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37章:晚上在一起1
    旋即,池晓晴又觉得纳闷儿起来,她坐的正行的端的一个清洁工作,凭什么非要害怕这个男人呐?靠啊,真的……表现有够小儿科的。

    而她没看见的是,南甫华在埋头的时候,那笑意,就差没憋成内伤去……这个女人,居然敢忽略他当他不存在。这样的方式,是最能收拾她的。

    这人勤快惯了,你咋然这么休息下来,感觉,还真的不怎么习惯。

    池晓晴就这样被强行命令坐在那儿看着人家南甫华不断的做这做那,感觉,自己就跟个废物一样。

    她乱不自在起来,就这样无措的坐着,瞅着,好几次看他忙碌的差不多想要开口请求自己是不是可以离去。可是,人家南甫华又立马忙碌起来。

    看他左手一个电话,右手一个手机,眼睛,还得盯着那个屏幕……

    真的太辛苦了。

    有人进来,秘书小姐看着这位端端正正的坐在这里看着总裁上班的小姐,眼里划过一丝诧异。旋即,便若无其事的把眼神挪开。可,池晓晴却感觉吧,人家眼里的兴灾乐祸,怎么就这么的明显呢。

    好不容易,对面的南甫华终于把事情忙碌完了。

    池晓晴赶紧逮住这个难得的机会,立马就请求,“南总,我可以下去了吗?你老还有啥指示没有?”

    南甫华仍然就这么淡淡的看着他,眼神,慢慢的变的幽怨起来。

    那种幽怨的眼神,看的池晓晴一阵的哆嗦。

    靠啊,她的脑袋瓜里面,不自禁的,便想起了一幕催人泪下的场景。

    一个帅气到一蹋糊涂的男人,一脸深情的抱着一个一脸冰冷的女人。“不要走,求求你不要走。我……舍不得你。你不要抛弃我,我不要……”

    可是,女人在抬头望天后,抬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把男人的指头瓣开。然后头也不回的就此狠心离去。

    男人紧盯着她的背影,一串伤心的睩潸然而下。

    面前这个南甫华,不正像是那种被狠心肠的女人抛弃了的男人么。罪过啊,是谁,能这么的狠心呢。

    “你……别怕,要哭,我替你拿那啥面盆儿去,你的眼泪,一会儿掉落在文件上,人家会看不清字体的。”

    池晓晴慌乱的转身,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不大的鱼缸,现在这特殊情况,就凑合着用这东西接眼泪吧。

    是以,池晓晴立马就把这东西给端到了南甫华的面前。

    “滚出去!”

    南甫华是真的气死了,这个女人,为什么,为什么他什么样的方法,她都是不明白的样子啊。

    一想到昨天晚上吻的正起劲,却被强势的推开……那种失落,可是折磨的他昨天晚上一个晚上也没睡觉啊。

    今天,一起床就满肚子气的他,到了公司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想找到这个女人扯理儿。

    但是,谁来告诉他,这个女人,居然完全的无视他的存在啊。

    “女人,你是不是脑子不开窍呢?要真的是这样,我是不是要替你开一下窍才好呢?”这样的屈辱,我南甫华一定要找回来。女人,你得罪了我,我不能就这样放过你的。

    气急败坏,心绪纠结的南甫华摸着下巴想了半天后,终于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池晓晴你不是爱情愚钝的人么,我就是要让你开窍,最后,再迷倒在我的男人魅力之下。哈哈,我就不相信了,你这样的小女人,会受的住我南大少的强势追求!”

    还在打扫卫生的池晓晴,极冰寒的打了个喷嚏。

    “靠,小乐乐又在说道我了吧。我至于么?”

    好不容易到了下班的时间,池晓晴乐呵呀。上班的人,哪个不巴望着下班呢。

    愉快的换着衣服,再把盘着的头发给解开,梳了个随意的马尾后,池晓晴准备去买菜然后回家侍候俩位小祖宗。

    才出门,走了二步,感觉,不怎么对劲儿啊。

    再走了二步,还是有那种不对劲儿的感觉。

    怎么感觉,象是身后有人在跟踪自己呢?

    嗖嗖的,这个时间段,虽然不是太晚,但是,大部分人也下班了。

    想她池晓晴,怎么说也是红花一朵儿,到目前为止,虽然被那个可恶的男人叉叉圈圈了几次了。但是,身段儿脸蛋儿,那绝对就是一等一的呀。

    有关于办公室色-狼的传说,在她的脑袋瓜里面,嗖嗖的往外面钻。

    看来,这身后的人,多半就是一条不知名的见不得光的办公室色-狼。

    池晓晴加速的走动起来,身后的人,似乎也加速了撵了起来。

    靠啊,真的有色-狼,还是瞄着她来的。

    这样一来,池晓晴是真的急眼儿了。

    一不做二不休,你这个大色-狼,想要对姐姐我不利,我难得要乖乖的任你怎么样?

    池晓晴的狠辣做风一上头,立马就咬牙猫在了墙角处。

    紧捏着手里的包包,还好,里面有那天给弯弯的小罐头一枚。这东西砸在人脑袋瓜上,相信也能让那家伙吃不了兜着走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听到那沓沓的脚步,池晓晴在心里不断的数着拍子一、二、三……

    “色-狼你去死吧……”

    一声狮子吼叫,池晓晴一通狂砸,那随手而来的人,立马就捂住脑袋瓜无辜的蹲了下去。

    “啊哈……疼啊……”

    原本还想再来二下的池晓晴,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高举的手,立马就停了下来。

    她眨巴二下眼睛,再看向地上,没错儿,真的是那个今天发神经,把自己叫到办公室去莫名其妙的坐了半天的南甫华!

    “我说南甫华,你是疯了还是怎么的?有事没事的跟在我身后,你……这个,不能怪我的。”怎么说这男人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是以,池晓晴赶紧想开脱自己的罪责。

    可怜脑袋瓜上被砸的起了个地瓜包的南甫华,捂住那里,一双噬血的眼睛,就这么盯着池晓晴。

    “女人,为什么我感觉,每次和你单独呆在一起,就会没有好事情呢?”

    池晓晴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子,好象,真的是这样的。自从认识南甫华后,只要俩人单独呆在一起,这个男人,要么是被自己误伤,要么就是被自己一通乱打。

    呃,这样一想,这才感觉到,自己居然和一个恐龙暴力女人相差无几了。

    “嘿嘿……我也不想的嘛。这个,你明知道的,一个女人,她单独走在这里,四周又没有人。而身后,又跟着一个明显对她意图不那啥的人,你说,她能不自我保护么。”

    瞄一眼地上一大捧的红色进口玫瑰花,池晓晴赶紧把它们给捡起来。

    良心话,她真的不想当暴力女人呀。

    “你的花,南总,你要去约会,你就赶紧去吧。我不再耽搁你时间了,有事,我先闪人。”

    做了坏事儿,这时候你不闪人,难不成还要等着这男人来收拾你呀。

    这样的傻事儿,池晓晴才不会干呢。

    “池晓晴,你给我站住,砸了人,你就这样一走了之,你觉得,这可能么?”

    身后传来南甫华阴沉沉的声音,池晓晴吓的顿住脚步,“这个,不关我的事情吧,我刚才有说了呀,是你自己非要跟在我身后,然后,我就以为你是那啥,然后,我才砸的你的嘛。”

    她的眼珠子不断的转啊转,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女人,她正想着方法的想要逃离而去呢。

    “池晓晴,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只要跟在你身后的人,不管是男人女人,你都有权利对着人家把你的拳头往下砸去?”

    “……”

    池晓晴张了好几次嘴巴,南甫华看见的,就是她吐出的废气。

    “那……你想怎么办吧?”丧气,倒霉,池晓晴做好了我要钱没有,要我的命我还有一条的殊死斗争样儿。

    上下把她给看了一眼,南甫华走过来,把手里的花束毫不留情的放在她手里,“很简单,原本本少是想去约会佳人的。可是,以我现在这样的形象,我是没办法去见人的了吧?所以呢,现在的你,要负责本少的晚上生活。”

    池晓晴再一次的晕了。

    这一段时间,是不是她太过于倒霉了?为毛这些男人,一个二个,全都来找她的麻烦。

    那天晚上,被那个可恶的雷昊天吃干抹净后,再狂暴的扔到了马路上。害的她被人当成是鸡,被人羞辱了半天也不敢吱声。

    而今天,明明就是她也属于正当防卫来着,可是,怎么又惹祸把自己的老总给砸了呢!

    你说吧,这砸个保安什么的,也比砸着这南甫华来的好呀。

    认命吧,看着南甫华这小人的样子,你要是想要逃,只怕,真的不能的。

    “那个,晚上的生活可以,你跟着我走吧。”

    有气无力的应下这要求,池晓晴带着南甫华往外面去。

    看着这女人就这么被自己吃死了今天晚上一个晚上,南甫华得瑟了。

    尤其是看着她脸上那颓丧的样子,心里的得瑟,更是就差没溢出来了。

    可当他被带到商场里面的菜市场,再看着池晓晴挑选一大堆的蔬菜水果之类的。一个一个的往自己的怀里塞时,南甫华笑不出来了。

    感觉,怎么成了他一个大boss来给一个小清洁工人当打杂的员工呢?

    “喂,我不是打杂的?”

    看她还要挑选,南甫华终于抗议出声。

    池晓晴抬头扫他一眼,“是,我知道的,但是,你现在是要晚上和我在一起的吧?”

    “是这样的……”

    “所以,你现在就得跟着我。一切,听我的,这样姐姐才有时间和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