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40章:舒服的叫出声来
    一顿饭吃完,南甫华就乖乖的坐在客厅里面看电视,再耐心等待着池晓晴去哄那俩孩子,收拾家务。

    等到所有的事务全给收拾完了,南甫华的心,没来由的,就砰砰起来。

    真心期待接下来的时间啊,这个女人,会以什么样的娇媚姿态出现呢?

    看着她洗完澡出来了,南甫华更是眼睛都不怎么敢看她了。

    这般娇艳的她,全身还透着那种舒服的沐浴ru的味道,粉红色的睡衣……就这么含笑,一步步的走向自己。

    他感觉到她的靠近了,眼神,却盯着电视转也不敢转。心里不断的鄙视自己,又不是没和女人在一起过,至于要这么的紧张?

    池晓晴拧眉,坐在他身边,看看电视,里面并没有放什么特别诱惑人的电视剧情呀。

    这样的电视,这男人也能看的如此的上劲儿?

    靠,你再不走,姐姐我怎么睡觉啊。

    “这电视……很好看?”

    池晓晴放柔了声音轻声问南甫华,眼睛紧盯着电视,可是却不知道这放的是啥的南甫华,硬梆梆的就回答,“好看。”

    池晓晴晕了,眼神翻了一下,这里面,就几个老太太在说些怎么样锻炼的事情。可是,这个男人,怎么能看的这么有劲啊。

    估计,他是有爱心,尊老吧。想到这里,池晓晴也鼓励自己多学一点,不定哪天也能派上用场的。

    可是,看了一会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她的眼皮涩的不行,眼看着就要闭合起来。

    一直紧盯着电视不动的南甫华,发现她这样的情况后,郁闷了。感情,这女人说的要给自己最好的服务,就是现在这样的把自己扔到一边儿,她好睡觉啊。

    捅一下池晓晴“女人,我渴了。”

    眼睛正半闭的池晓晴,一听他要喝水,赶紧起身倒水去。

    回来,看着这男人盯着自己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纳闷的看着他。“你……有事情想求我?”

    南甫华再一次的泪奔了。我能有事情求你么,不就是你说好了的,要给我最好的服务。

    “你想想,今天我们在一直的时候,你说过什么话?”

    耐心的启发着这个迷糊的笨蛋女人,南甫华态度良好的提醒着她。

    池晓晴歪着脑袋瓜,不明白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我们说过的话?这个,说过的话何止千千万呀。我怎么记得是哪一条?那个,你是不是具体的给我提示一下。我不想玩儿这样的你猜测我猜测,我们都来猜猜猜的游戏啊。”

    南甫华再一次的确定,这个女人,压根儿就属于那种没有情趣的女人。你跟她讲lang漫,估计,你得先被慢死了去。

    咳嗽一声,再狂灌了一大杯水。“就是,你让我去买东西,然后,你说的话,很重要的。你再好好的想想,你有没有说过?”

    池晓晴眨巴一下眼睛,再使劲地想想,眼睛,一下子就睁大。“啊啊……我想起来了。我说,我要给你最好的服务,还是让你满意的服务。”“是不是这样的?”她一脸的兴奋样儿,看的南甫华不断的点头,“没错儿,就是这样的。”女人,扑倒我吧,我期待着你最好的表现。

    池晓晴再扫一眼一本正经,甚至于,还有些羞答答的南甫华,伸手,拍拍他肩膀,再冲他挤一下眼睛,“帅哥,你等着,一会儿,我会让你尝试到这个世界上最无与伦比的销魂滋味的。”

    这样的话一出来,南甫华再一次的兴奋了。他诚实的点点头,老实的坐在那儿。

    而池晓晴,则起身,兴颠颠的往厨房里面跑。

    不明白这个,要让自己销魂的东西,怎么会与厨房有关。南甫华真的纳闷儿了。不过,这既然是她说的要快乐,要补偿,要兴奋,怎么说,也肯定是极不错的东东。

    一想到她俏丽的身影,还有吻着她嘴儿那种快乐的滋味……南甫华再也没办法淡定了。

    他起身,伸手,做了一个伸展运动。就差没把自己全身所有的力气全给打出来,折腾了一小会儿,听到脚步声从里面出来,他才赶紧又正襟的坐下。

    一脸的满意笑容,池晓晴看起来象极了一个殷勤的小妻子正走向满目期待着的小丈夫。故意忽略她背在身后的手,南甫华努力维持自己泰然自若的样子。

    “来了,来了。我这个东西,一定会让你满意的呻喻起来的。一会儿,你不要叫的太大声哦!”

    南甫华害羞的点点头,“不会,我会控制的,我的忍耐力相当的好。”叫的太大声……哦卖糕点的。

    池晓晴背着的手拿过来,居然,是一只泡沫塑料。

    粉红色的泡泡再次荡漾在南甫华的眼睛,这个,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那些充气娃娃吧。这女人,居然还想到了要玩儿充气妹妹,不得不说,她还真的,很让人叹气的。

    “来,你坐下,脱了。”

    一听到脱了,南甫华犹豫了一小下下。还是乖乖的抬手,以最快的速度,把上衣给脱掉了。

    而池晓晴,却在摆弄着手上的东西。

    等到她抬头,看见南甫华把上衣脱光光了,她惊讶了。“我叫你脱鞋子,你脱上衣干嘛呀?是不是太热了?哦,一会儿你就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了。”

    一听只是脱鞋子,南甫华的期望,转化为失望,最终,变成了尴尬。他赶紧把衣服穿上,“那个,我以为你是要我脱衣服的嘛。表错情了。”靠啊,这做,怎么先从脚做起了?男人女人之间要做,不都是要脱光光了才能的么。但是,这个脚,应该是最不引人注目的东东呢。

    “好了,这一下,应该可以用了。你再稍等一下,一会儿我会让你满意的叫出声来的。”

    池晓晴甜甜的笑着,转身,又如风一样的跑了。

    等到她再过来的时候,手里就多了壶水,还有还有一柄锤子以及一些看着象是砂粒的东西。

    有种感觉,这个,似乎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的事情了。从种种迹象,都表明了,这个女人,并不是要和自己进行那种自己所期待的东东。

    失望,却不敢表现出来。南甫华一脸干笑的看着池晓晴在自己的面前忙碌着。

    看她把那些砂粒往塑料盆里面装,再放上一些温水。

    她试了试水温,抬头,“来,把脚放进去。”

    南甫华听话的把脚放了进去,心里不断的嘀咕,我要知道你所说的是这样的服务,这样的服侍,……我怎么会等到这么晚了还不说回去呢!

    不过,能享受到这女人服侍自己洗脚,似乎,也是不错的事情。

    这样一想,原本的失落,再度平衡了一点。

    替他清洗了一下脚,池晓晴就抡起那柄锤子样的东西,高高举起,在他的脚心来了一个。

    正享受的舒服的南甫华,没提防她会给自己来这么一下,当场,他被打的尖叫一声。嘶气,眼睛一瞪,“我说女人,你这样在干嘛呢?”

    “你这种办公室呆着的人,平时最缺乏的,就是运动,我现在就是让你运动,你的,明白不?这个,有利于促进血液循环的。乖乖的不要乱动。”

    似乎,也是有一定的道理,是以,南甫华决定再相信这女人一回。

    把那只脚左研究,右看看,最后,池晓晴拿起一块冰块,滋的一下,就印在了刚才被打红的地方。

    “啊啊啊……”

    才被打的那么的疼,这会儿,又被人有冰块给冰一下。那种感觉……反正南甫华是叫的乱没形象了。

    池晓晴用手堵塞住耳朵,翻眼儿,“我说,之前我就有告诉你,不要叫的太大声的嘛。你看看,你这叫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在干嘛呢。形象,要保持形象啊。我怎么说也还是云英未嫁的大好女青年,你不能这样乱坏我的名声的。”

    捧着脚,南甫华欲哭无泪啊。有这么服侍人的么,为什么他去洗浴中心,就没有人用这样的方法来给自己服务的。

    “你这又是捶,又是冰的,我能控制的住么?女人,我还是不洗了吧,你这服务,我享受不起。”

    白瞎了,早知道就不要花那么多钱钱了,买来的,是这样的一顿侍候,这感觉,怎么就是花了极品的钱,最后,你却买了一个最孬的东西。

    “不行,我让你破费了那么多,怎么着也得把你给服侍的满意了去,这做人要讲信誉的。你再忍耐一下,一会儿就会舒服了,听我的没错儿。你呀,就是运动量过少。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等等哈,只需要再过五分钟,我保证让你全身都舒服的哼哧起来。”

    不由南甫华再分说,池晓晴直接把他的脚给按在水里面,让他温暖舒服了。

    又是一捶子打下去,再来一个冰块冷却。

    一只脚在温暖的盆地里面舒服的想哼唱,一只脚却被这样不断的凌迟着。

    南甫华想要控制的,可是,那叫声,真的是杀猪般的一声又一声的哼哧起来。

    等到五分钟过去,南甫华看着自己那二只通红的馒头样的脚底,眼泪汪汪的。现在的他,走路……都成问题了。“女人,我回不去了!我走不了路,所以,今天晚上,你得为我负责!”

    看着这明显的红肿成馒头样的脚,再看看那双鞋子。池晓晴悲哀的发现,似乎,这种方法,真的把脚给搞的大了。

    这鞋子,也似乎,真的穿不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