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36章:池晓晴的初恋2
    “为什么不来?”

    气愤不已的罗伟立,吓的池晓晴不断的往后退。眼神闪躲,不敢看他。

    昨天,他让人叫自己去参加社团组织的一个活动。开始因为磨不过那人的纠缠,所以答应了。但真的到了时间,池晓晴却因为要去打短工而爽约了。

    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小小的活动,罗伟立会亲自找上门来。这,大大的出乎了池晓晴的预料。

    要不是平时罗伟立的身边总是围绕着无数的花花朵朵,她甚至于要怀疑,罗伟立是不是也爱上了她。但是,她还不至于这么的自恋。

    “我忙着打工。”虽然这话真的难以说出口,但是池晓晴还是吐了出来。

    罗伟立可能是没想到池晓晴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的眼神在当时很复杂。看了一眼她,再把她的手牵起,“走,跟我去,这个活动搞好了,得到了第一名,奖金也不会少。听说你的歌喉不错,参加这活动,我们获胜的机会会更加的大。”

    挣扎了几次,但怎么也没能挣脱,是以池晓晴还是默许了这次活动。

    就这样,从来不参加集体活动的池晓晴,终于也有了一次参加社团活动的机会。且,还是大多数同学们爱的唱歌比赛活动。

    那一次,呼声真的好高啊。

    大家都在为那一次的争夺而打拼着,她甚至也想几次中途不去了。但每次都会被罗伟立给拧去。

    而每次,他都会在自己的不远处,抬头的瞬间,就会看见他的眼神划过……

    那种微妙的情愫,让她的心乱撞一气。可是,一看着他身边的那些漂亮的女孩子时,她就会自嘲。这种王子和灰姑娘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呢。

    尤其,是那个据说一直最喜欢他的女人出现在她们的视线中时,池晓晴所有的臆想,全都脱了节。

    “池晓晴我告诉你,你只是我和罗伟立打赌,看看他能不能把你追到手的一个赌约。你以为,他对你真的有感觉吗?哼,就凭你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和我这样的校花级别的人相比。我之所以好心的和你说这样的一句话,只是不想看见你最后连自尊心也会输的没有了。”

    那一瞬间,池晓晴还是笑着的。并且还讽刺了一下那位校花说她过于敏感了等等。还嘲讽她对自己没有自信心之类的。可是,转身后,眼里的伤痛,却是毫不遮掩的。

    到现在为止,池晓晴仍然能记得当时的心痛感觉。

    这件事情,就这样在花儿还没绽放的时候,就这么被掐灭了。她是自卑了,可是,也是因为不想因为这样的爱情而太过于痛苦。

    当时的罗伟立,他是什么样的心情……她不想知道,反正,从那件事情后,她就再也不去幻想有爱情这种奢靡的东西存在自己的身上。

    一个穷的就连明天还可不可以读书的女孩子,哪里有资格去谈情说爱呢。

    爱情,向来就是有钱人的精神面包,有钱人的游戏。穷人的奢侈品,这一点,她太有自知之明。

    就因为所以,所以她才能在那时候的几年,一直不曾和男人有过纠结的吧。虽然,那时候的她,长的真的也不赖,甚至于只需要稍微的打扮一下,并不会比任何一名校花级别的差劲。

    也曾经有不少的男同学来追求过自己,可她仍然视而不见。

    其后学长去了外面,她的心更加的如磐石一样……

    思绪收回,池晓晴再一次冲自己握了一下拳头,“池晓晴,在三年前你没有爱情,在现在,你仍然不要去奢望这样的奢侈品。好好的工作,好好的做人,做好你的每一天,每一件事情,把小弯弯养好,供好,就是你最应该做的事情了。哦也,加油,池晓晴,加加油!”

    每次在失落的时候,池晓晴就会这样习惯性的自我安慰一番。而每次这样自我安慰了后,感觉,全身的精神气便足了起来。

    新的一天快速到来,第二天到公司后,才换好衣服,便感觉到屋里的气氛又有所不同了。

    系好扣子,看见的,就是南甫华正一步步的走进来。只是,他的脸色,怎么看,怎么感觉象是来讨债的。

    “南总……”

    “南总……”

    大家全都向他致敬行礼,对于这位总裁动不动就往她们这个后勤部走,感到百般不解。

    有好几位,甚至于在担心,是不是自己这个部门这段时间做的卫生不怎么好,所以他才会一再的往这里跑的。

    “池晓晴,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怒气冲冲的南甫华,冲着池晓晴大吼一声,便转身往外面去。

    所有后勤部的人,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位新来没多久,却频频出现在总裁视觉中的女人。

    有人嫉妒有人兴奋,有人则是用不明意味的眼神看着池晓晴。

    在众多神色复杂的眼神中,池晓晴耸肩,慢慢的抬脚走上了南甫华的办公室。

    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南甫华的心就没来由的一阵生气。

    这个女人,一再的戏弄自己,是不是他这个总裁,真的太过于纵容下面的人了。是以,这个女人一再的和他做对。以至于,到现在为止,南甫华越来越想要收服那个不驯的女人。

    一进入南甫华的办公室,便感觉到了那种强烈的低气压。

    南甫华紧紧的盯着不慌不忙走进来的她,眼里的怒火,就差没喷出来。

    池晓晴挑了挑眉,这个,貌似昨天晚上应该生气的人是她吧。

    她一个女人就这么被一个男人吃了豆腐,可他?

    这会儿怎么还做出这样的破表情出来,那感觉,就跟自己吃了他的豆腐一样的。

    “南总,有事情说事情,我正在上班时间。”

    南甫华一听她这公事公办,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神奇,就差没气到跳起来了。

    一双眼睛,慢慢的赤红起来,南甫华一步步的走向她。

    “做为公司总裁,我叫我的员工上来,在我没说出让她走的时候,这位员工,似乎没有理由这样说要去工作的话吧?”

    池晓晴郁结,这个,你是大boss,你要怎么样处理,是你的事情。可是,一会儿要倒霉加班加点的人,是我呀。

    不过,这男人,这会儿一幅极度生气的样子,我还是不要和他置气了吧。就当是在家里和雷宇乐意那小子生气了,这会儿我让着他呢。

    这样一样,池晓晴的心就平静下来,她极无辜也极无所谓的看着面前的南甫华。

    “好吧,南总,你老有事情就吩咐说事儿吧,小女子……我在这里乖乖的站着听你的教诲。”

    靠,一个以权压人的家伙,真的太歹毒了。

    似乎是知道她心里在怎么骂自己一样,南甫华呵呵的笑了,“你在骂我?还是骂我在以权压你?”

    池晓晴尴尬的摸摸鼻子,感觉,这南甫华似乎是学过读心术的人了。

    这会儿她是真的在心里这么的诅咒着他呢。是以,诚实的她,不承认但也不否认。

    “你今天的工作,就是在这里坐到我下班为止。”南甫华阴狠的抛出这样一句话来,惊的池晓晴当场就雷在原地不能动弹了。

    这是嘛东东?要她坐在这里看着南甫华办公?

    她眨巴一下眼睛,不解再一次的强烈的不解。可是,南甫华却悠哉的坐下,再端起桌面上的咖啡,就这么悠哉的喝了起来。

    气啊,她现在可是站着的呀。

    就这样站着和这个男人一起面对面的?就这么看着他,这感觉,怎么象是弯弯做错了事情,自己惩罚她的情景呢?

    抬头,她的脸色变的极其的难看。“你是在……”

    然,南甫华却手一抬,直接埋下了脑袋瓜,不理会她了。

    这样一来,池晓晴是彻底的无语了。

    乖乖的,不敢打扰人家办公,她真的象个乖乖的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一样,就这么站在南甫华的面前。

    那感觉,真的好别扭啊。

    这个男人,你是正常的男人么?我是大人,我是大美女池晓晴啊。你丫的,你祖宗的。

    不断的磨牙,池晓晴看着不远处的一张高高的吧台椅子,慢慢的,一步步的往前蹭去。

    让她真的乖乖的站在这里,感觉,象是做错事情的小学生。这样的羞辱事情,怎么可能一直干下去?

    有椅子不坐,她干嘛不坐?

    是以,本着这样的想法,池晓晴不断的靠近自己的目标——椅子。

    很好,一步步的,终于近了。极好,脚也蹭着椅子了。

    有点犹豫,要不要立即就坐上去。

    毕竟,刚才这变态南甫华好象是在说,自己要站在这里看着他办公的吧?

    呃,管他的呢,也没说,她不能坐的吧。

    是以,池晓晴在小小的挣扎了一下子后,还是坐了上去。

    才一坐下,对面的南甫华,就这么一下子抬起了头。

    那看似淡然的眼神,就这么淡淡的盯着她。

    没有怒火,也没有风雨飘摇,可是,池晓晴就是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低气压。

    她摸摸鼻子,“这椅子,空着,也是空着的,我不喜欢lang费材料。这个,物有所用,是我最爱干的事情……”

    南甫华的脸上,仍然没有任何的神色。就这么再狠狠的……不对,是淡淡的看了她一会儿。

    在池晓晴终于有些抗不住的时候,这男人,终于收回眼神,垂头,又看起他面前的公文来。

    松了口气,池晓晴一放松下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全身居然全是汗水。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