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47章:逼上绝路
    池晓晴的眼睛,赤红的就跟要滴血一样。这样的她,把雷宇乐吓坏了,他后退一步,一脸惊骇的喝斥池晓晴,“女人,我警告你,不就是一点面包么。大不了我把面包店给你搬回家来,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至于象现在这样要吃人的样子,本少爷不和你计较了。赶紧做饭去,我饿了,这东西压根儿就不能吃。”

    这一刻,雷宇乐的少爷脾气又回来了。要知道,他长这么大,什么时候会怕人呢。这个女人,哼哼,不就是只纸老虎么。他不怕的。

    “你想我给你做饭吃,雷宇乐,我告诉你,姐姐不侍候你,你找你的属下来吧。还有,这面包,我喜欢,你不爱吃拉倒,我自己吃。”

    让雷宇乐掉眼球的事情发生了,池晓晴居然从垃圾桶里捡起了那片面包,把面上的那一层噼里啪啦的剥皮后,直接就把东西送到了嘴巴里面。

    虽然,那垃圾桶不怎么脏,可是,怎么说,也是垃圾桶吧。

    雷宇乐的嘴巴,第一次因为意外的事情合不上了。

    “池晓晴,你真让我恶心。这样的东西,你也能吃的下去,你……你和叫化子有什么不同?”

    吸气,雷宇乐吐出这样的话来,转身就进了自己的房间。这个女人,守财成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太让他无言了。

    而屋外的池晓晴,在雷宇乐进屋后,一下子就坐在了沙发上。她看着手里的面包,眼里有泪雾往上。

    她,确实就曾经是一个小叫化子啊。

    “囡囡,你就在这里等着妈妈,一会儿妈妈就会来的。你要乖乖的哈。要不,妈妈不会给你买那种你最爱吃的肉松面包的哦。”

    妈妈微笑着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再亲了一个,才走了。走了好几步,她回头,自己还微笑着对她挥着手,“妈咪,快点回来,囡囡在这里等着你哦。”

    妈妈的眼睛有光泛出,可是,自己没看懂,所以还傻傻的等着妈妈去给自己买最好吃的面包来吃。“小妹妹跟我走吧。”

    “不,我要等妈妈。”

    “小妹妹,你妈妈不会来了。来,我带你去找。”

    “滚开,妈妈说过,她一定会回来的。她会给我带香甜的肉松面包回来,你走开,再不走,我要叫警察了。”

    一天一夜过去,妈妈没等来。自己,却饿的快要晕倒。

    在陌生的城市,看见的,全是陌生的人群。

    妈妈说过,在外面不能和陌生人说话,因为有好多拐卖小孩子的坏蛋。所以五岁的自己,一直就在大街上无目的走着。

    一天一夜没吃东西,走路眼前更是金星直冒。

    看着有小孩子吃着可口的面包,自己也使劲地盯着。

    “妈妈,她总是盯着我吃东西,好讨厌哦。”

    “给她吧,咱不吃了。”

    “被人施舍的面包,捧在手心,吃着那可口的面包。却想着,妈妈,为什么你不给我带面包?我一直在等着你给我带面包回来。可是,我等到的,是别人送给我的面包。面包好香,可是,我还是喜欢吃你做的饭菜……”

    等到昏倒在路上,再一次醒来时,看见的,就是一个陌生的男孩子看着自己。

    “小妹妹,你也一个人么?”

    想说话,可是,渴了一天了,嗓子发干,就算最简单的表白,也说不出来了。

    “别怕,以后你就当我的妹妹吧,我去要吃的,你就在这里呆着。”

    “哦,对了,我姓池,你就跟着我一起姓吧。你叫什么名字!”

    “晓晴!”

    “晓晴啊,以后你就叫池晓晴了。记住,以后我就是你哥哥了。你生病了,先在这里躺着。我去给你寻吃的来。”

    当年那个一心照顾自己的池子强,呵呵……他那时候,只一心为了自己着想。

    “妹妹,你想上学,哥哥一定攒钱让你上。”

    “算了,哥哥,我们现在才解决了温饱的问题,要想读书,不用想了。”

    “不,只要是晓晴想要的,子强一定要给你的。”

    “哥哥,你的手,全是水泡……不要再去帮人扛沙搬砖了,我……我不读书了。”

    “晓晴,这是我给你买的你最爱吃的面包,看看多香啊,来,祝你考上了大学,我们晚上一起去吃一顿好吃的。以后,我们池家也有大学生了呀。晓晴你真厉害,我一说我家出了个大学生,他们都羡慕的不得了呢。”

    面包,不错,她就是爱吃这种面包。

    可是,又有谁能知道,其实,她也是恨这面包的。

    当年那个心里最好的亲人,她就是许下面包的谎言,从此一去不复返。

    把手里的面包扔掉,池晓晴决定,不再搭理雷宇乐,这个小毛孩子,居然敢践踏了她神圣的面包……

    奇怪的是,明明就记得以前的一些事情,可是,池晓晴却觉得,自己的脑袋里还是有一片空白的。

    那片空白,就是自己考上大学后的事情。感觉,一切都好模糊的。

    那些曾经的往事,究竟是什么呢?

    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梦里的那个幽暗的房间,还有那种心悸的感觉,为什么如此的强烈。

    自己,究竟经历过什么?

    是不是哥哥嫂子所说的,曾经出卖过自己的那一次的噩梦?

    池晓晴不知道,她抱着双腿,就这样痴痴的坐着,直到弯弯从外面回来才被打断。

    “姑姑,呜……姑姑……”

    从外面一回来的弯弯,一脸的泪水,不断的哭泣着扑到了池晓晴的怀里。

    抬起她小脸儿,池晓晴的心咚咚的跳着。

    “弯弯,怎么了,告诉姑姑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还是有谁欺侮你了?”

    弯弯虽然迷糊了点,但是,平时的她,也是个坚强的孩子。有人欺侮了她,一般说来,她也不至于哭的这么的伤心的。

    今天这样的她,哭的气都喘不过来的样子,她还真的少见。

    “姑姑,救救助爸爸,救救爸爸吧……爸爸……被几个坏人抓走了。妈妈告诉我,要想爸爸活命,只能是你出面了。”

    池晓晴的身体晃动了几下,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双手一把板住弯弯的肩膀,“你说清楚一点,算了,现在带我去找妈妈。”

    弯弯擦了一下眼泪,这才拽着她往外面跑。

    俩人七拐八弯的,也没往之前哥哥嫂子住的地方去,而是跑进了一个小巷子里面。

    看着面前这类似于蜘蛛网一样的小巷子,池晓晴不敢相信,嫂子那种好吃懒做惯了的女人,也会来到这样的地方。

    “姑姑,就在前面了。前面就是妈妈住的地方,她和别的人一起住的。”

    弯弯拽着池晓晴来到一间四处是破布围绕起来的黑屋子面前,把帘子打开,池晓晴看见的,就是里面四五个女人正围绕在一起安慰着一个还在使劲地哭叫着的女人。

    那几个人看见弯弯后,全都起身离开了。

    中间还在哭泣着徐丽娜,一看见池晓晴进来。一把擦拭掉眼睛里面的泪水,她噗通一下跪在池晓晴的面前。“晓晴,你救救你大哥吧。他,他被放高利贷的人抓走了。那些人说了,要是第一次的钱不拿出十万块来,你哥哥就保不住一条腿了或者手了。第二次再拿不出钱,我们就等着给你哥哥收尸体了……”

    徐丽娜一说到这件事情,便吓的全身发抖,。

    一听张口就是十万,池晓晴是真的急眼儿了。

    她象个傻子一样的看着自己家嫂子,“嫂子,你告诉我……你们,究竟借了人家多少钱?”

    第一笔就要付十万!!

    “这个……我们……你哥哥输红了眼,当时,一开口就借了人家一百万。现在利滚利的,那些人要我们给一百五十万了。再拖几天下去,他们说就会二百万。呜……晓晴啊,你……现在只有你能救你哥哥了。我……你要是不救,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大不了,他池子强死了,我再去找一个去。我……我实在是不没能力偿还这么多的钱。晓晴,你也别怪我,我能找你来商量这件事情,也给你支会一声,也算是对的起你和子强的……”

    池晓晴听到这里,气的眼睛都快转不过来了。这就是夫妻!乐呵的时候,俩人一起豪赌。没钱了,你死我嫁。

    多干脆利落,可怜哥哥辛苦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娶个老婆,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想想……真的好憋屈啊。

    “姑姑,你救救爸爸吧,我不想他死的。”

    小弯弯看池晓晴站在那儿半天没说话,便摇着她手轻轻的哀求着。

    摸了一下她的小脑袋瓜,池晓晴看着还在不断哭泣的徐丽娜。“好了,你直接说吧,我要怎么做?你是不是找好了下家,让我去做人家的什么什么的?你们知道的,我平时要养活小弯弯,还有你们。我手里压根儿就没钱。”

    徐丽娜一听她松了口,眼里划过一道惊喜。

    她就知道,以池晓晴对池子强的旧情,不会真的不管他的。

    只要她肯,这一笔钱,自己就一定可以得到。

    一想到一百多万,徐丽娜的眼睛便划过一丝贪婪。

    她故意做出尴尬的样子,摸了下鼻子,“那个,我是有点门路。不过,这个,我也得问一下你嘛。就是前段时间,那个阿三嫂和我说,她有个远房的亲戚,在来我们这条街的时候,曾经看见过你。那人现在手里挺有钱的,只是,对自己家里的黄脸婆实在是不满意。他想找个女人俩人呆一段时间,你只需要和他……呆三个月,就可以拿二百万钱给我们。

    晓晴,你放心,有了这钱以后,我们不会再去赌博的。以后,我们一定金盆洗手不再赌博了。”知道池晓晴最讨厌的事,就是她们去赌博。所以徐丽娜这会儿赶紧保证。

    吸气,池晓晴无声的笑了。看她一眼,“你给我一天时间,我去想想办法去。”

    “那……好吧,不过晓晴啊,你也知道的,这种事情,不能拖的。要是拖久了,到时候你哥哥的手能不能保住,我就不知道了。你还是赶紧想好吧,啊,咱俩全指着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