪的看着池晓晴,再看看一脸无所谓的甚至于有些吊儿郎当的雷宇乐,她就差没哭出声来。

    怎么能没来的及收拾嘛?都怪雷宇乐,是他说了的,妈咪要回来,怎么也还得好几个小时去了。哪知道,妈咪会回来的这么早的?现在好了,现场被抓包,池弯弯还对她撒谎了。

    一想到自己是联合着雷宇乐一起哄骗的妈咪,池弯弯的心就难受到要死。

    “妈……不对,是小姨,你就责怪弯弯吧,是我不对,是我不应该欺骗你的。这不关乐乐的事情。”

    看着女儿这么仗义的,池晓晴的内心大感欣慰。不错,有错事儿,还知道自己承认了。最重要的,是敢于承认自己的错处。这样的女儿,才是她池晓晴的女儿。、雷宇乐挑了挑眉,横了池弯弯一眼,“不关小池弯弯的事情,这事儿,是我干的,你要找麻烦,就直接就找上本少爷。哼,要说吧,这件事情,也是你的过错。哪有一个当妈咪的人,天天把孩子扔在家里,自己去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又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

    我这只是简单的教训你,本少爷这个惩罚,算是轻的了。”

    雷宇乐一脸的骄横样子,彻底的把池晓晴给激怒了。

    她冷笑出声,“好,好,好,你这骗人也有理了?你这样,就算是做错了事情,也是你的正确了?我还真没看见过,当强盗的人,还得说我抢劫有理的。不愧是有什么样的老子就会有什么样的儿子,雷宇乐,我这里庙小,容不下你。哦,不对,是你这尊神太大,容不下我和弯弯。我侍候不起你这大少爷,所以,我们一拍二散,就此分居吧。”

    说错错多,气愤到极致的池晓晴,说错了多少话,她是顾不上了。现在的她,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远离这个小魔头。她受够了这小魔头的嚣张拔扈样儿。

    “小姨,不是同居……是一起居住。小姨,不是侍候,是我们一起共同的生活。”弯弯倒是正直,在一边小小声的提醒纠正着池晓晴。

    “闭嘴,你,马上到房间里面去把你的东西收拾好,下午我们就搬出去。我马上出去找房子居住。”池晓晴一声狮子吼叫声音,把池弯弯吓的当场又掉出眼泪来。她无助的看看雷宇乐,再看看怒气冲冲的池晓晴,知道自己拧不过池晓晴,是以,乖乖的伤心进屋收拾东西去了。

    雷宇乐对于池晓晴这样的狂躁样子,冷笑出声,“女人,我鄙视你,强烈的鄙视你。自己不行,还无端的把火气发在小孩子的身上。你是有骨气,你也有勇气,可是,你就这样能给小弯弯美好的生活。不是我说你,你现在把小弯弯带到哪去?找一个邻居,让她暂时借住在那里?让她接受别人复杂的眼神。、而你,自己则去想方设法的租房子?

    最后,你遇到弯弯要用钱怎么办?你要是看见弯弯因为没钱身体受到了伤害之类的怎么办?就你这样的人,只顾着自己的面子,却不管自己的孩子的女人,我看不起你。”

    雷宇乐的大声疾吼,以及他浓浓的鄙视之色,这,算是彻底的把池晓晴给清醒了,也让她心寒了。

    确实,她是没多少钱,要去租住一套房子,她极难。可,让她再侍候雷宇乐这位大小爷,她又真的接受不了。

    下巴一扬,池晓晴神情激动地冲雷宇乐发飙了。

    “大少爷,你是有钱,你是会享受的人。好,很好,可惜,我们享受不起。我们天生就是穷人,我们和你压根儿就不是一路的人。你算什么?你不就是出生的时候好一点?落在一个有钱的人家里面?

    你不就是命好一点,比弯弯强了多少?你同样是个小毛孩子,你却来教训我。我呸……雷宇乐,你说白了,也就是一个米虫一样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指手划脚的?我,我池晓晴同样鄙视你。”

    雷宇乐终于气坏了。他长这么大,就没这么用心的接受过一个女人,可是,这个家伙,如今却说的他这么难听。

    雷宇乐气的鼻子发酸,眼睛一红,怎么说也是个小毛孩子吧,这情感一曝发,便受不了。转身,打开自己的房间门就缩进了被子里面。

    屋外,只剩下了池晓晴,她怔怔的在那儿站着,半天也没动弹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才拖着沉重的步子,往池弯弯的屋里走去。

    还坐在那儿发呆的池弯弯,一看见她进来,眼睛划过一丝惊慌,她慌乱的起身,再收拾起面前的小衣服来。

    “姨,我马上就收拾,我马上。你不要生气,不要生雷宇乐的气好不好?其实,他人挺不错的。你……”

    小弯弯的求情话,还没说的出来,就接到了池晓晴的强烈憎恶眼神。

    池弯弯吓的——她噤声,嗷嗷的却抽噎地哭泣出声。

    “呜……妈咪是个大坏蛋,姨不是好人。姨只知道心情不好了,就对着我们大吼大叫。雷宇乐明明就没错儿,只不过是弯弯撒谎欺骗了你。你就把火气往雷宇乐的身上撒气,你是个大坏蛋……池弯弯不喜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