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6章:魔鬼的惩罚
    看看时间,距离五点,只差十分钟了,自己上班的时候,也快到了。再不把任务搞定,她上班不到五天,就得迟到。这样的事情,可不是她愿意看见的。

    门,终于被人打开,花遮挡住了眼睛,她还没看的清楚,就被人狠狠的拽到了屋里。

    屋里的灯光很幽暗,窗帘,也被拉上了的。

    脸,紧挨着男人的身体,她还能感觉到,这光guang着的身体,还布满汗-渍……

    “啊……”

    “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雷昊天怒火中烧,把池晓晴拽进去后,便冲身后的女人狂吼出声。

    烟雨儿虽然气恼不甘,但也知道这时候留下,绝不会有好下场。

    池晓晴听到雷昊天的声音后,当场就吓的懵了。

    人家说冤家路窄,她怎么会这么倒霉,一而再,再而三的遇上这个魔鬼般的男人。

    “雷……雷总……误会,真的是误会……”

    池晓晴想要解释,却收到了雷昊天暴怒的一搡。

    手里的黄色雏菊,散了一地。

    雷昊天啪的把灯按亮眼神幽幽的紧盯着地上的花朵,抬头,一双眼睛,变的血红。

    “捧着雏菊花来,在我的兴头上不断的按门铃……这样的事情,居然和我说是误会。女人,你彻底把我惹火了。”

    一脚,践踏在二朵菊花上,那花被踩成了粉碎。池晓晴预见了,自己的未来,也是这二朵雏菊花的下场。

    她缩着肩膀不断后退,想要躲避雷昊天这狂肆的风暴。

    “真……真的只是误会啊……我只是奉命行事……”

    扯过一朵菊花,啪的就煽在池晓晴的脸上。

    菊香飘入鼻间,却变成了危险的味道。

    烟雨儿早就抱着衣服逃之夭夭,可怜的池晓晴看着狂怒的雷昊天,知道自己惹火烧身了。

    处在危险中的第一反应,就是自我反抗。

    是以,在雷昊天扑上她,要撕扯她衣服的时候,池晓晴奋起反抗了。

    她蹬tui儿,一tui,就蹬在了雷昊天的大tui上。

    全力一击,也让雷昊天吃痛撒手。

    不可思议的看着颤抖成一团的可恶女人,她正想挣扎着从床上往外面逃。

    雷昊天的怒火,成功被她完全的挑起。

    他嘿嘿的冷笑起来,“女人,你就准备受死吧!”

    堪比地狱的宣判,吓的池晓晴再次狂逃。

    然,在下一瞬间,她的头发被从后面赶上来的雷昊天一把揪住。

    揪心的痛让她只能护住脑袋,“唔唔……不要……不要!”

    无助的哀求,却换来雷昊天的,“晚了!”

    从来,还没有一个女人会把他惹成这样。

    她,是第一个,自然要承受惹火了魔鬼的惩罚。

    手,被领带捆绑的很紧,手腕被勒的好痛。

    把她锢死在床头后,雷昊天再把她tui儿分开捆绑在二把椅子上面。现在的她,完全成了大开着tui儿的八爪鱼。

    椅子,被她踢的嘭嘭作响,而他,则好整以瑕的睁着血眸,从头到上,打量着她。

    那神情,压根儿就在打量,要把这吹兔子,是红烧掉,还是大砍八块。

    “你听我解释……雷总,我绝不是有意要出现在你面前的。真的……真的是误会啊!”

    嫌她吵闹,他直接把一条毛巾塞到了她嘴里。

    除了流泪,她能发出的,就只能是唔唔的哀求声音。

    转了一圈后,雷昊天脸上浮现诡谲的笑容。

    转身,从一处抽屉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感觉,象是手术室用的工具。

    看着这样的东西,池晓晴就全身发软。

    上次的屈辱事件,她可是历历在目的。

    那样的折磨,在好几次夜晚做梦时,她都有梦见。

    “上次的教训,你还没受够,这次,我一定要让你印象深刻的!”

    他说话的声音,柔情起来,那感觉,就如,一个多情的人儿,在面对自己心爱的情人说着缠绵的话。可,池晓晴却如看见了末日的来临。

    清脆的开锁声音响起,池晓晴惊恐的发现,那里面,真的是一套工具之类的。

    这样的东西,要来何用?

    她迷惘,下一瞬间,就明白了这男人,究竟要用这些工具来干嘛。

    他挑出一把漂亮还没用过的剪刀,在池晓晴惊恐的注视下,慢慢悠悠的来到了她面前。

    眼珠子,紧盯着那把剪刀,生怕,他会一怒之下把自己的脸蛋儿给划上几道口子。

    毕竟,今天这暴君似乎真的很狂怒。

    甩着剪刀,雷昊天满意的看着池晓晴的眼珠子,随着自己的剪刀一上一下。

    在甩刀的时候,剪刀一下子就失手掉落在池晓晴的身上。

    就算是隔着一层衣服,剪刀落在身体的瞬间,她还是痛的冷汗直冒。

    “不好意思,我手不稳。”

    看着她抽气连连,脸上的汗珠子成颗的往下掉落,雷昊天却优雅的道歉。、扭动着身体,池晓晴挣扎的越发厉害。

    然,也不知道雷昊天怎么这么会捆绑术的,她这样的挣扎,除了更紧的被锢死,绳结一点松动的余地也无。

    再次捡起剪刀,雷昊天眼神瞟向池晓晴的全身。

    最后,眼神落在她的脸上。这,无疑于下符合之前池晓晴猜测的结果--这恶魔,想要毁掉自己的容颜。

    虽然不是很在乎外貌,可是,好好的容颜不要,谁还真愿意要一张全是狰狞伤疤的脸蛋啊。一走出去,会被人说成是鬼怪的。

    她吸气,眼神紧随着他剪刀的移动而移动。当剪刀落在她的鼻子前,那种森冷的金属味道,直钻鼻间。

    雷昊天看见,她的身体,颤抖的更加的厉害了。

    剪刀挨着的地方,也有湿湿的汗水。看来,这样的情况,着实很吓人的。

    “说点好听的,或许,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雷昊天幽幽的命令,池晓晴纠结,要叫什么样的才算是好听的。

    “雷总……你英俊非凡,大人有大量……”

    眼神,看他把剪刀,落在自己的左脸上,池晓晴说不下去,眼睛,闭上。

    却只感觉到,他只是把剪刀,在自己的脸蛋上划来划去。并没有那种剧痛传来。看来,这恶魔,还没打算要毁灭自己的脸蛋。

    意识到这一点,她终于放松了一点。

    只是,当剪刀的刀尖,游走在脸上时,她的侥幸心理,再次失溃。

    只需要再压下一点点,脸,就会流血不止。刀锋的森寒,让池晓晴想要晕倒。晕倒了,什么也不想,就会是种解脱。

    刀锋,倏的下滑,沿着脖子,来到了池晓晴的胸前。

    剧烈的起伏,池晓晴的冷汗把衣服都浸透了。

    她啊了半天,还是没找到自己的声音。

    “这件东西,我看着好碍眼。”

    嗖嗖几剪刀,胸前一凉。

    低头,看见的就是自己的高耸处,被剪开了二个大洞。

    雷昊天的眸色,更加的深沉。

    不得不说,这样她,让他想起了风中的小雏菊。很美,很怜,也很尤。

    俯身,在上面重重吮吸。她微湿的汗水,让他拧了眉。

    不满意的重重一咬,“这么不经吓!”

    吃痛,她却只能嗷嗷甩头。

    看她这可怜样子,雷昊天还是伸手,把她嘴巴上的毛巾给扯下。

    大口的喘息,近似于贪婪样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她的眼睛,不再是愤恨的,有的,只是悲哀,为自己一再的落入这个魔鬼手里而悲哀。这样的她,看的雷昊天再次惊讶。

    一抹邪笑挑起,他再度吮咬另外一边。“女人,你这样子,真让人兴趣大增啊。”

    牙齿用力,一股血腥的味道呛来。

    她吃痛惊呼,然,却没有求饶。

    雷昊天满意的看着这只倔强的小白兔,对于她,是越来越有兴趣,也越来越有感觉。

    池晓晴看着这魔鬼的浴巾,被顶的很高,她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情形,又避免不了被他吃掉。

    恨意,让她恨恨的看着他,在心里,却发着誓,总有一天,她要连本带利,完全的讨要回来。

    拧巴一下她的脸儿,他噗笑出声,“想恨我,那就恨吧,我不介意你多恨一点。”

    .........

    这一场酒店折磨,一直到夜晚来临,才最终歇幕。

    还没来的及说滚这样的话,池晓晴就直接拎起地上破碎不堪的衣服,穿衣,漠然的走人。

    看着她明明伤心,但却坚强不屈的背景,雷昊天的心,抽-痛。突然间就觉得,这样的游戏,似乎,并不怎么好玩。

    难不成,真的是自己冤枉了她。

    明明,是她捧着祭奠死者的花束,准确无误的来敲自己的门,故意来破坏自己好事的。这会儿,她怎么做出这般委屈的神情。

    原本消下去的火气,突然窜起。他冷冷喝斥,“我有让你走了吗?”

    池晓晴顿住,但却没回头,冰冷的声音响起,“我不是你的奴,更不是你众多情-人里面的一员。就算,我错敲了你的门,在被你这样折磨后,也足以补偿我的过错。雷总……你,没有资格命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