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31章:吃豆腐
    池晓晴突然间就想到了一个问题,她扯过南甫华的脑袋瓜,“喂,男人啊,你说,会不会有人拽错对象,然后就搞错了地方,比如,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这样的事情发生?”

    南甫华原本还因为她说话这么亲昵,有些人脚儿飘飘的。

    但一听她这话的意思,立马就全身一阵的恶寒。“女人,你什么意思?”难不成,这女人还是一腐女?

    “有什么意思不意思的?不就是觉得,这么黑,你说,有的人又喝酒了。这个,半醉不醉的,再趁酒去扑女人。你就能保证一扑一个准的呀?谁知道黑灯的瞬间,有没有人趁机赶紧闪开。然后那里恰好站着一个男人。然后,这个半醉的男人刚好就扑上去。然后,这俩人狂吻在一起,现发生那种奸情似火的片段,啊啊……这样的场景,才是我最想看见的。不过,如果是俩个女人搂在一起,那还会进行吗?”

    南甫华对她彻底的无语了,他心里,再一次给这池晓晴打上了腐女加损女的名号。不过,她想的这样的可能性,似乎,也确实是存在滴。且,说不定还真会有人去干这样的事儿。

    想到这里,他的好奇心,也就越发的浓郁起来。

    “行了,现在开始不能再说话,要再说,说不定有人做完了,又重新找上你,到时候我就站在一边观看得了。”

    这话才一说完,他的手就被池晓晴重重的掐了一个。“你想找死吧?哼哼,告诉你,这样的事,要是发生了,就是你丫的保护不周造成的。如果是这样的,你就死定了。”

    南甫华忍受了这女人的无敌掐掐功,牵着她慢慢往楼下摸索而去。

    不得不说,这楼下,真叫一个于火攻心啊。

    眼睛,在黑暗世界里呆久了,倒也能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些东西。

    俩人目光所及,能看见的,就是这里一堆,那里一堆放的人叠在一起。当然,这一切,还是因为这些地方有声音发出,所以才会看的到。

    朦胧中,看见有人不断的进攻,而那种肉-体的撞击声音,不得不说,真叫一个刺激啊。

    “呜……哦……”

    这边有人在猫咪样的叫唤。

    “哦……哦哦……”

    那边,又有人在象要丢掉性命一样的呻喻。

    “哦……啊……嗨……”

    想不到,还有男人居然干的象在吼号子一样的。

    池晓晴听的白毛汗起来了,这个,前面还做死的叫不要再进去了。这后面居然是做死的要求进去。这个女人,指定是个欠操的主儿。

    不过,这女人的声音,真叫人听的销魂呀。

    就算不为所动,池晓晴也能想象出,那女人是怎么样的仰着脑袋,而男人,是怎么样搂着她纤腰儿,在那上面不断的驶抵啊驶抵……省略为了悍卫自己的自尊,她努力反抗。可是,这会儿的南甫华,却如中了邪一样的,手劲大的不得了。

    吻,不断的深入。他贪婪的索取着,手,也直接攻到了池晓晴的**。

    感觉,自己快要被吻的窒息而亡,池晓晴怒了。

    重重一咬,血腥味直接就呛鼻而来。

    这一下,南甫华吃痛终于放开了她。

    “池晓晴……我……”

    啪……

    “各位,最后十秒钟,时间即将到来。请做好各种准备,把各自的面具戴好。不要说我们没有通知各位。”

    一个绵长而带着调侃的声音在大厅响起,伴随着他话落,大厅里的灯光,骤然亮了起来。

    这灯光照耀的所有人全都闭上了眼睛。

    池晓晴退后,还在垂头整理着自己的面具。

    她可不想被人看出来她的真面目。要是这样,那岂不是是很难堪,以后……不敢往下想去。

    顾不上看南甫华,也顾不上看别的人。

    不过,别的人也顾不上看她。毕竟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很多人都还在忙碌的整理着自己的衣着,哪不有心思去看别人怎么样呢。

    远处,一道凌厉的冰冷眼神划来,这眼神,灼的池晓晴全身一个激灵。怎么感觉,这个人很吓人呢?

    猝然回头,撞见的,就是一双冰冷的眼睛,那种能把人灼伤的眼神,让她打了个寒颤。

    这眼神,就算化成灰她也能认出来——雷昊天。

    想不到,他居然衣领微敞开的站在那儿。不过,看他的全身一丝不乱的样子,似乎,刚才这帮做乱的人群里面,并没有他。

    被他熊熊燃烧的火焰灸烤的,池晓晴垂下了脑袋瓜。感觉,就如她做错了事情一样。

    雷昊天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她的嘴唇,那里红肿一片。明眼人一看,就能明白,这是经历过什么才能是那样的。

    还有她嘴角的一缕残红,很刺眼,也很醒目。这样的她,让他想起了她曾经在她身下的娇媚样子。

    可恶的女人,才几天不和男人在一起做,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么!

    雷昊天不知不觉的,眼神就差没喷出火焰来。这样的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象是一个妒夫。

    好不容易控制自己把眼神回收,迎面却撞上了南甫华盯着她沉思、愧疚、闪避、羞涩……的复杂眼神。

    看着他嘴角还残留的血红样子,池晓晴猝然想起刚才黑暗中被他亲吻的事情。

    嘴角上扬,她咳嗽一声,“南甫华大boss,你刚才……是不是太过于投入了。所以才会情不自禁的这样,这样?”

    好笑的看着他,池晓晴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原本还觉得刚才这样对池晓晴,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南甫华,这会儿一听这女人,没觉得不怎么好,相反的,还反过来调侃自己。这一下,他是真的火大了。

    哼哧一声,把头扭到一边。

    只不过,池晓晴却眼尖的发现,他的耳朵,红了。

    而这个时候,池晓晴还发现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南甫华的皮肤,貌似极其的白嫩啊。这一红,那脸她是看不见的。不过,那双耳朵,真叫一个红啊。

    这样的红,让她想起一种可爱的动物——兔子!

    小兔子的耳朵不就是这么可爱而红红的么。

    太可爱了!

    可爱到池晓晴一看就心喜,上前就摸人家的耳朵。

    南甫华的身体一愣,远处的雷昊天更是一愣:这娘们在干嘛?她是当着自己的面在和男人调情还是怎么着?

    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雷昊天的眼睛,微眯了起来。里面的凌厉锋芒,穿透了池晓晴的后心,让她赶紧松手。

    “嘿嘿……这个,太可爱了,我想到了我家曾经喂过的兔子。”

    南甫华气死了,他抬步,往大门就迈。

    池晓晴看他这小气样子,赶紧上前二步拽他,“喂,你这人,说好了输了的要请客的。不兴赖账,走,今天晚上吃臭豆腐去。”

    一听说臭豆腐,南甫华再次绝倒,恨的牙痒痒儿。

    他怒目横眉的瞪她,“池晓晴,我没说我输了吧?”

    池晓晴大大方方的抬头,“可是,你摆明了是输了的呀!要不,你怎么会……”她偷偷的瞄了一眼四周,确定没有人能听见,这才压低声音低声说,“要不,你怎么会主动来吻我。还在吻我的过程当中,乞求着我‘池晓晴……给我……’别以为这声音你压的很低,我就没听见。哈哈…告诉你,姐姐我的耳朵,可是灵着的呢。”

    南甫华:“……”

    这个女人,她肯定是有大大咧咧症的一个大头神经女人。要不,怎么会把这样羞涩的话毫无顾忌的就说了出来。

    他狠狠的回身,再狠狠的瞪她一眼,再狠狠的怒声,“走吧!”

    不理解这鸭男怎么就这么大的火,明明应该是她池晓晴火大的吧。

    不过,她还是老老实实的跟在他身后,“去哪里?”

    把车发动,“你不是说吃臭豆腐去么?我现在就去,我让你吃,我让你吃的一身都是臭味儿才回家去。”

    看他这恨声样儿,池晓晴耸肩,“你要是看不惯我吃,想让我吃的撑死,嘿嘿,对不起,这主意估计是行不通的。我呀,就算吃不了,但是也可以打包啊。”

    车发动了,池晓晴才想起脸上的面具还没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