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33章:对我兄弟有意见!
    雷昊天的脸色,变的冷戾无情,“哦……踢我呀……我是说嘛……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来踢我。唉,你说,你对我的小兄弟,是不是有很大的意见呐?怎么会别的地方不踢,专注踢那个地方?我感觉,那地方,可能坏掉了呢。你看看,我现在捏着你这里,也没有丝毫的反应啊。”

    这一下,池晓晴再次面色剧变。

    “不……不会的,我下tui的时候,还是掌握分寸的,我……我怎么敢真的把雷总你踢的废掉啊。呵呵……呵呵……”

    尴尬的笑着,眼睛,却不受控制的去瞄雷昊天那处地方。

    还真别说,那处地方,似乎,真的没动静。

    明明是踢的很轻的嘛,这会儿,怎么还会没反应?呜……这恶魔,不会让自己赔偿损失吧?要是他一辈子的性-福都没有有了,这样的损失,她可赔偿不起啊。

    “我也不知道具体坏掉没有,不过,这样的事情,怎么也得试过才知道是吧?所以吧,这件事情我们只能找个地方,具体的试验一下,看看我的性福,有没有被你踢坏掉,才能具体的明白。”雷昊天一脸的正经样子,怎么看也不象是在使坏一样的。可是,若是细看,就能发现,这男人的手,正在打着节拍呢。面前的这个女人,真的太有意思了,居然这么三二句就可以哄的傻傻的就范。不错,真的狠不错。

    “啊哈……试验……对……对,雷总你说的对,这个是应该检验一下的。我,我马上就去替你找人来试验。这钱,我出了,我出了。”

    肩膀缩了缩,池晓晴想摆脱还掌控着自己柔软处的那只魔爪子。

    然,雷昊天却再度把那里握紧,并且往自己面前拽去。

    吃痛,她被迫往他面前送。

    这一下,整个fengman处,就这样被他拽拉到了面前。红果果的,曝露在那里。

    雷昊天看着那粉红的茱萸,眼睛,也跟着潮-红起来。呼吸,在这时候也促了……

    这样的他,是女人都明白,意味着什么!

    伸手掩住那处柔-软的地方,池晓晴难堪极了,“雷总……”

    “我们就在这里检验吧!”

    申辩的话还没说出来,雷昊天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要求,且,还直接就把那种柔软往嘴巴里面送。这般漂亮细嫩的豆腐,怎么可能送到面前也不吃呢。

    “你……放开我……我替你找人去!”

    然,回答她的,是被重重一咬。

    痛楚,让她闷哼出声。

    伸手想去挠他,却被他快捷的按住手。“女人,你把我踢坏的,这件事情,自然要找你检验才对。如果你不喜欢车-震,我们就换一间宾馆好检验喽。”

    他痞笑着,再度用手抚触走那种地方,另外一只手,则直接袭击到她的**处。上下其手,池晓晴挡了这处,那处又被撩拨。一时之间,全身失防,就那样慌乱无神的被他轻薄。

    “女人,你要是敢反抗,我们俩打赌,明天,你会看见你家里一个最爱的人的尸体的。”

    他浅笑如花的在她的身上恣意妄为,嘴里,却说出了这样一句凉薄的话来。

    惊的还想试图用力把他推开的池晓晴,一下子就没了脾气。

    面前,似乎浮现小弯弯的尸体,那样的苍凉那么的无助。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任它出现?

    她颤抖起来,无助的看着他,“你……好卑鄙无耻……”

    有泪要溢出,池晓晴告诫自己不可以流泪。

    这个恶魔,他若看见自己流泪,只怕会更加的兴奋。

    “我只看最后的结局,至于过程,从来不计。”

    上身衣服,被他扯下,二团fengman,就这样曝露在空气中。很冷,感觉,是自尊被他剥开,就这样红果果的展现出来。

    “我们去宾馆,不要在车上!”

    知道逃不掉,池晓晴提出要到宾馆。

    然,雷昊天看着她凄楚的面容,簌簌发抖的身体,以及,那强忍住伤悲的柔弱样子,本就被挑起的yu-火,哪里还等的及到宾馆。刚才,他让池晓晴看自己有没有反应的时候,可是生生把yu望给压下去的。

    这会儿看着她终于听话了,哪里还忍耐的下去。不再和她废话,直接tuo衣服。

    屈辱的闭着眼睛,任他做为。当她guang着身体,被他抱坐到他tui上时,池晓晴才惊觉,某个坚硬的东西正死死的抵着自己呢。

    睁开眼睛,惊喜的发现:雷昊天那种jian-ting,正勃勃生机的顶着自己的**呢。

    “啊……你是完好的,不用再试探了……”

    她狂喜尖叫出声,却被雷昊天邪恶一笑。

    “光是能jian-ting,这可不一定能说明问题,得看看能不能用,能不能持续,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不由她争辩,他把她抱起,直接就往那处地方按去。

    “呜……不要……痛啊……”

    之前因为太过于紧张,且也没什么前戏,这会儿这样强悍的进入。池晓晴哪受的了,生涩的si处,如被避开一样。难受,也挤的雷昊天不舒服。

    他拧眉,不顾她还在哼哧着。

    ……

    意识到这是在车上,她慌乱起来。一把捂住嘴巴,无措的用眼角的余光瞟向司机的方向。

    司机,仍然是老神在在的开着劳斯莱斯,一点也没因为后面的动静而意外或者回头。

    腰,再度被他拔起,再重重的落下。

    咕咕的声音,听的她垂下头,怕再次叫了那种放-荡的声音,她咬紧了唇,不让自己再发出来。

    “叫出来,女人,我喜欢听你猫儿一样的哼唱声音。”

    他喘息着,脸上的汗水不断往下滴落。

    池晓晴摇头,她才不要这么羞人呢。

    可是,身体被人掌控着,这时候的她哪里还由的了自己的心呢。

    一把推倒她,把她纤长的美tui架到肩膀上,他幽幽的看着那种还在收-缩的甬-道。“女人,你是我看见过的最lang.-荡的人。不过,我喜欢你这样的lang样儿。”

    在他粗鲁的话语声中,他再次惯chuan了她。这般的有力,让她再也忍耐不住,又一次的闷哼出声。

    而他,似乎很满意这样的shengyu,“叫……我让你叫,大声点……再lang一点……”

    当她的身体一阵一阵的颤抖,他知道,这是她又一拔高-潮来临。

    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如此的敏感。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兴奋了好几回。真是个妖精啊。

    这一次,在她一泄如注的时候,他也控制不了自己,一起和她共赴了兴奋的顶端。

    二具全是汗水的身体,紧紧的搂在一起,池晓晴的鼻翼,全是俩人这种暧昧的气味,以及,属于他身上的那种特有的男性气息。伴着,一丝丝的柠檬香味,很好闻,也很舒服。

    “真是不错的豆腐,下次我需要的时候,再找你。”

    他无情的推开她,象对待一个妓-女一样。

    这样的他,让池晓晴的好感,全都消失。

    默默把自己收拾妥当,她整理自己的衣服。然,才把裤子整理好,衣服,却被他拽住,“我有说让你走了么?”

    眼神,幽幽的盯着那处地方。

    刚才,只顾着住了,也没好好吃一下。

    雷昊天觉得,自己把玩这个女人,一点也没觉得疲累。

    “雷总,你检验也完了,豆腐也吃干抹净了,没理由再让我呆在这里陪你坐吧。”

    咬唇,恨恨的说完这话,池晓晴不顾他的反对,把衣服提了上去。

    雷昊天看着她这样,眸色变的深沉,按一下某处,冲前面的司机吩咐,“停车……”

    前面的司机一听,赶紧紧急刹车。

    “下去……”

    没想到这男人说翻脸就翻脸。

    池晓晴咬唇下车,车后传来雷昊天狠狠的厉喝,“下次检查的时候,速度快一点,再象今天这样磨蹭,哼……”

    丢下这话,雷昊天的劳斯莱斯消失在池晓晴的面前。

    反应过来这男人说的是还有下一次,池晓晴气坏了。

    “雷昊天,你这个混蛋,你明明就没事了,凭什么还要我下一次陪你做检查,你去死吧。”

    丫的,这一次也是摆明了占了她便宜吃足了她豆腐的,还要下一次,当她是什么?是鸡还是招之既来,挥之既去的应召女郎?

    就算是应-召-女-郎,人家也是有面子,也有权利对自己要进行的恩-客做出选择好不?

    池晓晴觉得自己憋气啊,再看看这四周,心一下就拔凉拔凉的。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处地方,居然是处荒凉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她想要快速的找到车回家,那只能是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