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46章:第一次争吵
    走出去半天的雷宇乐,还听到他家老头子还在时不时的不断摔着东西。

    缩肩膀,雷宇乐轻哼一声,“没想到,老头子的镇定功夫也是有破解的时候嘛。看来,他也是有别的情绪的,很好,池晓晴,我越来越看好你了。希望你能把老头子给改变了,哈哈……最好,就是改变的象南甫华那样的,越来越听你的话。不过,我表示怀疑,你会不会反被老头子给收服了?啊,强对强,真的好让人期待啊。”

    远处的池晓晴,身体一下子就发冷:靠,看来这南甫华又在骂我赚他钱没给他好处了,嘿嘿,反正,你愿意当这冤大头的。

    不过,让她觉得兴奋的是,这二天,南甫华再也没来找她。而且,还有个好消息,似乎,这南甫华有了新的女人。

    据说,一位很漂亮的小姐,这段时间天天在缠着他。看来,这男人是有了新欢了。

    不用被人打扰,只需要老实的上班做事情,这样的生活,当然有滋有味的。

    不过,与雷宇乐的冲突,却是越来越严重了。不为别的,只因为那小子,越来越过份,指使她做这做那,她也认了。有时候,甚至于还干涉起她的私生活来。比如,她接个电话,这小子会过问,是谁打来的。

    和人说一二句话,那小子会用一种不满的眼神来看着她。

    再比如,她晚回去一下,雷宇乐又会对她横挑鼻子竖挑刺的。这样的他,让池晓晴感觉,自己真的成了他大少爷的私有物品。天地良心啊,她是人,不是私人物品。怎么能这样被人管束呢。

    是以,虽然池晓晴表面上没有发火,不过,这内心里,却是憋着一肚子的气的。不过,她都尽量给那小子记着帐的。有些事情,最好是一次性了结的好。

    为了要摆脱困境,池晓晴在这一天回到了原来那个好几天没回去的家里。

    毕竟,小破孩子的屋子住着,真的很不习惯。反正,她不再吃他的威胁,就想搬回来住了。

    还没回到家,远远的便听到屋里传来不断的争吵声。摇头,不用说,这又是哥哥嫂子在吵架了。

    站在屋外听了半天,也算是听出来了,这是俩人开的赌博机亏本了。估计,这次是亏的连本钱也没有了。以嫂子那势利的心眼儿,这会儿肯定又在嫌弃哥哥了吧。

    这俩人真是的,夫妻做到这份儿上,真的是……让人无言之啊。

    “离婚,我要跟你离婚。”嫂子嚎啕大哭起来。

    “离就离,老子还怕了你,要不是你这些年天天去赌,我们家能输成这样。你这样的婆娘,我池子强也不要了。妈滴,你还真以为,老子离开你,就没办法生存了。”

    哥哥似乎也动了真火,这会儿居然也大吼大叫起来。嫂子哭泣的更加的大声了,听家里的东西被摔的四分五咧的。池晓晴再也听不下去,她推开屋门,一脸沉静的走了进去。

    徐丽娜看见池晓晴,,就跟看着救命稻草一样的,上前一把拽住她手,“池晓晴,你来评评理,你哥哥自己在赌场和人家赌,最后输的一文没有,还倒欠了解屁股的债。现在好了,人家来要债,我们俩还在家里躲着不敢出门。我就埋怨他不应该那么狠,开始赢了那么多,还不知道收手……呜……他就说我说他了。晓晴,你说说,你大哥怎么就变成这样的男人了?”

    站在那儿半天不动,徐丽娜拉着自己的胳膊肘儿。看一眼不远处的池子强。当年那个生龙活虎的男人,如今一幅颓废的样子蜷缩在角落里面。、看他一根烟一根烟的抽着,身体也瘦的如吸毒的人一样。这样的他,看的池晓晴一点也不好受。

    吸气,她走到了边坐下。

    看一眼俩人,“你们呀,找点正经的事情做多好。这成天就赌这博那的,好几年了,也不知道你们怎么越陷越深。看看小弯弯,要不是我替你们照看着。这会儿她早就不知道饿成什么样子了。要我说,你们呀,真不配为人父母。”

    池晓晴这一番沉痛的说道,把池子强听的烟抽的更猛了。他,愧对这个妹子啊。

    而徐丽娜不干了,她冷笑着抬头,把脸上的泪水一抹。就那样盯着池晓晴,眼神幽然,“子强,还是和她说了吧,这么多年了,我们不能白养活她。你要是不舍得说,我来说。”

    池晓晴的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她疑惑的眼神看向池子强。

    而池子强,抬头看见晓晴这样的眼神后,一抹惭愧的神色划过。

    “丽娜,这件事情,不准说出来。我们再穷,也不能再出卖晓晴了。你,还有我,明天我们出去找工作去。这一次,再不挣钱,真的会死人了。”

    徐丽娜一听要出去找工作,脸色当场就白了。

    她把面前的茶杯狠狠的砸在地上,抬头,怒目横眉的看着池子强,“你在说什么?你想说什么?这件事情,你真的不说。人家刘老板只是找一个小情人玩儿几天,就能有大把的报酬拿回来。你……你居然不说。你这个没用的废物男人,要找工作,你自己去找。打死我也不会去的。”

    徐丽娜说着,便冲出了家门。

    而池晓晴,却听的眼睛发直。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蹲在地上的池子强,声音有些发涩,“哥……你们这次,又欠了多少钱啊?你倒是给我说说,欠的……居然想让我去卖。去给人家当小老婆!啊不对,现在没小老婆的说法,就是去让人家玩儿几天。你们……打的好算盘呀。”

    池子强不敢看池晓晴的眼睛,这件事情,一直以来就是他强烈反对的。毕竟,他是愧对这个妹妹的。

    虽然,俩人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她……确实做的很好。而自己,算下来,可谓是猪狗不如啊。

    “晓晴,你放心,哥哥我就算再怎么穷,也不会把你给卖掉的。”

    坚定的眼神,锵锵的话,听的池晓晴的心,终于有了些许的温暖。

    这,才能她熟悉的哥哥呀。

    “也不能再出卖晓晴了……”哥哥这句话,让池晓晴的心立马就沉了下去,怎么感觉,这话,听着这么的痛心呢。

    那种剜心的感觉,让她难过的紧盯着池子强。“哥,你给我说实话,你们……以前是不是也出卖过我?”

    池子强这才惊觉,在刚才的争吵中,自己把一个不好的消息泄露了出来。当年出卖晓晴的事情,若是让她知道了。她不得气死去啊。这件事情,怎么也不可以让她知道的。

    是以,池子强的眼珠子转了一下,也开始撒谎了。

    “那个,是以前,是有一次出卖过你。不过,那次是蒙你去打工。还好,你机灵,逃了出来。为这事儿,我后悔了好久了,晓晴,你放心吧,哥哥不会再出卖你的。有了一次,我不会再有第二次的。”

    池晓晴的心瓦凉瓦凉的,用看陌生人的眼神看着池子强,感觉,哥哥的眼神,怎么有些闪躲呢。

    不过,怎么说,他也是自己唯一的亲人,是以池晓晴还是选择了相信他。

    “你还没回答我,你们这次又欠了多少钱。要是不太多,我再多打几份工,看看能不能补救吧。”

    池子强的心抽疼了。这个妹妹,如花一样的年纪,可是,却因为自己天天在外面做着苦工。

    人家象她这样的年纪,都在谈爱,交男友了。

    可她却因为自己的缘故,成天忙着照顾弯弯或者去外面打短工。

    一个长的漂亮的妹妹,却到了二十四岁还没有男友。这样的事情,不得不说,真的是他这当哥哥的错。

    “晓晴,你别问了,这次,我不会再赌博了。不过,我要出门去躲几天。你也带着弯弯别回这里来住。万一被那些高利贷知道了,我怕他们真的把你拖去抵赌债了。”

    从头到尾,池子强都不说他究竟欠下了多少钱。可是,池晓晴却能想象的出来,这一次,只怕欠的钱不在少数。

    她用绝望的眼神看着池子强,眼里有痛楚划过。多了,她也没办法,是以,她除了听他的话,离开这个地方,别无它法。

    心烦意乱的池晓晴回到家里,雷宇乐正从里面出来寻她。一看见她便不满意的挑她的毛病了,“女人,本少爷饿了。”

    烦躁的池晓晴,大手一挥,“饿了就去冰箱里面拿东西吃,那里面有蛋糕呢。别烦我,我很累的。”

    雷宇乐郁闷了,不过,他也真看出来了,这个笨女人似乎真的很不舒服。

    人在气头上,还是……少惹她为妙吧。

    是以,雷宇乐乖乖的去打开冰箱的门。看着里面的东西后,他再一次无言了。

    要知道,里面的面包,还是上一次南甫华来这里吃饭,在超市里面选购的。放了几天的面包,被冰箱里面的风吹的硬硬的,早就失去了那种原来的味道。

    这样的面包,雷宇乐是从来不吃的。

    把那东西扔掉,雷宇乐在屋里打起电玩来。

    这段时间他心情不好了,就会玩儿电玩。

    可是,这种声音,太过于吵闹,玩的正高兴的时候,一只手啪的就把电源给除掉了。

    抬头,雷宇乐看着池晓晴一脸的风雨欲来。他也毫不退让的紧盯着她。“女人,为你的行为做一下解释。”

    太可恶了,她不做吃的给他也就罢了,现在还干涉他玩儿东西。这女人,要反了天去。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让他接受。

    “我说过,我心情不好,有对你说,不要吵我。是你自己要把这东西搞的震天响的,你不休息,别人还想休息吧。大少爷,你……啊……你……你居然把那么好吃的面包给我扔了。你……你”

    看着垃圾桶里的面包,池晓晴风中凌乱了。要知道,这些东西,她一直舍不得吃,就是想给这俩孩子吃的。可是,这位大少爷,居然……把她舍不得吃的东西就这么给糟蹋掉。肉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