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4章:冤家路窄
    她这一出现,这身打扮倒彰显的确实是特别了点。

    一路行来,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这把池晓晴给汗的,若不是想到签约的时候,上面写无缘无故辞职者,得付双倍违约金,她真想掉头就跑。

    好不容易来到了888房,一进屋,感觉到所有人的注目礼,池晓晴呆了。

    当接收到一道惊愕而愠怒的的眼神时,她再次石化在原地。雷昊天!!

    没想到,在这里的男人中,居然有雷昊天这个恶魔。

    她的腿,变的软软的,条件反射的,转身就想跑。

    然--南甫华在这时候倏的把她拽住,“甜心,我说你做的太过火了,会让人笑话的,这下子你相信了吧。来,见过几位老板,他们都想领略你的风姿呢!”

    拽着她胳膊的手轻轻一掐,示意她配合默契。池晓晴哪去听他这话啊,眼睛紧瞟着雷昊天呢。

    雷昊天的眼神幽深而冰冷,她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冰冷一片。“从此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这话,才二天,她可不敢忘记。

    被强行拽着回来坐下,一干人饶有兴味的眼神紧盯着她。看见她乖巧温顺的样子,哪有野妞的风范啊。要真说与众不同的,也就是这妞的打扮,呃,实在是太过于普通了点。

    不过,华少的口胃与众不同,有时候他就爱玩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或许这妞正好符合他现在的爱好吧。

    有人招呼池晓晴坐下,有人把酒杯往她手里面塞,而雷昊天,一直用幽冷的目光若有似无的扫着她。

    被这么安置着,池晓晴这个不自在啊。

    人家端酒,她狂喝,人家让唱歌,她听话的唱歌,人家让她坐南甫华近一点,她遵从。

    那眼神的余光,就这么时不时的瞄一眼雷昊天。

    等到酒劲儿上头了,她也放开了,不再惧怕了。也就是这时候,她才意识到,南甫华这厮,怎么一直把手放在自己的腰上!

    想也没想,她伸手,啪的一声就拍开南甫华的手,“注意爪子,我不是三陪,只是你的员工之一!”

    这话,在她来说,也算是压低了声音说的,偏偏,人家都盯着她呢。

    是以,这小小声的声音,就被人全听了去。这时候,之前还在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野妞的人,全都相信,她,就是敢咬南甫华嘴巴的那个野妞。

    一个男人眼睛闪闪发光的跟到池晓晴的面前,满满的敬上一杯,“嫂子,我敬你,这一辈子,我就没佩服过谁。咱今天,对你是服了!”

    池晓晴乐啊,没想到,自己只是喝一二杯酒,就能折服这么一个兄弟。看来,魅力大了,确实是没法子挡的。

    她哪知道,人家是说她敢咬人南甫华嘴巴的事情呢。

    “呵呵,小事一桩,我本事,还大着呢。改天有机会,我让你领教一二!”

    这话,歧义太浓,南甫华听的那个急啊,拽她袖子,想让她坐下。如果可以,他甚至于希望把这女人的嘴巴给封住。

    偏偏,这傻妞喝上劲儿了,这会儿哪还记得他是自己的老总啊。

    再次甩手一拍,“别拽,小心裤子拽掉了。这是松紧的,不比皮带!”

    靠,这粗犷彪悍的话,把人给雷的。

    那敬酒的张着张肥嘴愣了半天的神后,肩膀抽啊抽,憋闷住笑意,再次满上一杯。“姐,我是一百个,一千个的打内心里真心的服你。来,我们再喝一杯!”

    眼睛扫了一圈屋里的男人,发现除南甫华尴尬的不理会自己,雷昊天诡谲莫测的神色排外,别的人,全是一脸的敬佩对着自己。池晓晴的小骄傲脾气,再次上来了。

    她端起杯子,滋的一下,很是豪迈的把酒干掉,“小事,小事,不过,我这真不行了,得去方便一下,不对,是去放水,啊,放水去,用你们男人的话,那就叫放水……”

    她摇晃着身体,就这么摆着往外面晃。南甫华急的哟,早知道这妞这么嘴烂,打死他也不逞能把她给叫来。看吧,现在这屋里的狼们,全都在嘲笑自己呢。

    尤其,雷昊天那厮,那眼睛怎么这么诡谲莫测呢?

    “甫华,这妞有点意思,你从哪找来的?”雷昊天看似淡然的问。

    “啊,天上掉下来的,对的,就是天上掉下来的。你不相信啊,那边,好大一架飞机呢。哥们,我女人有事情,得去看看她,你们先聊着!”

    南甫华也是个会糊弄人的人,这会儿鬼扯一通,便想借机溜走。

    雷昊天也在这时候站起身来,“行,那就一起走吧。”

    “不用,你就呆在这里陪几位哥哥吧,不能咱都走是不?”有心不想让他跟着,偏偏,雷昊天啥废话也不和他多说,迈腿,直接往外面走。

    没辙,南甫华只能快速跟上。

    “你先去把车开到门口去,我去下洗手间。”雷昊天这会儿看似随意的冲南甫华说着。

    还伸着脑袋瓜往洗手间方向看的南甫华,只能乖乖的听话。

    其实,包房里是有洗手间的,只是,池晓晴运气不好。她要去的时候刚好有人在里面。是以,她只能乖乖的跑公众的洗手间。

    才从里面出来,身体,倏的就被拽到了另外一间屋子。

    一股熟悉的气味,扑鼻而来,池晓晴抬头看去,撞进的,就是一双幽沉的遂眸。

    那仿佛能把人灵魂看穿的眼睛,让池晓晴的酒,醒了大半。

    她吸气,冷汗唰的就往下掉落。“我……不是故意再现的……”一想到他拿着皮鞭冲自己鞭打的场景,池晓晴的汗啊,真成了庐山瀑布汗。

    “女人,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样!”

    雷昊天的视线,紧盯着她的嘴唇,一想到她曾经用这嘴儿,在南甫华的嘴巴上留印记,他心里,莫名的就觉得极其不爽。曾经,她也咬过自己,没想到才分开二天,他没找别的女人,她倒是先找上自己的好友了。

    怒火,蹭蹭的往上窜烧,雷昊天伸手,压在池晓晴的嘴皮上。

    呼吸,越来越急促,池晓晴后背的汗水,不断往下滑落。“我,真没耍花样。你,你究竟要把我怎么样?”

    雷昊天的眼神一直紧盯着她的嘴儿,看着她的嘴皮一上一下的翻动。俯身,没有理由的,攫取了她的娇软。

    她惊愕,想要拒绝他的深入。

    却被他重重一口,撕痛传来,池晓晴负痛张嘴。

    蛮横的闯入,象骄傲的城主巡视自己的领土一样,他粗鲁的掠夺她的可口芳香。

    不断的吞咽噬咬勾缠,直到,她喘息不匀时,才一把推开她。转身拉门而去。

    胸部急剧的起伏,池晓晴还回不过神来。不明白,这男人为什么会突然狂吻自己。不过,她感觉,这就是一种霸道的侵略。或许,这就是他变态的习惯吧。

    耸肩,她也往外面走去。

    一个男人正好来上洗手间,看见女人从里面出来,纳闷的抬头看四处。池晓晴趁机赶紧溜走,她可不要被人当成有窥视狂的女人看待。

    雷昊天的车就扔在楼下,可他没有坐自己的车,而是直接上了南甫华的车。

    和池晓晴坐在后排,感觉他身上的冷咧气质,池晓晴乖乖的话也不敢说。

    原本,南甫华想先送雷昊天回去的,哪知道这家伙却非要让先把池晓晴送到家。

    看着她走到外面,雷昊天的眼里划过一丝冷讽。

    “这个女人?”

    “我新招的保洁员!”

    雷昊天惊,怎么也没想到,这俩人是这样的关系。

    “一个保洁员,你也能把她带来应酬!南甫华,别告诉我,你这段时间的口胃,变的这么差了吧!”

    听他贬低池晓晴,南甫华心里不乐意了,“昊天,你也不能这样贬低人家,这人,生来不都是赤条条的,那时候哪有高低贵贱之分!我们现在也就是比人家混的好一点,这也不能自认为身份高贵了吧。”

    雷昊天没想到因为一个女人,多年的老友,居然会这么不给自己面子。一时气结,冷哼一声,不理会他了。

    “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这妞,其实满不错的。我觉得她挺有意思的,男人嘛,偶尔换下口胃,也是不错的事情。走,我陪你去喝酒去,咱俩好久没一起聊了。”看他真生气,南甫华不断安慰他。

    雷昊天横了他一眼,“反正,这种下里巴人,往往都很有心机的。小子,你在女方方面,总是太过于单纯,别说我没提醒过你。这个女人,目的肯定不简单。前几天,我还看见她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俩人的关系,看着好象很亲密。”那个男人就是我,当然,这话我不会对你说的。

    南甫华一惊,“她有男人了?”心里,突然间好失落。

    “是呀,所以我说你一定要当心的嘛。好了,我回去了。”

    看自己警告的目的达到,雷昊天也下车走人。

    回到家,乐乐已经睡下。

    一边的花成风恭敬的候在一边儿,看他吞吞吐吐有话想说的样子,雷昊天不耐烦的睨他,“他又闹着要找那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