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41章:暗夜诱香
    “池晓晴我抗议,严重的抗议,你把我折腾成现在这个样子,还让我睡客厅,这么小的一张沙发,我怎么睡觉啊啊啊啊……”

    从来没睡过这样的地方的南甫华,看着那张被拼起来的沙发,再扔了一chuang薄薄的被子……他再一次的大吵大闹起来。

    一直陪着小心的池晓晴,看自己怎么安抚也起不了做用。

    索性的,她也不赔小心了,直起腰来,就这么看着他,“南甫华,我告诉你,你愿意睡这沙发就睡,不愿意拉倒吧。那个,你不是有司机的么,不行的话,你就打电话叫他过来。我这里全是女人和孩子,我还害怕这半夜三更的起来,看见一个大男人睡在我的沙发上吓一大跳呢。再说了,你这人,究竟会不会有磨牙,夜游还有那些睡着了会做乱七八糟的破事儿的坏毛病,我还有待考察的。所以,你不愿意呆在这里,赶紧叫人来拉你……走啊……”

    最后一声河东狮子吼,彻底的把这场战争给平息了下来。

    南甫华发现,自己,似乎有受虐的趋象,居然,好好的大chuang不睡,偏偏要让甘愿的,还带点赖皮性质的睡在人家的沙发上。

    睡在沙发上后,南甫华半天也睡不着,毕竟,这个地方,可是很窄的。给他的感觉,就是这一不小心翻一下身,会不会掉落到沙发chuang下去。

    就这么有了忧虑担忧,所以南甫华怎么睡也睡的不好。翻来滚去,闲着没事,他就在分析了,为什么我非要睡在人家的沙发,而不是打电话叫司机来接自己呢。

    诚然吧,这个,这么晚了,司机确实是睡觉了。但是,就算他睡觉了,自己一旦有事情,要叫他来接一下,他,还是可以的。

    再者说了,其实,他这脚,也不至于真的路就不可以走了。

    只要稍微的忍耐一下,其实,还是可以行走的。

    而且,就如那个女人所说的,其实吧,象她那样捶打了一下穴位,再用冰块弄一下。那脚,现在居然感觉挺舒服的。

    一阵一阵的后劲热乎劲儿,让他兴奋的睡不着。

    想起来看电视,又怕吵着那个象只火暴龙一样的女人。

    想的人说话……

    没错儿,就是找人说话。

    这女人把自己害的睡不着觉的,他不去找她,找谁去?

    想到这里,南甫华不再在沙发上折腾。他只是单纯的,想着要进去找池晓晴说一下话而已。

    平时也只有这俩孩子,还加上怕俩孩子睡觉会被恶梦吓住之类的。所以池晓晴一直睡觉就没锁死门,象今天,她也是习惯如此的。

    就因为这样,这只大半夜不应该出现在她屋里的大男人,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她房间里面。

    屋有点黑,站在门口好一会儿后,南甫华才适应了屋里的黑暗世界。还好的是,这一片儿地方,房子不少,这一套屋子,又紧挨路灯边。路灯透进屋里,南甫华慢慢的能看清楚chuang的方向。

    南甫华往前摸索着走去,看着chuang上的女人时,他全身的血液,蹭的就沸-腾起来。

    不为别的,只因为,池晓晴睡觉这姿势,真的叫一个“欢迎来搞”呀。

    天可能要下雨,所以有些个闷热。这会儿这女人睡觉压根儿就没盖被子。

    四肢大大的张开着,睡裙下面的二条美tui,就这么大大的显露出来。

    顺着tui部往上,南甫华的呼吸,一下子就屏住了。这个,这也太诱惑人心了吧!裙子因为半边被掀高了,所以露出了半截粉红粉红的东西,而那粉红里面,还有几根明显的一看就是女人的……

    看着那youyou的森林,还有那浮突的女-性神秘地带……这大半夜的……

    反正,南甫华是真的热血沸腾了。

    他的眼神,想要挪开某人那处神秘的卷曲地带。可是,就跟中了魔力样的。不断的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没事,她睡着了,你就……这么看一下,没什么的……”

    眼神,还是没挪开那处地方,就这么直直的盯着那里,看着那露出一点的半粉红的小裤子。

    竭力的控制自己不要再乱想了,不要再臆想下去。可是,南甫华就是控制不了。

    他不得不去浮想,这粉红色下面,会是怎么样的美妙境象。

    还有那处明显的女-性幽秘地带……血,往鼻子二点一线的汇聚。

    最后,为了不让自己喷血而亡,南甫华凭着自己超级强大的毅力,终于把眼神从那处地方给挪开了。

    吸气,再一次深呼吸,南甫华伸手,想要把熟睡中的池晓晴叫醒。

    可是,看着她睡的香沉的样子,南甫华怎么也不忍心了。

    “唉,算了吧,我还是看着你睡觉吧。”心里,柔软一片,看着这睡的红扑扑的脸蛋儿,南甫华的心暖暖的。

    这女人,白天辛苦的劳累了一天,这晚上,睡的香沉也是情有可愿的。

    “呜……”

    终于,在南甫华决定离去的时候,池晓晴翻了个身。

    她咕噜一声,tui,也往前挪移。这样一来,就把那睡裙往下拽拉下去好多。

    这一拉,里面的秀-峰,华丽丽的显露出来。

    那皎美的形状,看的南甫华再一次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很饱满的二团fengman,因为裙子拉的很下,所以有半只,就显露出了大半的秀丽景色。

    透过窗外的路灯,南甫华甚至于可以看清楚她那粉红的×晕。

    热血……迅速的窜烧到手部,让他控制不住自己。慢慢的倾身俯了下去。

    只是……只是轻轻的触碰一下。

    真的,只是轻轻的……碰一下就好。

    人在美好的事物面前,就是控制不住诱惑。

    这会儿的南甫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夏娃会控制不了自己,去打开那个装有魔鬼的潘多拉盒子。

    有些事情,明知道不会有好的结果,可是,人就是控制不住好奇的心理。

    手,轻轻的触碰着她的小脸儿,那种细嫩的触觉,让他舒服的闭起了眼睛。

    全身,因为激动,从而颤抖起来。

    他的分身,胀的痛痛的,难受的感觉,让他轻轻的呻喻shengyu出声。

    手指,慢慢的往下,沿着脖颈,爬到了池晓晴的fengman前。

    那种美妙的感觉,如电一样的窜到了脑部中。

    南甫华并不是缺少女人的人。可是,面对着这个爱财,贪钱的小女人,他的所有情于,总是会毫不经意的被她给挑拔起来。

    小腹,繃的实在是太难受了。

    南甫华手手放在了自己的分身上,手,也在她的光滑入来回的,轻轻的摩挲着。

    “弯弯,不要吵,睡觉……”

    chuang上的池晓晴,被这种触感给弄的痒痒的,她不耐烦的发出了一声咕噜声音,再翻了个身,背冲着南甫华,再一次陷入了梦乡中。

    手,还停留在半空中,保持着刚才要抚弄的姿势,南甫华涩然一笑。

    什么时候,堂堂的南少,也会因为渴望一个女人,居然对着一个女人,要靠臆想加幻想来抒解自己的情于的……

    慢慢的退出池晓晴的房间,再呆在这个有着她浓郁气息的屋里,南甫华怀疑,自己真的会变身为狼,再不顾一切的扑上去的。

    出了房间,一下子就撞到了一个小小的身体。

    “啊呀……”

    想不到会大半夜的撞到人,雷宇乐一下子就尖叫一声。

    怕他嚷嚷起来,把屋里的女人给惊醒,南甫华赶紧捂住他嘴巴。“嘘……别吵,别吵。是我,是我呢……”

    乐乐听到他声音后,这才松了口气,昨天晚上吃水果实在是太多了。害的他半夜三更着点尿了chuang。

    没想到难得的晚上起chuang尿-尿,会碰上这么一个大块头。

    “南甫华,你别告诉我,你和那个笨蛋女人睡在一起了吧?”

    南甫华听出来了,这小东西的语气,居然有些不悦。

    “小毛孩子瞎说什么呢?我只是想去找她说会儿话。可看她睡的象头猪一样的,本少不忍心叫醒她。我说,你这小小年纪的,怎么动不动就乱想呢?”

    雷宇乐冷哼一声,挑眉,“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打笨女人的主意。我告诉你,她是我的人,你不能乱打她的主意。”

    南甫华乐了,“小子,你现在太小,不能乱找女人的。再说了,你说她是你的女人,人家愿意么。赶紧睡觉去。”

    雷宇乐嘿嘿的笑了,眼珠子转悠一下,“南甫华,要不要打个赌,我们看看谁在她心里的份量重一点?输的人,自己退出?”

    南甫华沉默了一下,想想一个小毛孩子还敢冲他挑衅。以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搞不定那个神经有点大条的女人。

    是以,没有任何犹豫的,南甫华点头同意了。“好,小子,我要让你心服口服的。说吧,怎么个比试法?”

    “简单,我们就用三件事情来看,看看她会对谁关心的多一点。从这,就可以看出她对谁在乎一些。”

    正好也想看看自己在池晓晴的心里是个什么位置,所以南甫华点头同意了这个方案。

    再次躺下沙发,却发现雷宇乐跟着自己走了过来。

    “小子,怎么还跟着我,难不成你想让出你的chuang,良心发现的让我去睡,你来睡这个沙发?”

    “笨女人,不会爱上你的。她对你没有那种感觉!”

    雷宇乐也不和他废话,就这么淡淡的说出一句事实,却气的南甫华当场就差没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