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12章:打扰好事
    “总裁,要不要现在去**公司?”

    看没事了,秘书赶紧上前请求。

    抬眸,看了一眼睡的很安静的池晓晴,南甫华点点头,“你先在这里,我一会儿再回来!”

    秘书想说这不相干的女人,我们干嘛非要这么着紧她的。可是,南甫华冷冷的眼神,却让他把话咽了回去。

    估计池晓晴也会睡很久,但是,南甫华怎么也会想到,她这一睡,居然睡到了晚上九点才醒。

    看着眼睛开始眨巴的女人,手,也往脑袋瓜抱去,那感觉,真如一只小狗儿即将醒来。

    他摇头,兴趣来了,把手指沾上一滴水滴到她脸上。

    那冰冷的水珠儿,让池晓晴惬意的美梦,就这么破灭。

    她嗷嗷乱叫着起床,看见的,就是一双戏谑的桃花眸。

    “色-狼……”

    看着这双桃花眼儿,池晓晴首先想到的就是色-狼。且,在恍神后,她也认出了,这人,正是那天从雷家出来,搭车没给他钱的某色-狼。不用说,肯定是这厮报复自己,想讨要钱占自己便宜的。

    她这话一出,南甫华还没提意见,一边同样苦候着她醒来的秘书不干了。

    “我说你这位小姐,也忒无礼了吧!明明是我家老板把你救助过来的,要不是他把你抱到这里来,你还搁大街上昏着呢。见过白眼狼儿,就没见过你这么白的狼。”

    甩头,看看四周洁白的墙,还有白色的专属医院被子。她才明白过来,感情自己居然当了盘林妹妹,而这位有着桃花眼儿的男人,不慎将将就把她给抱住了……

    鼻翼,还有股淡淡的迷迭香味儿,看来,昏迷前那好闻的迷失香,就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弄错了,池晓晴尴尬的。

    偏,这个把自己送到医院来的男人,这时候那戏谑的眼睛,正紧盯着自己呢。

    任她脸皮厚,这会儿知道误会人家了,又被人这么看戏的盯着,她那脸儿,仍然晕红起来。

    看着她脸晕上一层淡淡的红,再慢慢的扩散到耳朵,脖子……似乎,再这么盯下去,她还会红透整个身体。南甫华大呼惊奇啊,这女人,真奇怪了呢。

    昏迷的时候,把自己当成食物tian吃,这会儿,只是看着她,就能羞成这样。明明,上次还有那次,她都象只小老虎一样的嘛!

    秘书看这俩人气氛,微妙的很,倒真不好说旁的话了。

    “噗……”

    南甫华看池晓晴的手,团成了一团儿,终于没能忍住笑出声来。

    知道这男人刚才是在看自己的笑话,池晓晴怒。

    原本要对他说的感谢话,这会儿就变成了“无聊!”

    起身,结账走人。

    “喂,女人,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你也没问我的名字啊。我们怎么说也算是有缘不是,就相互介绍认识一下吧!”

    秘书惊,在工作中这位老总严肃的很。听说在私生活中,无赖的象只狗儿。但,一直无缘得见,今天,拜托这位昏迷小姐的原故,还真看见老总不一样的面容。不得不说,老总这样子,真的很痞,感觉象个街头缠人的小混混一样。

    “色-狼,滚一边去!姐姐不认识你!你也别说认识我!”

    唰唰把帐结了,她腾腾的往外面窜。

    南甫华薄薄的唇弯起,感觉,这个女人太有意思了。

    看她打车离去,他再度大声吼出,“女人,我叫南甫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刚坐进车的池晓晴,横他一眼,让司机开车。

    “你男朋友挺有意思的一个人!”司机这话,把她给雷的。

    第二天一大早,池晓晴就跑去鑫盛公司报道。

    管理保洁的经理,人还算不错,告诉她她要负责的地段是全公司最重要的地方,本公司99楼,也就是鑫盛公司老总头头们的工作的地方。

    她负责下班后的清洁,也就是说,要五点半以后,把卫生搞完,就可以走人。

    至于其它时间,她可以自由支配。

    乖乖,难怪这么多人打破脑袋进鑫盛,原来是这么一层。确实满轻松的啊。

    没钱,也让自己去街上逛了半天才回来。

    第一天上岗,怎么着也得把保洁这工作做好了。

    池晓晴戴着大口罩,提着保洁桶。

    蹭蹭的就往楼上蹬去,先要做的,据说是这整层楼的办公室。

    看着气派的办公区,居然只专属于一个人的--总裁行政区!

    丫的,这99楼,整层楼啊,少说也有好几十个房间,一个人怎么就用的完呢。

    活真不累,因为之前的保洁人员把卫生搞的很彻底,所以池晓晴只是再随便的抹一抹,擦一擦了事。

    没多大功夫,就搞了十多间房间。

    吐了口气,看着面前这间大大的办公室,她猫着腰往里,拖布往地上抹了几下,感觉这屋里光线不是很好,她开灯。

    “啊……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懂事?她没长眼睛吗?气死人了!”

    一个女人的尖叫声音响起,紧接着就是一阵气急败坏的悉悉声音。池晓晴慌乱的转过身来,眼睛瞪的大大的看。

    瞅见的,就是一个光屁股的女人,正用能吃人的眼睛紧盯着自己。

    而她的身后,还躺着一个同样光屁股蛋的男人。俩人在这半暗的房间里面干嘛,不言而喻。

    退走,继续?

    不用说,肯定是退走。

    池晓晴哼哼着,“不好意思,你们继续,下次在门上最好挂个请勿打扰的牌子,要不我真不知道!”

    “柳蔻,你走吧。”

    男人醇厚的嗓音,听的池晓晴石化原地。因为,这声音??

    明明就是昨天在医院里面的南甫华啊。

    难不成,这么快就和他再见面了?

    她呆在原地,看见那女人气冲冲的穿衣服,再气哼哼的冲到自己的面前。

    只是,这位妞,她遇到池晓晴这个倒霉蛋,附带着,她也跟着倒霉了。

    因为气愤,这叫柳蔻的女人走的很响,也蹬的很大步。

    池晓晴手里的拖布,刚把地上抹过的,这蹬的--当当当……女人在走到池晓晴面前,想要用脚去踩她泄恨的时候,自己却华丽丽的扑向地面,并与之做了一个最亲热的接触。

    “啊,这么热情,我来帮你忙。小心地滑,我这里都竖了牌子的,小姐你下次一定要当心啊!”

    柳蔻好不容易哼哧着爬起来,看看自己几千块的衣服,被污水给弄的。她气不打一处来,反手一巴掌,就把池晓晴给推摔在地上。

    “混蛋……”这样了,她还不甘休,回头,冲沙发上看戏的男人哭诉,“华……你看见了的,这个保洁她欺侮我,呜,你要给我做主啊!”

    沙发上的南甫华,在看见她把池晓晴推倒后,眸色就冷沉了。

    冷冷的眼女人一眼,“滚,从此消失在我面前。”

    接触到南甫华冰冷的眼神,柳蔻才意识到,自己当着他面和一个保洁员计较,显得忒没气量了。难怪他会生气,可现在,事已至于,她能做的,除了离开,就只能瞪一眼地上的可恶保洁员。

    南甫华只穿了一条大裤衩晃晃悠悠的走到池晓晴的面前。

    看她费力的爬起来,胳膊也不断的甩着,他的桃花眸往上挑,“女人,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想我了。”

    噎住,她怎么就想他了。

    池晓晴瞪他,再垂首,“对不起!你认错人了!”这男人不好惹,还是离他远点。

    南甫华伸手,一把就箍紧她下巴。

    在池晓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张大口罩,就这么被他扯掉。

    看着她微翕的嘴儿,潋滟风情的,一双眼儿,迷惘的盯着着自己。那皮肤光滑的就如摸着丝绸一样。感觉,就如一条被扔到岸上的鱼儿一样……这样的她,很尤、很怜……更让人无端生出想要占有的心思……南甫华刚才被打扰的性致,突然就强盛起来。

    男人就是兽的,更何况他还是个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男人。想着要占有这女人,他肢体就率先行动起来。

    手,越来越用劲,南甫华距离池晓晴,越来越近。

    她大睁着眼睛,看着他的喉结上下滑动,而他光着的上身,未着寸缕。一步一步,往自己逼近。这样的男人,不用教她,也知道他想干嘛,这厮变兽了!!

    池晓晴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起来。

    “色-狼……我打死你!”

    就在南甫华觉得,俩人应该发生点儿什么的时候,池晓晴突然发飙了。

    她抡起拳头,没头没脑往他赤着的身体招呼而来。她记着乐乐的教诲呢,对付色-狼,直接敲昏!!

    手敲还不顶用,腿也来。只是,才伸出的腿,却被南甫华狠狠的抓住了。

    “女人,你知道色-狼的意思么?”一再被这女人骂色-狼,他多冤呀。明明就没对她怎么样的,这个女人!!不就是多看了几眼,他眼睛比别人明亮一点么。至于就挨了这么几个!!

    池晓晴脑门上嗖嗖的窜火,“混蛋,放开我,你这饿狼!看你这表现就象只狠-狼。”一挣,想要挣开,可惜,腿却被南甫华再度往前扯。