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7章:假面舞会
    发生那件暴揍小屁孩子的事情后,池晓晴和雷宇乐俩人打开心结,再次和平相处了。

    这个,最主要是,池晓晴不再和他计较,他吩咐干的事情,一样没落下。且,雷宇乐这小毛孩子,其实很机灵的。

    虽然他表面上冷冷清清的,若有似无的,对池晓晴和弯弯,还是满关心的。就因为这样,所以三个人,倒也相处的很是融治了。

    这天三个人一起出去,刚刚好的,就遇上了隔壁的大婶儿。

    那大婶儿看三个人穿着漂亮的全是桔黄色衣服,俩个小孩子又金童玉女一样的打扮。尤其是雷宇乐,这样一看,真叫一个帅气一个漂亮啊。

    那位大婶儿的眼睛,就落在他身上没错开过。

    可能是想到那天这位大侠一样的大婶儿满英勇的跑来救自己,所以雷宇乐也就忍耐了她不断的扫视。且,还冲她甜甜的叫了一声“大妈好”。

    就是这样的称呼,把那位大婶儿给乐呵的。

    “这流lang的孩子其实满可爱的,唉呀,大婶儿看着也喜欢,池晓晴啊,你要是哪天不爱收养他了。我帮他介绍一个有钱的人家吧,包准让他有好的未来和前途。”

    就是这么一句话,气的雷宇乐当场就把手里的泡泡枪使劲地对着那位无辜的大婶儿喷扫。

    就这件事情后,大家才知道,这位有着天使一样面孔的小金童孩子,脾气,有多么的恶劣。而且,也让大家伙儿明白了,这位小金童,他并不是一个流lang的家伙。

    可是,偏偏就因为这件事情,他这流lang儿童的称号,就这么给流传来了。

    因为这称呼,雷宇乐小朋友可是郁闷了好久的呢。

    想到这里,池晓晴的嘴巴是咧了又咧。

    一只手不断在面前晃啊晃。

    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想这些心事,想入迷了,有人居然站在自己身边半天了呢。

    看着南甫华不正经的样子,池晓晴咳嗽一声,“干嘛?雷总,我正在工作,要是没什么事情,麻烦你不要呆在这里妨碍我的工作。”

    这个时候,是他们下班的时间,是以池晓晴才会这么理直气壮的撵南甫华。

    手一撑,南甫华就坐到了他办公的桌面上去。

    这么伶俐的身手,这么没形象的南甫华,真让池晓晴吃了一惊。这厮,在上班的时候,一本正经的。一旦下了班,你指定认不出他是谁。因为,下了班的他,跟只猴子一样的,一点正经的样子也没有。

    “你慢慢做吧,我就坐在这里看你笑!”

    池晓晴闭嘴,重重的在地上拖起来。

    “嗯……我说,一会儿陪我去看电影要不要?”

    过了一会儿,可能是太无聊了,南甫华发出邀请。

    “不要,我没时间,还得回家带孩子呢!”

    南甫华惊的,他立马就从桌子上跳下来。

    哪知道这一跳,地上还是湿的呢,脚一滑,当当当……

    可怜南甫华立足不稳,就这么歪着歪着。

    池晓晴看他这样子,也怕这位大boss摔着了呀。是以她放开拖布,很见义勇为的就去托他。

    唉,唉……也不想想,这一滑如山倒啊。她这一着急,脚下同样一滑,得,这俩家伙就溜一堆儿去了。

    很无情的,可怜的南甫华,就这么被摔趴在地上了。

    附带着,也把池晓晴给扯倒在地上了。

    倒地的时候,南甫华把池晓晴当救命稻草一样的狠命的扯着的,这会儿池晓晴真叫一个可怜啊。

    身体重心不稳,重重的就摔倒在南甫华的胸前。

    脑袋瓜半天都还在嗡啊嗡的响。

    南甫华就更不用说了,屁股挨痛也就罢了。偏偏,这池晓晴的脑袋瓜,她这是真的狠命的撞在他心口的呀。

    那个痛呦,把他给撞的闷哼一声,就差没死去。

    “女人,起来……你……是练了铁头功的吧?为什么我每次单独和你呆在一起,都会是倒霉倒霉很倒霉的?”

    南甫华超级的郁闷,感觉,这个女人,怎么就么的没品呢?

    揉搓了一下下巴,池晓晴痛苦的蹙眉,“是谁遇见你没好事情的?明明是我吧?我发现我自从遇见了你,才是真正的倒霉倒霉很倒霉的。我的下巴呦,天呐,你的胸部,不会是藏匿着一块铁板的吧?太痛苦了,怎么会这么痛啊。”

    “女人,是你害的我胸部到现在还痛的,居然说我藏着铁板,你……真是不可理喻。”

    同样痛苦不堪的南甫华,一听这女人没来由的怪责,他心里的火,一下子就窜了起来。

    “就是铁板了,铁板……铁板……”

    趴在他身上,池晓晴手使劲地擂他一个,不服气,嘴巴里面也大声的嚷嚷着。

    这一来,可把南甫华的火气是彻底的挑了起来。

    他二话不说,直接按住池晓晴的手,反手一压,就把她给压在地上。

    得,现在变成女下男上了。

    凶巴巴的瞪着她,“女人,你得给我道歉,是你拖的地太滑了。”

    池晓晴反手再使劲一横,俩人再次倒了个转,变成女上男下。“南甫华,你得给我道歉,我说了的,我在工作,你自己非要没道理的坐在这里面来。还有,是你,是你南甫华在摔倒的时候,没理由的把我给强行拽倒在地上的。你……道歉……。”

    这话,确实是池晓晴在理儿啊。

    可是,南甫华怎么可能在被她压倒后,还要道歉的。

    反手再把她给压回地面,“你……你……是你的错,你的错……你不给我道歉,我就不让你起来了。”

    翻翻滚滚,滚滚翻翻,这俩人就这么你翻我滚,我滚你翻的,不断的压来压去,直到,一声冷凝的声音响起。

    “你们现在干嘛?”

    这声音,堪比惊雷,俩人蹭的一下从地上爬起来。

    池晓晴看着来人,脑袋瓜立马就垂了下去。

    而南甫华看见来人,则脸红的成了大虾米。

    雷昊天眯缝着眼睛看着这俩个衣衫明显不整的男女,他的眼神,若有似无的划过池晓晴的胸部。

    那里,因为刚才他们俩的争斗,此时正敞开了一粒扣子,露出里面的半团儿……

    池晓晴惊觉到他的眼神,低头一看,立马就啊一声,蹲下,扣纽扣。

    南甫华这时候冷静下来,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潇洒的耸肩,“没什么,就是在地上看谁能压过谁!”

    这话,歧义会不会太多?

    正恼羞不已的池晓晴,听到这里抬头,狠狠的冲他瞪去。

    南甫华一收到她这母老虎一样的眼神,立马就改口,“啊,不对,不对,是我们在检验这地拖的干净不?”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着实让池晓晴恼火啊。她把扣子扣好,拽着自己的拖布洁具之类的就往外面闪从人。

    心里,对于雷昊天和南甫华,都下了一条明显的界线,以后,一定要距离这俩家伙远一点,貌似,近了真没啥好事儿。

    “南子啊……你现在的检验工作,是越来越到位了。这种检查法,呃,貌似很先近啊。”

    眼神,紧盯着池晓晴的背景,雷昊天打趣着南甫华。

    这话,把南甫华汗颜的。

    他嘿嘿的乐,“对了,雷大帅哥,你怎么会好心在这个时候上来找我?太阳,不会从西边出来了吧?”

    一般说来,这个时间段雷昊天都是去别的地方应酬,或者泡女人去了。

    今天,他居然在这不合适的时间段前来找自己,不得不说,事情,还是很出乎人预料的。

    雷昊天嘴角轻扬,“走吧,我们找个妞出去玩。对了,我看你和刚才这位保洁员,检查的很有味道嘛,一起出去开心去?”

    其实,雷昊天上来,当然不是真的来看南甫华的。他就是经过楼下的时候,不自禁的便想要上来看看那个女人。不知不觉的,就这么上来了,。

    哪知道,一上来,便看见她俩在地上滚地板儿。

    一听要出去,南甫华有些许的迟疑不决。

    “这个,出去玩啊,可以倒是可以,不过,这个野妞,有点不好搞定。上次我让她去,回来和我闹了好几天别扭呢。”

    实在不愿意说这糗事儿,不过和雷昊天也算是铁哥们了,是以,南甫华还是苦哈着脸,把这一切说了出来。

    “操,你南甫华什么时候还要求着女人去约会了?走吧,把她叫上,就说是我叫的。”

    雷昊天不耐烦的催促,南甫华瞪他,“你这说的到好听,哥哥,我是她老总呢,怎么变的你还能命令她了?”

    雷昊天冲他挥拳头,“叫你小子去就赶紧去,再不叫人去,我真要走了。”

    南甫华赶紧罢手,“行行行……我去,我去不行了么。真是的,我相信她也不会去的。”

    如他所猜测的那样,一和池晓晴说这事儿,池晓晴头也不抬,“不去,要去,你自己找你那些花啊朵的去,我不是三陪,更不是全陪。我只是你公司的一名保洁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