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5章:小的收大的
    她摆手,急切的申辩,“我说,各位邻居,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这小子犯了错,我正在教训他呢。你们莫名其妙的跑我屋里来干嘛?出去,出去,我还得教训这小子呢。”

    众人一听,得,这变态恶魔,都这时候了,还不认错,居然还敢教训人可爱的小孩子呢。瞅瞅那孩子,多可怜的一张脸儿,此时正嚼着大颗大颗的泪珠儿,可怜兮兮的看着大家伙儿呢。

    至于那个变态的恶魔,则正用虚假的面容,想要撵走大家,再行那种猥亵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所有有正义感的人,全都没办法忍受的。

    是以不知道是谁暴吼一声,“把这个变态的女**魔拉到公安局去,揍她,揍她……”

    公愤,明确的公愤啊有人揪住了池晓晴的脖子,那样子,大有要把她扭送到派出所不罢休的。

    池晓晴这会儿算是彻底的明白了,感情,从头到尾,自己就落入了乐乐的谋害呢。看吧,这会儿那小家伙,明明还在揩泪水的。可是,他胳膊下面的眼睛,却在冲自己挤着眼睛呢。

    她气、愤、恨、怨、怒……啊,可是,你能有什么办法?

    除了让这小家伙还自己清白,她还真不敢怎么着了。

    是以,没辙的池晓晴同学,只能苦闷的伸手拍拍拧紧自己衣领的大婶儿,“雷宇乐,你给我说清楚,我,是不是对你怎么样了?这件事情,你给我搞定去。”

    雷宇乐对于那位揪住池晓晴脖子的大婶儿,那是投以十二万分的赞同加敬佩啊。他甚至,巴不得这大婶儿暴揍一顿池恶魔才好。谁叫她,居然敢打他无敌的可爱小pp的。

    不过,计划实行了,就得进行胜利的收获。是以,雷宇乐这时候赶紧把眼泪擦了一把。

    他一本正经的看向池晓晴,“可是,你得答应并且保证,以后得听我的,要不,我不会解释的!”

    池晓晴气苦,这小子,是在向自己趁机提要求呢。可我为鱼俎,他为刀,这样的苦事儿,她除了妥协,似乎,真不能干了。

    “小朋友,你不要害怕,有这么多人给你撑腰呢。这个恶魔般的变态狂,她不敢做出什么的。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

    而雷宇乐的要求,在旁观者的耳朵里面,却变成了:雷宇乐要正当的要求自己的权利呢。

    雷宇乐收获甚丰,他咳嗽一声,这才一脸乖巧的看向大爱伙儿,“诸位,我刚才缠着池阿姨,让她帮我做饭。可是,她不同意。所以一生气吧,她就掐了我几个。这个,是不是这样犯错了,也得扭到派出所去啊?要真的这样,我就去和派出所的叔叔阿姨说一声吧。”

    他可爱的脸蛋儿上,大眼睛不断的眨巴着,清澈如水晶样的大眼睛,透着不解和疑惑。这样的他,怎么看,怎么也觉得不像是个撒谎的孩子。

    且,感情,刚才的事情,人家池晓晴并不是**变态狂。只不过是人家在屋里商量事儿,没商量好,所以……

    事情的转变,让大家全都觉得,一脸的羞赧。

    所有人全都垂下脑袋瓜,不可思议的看着池晓晴,再看看雷宇乐。

    尤其是揪住池晓晴的那位大婶儿,表情变的尴尬起来。

    她讪讪的松手,却突然替一脸谄媚笑容的替池晓晴整理起衣领来。“哦,是这样的呀,唉呀,小池啊,你看看,你这衣服,真是漂亮呢。我看着怎么就这么的喜欢呢?哦,对了,你改天,也带我去买一件穿着玩儿吧。这个,我有些事情,先走一步了。俩位慢慢协商吧。”

    她这一走,所有人全都一窝峰的闪人。

    还有一个人,居然在走出去的时候,好心的替这俩人把门给关上了。

    屋里再次只剩下这一大一小,雷宇乐还得意洋洋着呢。

    却看见池晓晴一脸阴沉沉笑容的走向自己,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觉得诡谲莫测。

    心里一惊,感觉,这时候的她,怎么就这么的像那种怪阿姨呢。

    他步步后退,想打开门往外面跑。可惜,晚了。

    “臭小子,你居然敢污陷我。奶奶滴,恋童这样的事情你也想的出来,看姐姐我今天不给你一顿狠狠的教训,你还真不知道,这天底下,真没有人敢治你的。我打,我打死你个小王八蛋。”

    可怜的雷宇乐,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居然就这么再次被池晓晴同学,扒下裤子,这次不是用手,而是用屋里的板子,重重的揍他的小屁股蛋蛋。

    才打第一个,雷宇乐的嗓子就要大声的吼叫出来。

    池晓晴见机的快,伸手把枕头棕到她嘴巴处。一手按着脑袋瓜,一手就这么抡着板子,一边数落,一边打。

    “我让你使坏心眼儿,我让你污陷我,我让你目中无人,我让你……”

    数落一个,那板子,就这么着实的打在了他屁股上。

    这女人又不手下留情的,这一通打下来,可怕的雷宇乐,只剩下泪在流啊。

    腿儿不断的踢打,可惜,池同学正在火头上,他越是踢打的厉害。这板子,还落的就越发的快和重了。

    打到最后,雷宇乐都痛的麻木了。

    也懒得挣扎反抗了,泪水浸的枕巾都湿透了,池晓晴同学也打的累了。

    把板子一扔,替他把裤子提上去。这时候她才骇然发现,貌似,这一通打,也忒过于凶狠了。看看,他那小屁股蛋儿,红肿的,快变成俩大白馒头了……

    她小心翼翼的把裤子替这小皮蛋穿好,再小心翼翼的去瞄雷宇乐。、这一看,那颗小心肝儿呦,真就拧紧了。

    唉,可怜雷宇乐的眼泪呀,把枕头都给浸泡透了。

    鼻子眼泪,糊的满脸都是呀。

    这一下,池晓晴同学的罪恶感,终于强烈的上涌。

    她捏巴捏巴,“起来了,我去替你做饭吃。我也搬到你那边去住,可是,你总得承认,是你不对,是你污陷了我吧?”

    回答她的,是一阵心碎的抽噎声音。

    悲、痛、羞、恼、恨……

    所有的复杂的情绪,这会儿全涌出了雷宇乐的胸部。

    他用泪眼使劲地瞪着池晓晴,那眼泪儿,不断线的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落。

    终于,池晓晴受不了这样的控诉,举手,她投降,“行了,行了,我……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是祖宗,你是大爷,这样总成了吧。你要指着我往东,我不敢往西去。可以了不?”

    这小爷,用泪眼控诉人的方法,太厉害,谁叫,她池晓晴向来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呢。这会儿被他这样控诉着,她能不服软么。

    可能是真的伤心了,雷宇乐就算听到她这样的保证话,也悲从中来。

    他回身,一把趴在床上。

    “呜……我恨你……我恨你们……我从小,看见人家一家人带着孩子去玩儿,我就会羡慕恨的不得了。老头子也曾经给我找过一些女人回来,可是,她们单独面对我的时候,对我确实不错。一旦有老头在身边,她们的眼睛,就再也不会放到我身上。

    那些人,只知道盯着老头发花痴。要么,就是忙着对他挤眼睛。”

    听到挤眼睛,池晓晴默。所谓的挤,用词肯定是不对的。想必,是那些女人冲着雷昊天抛媚眼儿才对的吧。不过,雷宇乐怎么说也才六岁,能把当时的场景表达的这么清楚,还是很难为他的了。

    “好不容易,我看着你和她们有所不同了。也确实是很用心的对小孩子的,你不知道,我看见你对弯弯好,那眼神温柔的,让我好想也得到你那样的眼神。

    你都不知道,我多羡慕弯弯。她有爸爸,有妈妈,还有一个象你这样的又像爹又像妈的姑姑。

    因为想得以你这样的温柔眼神,也想要得到你与众不同的爱。所以我就想了很多的办法,想要把你留在我身边。

    你不理解我就算了,偏偏,还这么狠心的打我,嘲笑人家。呜……我恨你,我恨你。我长这么大,就没这么恨过一个人。人家,只不过是对你有点好感,然后这也错了么?呜……”

    人一到伤心处,那真叫一个悲从中来啊。

    可怜雷宇乐这会儿是真的悲从心里来,他只觉得,自己只不过是想要留住幸福,怎么就招这些人惹这些人了。怎么就处处让这些不喜欢自己的呢!

    就是这样的委屈,让他止不住泪了。

    池晓晴一直垂着脑袋,听着他的控诉。听到最后,什么废话也没再说,直接起身,跑厨房去了。

    而屋里的雷宇乐,一直哭一直哭。

    等到一只小手伸来,放在他肩膀上,他才回身看见是小弯弯。

    怕小丫头看不起自己,他嘎的就止泪。

    赌气,不看弯弯,扭过身体不理会她。

    这小丫头片子,也不是个好东西。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她居然不为自己说一句好话,还让自己当她的弟弟。白眼儿狼,没心肝儿。

    “哥哥……你今天还是当哥哥吧。其实,人家不是这么没心肝儿的,我只是……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